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亡命飞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017字

    老魏带来的狗大黑,是一只身经百战的德牧,曾经跟刑警大队缉毒屡立奇功,可以说是警犬中的战斗机。

    然而,这个时候大黑竟然狂吠不止,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一般来说,动物的大脑没有人的发达,但动物的感官和反射神经绝对比人的厉害很多。

    “大黑,你叫什么叫。”老魏伸手想要拉住大黑,可越拉大黑越是用力。

    不仅大黑很奇怪,周围的环境也变得奇怪了起来,四处的雾开始变浓,刚刚可见度还有十米,不到一分钟,视野就缩小了一半。

    “老魏,你们挽着我,别走散了。”我赶紧给周围的两人下了话,这种看不清路况,分不清敌我的时候,最容易走散。

    “不行,大黑好像要疯了。”老魏拖着大黑,实在是难以朝我们靠近。

    接着,老魏一声尖叫,就被大黑给拖了过去。

    “完了,我们去跟上去。”我拉着珍珍,跟着老魏的方向。

    大黑没往高速公路深处前进,而是翻出了高速公路的围栏,朝下面走了去。

    高速公路旁边,是一片森林,树枝很奇怪,像是经历过一场大火,没有树叶,黑黝黝的一片。然而,这样的树,竟然还能存活在这里。

    树林里面不时的发出沙沙的声音,‘哇哇’的怪叫声此起彼伏。

    “好可怕的森林。”老魏打了一个寒颤。

    大黑继续在地上嗅了嗅,在闻什么味道。

    警犬一般从小会接受训练,有特殊的寻找东西的能力,只要给它人身上的一点东西,它就可以凭着气味找到人的踪迹。而我们并没有给大黑什么东西,大黑就在地上嗅了起来,只能证明这种气味,它曾经嗅过,或者已经记在了脑海。

    血!

    一定是人血的味道。

    大黑停了下来,对着前面的大雾叫了两声,树林里,喳喳的鸟叫声,一群鸟被惊了起来。

    “好像有人!”珍珍微微退缩着身体,靠在了我的身旁。

    可我根本就没有看见哪里有人,前方只有散不开的大雾。

    “真的有人。”珍珍更加的确切了,胆小怕事的她,竟然从我的身后站了出来。

    还没有等我开口问她看见了什么,珍珍叫了一声:“楚辉!”

    然后自己大步的就朝前面大雾走了去。

    “别乱跑!”我想制止珍珍,可她快步的就跑了开。

    我转身对老魏说道:“老魏,我们追上去,看看是什么。”

    老魏点了点头,将大黑的绳子放松了些,大黑跑得更加的快。

    珍珍一直跑,跑了大概一千米远,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才停了下来。

    周围变得空旷了很多,雾散了一些,视野变大了,连树都变得正常了一些,长了一些绿油油的枝叶。

    “珍珍,你怎么了。”珍珍停了下来,我在她身后,想问问她。

    珍珍的双手抖了起来,嘴里在念叨着什么。

    “楚,楚辉……”

    听了几遍,我才听了清楚,是一个人名。

    “我看见他了,他被什么人拉着,在跑。”珍珍晃过神来,继续说道,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完了,手里还冒着虚汗,她明明很害怕这里,却没有停下脚步。

    我和老魏对视一眼,有点茫然,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人。

    “啊……”

    就在我们三人停住脚步的时候,突然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森林。声音异常的凄惨,让人听了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抖着。

    “是楚辉,是他的声音!”听到了这个声音,珍珍的情绪更加的激动。

    珍珍往前面走了两步,走到了空旷的地方,集中了精力仔细的听了起来。

    在路上,珍珍给我们说过跟她一起来的五个人的事情,说得很含糊,但是大致可以推断出,她来这里的目的,跟我一样,是来找人。

    而她口里一直叫着的这个楚辉,大概是同行的一人。

    “哄,哄,哄……”

    珍珍仔仔细细的听着树林里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个时候,我和老魏都听见了一声声轰隆隆的声音。老魏和我对视了一眼,我们做出了一样的判断。他松开了大黑,和我一起冲到珍珍面前,扑到在了她的身上。

    就在我们落地的那一刹那,一辆车‘咻’的一声从我们耳边疾驰过去。

    刚才我和老魏听见的声音,就是发动机启动的声音,而这个时候,身后的地上的树叶都被飞铲了起来。我回头看了一眼,以刚才车开过的速度,要是我们迟了一秒,恐怕现在都是死人了。

