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白衣红花杀人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006字

    从死亡高速离开,到来警局之前,女人似乎只会说一句话:鬼,有鬼……

    仔细打量了一下带回来的女人,很时髦,装着短裙,长长的黑发,打扮的还算光鲜亮丽,看起来像大学生。死亡高速上那么大的雾,她身上没有一点灰尘,她应该是今天进去的探险者之一。

    老魏看我回来,带了一个女人,等我给他说了情况之后,他带着这女人去警局做了心理疏通。

    等老魏回来,我跟他去了西京案发现场,他说,现在我师傅不在,能破这个案的人,就只有我了。

    我对老魏笑了笑,说师傅会回来的,那么多奇案他都能破,死亡高速,算不了什么。

    其实我心里没有底,我和师傅有质的差距,说师傅是破案入神,毫不夸张。

    老魏拼命的摇头:“没人进去了能回来,派去那么多警察,都死得不能再死。”老魏的样子,对死亡高速有一种异常的恐惧。

    “我不就是活着回来的人吗。”我笑了笑说,虽然我未深入,但确实活着回来了。

    说着就走到了案发现场。

    “怎么会……”我在教堂门前驻足下来。

    “怎么了,王警官。”老魏看我停住了脚步,紧张了起来。

    “不可能!”我摇了摇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到底怎么了?”老魏慌了,求我别卖关子。

    我看了看老魏,他虽然比我年纪大,但是当刑警年份短,师傅刚开始调查1号档案的时候,他应该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可能不了解,但我,为了追随师傅的脚步,对1号档案颇有研究。

    “死的人,是新娘?”我还没进教堂,就反问了老魏。

    “是啊,你没进去怎么知道,神了!”老魏觉得很奇怪。

    “吊死,身上穿着婚纱,手里拿着大红花,脚上只穿了一只高跟鞋,教堂一共有四十七座。”我果断的继续说道。

    “对对对。”老魏头都要点断了,问我怎么知道。

    不为什么,看到教堂那一刻,我就很奇怪。1号档案,第一位死者,死在婚礼教堂。西京教堂不多,也只有西式婚礼才会用到,命案用同样的方式发生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

    听我这么一说,老魏整个人吓趴下了。

    “不会吧,那个凶手已经处死刑了,难道变成了鬼还要回来行凶?”教堂外很黑,发生了命案周围也没有人,老魏开始怕了。

    “哪里有鬼,这只是一桩简单的命案。”师傅当初很快就了结了这桩案子,显然是人为。

    我让老魏跟我一起进去看,他推推拖拖的说不敢,最后被我硬拽了进去。

    尸体还在,现场保护得很好,没人敢动。教堂上悬挂着的绸缎白里透红,死者瞪大了眼睛,差点瞪了出来,本来应该漂亮至极的新娘,这时候竟然恐怖得异常渗人。

    奇怪,这跟1号档案有出入,出入在哪里,我一时却看不出来。

    死者胸前挂着的大红花,也是当年的大红花,外面家属在哭哭啼啼的。我出去询问了一下情况,死者生前与未婚夫来这拍婚纱照,一拍就三个小时,新娘要上厕所,未婚夫在外面草坪抽了一根烟,抽完后进来,就发现了新娘的尸体。

    周围所有的监控,没有出现任何一个人,当时在场的只有新娘的家人,和摄影师。从身上看,没有任何的伤口,只有脖子上一抹勒痕,显然是自杀。

    唯一一点不像的是,教堂穹顶十米高有余,她不可能自己上去?

    如果要伪造自杀,凶手不会这么蠢,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是凶手故意为之。

    “口供录了吗?”我转身问老魏。

    可老魏却跟我摇摇头。

    他是一个经验老道的警察,怎么会连口供都没有录。

    “不行啊,王警官!”老魏颤抖的声音小声对我说道:“听说是白衣红花案翻案了,没人敢接受这个案子。”

    “什么不行,没有不行,人民警察是用来干嘛的!”我果断的回应让老魏羞愧难看。

    那年白衣红花案,参加过调查的人,几乎都死于同样的结果,穿着白衣,挂着红花,吊死。但正是因为他们的牺牲,为师傅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师傅才会破案,防止更多人的牺牲。

