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虚幻之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9本章字数:3060字

    看看周围这莫名的变化,我知道自己是真的进到了那幅画里。

    这是幅什么画,是用来干嘛的,我全然不知。

    抬头望望头顶上的所谓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没有太阳,也没有我们日常熟悉的白天和黑夜,光的明暗始终如一。更为奇怪的是,我周围的人或者物,包括我自己,全都没有影子。

    怎么回事?

    说是雪云在这里面,但是是不是真的在也很不好讲。

    茫然地望望周围,我的脚步还没有挪动,就觉得眼前突然出现很强的亮光。

    光线越来越强,我眼睛根本就挣不开,反射性地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学校里了。

    我怎么会在这儿?

    学校一如记忆中的样子,热热闹闹,情侣双双,说说笑笑地从我面前经过。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扭头一看,竟然是齐岷。他头发长长了不少,个子也似乎长高了。

    “发什么呆呢,放了两个月的假,怎么人又变傻了?”

    齐岷说完话,看我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用手捏了我脸一下:“真傻了?不认识我了?”

    不是不认识,是太认识了。不知为什么,看到眼前的他,我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这样的笑容,这样温柔的说话,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了。

    齐岷才不管那么多,一把拦过我的肩膀,说他今年就毕业了,工作也已经找好了,还说住的地方离我实习的医院特别的近,说我随时可以过来找他玩儿。

    “齐岷,你还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我有些心痛地问出了这句话,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他的了,他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我看向齐岷的眼睛充满了无助和惶恐,一下子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这么多天了,其实我已经在心里忍了很久了。

    “傻丫头。”齐岷什么也没说,只用手轻轻帮我擦了擦眼泪:“我们只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好。”我紧紧地搂住他的腰,明明应该很幸福,可是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将齐岷胸前的衬衫打湿。

    手机不是时候地响了起来,我接通一听,竟然是养父的声音,他在电话那头极兴奋地说,我实习的那家医院的院长他认得,已经帮我打好招呼了,让我好好干,兴许毕了业就可以留在那里正式上班了。

    那家医院是家三甲综合医院,别说我是个本科生,就是个研究生想要留在那里也很困难。养父说可以边工作边读研,这个都没有问题,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工作。

    “爸,你,你没事吧。”我声音有些发颤,人,我印象中已经不在了,可是,这确实是养父的声音没错。

    养父说我大白天说什么呢,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问这么一句。他又嘱咐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我已经完全分不清究竟什么才是事实了,心里有些忐忑地挂了电话。

    “走吧,我带你去看我新租的房子,以前在学校我天天蹭你的饭,以后让你天天蹭回来好不。”

    我机械性地点点头。但是脚下的步子始终没有迈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对不对,我分明是来找雪云的,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傻妞儿,走吧。”齐牵起我的手,我无法抵挡他的温柔,任由他牵着我往前走。

    “快回来!”

    我的身子被一个很大的力量往后拽,差点儿没四脚朝天地摔倒在地上。

    扭头一看,竟然是雪云。

    哈,真的是雪云,我上下看看他:“你没事吧。”

    雪云说有大事了,刚刚要不是我尚有一念想到了他,他根本就进不来。

    他抓住我的肩膀,说我现在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也不想想,齐岷如今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还有养父,分明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会打电话。雪云着急地让我赶紧砸了手机,杀了齐岷,断了一切的念头,然后走出这个幻境。

    “那你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真的存在还是我想象出来的?”我不确定地望着雪云,他们出现的突然,你雪云也一样出现的突然。

    “你必须信我,否则就真的会死在画里的。”

    画!对,是画,我进画里来找雪云的。

    砸了手机可以,这要是让我杀了眼前这个齐岷,就算我知道是假的,我也下不去手。

    齐岷看着我跟雪云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话,他反倒无所谓地靠着墙,点了支烟抽了起来。

    “快呀,用灵符,在他烟抽完之前。快点!”雪云着急地冲我一顿嚷嚷,说实话,我从没见过他如此急躁的样子。

    不,我下不了手。

    我一个劲儿地摇头,身子不断地往后退。

    雪云都快急死了,他看着齐岷手中的烟一点一点地燃烧,真恨不得替我办了。

    “真的没时间了,他的烟一旦燃尽,我们想出都出不去了。这里只不过都是你脑子里潜意识想象出来的而已。”

