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死亡高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019字

    我叫王明,警校毕业三年后跟师傅一起做了诡案组特警。师傅是凉城最牛逼的警察,没有之一。

    师傅一生的成就可以用六本档案来讲述,六本档案是师傅的心血,也是他扬名立万的里程碑。三年前,我来到这个地方,当时师傅正在调查6号,整个凉城,除了他,没有一个警察敢插手此事。

    在6号档案结束之后,师傅休息了一年,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案子,师傅也就变得市井了起来。

    直到那天,隔壁西京市的新闻引起了师傅的注意。

    连续一个月,在西京市与凉城市互通的公路上,失踪了人,这本来不奇怪,奇怪的是,这是连续失踪。

    西京派出了警察,甚至特警,前往调查,一去不返。凉城也派出了警力,结果一样。

    “案子要来了。”师傅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新闻,二话不说,灭掉烟,刮了胡渣,带上了墨镜,有别人解决不了的案子,师傅的血液就是沸腾的。

    但结果却是让我吃了一惊,师傅让我去拿他的7号档案准备记录,他先开车去西凉高速看看,可这一去,就没有回来过。

    刚开始我不敢相信,师傅这样的传奇人物,竟然也会在这个案子失踪,他可是诡案组的顶梁柱,没有他查不了的案子,三年来,我对他五体投地不足为过。打了一下午电话,师傅依旧音讯全无,嘟嘟的占线声,连信号源都查找不到。

    师傅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两市果断的关掉了刚刚修好的高速路口。我守着师傅的7号档案卷宗,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师傅会回来,因为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

    半年后,西京不在有人进那条高速公路,那路,已经成了公认的鬼路。

    一天逛完论坛,发现凉城市有驴友组织活动,活动的名字叫:西凉鬼路行。

    “这不是在找死吗?”我心里念道,师傅都能没有从那里出来。我赶紧联系了发起人,却知他们已经在途中。

    我的劝说留不住他们的好奇心,最终我只有打电话寻求西京警察帮忙,西京出动了警力要去拦住这一群年轻人,可迟了。

    我们到高速路口的时候,外面停着一辆辆的跑车,人,已经不见了。

    “应该进去了。”西京市的警长老魏,慌张的对我说道,似乎这些人已经是死人了。

    我看了看车牌,是西京的车,这里半年没人来,地上的青苔有被踩过的痕迹,前面的路还可以看出一点他们残留的踪迹。

    才刚进去不久,远处还能看见模糊的人影。

    “我进去叫他们。”我想都没想,跨过了高速公路的防护栏,这条高速公路里面,对我有同样的吸引力。

    远处一千米不远的地方,有六个人影,背着包,一看就知道是来探险的六人。

    我在警局接受过很多训练,自认为自己体能很好,应该在几分钟可以追上他们,可跑了足足两千米,六个人的人影依旧在前面。

    我顿住了脚步,停了下来,没继续往前追。

    幻觉?不然我怎么会追不上?

    看看周围,我吃了一惊。晴空万里的凉城市,却在这段高速公路上起了雾,而且大雾霾霾,看不见边。

    我没觉得奇怪,可能正因为这雾,所以那么多车开不出去,也是它,让我产生了幻觉。

    果然,我一顿神,前面的六个人就不见了。

    “喂,有人吗?”我大吼了一声,前面路况不对了,再深入,恐怕我也会出不来。

    没人回应,想打电话联系外面守着的老魏,没有信号,回应的只有乌鸦哇哇的声音。雾很大,可见度不足一米,却能看见那只又黑又大的乌鸦,站在树梢,叫个不停。

    刚开始,我以为是幻觉,乌鸦爪一蹬树枝,咻的一声从我身旁飞过去。

    不能再往前了,师傅说过,办案要循序渐进,现在撤回去,对这条高速的了解又多了一层,继续深入,可能就真没命了。

    我吸了一口雾霾,感觉冷嗖嗖。

    血腥味。

    当刑警这么久,对这种味道十分的敏感。

    前面停了什么东西。一辆车,一辆破旧的车。

    车表面都已经锈烂了,可能停在这里太久,加上这里湿气太重,所以腐烂的很快。

    应该是撞上了高速公路的护栏,所以停在了这里,车门半开,血腥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我慢慢的靠近,拨开身边的大雾,看见车内的人,忽然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干呕了起来。

