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梦境,鲜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163字

    回到了警局,安排完所有的事情,天都已经快亮了。

    老魏递给我一根黄鹤楼,让我休息一会,这几天只有辛苦我了。

    我接到手里,对老魏竖起大拇指笑了笑:“懂我!”

    还是这个味,连抽烟都是从师傅那里学来的,我不知道没有师傅的案子,自己到底能走多远。

    抽完了烟,我坐在办公室旁,困得要死,毕竟一个晚上没睡觉,就算是在查案,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

    眼睛不听控制,我给老魏说我要休息一会儿,早上有人换班的时候叫我,继续查案。

    老魏点了点头,还故意把空调给我调低了点,叫我小心夜里凉。

    我披着一件大衣,就在办公桌上蒙头睡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似乎醒了过来,慢慢的睁开眼,周围一片白雾茫茫。

    这是哪里,我左右看了看,头好痛,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砸过了头,我忍着剧痛,还是想要看清这是哪里,却看不清。

    前面有一片树林,后面有一条高速公路,此情此景,不得不让我想到一个地方。

    可我,怎么会在这里。

    是梦。

    我告诉自己,不要怕。

    往前面走了几步,出现了一个人影,白花花的一片,似乎穿着长裙子。

    雾变得更加的大了,可我能够看清她胸口的那一抹鲜红,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这个人,似乎在等我,每当我走一段,她走一段。

    她似乎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走了很久,走到了一个山上的断崖,断崖上有一颗高耸的树,一颗奇奇怪怪的树,长得像是伞把或者说一个佝偻的老人,那影子在那里停了下来。

    我见她没有继续往前走,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她靠了过去。

    她的身子离我越来越紧,可依旧看不清她的脸。我努力的睁大的自己的眼睛,想要在这白雾蒙蒙的地方看看她究竟是谁。

    没有想到,在我仔细盯着她的脸的时候,她的脸,猛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可这不是一张正常的脸,而是一张布满了血丝,异常恐怖的脸,她的眼睛特别的大,而且越睁越大,眼眶里四处流淌着鲜血,就像是喷泉一样,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流过她的脸颊,流过她的胸前,不一会儿,她身上一件白色的大袍子,就别染成了鲜红。

    我知道,这是梦,我不拼命的告诉自己这是梦,甚至用手指去掐自己的脸,想要清醒一点,但是没有用,感觉不到疼。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我摔在了地上,慌张的往后退。

    然而,她并没有打算放过我,用血泊一样的脸往我身上贴,我毫无还手之力,任凭她脸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我的身上,下一刻,她猛然的张开了嘴,似乎准备要吃掉我。

    我吓得更加的厉害,全身上下都抖了起来,她的嘶吼声弥漫了我的耳朵,我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

    在这个时候,梦突然醒了过来,我的办公桌在抖,双手不停的冒着虚汗,嘴里念念有词着什么,却说不出来。

    我醒来了,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头放在了我的手上,这是我睡觉的姿势。

    但我并没有马上站起来,刚才梦里面的场景,即使我已经醒来还是如此渗人。

    我用耳朵仔细听了听周围,没有一点的声音,静的可怕。心想,其他的同事一定都累坏了,跟我一样的躺在办公桌上睡觉,所以警局才会如此安静。

    可片刻之后,我身上的冷汗又冒了出来。

    我的耳边,有呼吸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我却能听见。什么人,在我的肩头,她的头发在风中静静的飘舞,眼睛默默的注视着我。

    “什么东西?”我大吼了一声。

    我猛然的站了起来,握紧了拳头,朝后面打了去。

    “啊!”背后的突然一声尖叫,一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原来是个人,我晃了晃神,安定了一些。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梦里面的那个人。

    “你做噩梦了吗?”

    原来是同事,鉴定科的胡蝶,我吓死我了。

    “我……局长让我给你送结果过来,我看你在睡觉,就准备给你放在桌上。”胡蝶给我解释到,然后把资料又一次的放在了我的桌上。

    她确实是来给我送资料的,胡蝶虽然年轻,但也有几年的警龄了。

    竟然被她给吓了一跳,枉自己是罗神通的徒弟,睡觉睡出一身汗,这还是第一次。

    “不好意思,这几天案子太奇怪,神经绷得有点紧,没吓到你吧。”我赶紧给胡蝶赔了个不是,毕竟大半夜的,我这样大叫也怪吓人。

    “没事,你没事吧,流了好多汗。”胡蝶笑了笑,递给了我一张纸,让我先擦擦汗,然后放完了资料拿起了我桌上的空杯子,说给我倒一杯咖啡。

    “谢谢。”我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因为这个案子只有我一个人在管,警局的人对我特别的尊重,但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是相互的,我也是以礼相待。

