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又见万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9本章字数:3106字

    太平间原本是整个医院最安静的地方,如今却热闹了起来,不停地有人来凑热闹,胆子小又好奇的人还躲在门后面偷偷往里面瞄。

    警察没有动现场,对尸体进行拍照,将周围仔细勘察过后,命人将尸体抬走,并且积极地联系着家属。

    “慢着,别动尸体。”

    上前两个人刚要去搬动尸体,就被一个人给制止住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一阵欢喜,立刻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果然是万岩。只是,虽然神情依旧,可整个人似乎苍老了很多,就连原来乌黑的头发,也有些青丝调皮的变成了华发。

    万岩看见我站在旁边,冲我微微笑了一下,走到尸体旁,让他们都不要动尸体。

    “为什么?这里是现场,不要阻碍我们办案。”警察看阻止他们的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万岩赶紧离开,省的碍事。

    “你们都退后,这尸体有问题。”

    万岩也不理会警察的态度,坚持自己的意见。

    “哎,你……”其中一个不服气,正欲上前,却被另一个给拉了回去,冲他摇摇头,人多口杂,注意形象,且退后看看他能弄出什么花样。

    两人往后退了两步,瞪着眼睛盯着万岩,感觉今天万岩要是不给他们一个交代,就要被请去警察局做客了。

    被万岩这么一闹,看热闹的人更多了,大家有的好奇,有的瞎起哄,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

    万岩口中念咒,请出一道灵符,贴在了尸体身上。灵符逐渐在尸体上燃尽,立刻就有一团一团黑气从尸体里腾出,万岩一看黑气出来了,赶紧掏出一个瓶子,在瓶口施咒,将要散入空气中的黑气吸入了瓶中,甚至还能隐隐约约听到惨叫声。

    所有的人都傻了,目瞪口呆地望着万岩这一连串熟悉的动作,有人甚至还拿手机照了下来。

    变魔术的?表演节目的?拍电视剧的?……大家不断地猜测万岩的身份。

    万岩收手后,也不再说什么,转身挤出了人群。

    “万叔叔,等等我。”

    我一看万岩又跑了,赶紧跑了两步追上,将沸沸扬扬的议论声甩到了身后。

    “刚刚那尸体是被施了咒的,如果不把咒解了,谁碰了尸体,谁就会被恶鬼缠身,最后意外身亡。”

    万岩知道身后跟的是我,也没等我问,边走边解释。

    “为什么你不跟警察交代清楚呢?”

    刚刚离开的时候,那警察竟然还说万岩是为了吸引眼球,故意整的这一出戏。

    “道不同,又何必多言。”这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以前不懂,总觉得自己知道的,别人不了解,要尽可能让别人明白,但是却是大错特错。道不同,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的。

    “万叔叔,你这些天都去哪儿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那晚你为什么喝那么多的酒?”

    一连串地问题就跟我脚下的步子一样,都不带停的。

    万岩听着听着,突然停了下来,害我差点撞在他的身上。

    “我已经注意方离好久了。”他叹了一口气,有些咬牙切齿地说,一定要把她这个魔头给碎尸万段了,才能解心头之恨。

    没想到万岩如此憎恨方离。是因为笑笑的事情还是另有原因?看他在泰国的时候,见到方离,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啊。

    万岩的私事,他没说,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丫头,你跟雪云他们闹别扭了?”

    万岩突然低头问我,脸上刚刚还是一片怒气,立刻随着这个问题的问出平静了下来。

    我点点头,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表示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解释清楚那件事情了,还有,我至今也不知道,齐岷留我下来到底要干什么。

    “你真的看到了那宗卷上是那么写的?”

    万岩似乎并不关心别的,反倒对齐岷的事情特别的关注。

    千真万确啊,只不过现在那个宗卷已经被毁了。我有些遗憾,那可是古董,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不容易,就这么轻易地被烧没了。

    万岩摇摇头,说当年其实内定的正一派的掌门就是齐岷,就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风左才有机会坐上了掌门这个位置。如今齐岷和方离杀了风左,齐岷自己做了掌门,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还有万岩猜想,齐岷留我,一定也是和我的身世有关系。

    还身世!一提这个我就郁闷,你们个个刚开始都说我是什么神力继承人,齐岷还不惜色相相诱,让我给他找摄魂剑,可是后来又说什么我不一定是,因为自从神力继承人孟若玥死后,就没有任何的迹象证明她有转世投胎过,那我的身世是什么?

