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鬼亦有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9本章字数:3091字

    千眼婆婆也不瞒我,说其实翟家跟武铭天有大仇,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不是武铭天回家了吗?就是因为他家出了大事,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翟家,弄得武铭天父母一夜间倾家荡产,他父亲还坐了牢。为此,武铭天说只要我能帮他,他愿意答应我任何的要求。

    这么说翟姗姗的父母和哥哥不是李龙害的?

    千眼婆婆说我说的是废话,李龙中了蛊,他的魂魄属不属他自己都很难讲,还害人?能给翟姗姗拖个梦就不错了。

    “看看。”千眼婆婆高兴地指指自己:“我现在跟正常人一样,多好!”

    好什么好,这下想除去她更难了。

    武铭天是不是再也不会出现了?

    千眼婆婆说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念旧,武铭天的魂魄早就被她给吞噬了,哪里还会出现。

    她停顿了一下,说武铭天这小子真的是挺痴情的,要不是他家出事,他还让我对付齐岷,真要这样,我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这个躯体了。

    我始终想不明白,他干嘛要跟齐岷过不去,就是因为笑笑做了齐岷的女朋友吗?

    这下可把对面的千眼婆婆乐坏了,她说就我这么笨的人才会被人耍的团团转。笑笑是齐岷害死的知道不?连武铭天都查出端倪了,我竟然还说这样的话。

    “不可能!”我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因为反应太大,引来了一片目光。

    笑笑不可能是齐岷害死的,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千眼婆婆倒是非常的淡定:“是因为他师姐看上笑笑的那幅皮囊,让齐岷给下了蛊,原本还要过些日子才会有效果,结果那个笑笑非要带你去找什么大师驱邪,他们怕大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就……那啥了呗。”

    透过千眼婆婆的那双眼,我看到的只有阴险与算计,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她到底是跟谁一伙儿的?她一直都想置我于死地,现在又来告诉我这些,到底她的目的何在?

    千眼婆婆似看出了我的心思,冲我嘿嘿一乐,起身刚要走,被我一把给拽住了:“你为什么杀那个小女孩儿?”

    “鬼嘛,会害人的。”千眼婆婆虽然现在是武铭天一副憨憨的样子,但是却散发着一种邪气:“看她害人就杀了,但是那丫头可是够拼的,竟然逃出了我的阵,不过魂魄受损,逃出去了也坚持不了一天。”

    害人,谁还有她害人害的多。还好意思在这里说别人,要是能收,我第一个就收留她。

    吃完饭一个同学非要拉着我去逛街,她因为最近跟男朋友吵架,心情极其不好,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叹了一口气,早回家的愿望看来是真的要泡汤了。

    哎,人倒霉就是喝水都塞牙缝,都这么晚了,带教老师竟然还让我回去补病例。

    我哪敢不从,只好放弃了回家的念头,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进了电梯,按了9这个数字,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2层的灯突然就亮了。

    -2怎么会亮?电梯还是往下走?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心里一紧,扭头向身后望去。

    那个小姑娘竟然立在我的身后,耷拉着脑袋,一身白裙子上都是血,身体成半透明状。

    小姑娘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电梯一停,就走了出去。

    地下二层是太平间,她站着太平间门口,嘴里幽幽地飘出一句话:“妈妈已经不在了。”

    “妈妈?哪个是你妈妈?”

    我站在她的身后,望着这一具具被冷冻的尸体,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害怕的感觉,看来胆子果然是可以被练出来的。

    小女孩转过身,虽然脸色表情有些吓人,但是周身却没有戾气。

    她跟我说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的妈妈就是那晚那个急诊的产妇,生下了白白胖胖的孩子,同时也害死了陈老师。

    原来,生下的那个婴儿,就是这个小女孩。她的妹妹早已经胎死腹中,是她借助了妹妹的躯体,在母体里逐渐长大,但是因为成长过程中,吸取了母体大量的阴气,以至于母体的承受能力到了极限而亡,她生下来后,就自动地向周围吸取阴气,于是,很快就长成了这个样子,她死的时候,也就是这么大。

    这么小的年龄就过世了,生了什么病或者出了什么意外吗?

