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埋葬千人的山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9本章字数:3031字

    说起那个老太太,我那朋友的话匣子可打开了。

    她说其实大家都很重视这个病人,她是因为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摔了一跤,导致左腿粉碎性骨折。

    年龄这么大,本身愈合起来就不比年轻人,主任还亲自给她复的位,弄的夹板。

    可是说也奇怪,她的伤口就是愈合不了,每次要长上了,就突然会有少量鲜血流出,然后越流越多,最后,以至于整个伤口就崩开了。

    “这么反复几次,病人的情绪就变的越来越不稳定。心情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也不能完全怪我们不是?医师也是人,又不是神仙,遇到疑难杂症,也做不到药到病除。”

    难道是里面有死骨或者伤口没有清理干净?或者有感染什么的?

    朋友摇摇头,说片子都拍了好几遍了,血也化验过,根本就没发现什么异常。

    “这不,你也看到了,现在又裂开了。”朋友说着这事,就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现在一回科室就头疼,真想赶紧轮转走得了。

    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吃完饭,我没有回宿舍休息,也没有回自己科室,而是跟着我的朋友去他们骨科看那个老婆婆的片子,顺便学习一下。

    果然,光病例就是厚厚的一打,X片、CT片几乎都拍了。

    我将片子按日期一次一次地看过来,粉碎性骨折本身骨头对位就不会太好,但是从片子上看,主任的对位手法已经很好了,骨头按这个长,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

    但是仔细一瞧,我却看出了问题。

    在胫骨骨折的地方,靠近皮肤处,有一小块骨头,虽然很整齐地跟上下骨头嵌在一起,但是每次片子,它的位置都会有一些变化,而且对照病例可以看出,只要它稍向外挪动一下,伤口就会裂开。更何况,从CT上看,这块小骨头跟其他骨头比,明显骨质疏松了很多。

    难道是因为这个骨头的问题?

    我朋友不以为然地接过片子,整理好了放回原处,让我别掺和这件事情了,以免惹祸上身,到时候毕业受影响。

    显然,她并不信我的话,也是,多少专家都会诊过的东西,就凭我看两眼就看出异常了?

    我并不是自信我的医术有多好,片子看的有多好,而是相信我的眼睛。

    意料之中,没有人相信我的话,所有人都觉得我是无稽之谈,那个小骨头本身就没长好,有一定的浮动性也正常。再说,病人如今情绪非常的不稳,如果现在手术取骨,且不说对与错,单是跟病人沟通就很困难,更别说让她签署知情同意书后手术了。怎么能什么都想当然呢?

    他们说的确实合情合理,但是这件事情也确实不能拿常人的思维来理解,如果继续这么发展下去,不但老太太的腿会废掉,而且医院也是会有麻烦的。

    我问了万岩,他想了想,问我确定那骨头有问题?

    我说确定,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说倒是有一种法术,就如同现在魔术隔空取物一样,只不过是真取,但是取出来可就放不回去了,让我一定要想清楚,万一出了问题可是要惹祸上身的。

    我说我已经想清楚了,凡是不常规的事情,都会有风险,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万岩还是很支持我的决定的,没一会儿,就赶到了医院。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所以整个楼层,也没什么医护人员。

    我找到那个老婆婆,她显然已经对医生彻底地排斥了,看见我穿着白大褂,上来就没有好脸色。

    我看着她那条被反复折腾的腿,心里一阵叹息,对老婆婆讲其实自己不是这里的大夫,但是正巧碰上你这件事情,并且请了个高人,想让他给看看。

    老婆婆瞄了一眼万岩的打扮,一看就不像是个大夫,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反倒配合了很多。

    万岩运气聚神,将宽大的手掌轻轻贴近老太太的伤口处。

    只见伤口处发出淡淡的红光,不一会儿,伤口处的皮肤就鼓了起来,一小段骨头慢慢从皮肤里钻了出来,被万岩吸在了掌心。

    老婆婆看的眼睛都直了,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头一回近距离观赏如此奇特的事情。

    说来也怪,骨头一出来,血立刻就不流了。

    万岩拿着这个骨头,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就问老太太,是在哪儿摔的脚?

