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半夜遇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9本章字数:3030字

    “你们到底是还我还是不还我?”

    翟姗姗再也克制不住她内心的那份不安和焦躁。

    “不还。”

    万岩斩钉截铁地回答,在他的眼中,只有正和邪两种,没有中间地带。

    翟姗姗听了这话,那姣好的面容开始变的扭曲,渐渐变形,最后竟然完全看不出人样了。

    “终于出现了。”

    万岩立刻口中念咒,灵符立刻出现,在翟姗姗的眉心燃尽,紧跟着,一串的咒语压进。

    翟姗姗逐渐地安静下来,面容也开始渐渐恢复,最后晕倒在沙发上。

    万岩松了一口气,还好镇压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万叔叔,你刚刚念的好像是静心咒吧。”我想不通,静心咒也能驱鬼吗?

    万岩点点头,确实是静心咒,但是刚刚出现在翟姗姗身上的,并不是鬼,而是她的心魔。

    心魔,不是鬼却比鬼厉害百倍。可是我觉得,这个东西说通俗了就是精神分裂症。一个善良的自己,一个邪恶的自己,一个躯体,两个灵魂。

    万岩说我这学医的什么都能跟医学挂上钩,要这么解释也不完全错,但是慢慢发展,那个邪恶的会逐渐将善良的一面吃掉从而占据整个躯体。

    翟姗姗原本生活优越,但是感情的打击、家里的变故,让她的思想近乎扭曲,看着原来不如自己的人一个个合合美美,成双成对,她这种嫉妒和憎恨的的念头就在心里越长越大,形成了现在这样。还好发现的及时,再过一段时间,如果再想驱邪的话,恐怕就保不住她的命了。

    这种邪恶灵魂一旦占据了整个身体,就会被邪恶的势力盯上,比如方离,比如齐岷,再比如他们所谓的师父。

    是的,他们要收集大量的这样的灵魂,最后供奉给噬魂剑,一旦噬魂剑真的解了封印,吞噬大量的恶灵,到时候它主人的力量就会变的非常的强大。

    噬魂剑,听到这三个字我就一阵郁闷,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他们在弄些什么,总之,自己就像一个任人摆布道工具,完全找不到自我。

    “那这幅画怎么办?”雪云站起身,拿着画问。

    “交给我吧,我把它放入阵中来慢慢破解。”万岩接过画,首先就给画上了道封印,说这样就暂时不会再有人被吸进去了。

    每晚,都伴着滴滴答答的水声入睡,问其他人,从没人听到过滴水的声音,换间屋子睡吧,又有点儿不甘心,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至今我也没搞明白,反而听习惯了,倒床上就呼呼大睡。

    这一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走在一个迷雾笼罩的竹林里,看不清远处的东西,周围异常的安静,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隐隐约约看到前面站在两个人,近了,更近了,但是很奇怪,她们竟然都穿都古装,拍电影吗?

    只看到是一男一女,但是无论多近,容貌始终看不清。

    “此去小心。”

    男子的声音异常温柔。

    “放心,有你在,我会好好活着的。”

    女子依偎在男子的怀中,刮来的风将他们说话的声音吹散,不知道又说里些什么,只看到,女子临走前,交给了男子一个匕首。

    明明很大的雾,但是这个匕首我却看得清清楚楚,就是齐岷用的那把匕首,小巧精致。

    齐岷。

    想道这个名字,我就忽然一下子醒来过来,对梦中的情景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句“有你在,我会好好活着的”。

    在很久之前,齐岷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只是,那也是很久之前了。

    望着地板发了半天的呆,我才懒洋洋地起床。我突然想起了在画里齐岷跟我说的话,去过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原来,这才是我潜意识里向往的,想要的。

    “万叔叔,你知道不知道血琥珀是什么?”

    让我找血琥珀,我一点儿方向线索都没有,去哪里找呢?

    “听风掌门提起过,原本在正一派,风掌门死前不久,一次碰见风掌门,他偷偷告诉我说血琥珀不见了,说不敢对外说,让我帮他留意一下。”

    那个血琥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连丢里都不敢说?

