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警告,威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343字

    珍珍是一个重要的线索,然而,在这种节骨眼上,却没有警察来询问她任何的事情,大家的眼中只有白衣红花案。

    特别是局长老魏,他整个人神经都绷紧了,他也很明确,只要一出事,他这个西京局长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珍珍问我还有没有事,没事的话,她要回家了,现在还没有回去,家人一定很担心。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事。问了问她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并且劝告了她,不要再去死亡高速,那里,不是一个人能去的地方。

    虽然我自身对死亡高速不是特别恐惧,但老魏不停的说,再加上师傅还没有回来,我心中的疑惑也多了起来。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离这种地方越远越好。

    珍珍家我回凉城正好顺路,我开车的时候,就顺便送了她回去。

    一路上,她沉默寡言,不怎么说话,刚开始,我以为她是因为今天受了惊吓,但后来才发现,她似乎是有心事。

    直到送她到了家门,她突然回头对我说了一句话:“王警官,你是好人,西凉高速,你还是不要去为好。”

    我笑了笑,手握成拳头,拍拍自己胸口对她说:“我没有选择,我是警察!”

    珍珍没说话,进了自己家门。

    我继续开车回了家,路上交通变得比以往更加的拥堵,交警在四周维持着次序,1号案发对西京的影响出乎意料的大,路边看到好多人都不敢回家,大家似乎都知道,这是密室杀人,只要不在密室,就会安全。

    坐了电梯上了楼,发现声控开关不知怎么的,竟然不亮了。楼道很暗我打开了手机屏幕,用微弱的灯光照着钥匙孔,准备开门。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一声声啜泣的声音。

    声音很微弱,但我还是听了见。

    是女人的声音。

    楼道怎么会有这种声音?谁大晚上没事在这里。

    我按了一下手机,关掉了屏幕的灯,保持了高度的警惕,朝墙角看了去。一双透彻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没有慌张,反正仔细的看了那双眼睛。是人的眼睛。

    什么人,没事蹲在墙角哭,我缓缓的挪过去了脚步。

    “啊……”一声尖叫声,差点刺痛我的耳膜。

    “这是?顾月?”从声音上,我就可以清楚的分辨出,这是从警校谈到现在的女友的声音。

    “大半夜,你在这里干嘛?”女友本来是西京市的人,毕业之后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分居两地,我跟师傅在凉城,她大学学的表演,现在在剧组上班。

    是她,绝对不会有错,那熟悉的声音。

    可她却没有说话,眼珠左右扫视了一圈,才缓缓的站起来。

    “是你吗?”顾月探过来头。

    “废话,当然是我,大半夜,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奇怪的问她,此时此刻,她本应该在西京,躺在自己的床上。

    顾月确定了是我,缓缓的站了起来,双手环抱在胸前,对我说道:“我……我听说你去了那条高速,我,我过来看看你……”

    她的话语吞吞吐吐,给我一种感觉,她也觉得我回不来了,但是,我却出现在了面前。

    看着她哭红了眼睛的样子,之前肯定很难过,我心疼的问道她:“你不是有钥匙么,怎么在外面不进去。”

    “钥匙掉了,楼道灯又坏了,我看见有人开门,不知道是你,就很怕……”顾月说话眼泪似乎都要掉了出来。

    我摸摸她的头,打开了门,让她先进去。

    “你不要去查这个案子好不。”顾月没有进去,在门口呆呆的看了我两眼,祈求一般的说道。

    “不好。”我果断的回答了她,虽然我很爱她,也知道她的顾虑,可我是警察,我要对得起我身上的警服。

    “但是我可以给你保证,我会平安无事,这不,我今天去了,还是平安无事!”我紧紧的抱着顾月,我知道,她在西京一定听说了很多关于死亡高速的传言,所以格外的担心我。

    我告诉她,并不是因为我有信心,那地方师傅都没能出来。我这样说,只是为了让她安心。

    顾月还想说,可是被我制止住了,她的担心阻止不了我,而且,那条高速上,还有师傅,即使别人都说他失踪了,但我觉得,他一定还在查这桩案子。

    顾月不再说话,松开了我的手,说她饿了,走去了厨房,煮了点面。

    我关上了门,感觉楼道有点诡异,好端端的,怎么声控就坏了,物业也没有来修。不过还好,明天我要搬到西京去住,西京现在一片混乱,师傅不在,我也不能坐以待毙。

    看着顾月在厨房忙活着,我来到了卧室,打开了电脑。

    1号档案怎么会翻案,奇怪了。我在网上查找着当年一号密案的资料,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无奈的是,之前轰动了整个国家的1号档案,在网上竟然找不到半点踪迹。我想,可能是为了不引起骚动,上面删了那些新闻和谣言。

    我关掉了网页,发现右下角QQ在不停的闪动。

    一个陌生的头像,一个陌生的人,连个头像都没有。

    我不记得我有这样的好友。

    但是我还是点开了闪动的头像。里面轻描淡写一般的写了一行字:

    王警官,你还是不要管死亡高速好!

