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疑案再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380字

    果然,案发了。

    老魏很慌张,让我赶紧过去,西京的事态快要控制不住了。

    我让顾月别继续收拾了,将已经收拾好的东西放在了车上,开车火速去了西京。

    死者死在家里,一间老式的平房,我开车到了门口,老魏赶紧出来迎接我。

    “我就说吧,这还不是红花案吗?”老魏的口中,既有抱怨,又有担心,甚至恐惧。

    “找个人帮我把顾月送回去,我们进去看看。”以往,我都会自己送顾月回家,但是今天情况不一样,离案发的时间越近,能看出的痕迹越多。

    老魏找了一个靠谱的年轻警察,把顾月给我送了回家,自己跟我到了现场。

    “你说是不是邪门了,这十几年前的案子,怎么又发生了。”老魏一个劲的给我说道。

    的确有点邪门,十几年前的案子,之所以棘手,是因为凶手极其的狡诈,在当时的凉城,几乎找不到第二人。

    “没有什么邪门,一切伪装出来的邪门,都只是阴谋。”我淡定的给老魏说道,心中有却又很多疑惑。

    看了看表,问老魏法医有没有检查死亡时间。

    老魏赶紧点了点头:“有,死亡时间离现在正好三小时。”

    “什么?”我又看了看表,现在凌晨四点,三小时之前是凌晨一点,那第二个死者跟第一个死者之间隔的时间,刚好是七个小时。

    一开始,我猜测了小静手心数字的意义,甚至想过可能是7号档案要发生的前奏。

    然而,从现在看来,这个数字明显是凶手留下来的。然而,这个数字似乎不止是时间那么简单。

    一间破陋不堪的平房,外面的水泥墙都已经能看见红色的砖,房门前有不少的蛛丝,看起来不久破旧,而且有很多灰尘。周围有很多这样的房子,应该是等待拆迁的钉子户在这里搭建的临时房间,等待着拆迁。

    死者依旧是女性,被吊在了中间吊扇的位置,头上的吊扇还在格叽格叽的响。

    “老魏,你们有没有什么发现。”我一边观察着周围,一边问着老魏。

    “没有,完全没有看出什么问题。”老魏摇了摇头,突然又拍了拍脑袋对我说道:“对了,这楼群旁边一共四条公路,每条公路都有监控,我们提取了,但这段时间没有发现任何人进过这楼。”

    “没人来?那凶手就是里面的人?”我反问到老魏,老魏却没有半点回应。

    转身看老魏,他就像是一个呆子一般的呆在我的后面,目光死死的盯着前面吊起的尸体,瞳孔明显的放大了几圈,手抖了起来。

    “老魏,你怎么了。”我大声的朝老魏吼了吼,用手拍了拍他快要抽筋的脸。

    “鬼,鬼,她……”老魏回过了神,啪的一下倒在了地上,双手撑在背后,不停的动着脚往后面退。

    “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我看老魏的样子极其的奇怪,又看了看掉在屋顶的尸体,却没有任何的异常。

    “她,笑了,我看见了,她嘴角微微的笑了。”

    老魏的一字一句的说,连我都吓得颤抖了一下。

    “胡说些什么,尸体怎么会笑。”我又看了看尸体,没有任何异常。心想老魏可能看错了,或者就是死后肌肉条件抽搐。

    “没有看错,我刚才看见了,她的嘴角……”老魏慌了神,开门就要往外面跑。

    怎么可能,死人也会笑?难道是假死?

    我拿了一个板凳,靠近了尸体,将她取了下来。

    冰冷的尸体,冰冷得有点异常。摸了摸她的动脉,确实是死了,脖子被勒久了,脸上已经没有了颜色,甚至乌青。

    “你过来看,死得这么彻底,你说她笑了,她家人知道不骂死你。”我晃了晃死者的手,权当老魏是看错了,对他笑了笑。

    老魏探了探头,然后把头缩了回去。

    “确实是死人,法医鉴定过,但是,我刚才确实看到了,我也没有骗你,王警官。”老魏郑重其事的给我说道,让我觉得他并不是看错了。

    我没跟老魏继续说,他的话毫无科学依据作为支撑,仔细观察了死者的脸,脸上有很大一块卸妆般的痕迹,看了看房梁上,有裂痕,在漏水,应该是漏下来的水让她刚化的妆卸了一部分,脸变得格外的难看。

    可死者穿的这套白色裙子,看上去是一件睡衣,穿着睡衣,为什么会化妆?要去见什么人。仔细检查,除了这件白色的睡衣外,什么都没有穿。内衣内裤全都没有,要么,她喜欢裸睡,可这个房间,看起来不像是睡觉的房间。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劫了色。

    “死者家人呢?”我又问道老魏。

    “没有家人,不,发出去两个小时了,还没找到她家人。”老魏说道。

    “那房东呢,问了吗?”