    万岩摇摇头,说这个孟若玥其实他也没有见过,只是听风掌门提起过,但是他说孟若玥跟齐岷的关系非常好,当时还说如果齐岷做了掌门,加上孟若玥的辅佐,一定会把正一派发扬光大的。

    一千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估计也就只有当事人知道情况,谁还能说得清?我忽然想起自己做的梦,梦到那个女子被杀的那一幕,真是郁闷为什么看不见执剑之人的身影,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万叔叔,留下别走了,你不在的这几天,我真的好担心。”我抓着万岩的胳膊,两眼无辜地望着他。

    以我对万岩的了解,他是一个受不得拘束的人,让他安安稳稳地呆在一个地方,有个家,确实是挺为难他的。我原本没指望他会同意,但是出其预料的是,他竟然点头了。

    他犹豫了半天,从兜里慢慢掏出一小瓶东西,递给我:“我从没送过女孩子东西,向几个人打听,他们都是现在流行送香水,你看这个行吗?”

    香水!

    听了这两个字我差点没把瓶子掉在地上。

    “怎么了?不行吗?”万岩看我这夸张的动作,紧张地问。

    我连忙摇头,说不是不行,就将最近我碰到的香水风波跟万岩说了说,之后问了我一直想知道的问题,那种香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

    万岩想了想说,泰国有一种邪术,用意外死亡之人的油脂来做香水。这样做出来的香水就会有我说的这种效果。谁喷了这个香水,都会以同一种方法死去。而那种死法,就是油脂来源之人的死法。

    很邪恶,但是却很灵验,中了此邪术之人,据说还没有人能够破解的了。

    我咧咧嘴,看来我是真的很幸运。

    低头看看手里的香水,将它双手递还给万岩,表示自己从来不喷香水,要这个也没用,再说,也没必要送自己东西啊,让万岩收回去。

    万岩挠挠头,有些尴尬地说,这香水不是送给我的,只是让我看看,给个意见。

    我去……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我赶紧赔笑,说这香水不错,用香水的女孩子肯定喜欢。

    “……你连拆开都没拆开看,怎么知道好?”

    万岩郁闷地收起香水,知道问我也问不出什么,还自诩是女孩子,女孩子用的东西都不知道好坏。

    万岩临走时让我安心实习,等下次再回别墅的时候,就会和雪云和好如初了。

    送走了万岩,我刚走进住院部的大厅,正巧碰上了紫衫,她一身的素衣,我的目光停留在她左胳膊上的黑色布条上。

    那是家里亲人过世,守孝的标识。

    “你……”我主动走上前,想安慰她几句,可是感觉说什么都很无力。

    “我父亲刚刚过世,我办完手续就离开。”她两个眼睛红红的,声音很低,说话也带着鼻音。

    “只剩你一个人了,你要去哪儿?”

    我不知道她具体干什么工作,能不能养活自己,但是就只看她为了给她父亲看病到处筹钱这一点,她的生活状况就可想而知了。

    “与你无关。”

    不知道是她心情不好还是性子使然,她冷冷地回了我四个字就离开了。

    原本还想给宋庭目测个媳妇儿,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这丫头要是真跟宋庭在一起了,肯定宋庭遭殃,不被她欺负死就不错了。

    去骨科找一个朋友一起吃饭,结果刚进科室的门,就听见乒呤乓啷一阵砸东西的声音。

    “全都是庸医,住了大半个月了,我的病一点儿都没见好,还收了我那么多的钱,你们这群黑心的人,把你们主任叫过来,今天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病房外面围了一圈的人,谁也不敢进去,有大夫或者护士进去的都被撵了出来,大家都在等着主任过来跟病人解释。

    我将脑袋探过去望了一眼,是一个老太太,大概70岁上下,旁边只有一个护工在照顾她,老太太腿夹着夹板,上身靠在床头,一脸的怒气,她的病床周围的地上,全是垃圾和碎渣,看来这火气,憋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别看了,赶紧走吧。”

    我朋友看到我还在看热闹,赶紧把我拉走了,说这个老太太可难缠了,上星期就出过这么个事情,主任解释了半天,才缓和下来,现在又开始闹了。

    “怎么回事啊,干嘛跟你们闹?”

    我有些不解,看那样子腿像骨折了,打上石膏慢慢恢复,肯定会好的,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她确实奇怪。”我朋友叹了一口气,表示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