    女孩摇摇头,说就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儿,爸爸和奶奶都嫌弃她,只有妈妈总是护着她。一天妈妈出门,女孩被奶奶害死,正好被她爸爸看见,爸爸大惊,但是因为害人的是自己亲妈,就将此事瞒了下来,并合伙将她的尸体垒在了墙里。

    母亲不知内情,只道是孩子失踪,伤心了一段时间后,又怀上了一胎,但是天不遂人愿,依旧是个女孩儿。

    “然后呢?”

    女孩表情有些痛苦,然后她奶奶把所有责任都怪在妈妈身上,说是妈妈生不出男孩儿,她瞒着爸爸,偷偷给妈妈的饭菜下了一种慢性毒,结果在妈妈还没有毒性发作的时候,胎儿就已经死了。于是,女孩就附在了死婴身上,逐渐在妈妈肚子里长大。

    “又一次回到妈妈的怀中真好,只可惜,我却害了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离她近些,更近些,我只想要我的妈妈。”

    鬼是没有眼泪的,我看到她那痛苦的表情,心里一阵揪疼。

    她跟我说着话,身体变的越来越透明。

    “所有你就杀死了你奶奶?”

    “她看到我,先是害怕,求饶,趁我心软的时候,竟然还是想害我。我好想把她的皮扒掉,把她的心吃了。”

    那是她的亲奶奶啊,她的亲人,竟然都到了这个份儿上。

    “姐姐,帮我收尸好不好,就在我家院子里靠近西屋的墙内。”

    小女孩说着说着,就从我眼前消失了,我知道,她这次是彻底的消失了。

    她妈妈都死了那么多天了,尸体肯定已经不在医院了。她就凭着这点儿意念,支撑着来到太平间,结果还是没能见到妈妈最后一面。

    到科室以后,老师说不用我写了,她已经找别人干完了,还把帮忙干活的同学夸了个天花乱坠。

    谁呀,这么积极,平时这事情,想找个人替,都得求爷爷告奶奶。

    将目光往旁边一斜,发现武铭天做在椅子上,冲我友好地招了一下手。

    我去,真是阴魂不散。

    我心情不好,懒得理他,既然你帮我,我反倒落了个轻松。

    我白了他一眼,收拾完自己的包就往家走。万岩在不在不知道,但是风玲和雪云肯定在,还有鬼鬼,想到要看到他们,我就好开心,脚下的步子也跟着快了起来。

    走着走着,我的脚步逐渐放慢,最后停了下来。

    齐岷原本站在医院门口,看到我后,就朝我走了过来。我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应该有什么反应,高兴?难过?还是直接跟他打?

    “千眼婆婆是我师姐的人,你要小心。”

    他走近我,一句废话都没有,就只说了这一句,然后再也没下文了。

    “我知道。”我看他不说话了,饶开他,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几次的出现都那么突然,说明我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是监视,亦或是继续利用,我不想再去想了。

    我们注定对立,注定是过客,你又何必表现的这么关心我。

    “对了。”我突然停住脚步,扭头问:“那个匕首,是别人送你的?”

    齐岷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谁送的?”

    我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去问这句话,只是还是想也不想地就问出了口。

    齐岷沉默,再沉默,或许他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等到我都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开口说了六个字:“我最爱的女人。”

    最爱的女人……

    我将头重重地低下,原来那个梦是真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那个梦,是因为匕首在我身上吗?从兜里掏出自己一直贴身带着的匕首扔还给齐岷。

    “别人的东西,我不要。”

    我视若珍宝的东西原来是别人的定情信物。罢了,反正留着也是徒增伤感。

    齐岷接过匕首,没有说话,我只听到了打火机的响声和一阵轻轻地叹息声。

    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此刻变的更加糟糕了。

    大老远跑来竟然只跟我说千眼婆婆是方离的人?看那恶心变态的样子,确实是跟方离如出一辙,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你齐岷就好到哪里去了……

    我一路上碎碎叨叨,自言自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路人也许真觉得我是疯了,神志不清,其实不是,我只是心痛的找不到发泄的途径。

    “我回来了!”收起所有的情绪,我推开别墅的门,就鬼鬼最热情,立刻冲着我就扑了过来,还好,还好它是鬼,比较轻,不然我铁钉直接被扑倒在屋外了。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再有一个星期我们才开学,我在家都快无聊死了。”

    风玲凑上来,说从我走后,连云师兄都不陪她玩儿了,整天发呆,都不知道想什么呢。

    “万叔叔呢?”我环视了一下屋子,虽然觉得他不在也正常,但还是问了一句,这一问,满屋子的人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