• 第五十章 雪云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9本章字数:3057字

    自从家里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这个女孩就几乎每晚都做噩梦,有时候都不敢一个人睡觉,更奇怪的是,叫来好友过来陪她,可是,好友有的没去成,有的却离奇失踪,最后,没有人敢再跟她扯上关系。

    为此,她更害怕了,还经常感觉周围有人总在注视着她。

    她也曾去看过几次心理医生,治疗了一段时间后并不见任何气色。

    雪云形容她现在的样子,就想一个惊弓之鸟,少有个风吹草动就特别的紧张。

    “就算是这样,她为什么不要你呢?”

    雪云怎么看怎么好,内外兼修,人品俱佳,保护她岂不是绰绰有余?

    雪云轻轻叹了口气,说都怪他自己,一进门就说那屋一股子阴气,当时人家女孩一听就不乐意了,因为这个屋子就她一个人住,她非说雪云指桑骂槐地说她。

    “你们女的都这个样子吗?明明没那个意思,非要安一个罪名在上面?”雪云是一脸的郁闷。

    “是你说话不注意,还怪谁呀。”女人都是发散性思维,联想功能特别强,这点儿很意外吗?

    雪云说自己就是实话实说,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意思,结果被那女子一通好说。看她一个病人,脸色惨白,原本秀丽的脸庞因为这几天折腾的双颊都微微往里凹陷了,雪云临走时又好心提醒,屋里不干净。

    这次,就是被家丁给撵出来了。有一个家丁特别狂妄,竟然还跟雪云动手。

    雪云虽然不爱跟别人计较,但是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类型的。这下好,乒呤乓啷就打起来了。

    雪云三下两下就把家丁撂倒。撂倒了就想走吗?雪云也不敢下重手,折腾了一会儿,竟然有人报了警,警察来了,二话不说就把雪云带走了,所以弄到现在才回家。

    看着雪云身上皱皱巴巴的衣服,我是又想哭又想笑,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这工作找到,真是太传奇了。

    风玲一下就扑到了雪云的怀里,心疼的抱着。

    我们天还没聊完,门外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两个西装革履的人站在门口,指名要见雪云。

    警察找完又被黑帮的找?

    雪云没好气地问了句什么事,就坐在了沙发上,完全没有去理会他们的意思。

    来人也不介意雪云的态度,将来意说了一遍,简直另我无语。

    原来是那位大小姐看到雪云跟她家丁打斗的场面,认为雪云真的是有本事,特地派人来请他的。

    “我不去。”

    对,我支持,送上门不要,现在来请。不过我心里却是觉得,好戏还在后面呢。

    果然,下人请不动,小姐亲自来了。她似乎没想到屋子里这么多人,微微愣了一下。

    她确实是脸色不好看,可能是因为最近总是休息不好的原因。但是在她的眉宇间,却隐隐藏这一团黑气。看着架势,不是要倒霉就是被鬼给缠上了。看来她倒真的是需要一个人帮她。

    “不如我去帮你吧,反正我也会。”捉鬼两个字我没说出口,我可不想跟雪云一样进警察局。

    那小姐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我,一副‘就凭你还保护我’的样子。

    “真的,我……”我话还没说完,雪云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把拉住正欲上前的我。

    “算了,还是我去吧。那个,我担心你不一定对付得了。”

    听这口气,似乎雪云心里已经有底了。

    “不让你去。”风玲一把搂住雪云,死活不让他出门。

    我想想还是我一起跟过去了,可是雪云死活不同意,说我这么笨,跟过去只会碍手碍脚。

    “我就只花钱雇他一个人,你们去干什么?”小姐别看身体不好,脾气还是很大,她只求能睡几天安稳觉。

    “丫头,其实吧,他是不想让你去冒险,看来,他知道对方很强大。”

    万岩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让我进屋去看看风玲。

    对手强大?那他一个人去岂不是很危险?风玲现在还在屋里哭呢,可能有万岩在,她不好说什么话,但是看她的样子,我猜想,她可能是预感到了什么。

    “万叔叔,照顾好风玲,我去看看。”

    我思前想后,怎么也不放心雪云,甩下一句话就直奔大小姐那儿去了。

    这位小姐名叫翟姗姗,她家并不难找,几乎很多人都知道(她家接二连三地出事,都上过好几次头条新闻了)。

    我赶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远远地望去,那座宅子确实被一团阴气所笼罩。这个雪云,说话还真的不经大脑。

    我看看这个宅子,走正门吧,人家未必肯让我进去,爬墙吧,根本就不是我的长项。

    正在琢磨怎么进去呢,一个管家就朝我走了过来,恭敬地告诉我说翟小姐让我进去,说是知道我会来,已经等了我半天了。

    “啊?”