    仅一行字,却透露了极其丰富的内容。这个人是谁,他不仅知道我去了死亡高速,还知道我回来了,我看了看消息发送的时间,就在十分钟之前。

    “您好,谢谢你的关心,请问下,你是谁呢?”我礼貌的回到了他。

    然而,发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应。我在脑海里面想了想,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老魏和我接回来的大学生珍珍,然而,他们两人都不知道我的QQ。

    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不在线,但我估计多半是因为我的消息不能引起他的兴趣,所以他才没有回我,毕竟十分钟之前,他都还在。

    “对不起,这事,我管定了!”我故意用这样的话回复了他,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他。

    果然,不到一分钟,他的头像亮了起来。

    “那,右边的茶,算我请你喝……”

    我看了他的回复,没有回他,手不自主的就像是条件发射去拿了右边,果然有一个杯子。

    这是我泡茶用的杯子,一个玻璃杯。我将它拿了过来,啪的一声,从我手中掉了下去。

    “我艹!”我大口的喘着气,神经绷紧了起来。

    不是因为我没有拿稳杯子,而是杯子拿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看见了杯子里本应泡着我最爱喝的毛尖,可这时候却是血红色的一片。

    我没有管碎落在地上的玻璃杯,赶紧回复了这人消息,可不管怎么回复,这人都不再理我。

    好好的茶,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血红色,我伸手去地上摸了摸,没有粘稠的感觉,还好,这只是普通的红色,不是人血。可是,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右边有茶,摸了摸水的温度,还是热的。

    平时我最爱喝的茶,此时竟然变成了血茶。

    我在桌子下面整理着破碎的杯子,用塑料袋将它装了起来,这要么就是有人在善意提醒我,要么就是凶手在挑衅我,直觉告诉我,后面这种的可能更大。

    我整理着东西,忽然发现门口有一个人,从我打开电脑开始就一直呆呆在那里站着。

    “顾月,你站着干嘛。”顾月今天也让我感觉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去了死亡高速的原因,我连自己也感觉很奇怪。

    “没什么,面好了,你要吃点吗。”顾月贴心的问道我。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刚才的事,让我整个人的神经都崩了起来,根本没有心情吃饭,顾月平时很贴心,也很理解我,不给我找麻烦。“对了,西京出事了,最近跟我多联系点。”说完,我又提醒了下顾月,这个案子如果真的是1号档案翻案,那男人是绝对安全的。

    顾月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窗子,死死的锁着,什么时候进来的?

    7号档案!

    我脑子里面就像是敲钟一样的提醒了我,整个房间里,最值钱的就是师傅的心血,7号档案。

    还好,还在这里。

    师傅的宝贝,他一生的心血都在这里面了。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件案子是不是翻案,如果是翻案,只能接着1号档案继续处理。

    厚厚的7号档案还在,我心安了许多,赶紧开打了客厅的门,到了外面走廊上,左右看了又看。

    没人,之前我进屋之前分明感觉到这里有人!

    看着昏暗的楼道,我冷冷的笑了笑,似乎终于知道了师傅一生为什么那么痴迷于办案,解开未解的案子,那种成就感,是无法替代的。

    回到房间,我将师傅留下来的六个档案都整理了一下,重点看了1号档案。

    十三年前,凉城连环杀人案,死者皆为女性,第一名死者跟现在这位惊奇的相似,是一位准婚新娘,穿着白色的婚纱,手里拿着一团大红的纸玫瑰,在婚礼当天,莫名吊死,死者手上戴着戒指,脚上只有一只高跟鞋,案发地点同样是在教堂。

    继续翻1号档案,后面的死者死亡情况跟前面的几乎一样,死亡时的眼神充满了憎恨。凶手每隔一周左右,就会杀一个人,持续了整整一年,警局拿他毫无办法,直到师傅的插足,才终结了这个案子。

    凶手是一个退役的侦察兵,不仅手法敏捷,而且作案手段和反侦察能力都格外的高超。

    我又看了一遍1号档案,心中对师傅的崇拜又多了几分。看了看表,已经深夜,顾月还没有睡觉,在帮我收拾行李。她是一个小女人,听说我要去西京就高兴得不得了,说至少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了。

    我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满脑子都是在高速公路遇见的那一幕。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看见是老魏的号码,我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