    老魏点了点头:“问了,房东坚持说这个房子没有租出去,是他报的案,到我们来之前,这个房子都是紧紧锁着。”

    “算了,先把她抬回警局,让法医仔细检查一下,对了,路边的监控拿我看看。”我点了一根烟,出去了门口看了看,周围环境很荒凉,凶手之所以选在这里行凶,大概是因为这附近没有警察在巡逻。

    老魏叫来了两个警察,用担架将尸体给抬了出去,我在旁边看着担架上的无名女人。

    “等等……”

    两个年轻的警察被我一声喝住,差点担架都从手里落了下去。

    “怎么了,王警官,不是你让我们抬的吗。”两人紧张的说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烟,扔掉了烟头,走了过去。

    刚才太过于注意观察周围的环境,竟然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眼睛,竟然是闭着的。

    上吊的人,眼睛怎么可能闭着,就算是被迫上吊,那身体也会有条件反射。

    我让他们抬着担架,自己伸手去打开了她的眼睛,那一刻,我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我草!”我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句。

    “这……真尼玛恶心,要是抓到凶手,非剥了他的皮不可。”老魏看了看,人也被吓楞住了。

    死者的一只眼皮下,竟然没有眼睛,只有血淋淋的一个眼眶。

    “连眼睛都要挖,这凶手……”两个抬架子的警察,手抖得更凶了,这样的案子,他们这些地方警察一辈子都不想遇到。

    不是挖掉的,眼眶里残留的肉上可以看出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吃掉一般。

    可为什么,被吃掉的,只有一只眼睛。

    从外面看里面的房间,密不透风,根本就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我再次进了房间,空荡荡的,除了一个木头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以及都要锈烂掉的吊扇以外,什么都没有。

    不对,还有灼热的眼睛。

    在哪里,我怎么感觉有人在看着我。

    只剩我一个人的房间,安静得有些恐怖,只有外面树林沙沙的声音,什么东西“哇”的叫了一声。

    衣柜?

    一条很细的血迹,从房间中间延伸到了衣柜缝里。血迹很奇怪,竟然是从房间中间开始的。

    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我已经观察得很仔细,这里,还没有血迹。

    我缓缓的打开了衣柜。

    看到的一幕,让我脚跟都软了起来。

    眼睛,这女人的眼珠,竟然在衣柜里面。

    还在滴着血,整个衣柜里面,除了这个眼睛,还有一张字条。

    我拿了起来,看了看,狠狠的拽在了手心。

    “上面写的什么?”老魏看见我情绪有些激动,赶紧问我。

    我将纸条丢给了他,让他自己看。

    “我回来了……”老魏习惯性的就读了出来,让抬担架的警察,一下腿就吓软了,担架上的尸体,啪的一声就掉到了地上。

    “真的是他吗?他变成鬼魂回来杀人了?”老魏惊恐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一个局长为什么会这么疑神疑鬼,他反而接着说:“刚才我明明看见那女人笑了,不是鬼,会是什么,而且,这血迹,为什么会从房间中间开始。”

    不是。

    我摇了摇头,给老魏指了指衣柜上那只眼睛。

    “眼睛又怎么了。”老魏已经被吓怕了,说话完全不像是一个警察。

    “你看上面的血。”

    老魏稍微靠近了一点,看了看血,马上慌张的退了两步。

    “还没有凝固,怎么可能。”

    我点了点头,的确很难解释,一般血液离开体内,十秒之内就会凝固,然而眼珠上的滴下来的血液还没有凝固,只有一种可能,就在我们出去的那么一会,凶手又进了这个房间。

    “这不可能,这么多人在外面看着,要避开这么多人的眼光,绝对不是人能做到的。”老魏的话语间,我已经听了出来。可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只有人。

    不,准确的说,这种手法这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但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师傅常常在破案的时候夸我五感六识很厉害,今天凶手却在我眼皮底下溜了一圈,我就像是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我没有告诉老魏,十三年前,师傅插手这件事的时候,凶手用了同样的手法,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一个人,用人不可能达到的速度,为的就是让诡案组的人退缩,然而,师傅并没有退缩。

    如果我告诉了他,他一定会咬定是鬼魂回来闹事了。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一件事,有人要我们相信,这就是十三年前的那桩命案,只是,它又重新发生了。

    死者明明死相很奇怪,可死的时候,手上总是紧紧的抱着一束花,一束大红的花,师傅当年虽然破了案,抓到了凶手,但很多谜团,并没有解开。

    “把尸体带回去,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周围的证据,口供,一个不能少。”我对老魏吩咐到。

    “好好!”老魏虽然是局长,可把破案的希望全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还有,找个技术部的人,把我的电脑检查一下,车上有一个杯子,你给我查查,除了我的指纹,还有没有谁的。”我拉开了车门,将两样东西给了老魏。

    又是一件同时发生的怪事,难道,这次作案的,不止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