    全是假的,但是我却很享受这种假的带给我的温馨,让我亲手毁的不是齐岷这个人,而是这种在现实中得不到的,又让我极其向往的温暖和幸福。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这种潜意识的场景,会随着我的记性而改变,会消失,会更换。而我想要的,却是长长久久的稳定。

    右手慢慢聚气,我闭上眼睛,在灵符飞出的瞬间,我的眼眶也湿润了。

    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瞬间袭击过来。雪云想也不想,直接拉起我就跑。刚刚的景象犹如破碎的镜子,残渣掉了一地,我们踩着着这些残渣,逃离出来这个幻境。

    “你们竟然走了出来。”

    翟姗姗看我和雪云从画轴里跑了出来,惊讶了半天。

    原来这个画就叫“梦乡图”,只要人碰触了这个画,就会被它带到自己想生活的环境中。那是人潜意识造出来的环境,即便是觉察到是假的,也逐渐会接受眼前的一切,而慢慢变成所谓的事实。

    要想走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的美好彻底摧毁掉,那残破的画面会铺出一条路,将你带离出去。但是,又有几个人能下得了这个狠心?

    一出幻境,雪云就松开了我的手。

    “是你在操控这幅画?还是这画在操控你?”雪云望着眼前只穿了一件睡衣的翟姗姗,态度不冷不热,一步一步走进眼前这个女子。

    突然,翟姗姗快步退后,贴着墙蹲下,尖声叫了起来,把我跟雪云吓了一跳。

    还没等我们反映过来她叫什么,就冲进了几个警察。

    “快,快把他们抓起来,半夜三更,他们竟然在我房中,他,他还想非礼我。”

    啊?事情变的如此之快,我跟雪云都还没有说一句话,就被带到了警察局。

    用警察的话来说,雪云这是伺机报复,刚刚就不该把他放出来,一看这样子,就不像是个好人,不过奇怪的是,带个女的来有什么用。

    不管警察怎么问,怎么说,雪云就是安静地听着,一句话都不解释,我倒是想说,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什么。

    审讯的人叨叨了半天,见我俩是既不认错也不解释,就打算先关一晚上,第二天再说。

    就在这时,进来一个警察,对审讯的说了几句话,他们竟然告诉我们可以回家了。

    我这才看清,那个进来替我们说话的警察,竟然是宋庭,是他将我们保释的。

    宋庭说他就是因为以前的案子,被降职到这里的,没想到竟然又碰上我,看来刚刚步入正轨的好日子又要到头了,因为每次只要碰上我,案子似乎都特别的棘手。

    “翟姗姗的案子也归你管?”

    我倒是觉得宋庭的点儿不是一般的背,一个完全不相信鬼神的人,竟然屡屡接这种有鬼神掺和的案子,能破得了才怪。

    宋庭说这个案子倒不是他主要负责的,但是也归他去办。他一听我们说翟姗姗的事情,就立刻凑了上了,问我们怎么去了她家了?是不是有什么发现?让我提供点儿线索给他。

    “我们不是警察,不办案。”雪云似乎特别不高兴,拽着我就走。

    宋庭微微一笑,倒也没追上来,只是在原地冲我摆了摆手。

    “喂,你没事吧。”

    我感觉雪云怪怪的,虽然他平时也是这副不亲进人的样子,但是就是清冷,没这么大的怒气。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却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原来你喜欢的人是他。

    啊?我对这突如其来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半天才知道,他指的是齐岷。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我俩彻底的安静了,一前一后,就在大街上溜溜达达往别墅走。

    “雪云,你是怎么知道走出幻境的办法的?”

    我不喜欢这种压抑的气氛,两步撵上他,好奇地问。

    他低声说,他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既然得不到,他就毁了眼前的美好,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地走了出来。

    哇,这么狠!

    “那,你看到了什么?”突然我的八卦的心思起来了,赶紧追问。

    “要你管。”雪云白了我一眼,不再理我,快步朝别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