    见过那么多刑事案件,也没见过死得这么惨的人。

    身上表皮都被什么东西吃掉了一般,眼睛,耳朵没有一块是好的,身体不同程度的腐烂,身上还有白色的东西,应该是蛆虫。

    身上流着的血看,应该死得不久,可车上锈的程度上看,显然已经停在这里太久了。我忍住了恶心,从他车前拿过来了他的驾驶证,看了一看,确实是半年前失踪的车辆。

    可这个刚死的人,要怎么解释。看他那千疮百孔的躯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吃过一般。

    我顿时头皮到脚都麻了起来。

    拿驾驶证的时候,不经意间看了看后视镜,竟然发现后方多了一张脸。

    一张雪白而恐怕的脸,脸上没有半点血丝,眼眶处有一段段的乌青,死死的盯着我。

    当时我的第一感觉依旧是害怕,可片刻之后,我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是警察,是当今诡案组第一神探的徒弟。

    仔细看了看后视镜,发现不对。从后视镜上看,距离离我应该很远,可她的脸似乎却离我很近,很大,感觉就像是在我的肩头。

    “什么东西。”我大吼了一声,甩手挥去了背后,空空如也。

    果然,这个地方会让人产生幻觉。

    不行,这里不能久待,我要先出去,至少能给7号档案写个开篇,等师傅查明真相回来,就有了续篇。

    我正准备走的时候,就听见了嘤嘤的声音,我想,从专业的角度,幻觉是利用光折射的原理,怎么我还会幻听。

    “鬼,有鬼……”一声羸弱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

    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在大雾中间坐着一个披着长发,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她双手抱在头上,不停的颤抖。

    有活人!

    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却发现她不停的在发抖,嘴上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小姐,请问你是?”我礼貌的问了问。

    “有鬼……”女人继续重复道:“白衣大红花……”

    女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顿住了。白衣大红花,这我太熟悉不过,这是师傅成名之战,1号档案,凉城连环杀人案,死者皆为女性,穿着大白袍,身上挂着大红花,当时警察束手无策,师傅三个月便交案,轰动整个凉城。

    怎么会,那个案子已经结了,凶手也执行了死刑。

    不管了,我扛着这女人往高速公路外面走,趁现在没太深入,还能分清出去的路。

    往回走的路上,总感觉头皮发麻,或许是这条高速太过于奇怪,让我感觉身边的景象也格外的异常,血腥味越来越浓,似乎要麻痹我的大脑神经。好多次,我老感觉身后有人在盯着我,还是那种寂静的眼神。可每次回头,看见的只有茫茫的大雾。

    什么还不停的传来呼唤声,感觉很亲切,脚不由自主的想回头。

    这里肯定有问题!

    我忍了住,大步的朝出口走了去。只要出去,我就是线索。

    几分钟后,终于从雾里走了出来,外面却没有任何一辆警车。我一度怀疑我看错了,拿出手机看了看坐标,没错。

    我打电话给警局老魏,老魏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鬼啊!

    老魏以为我已经是个必死的人了,在高速公路外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没出来,凉城市又出了大事,就回了凉城市。

    我开车回了凉城市警局,果然出大事了,多年前,师傅的第一桩案子一号档案里,曾经出现在凉城的白衣红花杀人案,发生在了西京。

    虽然只有一位受害者,但警局的人高度警惕,没有一个人把它当做是一次意外,或者是犯罪分子故意而为之。因为没人不知道,当年红花白衣案给政府带来了多大的压力,给社会带来了多大的恐慌。一时之间,全世界似乎都知道1号杀人案又回来了。

    然而,关键的时候,师傅竟然去了死亡高速公路里,音信全无。这一去,就是半年。

    我将带回来的女子安顿在了警局,她似乎精神有点异常,嘴里不停的在唠叨。从死亡高速活着回来,还带回来了人,本应是要闻,可这天,铺天盖地惊恐声席卷了整个西京市,各个媒体争相报道——白衣红花。

    街道上,警车的巡逻声,此起彼伏,不到两个小时,西京的重要街道都被警车保护了起来,整个城市,就像是一个笼子。

    一个即将沾满血的笼子。

    一时之间,西京乱了套,所有人都知道,1号杀人案是连环杀人,那么,下一个死的人,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