    老婆婆看万岩本事了得,再加上自己的腿经他一弄,确实不流血了,顿时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特别的配合,很详细地说出了自己摔倒的地址,连时间都说的详详细细的。

    我一听那位置,不就是正一派所在的那个山脚下吗?

    老婆婆头点的跟捣蒜似的。

    “就是就是,上面是有个什么派,我从那里下来,本来想抄近路的,结果一脚没踩实,就摔了下去。然后就被送到了这个破医院,说什么医术高明,都是瞎扯……”

    万岩赶紧止住了老婆婆的抱怨,嘱咐她好好休息,就走出了病房。

    “丫头,这个骨头可不是这个年代的。”

    啊?我只是看片子觉得它骨质疏松的特别厉害,怎么万岩还能看出它是什么年代的?

    万岩想了想,赶紧带着我去老太太说的那个地方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

    我俩费了半天的劲儿,顺着一条歪歪斜斜的小路向下,终于找到了那个地方。

    因为常年没有人从那里走动,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叶子,还有蜘蛛网和一些不知名的虫子。

    按老婆婆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

    万岩边走边用脚在地上不停地划拉着。走着走着,突然感到脚下踢到一个硬物。

    他停住脚步,将覆盖在上面的枯枝烂叶弄开,发现竟然是具人的尸骨。只不过并不是很完整。

    “看,就是有东西吧,应该就是他的骨头扎进了老婆婆的肉里。”万岩想将尸骨踢开,可是怎么踢都踢不动。

    他又使了使劲儿,还是不行,索性用手去拽。这一拽可真是拽出事情了。

    只见旁边侧面山壁“轰”的一下倒塌了大半,顿时,泥土之中,竟然露出了好几具尸骨,里面似乎还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山洞。

    “那是什么?”万人坑吗?天啊,从没见过这么多尸骨,密密麻麻一片。

    万岩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报警吧。”他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最后说出了这三个字。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果然人多力量大,技术先进。

    不一会,山脚下,一个大洞就呈现在了眼前。

    里面堆满了尸骨,大部分都已经不完整了,七零八落,甚是凄凉。

    这件事情立刻成了头条新闻,所有的电视、报刊及杂志纷纷争先报道。专家也赶紧赶到了现场,来鉴定这个洞内残骸大致是在什么时间。

    我听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专家竟然初步推测,这些残骸大约是在一千年前。

    这个结论一出,大家都在纷纷猜测,这个洞大致一眼望去,怎么也葬了几千人,是什么样的事件让他们死的如此凄惨。

    推测完年代推测地点,推测完地点推测事件。权威的历史专家分了几派在争议这件事情。最后,大家竟然把目光集中到了正一派上。

    正一派自建派以来。就一直未曾挪动过地方,也就是说,一千年前,这里仍旧是正一派的山脚下。

    这千年前可不是现在能比的,正一派当时可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有谁能够在他们门派的山脚下刨这么大的坑,来埋这么多死人呢?

    显然,即便这些人不是他们埋的,也跟他们有极大的关系。

    算来算去,最后,史学家通过野史记载,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据部分资料记载,千年前,正一派曾发生过一次很大的变故,据说为争掌门之位,大家是明争暗斗,争的不可开交。

    正一派内部也是支持谁的都有,一时间,谁也不服谁,但是突然,一夜之间,所有的掌门候选人都消失了,而派内上下一致,拥立了新的掌门,也因此,正一派才避免了一场内乱。

    我望着报纸上大片大片的评论,好奇地问万岩,这是不是真的?万岩只说,野史上的事情,又有多少是真的。

    反正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是就因为这件事情,正一派火了。如今,总坛那里更是人山人海,去的晚了,站着的地方都没有了。

    那位老婆婆从骨头离体后,很快就出了院,她在医院大厅里碰到我,竟然还给了我她家的地址,说她的孩子在国外,家里就她一个人,让我有空去她家里做客,顺便叫上那个给她看病的人。

    我几次周末都想回家的,但是不知道如何面对雪云,纠结了很多次,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回去,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逃避也不能解决问题,更何况,不是还有万岩在吗?没准事情早就说开了。

    我收拾完东西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别墅。没想到,这次回来,却揭开了千年前的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