    “没错,那个血琥珀是正一派灵气之源,是掌门的象征,如果被人知道风掌门把血琥珀弄丢了,肯定会有人借题发挥的。”

    雪云刚开始不说话,一听我提到了正一派,就来了兴头。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总是感觉自从翟姗姗那件事情解决之后,雪云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有时候我跟他说话,他也爱答不理的。

    弄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惹到他了,想想,我也没干吗呀,问他,他也说没有。

    算了,可能是我真到想多了。男人的心思,还是不要猜了。

    没两天,一个律师竟然找了过来,自我介绍说是翟小姐请来的,说着话,就将一个协议递给来我们,说翟小姐出家了,并将自己名下所有财产变卖,一半捐给了希望工程,一半竟然留给我们。

    律师说遵照翟小姐意思,将一千五百万的财产转入到了这个别墅的主人,也就是我的名下。

    这不是真的吧,我突然有种天上掉馅饼掉感觉,一夜之间,我从发愁生计掉穷人,一越成为了千万富翁。

    律师不管其他,只办完手续就走了。留下一屋子人全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我当时真怕分赃不均再打起来。

    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万岩说他视金钱如粪土。这话谁说我都信,唯独他说我不信。

    雪云说,反正以后他和风玲的花销确都是我包了,无所谓钱在谁哪。

    你们这么高大上,那我怎么敢私密了这钱。我想了想,决定存到一个公用的卡里,以后大家都可以拿。有钱都感觉果然是不一样,再也不愁学费了。

    出门竟然碰到了宋庭,他说已经等我很久了。

    等我做什么?我又没有犯事。

    宋庭说我们太不够意思了,亏他还火急火燎地把我给保释出来,翟姗姗的案子竟然一点儿消息都不给他透漏。

    “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翟姗姗的事情,跟他说又说不通,索性不解释了。

    怎么可能?宋庭才不信我这一套,什么都没做她怎么会把财产分给你,也没见她给警察局半分钱,这事儿都上报纸了。

    这个社会真是信息时代,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我想了想,将翟姗姗他家人的死因告诉了宋庭,说是李龙的鬼魂报复杀的。

    “真的是鬼魂?还是另有其人借鬼魂的名义杀人?”宋庭依然不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鬼。

    不信就不信吧。我不再多说什么。宋庭看我要走,好心提醒我,财多招贼,如今这事弄的尽人皆知,小心被有心的人惦记上,让我有动静一定要报警或者直接给他打电话,虽然我们不仁,他还是要讲义气的。

    什么叫我们不仁,说了又不信,如果在把那画的事情再说出来,估计他就直径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了。

    入夜,就听到隔壁一阵乒呤哐啷的打斗声,迅速起身去看,发现有人一身黑衣,手拿一把刀,在风玲的房间跟鬼鬼打了起来。

    这个黑衣人也是有些本事的,可以看得出,她看不见鬼鬼,但是她特别聪明,竟然在鬼鬼身上洒了夜光粉,这下鬼鬼的动作就看的一清二楚了。风玲蹲在一个角落,看我站在门口,赶紧就往我这边走过来。

    身子刚一挪动,黑衣人就作势要去攻击风玲,但是中途突然一转,直直地就向我扑了过来。

    我没有防备,想要招架已经来不及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别动,把钱给我,我不伤人。”

    宋庭这个乌鸦嘴,真是说话好的不灵坏的灵。真的有贼了,而且还是个女的。

    “钱现在也不在我们身上啊,律师办手续,都还没弄好了。”我故意饶弯子,想引开她的注意力。

    没想到她却什么都打听好了,说钱分明已经到账,让我把卡和密码给她,她立刻就走。

    突然一阵刺眼的亮光直朝我照过来,我赶紧挡住了眼睛。就听“哐当”一声,刀子落地的声音,再一看,身后挟持我的黑衣人已经跟雪云打了起来。

    “丫头,别怕。”万岩收起了刚刚照我的灯:“看我们今天抓住这个小贼。”

    很显然,他根本就不是雪云的对手,没几招就败了下风。

    被我们制服后,她也不闹,也不求饶,一副反正已经落败,你们爱咋着咋着的样子。

    万岩让她交代,为什么要入室抢劫,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行为。

    “为啥?想要钱呗还能为啥?你们又不是警察,管的还挺多。”

    “报,报警!”万岩看着眼前这个黄毛丫头,年龄不大,说话真是气人,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原本想私了就得了,毕竟一但备了案,今后的人生肯定会受影响的。

    我无奈地摇摇头,没有直接报警,只拨打了宋庭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