    这树林里面,怎么还会有人开车,这根本就没有车道,而刚才开过的车,从声音上听就不是越野车。

    “啊,啊……”这个时候,那凄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一个人嘶声裂肺般的叫声,让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老魏,手都有点抖。

    “楚辉,你怎么了。”珍珍从地上爬了起来,迫不及待又追了上去。

    车的声音没有规律,开的路线也没有任何的规律。人叫的声音十分的凄厉,恐怖的回响在了森林。

    珍珍似乎完全听不见我和老魏的声音,一个劲的就朝前面追了上去。

    到了一个小断崖,视野变得更加的清晰,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一辆敞篷车在飞快的疾驰。车上站着一个人,将头露出了敞篷以外。

    “楚辉,你快停下来啊。”珍珍追不上,都快要哭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车竟然掉了头,朝我们的方向开了过来。

    在这种山地,车速竟然不顾死活的开到了一百五六,目标方向笔直的朝我们开了过来。

    这是想要撞死我们!

    “快躲开!”我拉着珍珍,躲在了一颗大树后面。

    珍珍有点不愿意,被我硬生生的拉着拽到了树后。

    我不知道这个人对她有多么重要,不过从刚才那次看,这个车上的人是想要直接撞死她。

    我们飞快的躲在了一个宽大的黄果树后面,可那辆车,车速太快,根本就停不下来。

    只听见一声声恐怖的叫声,车朝我们开了过来,下一秒,我们三个人看见了惊呆的一幕。

    敞篷外面的人,在空中像是撞见了什么东西一样,忽然的一下,头就跟身体分了开。人头活生生的就从身体上给砍了下来,空中血如同井喷,洒在了周围的树上,洒在了地上的枯叶上。

    哄的一声巨响,车装在了我们身前的大树上,大树足足有一米多宽,还是在拼命的颤抖,就像根都要被拔起了一般。

    即使隔着一棵树,我们仍然能够感觉到强烈的震撼感,手臂一阵阵的发麻。

    而这个时候的我们,却没有将精力放在疼痛上,而是树前的这一辆车。

    一辆被撞得稀巴烂的车,上面洒满了血渍。脖子活生生的被什么东西给割断了,头由于惯性的原因,飞过了低矮的黄果树顶,飞下了山崖,空中的人血画出了一条弯曲的弧线。漫天的血,四处的飞溅,溅到了黄果树上,溅到了车上,甚至溅到了珍珍刚探出的脸上。

    车上的无头尸体,还死死的站在车上,笔直得可怕。脖子的部分还在朝外面喷着血,发出‘吱吱’的声音。树林里传来了一声“哇哇”的叫声,除此之外,只有枯叶死死地躺在地上,寂静,死静的森林。

    珍珍的情绪异常激动,不停的喘气,眼泪憋在眼眶中,想哭,哭不出来,想喊,喊不出来。

    不仅是她,我和老魏两个警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画面,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车在树前轰隆隆的转了几十度,最后停了下来,车上的人手都还在不停的抖,血‘噗嗤’‘噗嗤’的往外喷着,而他的头,却不在自己的身上。

    “楚,楚辉……”珍珍的嗓音颤抖了起来,人不自觉的从树后走了出来,看着眼前让人头皮发麻的场景。

    “楚辉!”珍珍突然泪崩了出来,人跑了过去,大声的嘶吼到。

    我和老魏不停的转着自己的眼珠,想要在树林里面找到一丝丝的蛛丝马迹,然而,在这宽阔的树林里,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刚才楚辉的样子,不像是自己在开车,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绑在了车上,身不由己。这里的路不适合开车,而刚才那凄惨的叫声也说明了,这不是他自己想开车。

    珍珍在车旁拉着尸体不停的叫着,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靠近了,看了看伤口,异常的光滑,应该是在车高速奔驰的时候,被特别锋利的东西给斩断了。

    可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旷旷的地。

    楚辉站在车上的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固定在了车上,然后,车上什么都没有,连绑他的绳子都没有。

    “是鬼,是鬼,一定是鬼把他拉在车上。”刚刚还在埋头哭泣的珍珍,猛然抬起了头,笔直垂下的头发下,遮不住的双眼盯着我。

    我正想说点什么来反对珍珍,可珍珍马上一口咬定般的对我说:“刚才,大雾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人鬼影拉着他走!不是鬼,那是什么!”

    珍珍还没说完,周围竟然又慢慢起了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