    老魏被我一说,只好去找人录口供,法医带来了高架楼梯,将尸体取了下来。

    死者的家属在一旁痛哭流涕,我凑近了尸体看了看,脸部很白,没有一丝血色,黑色的长发垂下了肩,眼睛大大的鼓着,显然是死不瞑目。

    种种迹象,都在显示,这就是白衣红花案,可明明凶手已经得到了制裁,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制造出这样的凶案。

    首先,案发教堂所有路口都有监控,这人必须要避开所有监控;其次,要避开死者的家人,以及周围帮忙摄影的人;最后一点,也是最难的,短短几分钟,如何能将一个人送上十米高的穹顶,还要伪装成上吊而死。

    死者叫小静,跟未婚夫感情很好,没有一点自杀的动机,而这身长白色的衣服,自然而然的让人想到了当年的凶杀案。

    没有一点差别,多年前的案子,怎么会重演。

    正当我没有头绪的时候,看见了死者紧握的右手,掰开一看,食指被什么东西咬破了,但她的嘴上并没有血迹。

    再看看左手,上面写着一个数字。

    7!

    这是什么意思?

    是死者留下的线索?不像,手指不是自己咬破的,那是凶手留下的痕迹?

    “赶紧让法医鉴定,这些人的笔录一个都不能少。”我安排了老魏,如果现在案发了,警察先崩溃,那市民不知道会慌乱成什么样子。

    老魏虽然很不情愿,可他毕竟是警察。

    我开车回了警局,没有任何线索,从死亡高速带回来的女人,有可能就是现在唯一的线索。

    去死亡高速的时间,和案发的时间,几乎一致,她会在那里看见白衣红花,很难是巧合。

    到了警局,发现女人情况好转了很多,头发也没有那么凌乱,说话精神也正常了起来。只是好像下午发生的事情,在她的心里阴影难以抹去。

    她叫珍珍,二十一岁,是西京大学的学生,她承认,这次跟论坛组织去了死亡高速,可她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她和其他五人就走散了开,自己胆子小,就蹲在了原地不敢动。至于问她为什么会去死亡高速,她说话吞吞吐吐,不了了之,不停得重复她很怕,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我给她倒了一杯开水,让她继续说。

    然后她的表情就变得僵硬了许多。

    “我看见了鬼,一个穿着白衣色婚纱,胸口带着红花的人,脸色异常的苍白,笑声很诡异,婚纱下面拖着长长的血,她,她……”珍珍情绪异常激动。

    “继续说,别怕,这是警局。”我稳住了她的情绪。

    “她在吃车上的那个人……”

    珍珍一句话,让我表情呆滞了很久,久久不能回过神。

    如果说是幻觉,是不会听见有声音的,既然她听见了声音,就不会是幻觉。而那辆破旧的车,我也看见了,至于那死掉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但是身上皮肤确实有被啃食的现象。

    但不可能,如果那是人,怎么会吃人,更让我奇怪的是,那人死得不久,血液还没有凝固,身上怎么会有蛆虫。

    “老魏,调查一下,最近西京还有没有异常失踪的人。”死者不会是和珍珍一起进去的探险者,刚死的人,身体特征明显不同。

    “什么,还有人死了?”老魏还在做笔录,听见电话里我的话,吓得不轻。

    “很难说。”我咬了咬牙,师傅不在,1号档案复发了,现在我只能只身调查。

    但,这次发案,绝不是巧合。

    老魏查了半天,没有头绪,说近期没有人失踪,除了这群胆大包天的大学生敢去死亡高速,其他的人,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真是不怕死!”老魏看着坐在审问室不停发抖的珍珍,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他五个人现在毫无踪迹,在审问珍珍的时候,她说话总是若有若无,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觉得,对于死亡高速,她知道的,一定比我多,不过,她好像在故意隐瞒着什么。

    警局里的人一下就忙了起来,可这种忙,不是忙碌,而是慌忙,一种他们不想接触,却又必须接触这个案子的感觉。

    审问进行了一段,珍珍嘴里似乎已经问不出更多的话了,老魏很不耐烦,走出了审问室。

    珍珍回头看了老魏一眼,转身悄悄的对我说了一句:

    “她说,她会回来的,我听见了……”

    珍珍的话,让我感觉很奇怪,听上去就像是报复。

    不过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门口的老魏,他似乎听见了珍珍的声音,在门口愣了愣。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但我看到他的双腿,在不停的颤抖着。

    直觉告诉我,这次翻案,没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