    胡蝶微微笑了笑说没事。

    可她在拿我杯子的时候,忽然一下杯子摔落在了地上。

    “啊……你,你脸上怎么了?”胡蝶往我身后退了两步,指着我右侧的脸说道,身体战战兢兢。她平时在鉴定科工作,见的恐怖场景比一般的警察多,这个时候竟然在发抖。

    “怎么了,我的脸?”我伸手去摸了摸,粘稠的东西。

    拿下来一看,竟然是血。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边脸上竟然真的有血,可那明明是梦。

    胡蝶的尖叫声,让整个警局在打瞌睡的人都行了过来。

    “你别怕,这里是警局。”我稳定了下胡蝶的情绪,赶紧从桌子上抽了两张纸,将脸上的血擦了又擦,明明没有多少血,竟然擦了一大堆纸。

    老魏听见了尖叫声,赶紧赶了过来,看见我桌子上一滩血红色的纸,整个人也是呆了。

    我擦完了伤口,不慌不忙的找了一个小镜子,照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有伤口,那,血是从哪里来的。

    “胡蝶,你别怕,赶紧去给我化验一下,这血是不是我的。”为了不让警局的人过于慌张,我让胡蝶去给我查一下。

    胡蝶显然也有点怕,不过她还是点点头,用手套将纸装了起来。她能在鉴定科做这么久,自身就是一个坚强的女孩。

    “大晚上的,你怎么好端端的就流血了。”老魏在我的脸边看了又看。

    我说没事,心里全装着刚才的梦。为了不然老魏担心,我假做镇定,赶紧看了看胡蝶之前给我拿过来的化验结果,结果显示,我的杯子上只有两个人的指纹,一个当然是我的,另外一个,从出现频率和形状上看,我大致可以猜出是顾月的。

    看来送我这杯茶的人早就有防范了,指纹都做了处理。至于我的电脑,胡蝶说现在警局没有计算机方面的技术人才,正在跟上级协商,上级会派人给我找他的IP。

    我看完了指纹报告,感觉自己的头还是有点疼,老魏问我要不要回去休息两天,我说不用,平时有案子的时候熬夜都熬惯了。现在7号档案似乎要发生了,我怎么能安心休息得下。

    老魏摇了摇头,说:“这就是翻案,依你师傅的脾气,一定会接着1号档案查下去,这哪里是7号档案。”

    似乎,师傅在这些警察的眼中都已经成了正义的化生。老魏说得也有道理,师傅要是在的话,也许真的会把这个当做1号档案继续查,可我老觉得,这不是翻案。

    我跟老魏商量了一下,根据我对1号档案的了解,凶手如果真的要翻案的话,下次杀人,应该会在一周左右,但是这期间,警局也不能有丝毫的放松,这段时间,我准备去一趟死亡高速,那里有太多的谜团等着我。

    又特别是今天的梦,那鬼影虽然在吓我,但她在路上,不停的走走停停,明显是在等我,似乎想带我去什么地方。

    老魏听了我的话,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给我穷举了无数个派去的警察,甚至是特警一去不返的例子,他说自从师傅罗神通也失踪了之后,现在上头都已经不敢管了。

    “哈哈,那正合我口味。”我对老魏释怀一笑,他越是这样说,就越是引起了我去的欲望,死亡高速,我去定了。

    老魏先是无奈,后来又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算是夸奖的说道:“小伙子,你有你师傅年轻时候的风范,要什么,尽管跟我说,老罗没看错你。”

    我也跟着笑了笑,自从跟了师傅,不仅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收获更多的是荣誉,只要在警界,一提起师傅的名字,就算比我官高人老的警察,也要对我尊重几分。

    之后胡蝶慌忙的拿了血液化验的结果给我看,化验的结果显示,这就是我的血液。

    老魏看了化验结果,问我:“撞鬼了么,你脸上没有伤口,怎么流这么多血。”

    我没有回答他,以前我一直不相信鬼,今晚上的情况还真像是撞鬼。

    和老魏在办公室聊了一会师傅的英雄事迹,转眼,天就亮了,时间已经八点,值夜班的男警察来给老魏说下班了,要回去休息了,老魏点了头表示允许。

    男警察换了衣服,走向了警察局大门。

    “老魏,老魏,你快出来看!”刚来找老魏的那警察不要命一般的跑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