    我心里更加诧异了,知道我会来?还等我?那雪云呢?

    我跟着管家走近屋内,越接近翟姗姗的卧室,阴气就越重,也不知道是晚上的原因还是什么,身上总是不自觉地打着冷战。

    偌大的别墅,就看见几个人。

    推开房门,翟姗姗半卧在床上,头发散下,背靠着床头,看我进来,并不吃惊。冲我微微一笑,让我随便坐。

    “雪云呢?”

    雪云?翟姗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个小伙子叫雪云啊,她一时忘记了。

    翟姗姗说雪云根本就没有跟自己回来,半途就说有事情走了。

    这不可能,雪云他绝对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他说来帮忙,就一定会来。

    “他人呢?”我又一次开口问。

    “呵呵。”翟姗姗掩嘴而笑:“我说没有你偏说有,那你找找看吧,反正屋子就这么大。”

    开玩笑,以为我不敢找吗?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心里腾起了一种很不好的念头,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

    我站起身,将屋子环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却被一幅画将目光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幅横轴的画,就像清明上河图一样,画的是市井的一脚,里面有很多人,在干着不同的事情。

    我刚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就听到一声急切地声音:“别碰它。”

    扭头看看翟姗姗,声音分明就是从她那里传过来的,可是,当我看向她时,翟姗姗却是一脸带笑地对我说,喜欢可以碰一下,那幅画很有质感。

    难道刚刚是我的幻觉?

    说时候,这幅画挂在这里跟这件屋子的装饰格格不入。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此讲究的一个人会挂这么一幅画在这里。

    不对,从一进门我都没有仔细地观察过翟姗姗,刚刚那一眼,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她是半躺在床上的,腿用被子盖住,不是应该被子鼓起两条吗?可是为什么我一眼扫过去,总是觉得被子下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而且,在我看来,这个翟姗姗跟去我家叫雪云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整个额头全部都被黑气笼罩。

    “你在那发什么呆啊。”翟姗姗看到我不说话也不动,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扭头望向她,没想到她看了我一会儿,竟然对我说,我的眼睛实在是太漂亮了,让我送给她。

    “可以啊,喜欢就自己过来拿。”

    我站在原地,,身体一动不动,但是整个人却是高度地警觉。

    翟姗姗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说既然我愿意送,她当然乐意取。

    说完话就站起身,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

    她有腿!

    但是她站起的瞬间,我就看出来了,翟姗姗人魂分离,有东西附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步一步地靠近我,我口中默默念着咒语,在她靠近我的一瞬间,灵符迅速出手,本以为这次肯定能打中,即便是弄不散她,但是重伤总是可以的。

    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灵符原本还燃烧了,可是刚刚烧了一点儿,竟然自己就灭了,飘飘落落地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再看向翟姗姗,她面容有些扭曲,像是在痛苦地挣扎,脸上的表情在不断地变化着。最后逐渐归于平静。

    “你走吧,我累了。”

    翟姗姗想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下了逐客令。

    “雪云呢?”这是我进门以后问的第三次了,雪云到底去了哪里?我本来就是出来找他的,人没找到,怎么回去?

    在扭转头时,她有恢复了那种阴森的面容,冲我微微一笑,问我是不是真想找他?

    废话。不找他我出来干嘛?你真以为是来看你的。

    翟姗姗也不生气,指指墙上的那幅画,说他就在画里,你不是想找他吗?去里面找就可以了。

    这幅画真的有古怪?我将所有注意力转向那幅画,还没等我看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后面有人使劲儿推了我一把,我一个没站稳,向前爬去,手刚一碰上那幅画,整个人身子一轻,瞬间倒在了地上。

    再站起身时,四周的景象已经全变了,矮矮的平房,一个又一个人从身边走过,但是神情呆滞,面无表情,看见了我就跟没看见似的,也不知道是他们的问题还是我自己变成透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