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半边血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007字

    “这是什么鬼地方!”看着周围莫名其妙的起了雾,老魏说不出是警惕还是害怕,破骂道。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解释,就像眼前的这个雾,本来只是一种自然现象,而此时却变成了一种超自然现象。

    老魏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平常只要怕起来,比普通人都还怕,正经起来又有那么点警长的风范,然而此时看着雾莫名其妙的起来了,他就想拔腿就跑。

    现在的珍珍,脑子里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车上的遗体,久久的发呆。

    车上确实没有人,也没有任何捆绑的尸体的道具,而这个无头尸体,竟然还能够如此笔直的站在上面。

    似乎,他知道自己要死,可他没有办法避免,像是逃不掉的命运。

    “起雾了啊!”老魏又在我的身边提示了我一遍。

    我知道他什么意思,现在不走,雾来了,不知道又会遇见什么怪事。

    可我没有管他,车上一具没有头的尸体,就在我的面前离奇的死亡,这对于一个刑警来说,是再大不过的诱惑,我必须在这里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车前端的镜子,周围的门窗都已经被撞破了,黑色的敞篷车被血染成了半红半黑。我拉开了门,尸体连安全带都没有绑。

    如果他是莫名开进来了这里,然而车不听控制失去了方向的话,那他在进这里之前应该有一点安全的意识。然而并没有,他看上去就像是一直在这里兜圈子。

    打开车门之后,看见的那一幕,竟然让我有点开始相信老魏的话,不是车内布满的鲜血,而是这具尸体竟然是站在座位上的。

    “这,怎么可能……”我有点吃惊的看着他的脚。

    老魏牵着大黑过来看了看,打了一个寒颤给我说道:“我都给你说了吧,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尸体的脚是放在座位上的,而不是油门和刹车上。那么,这辆车,是怎么发动的呢?

    车门打开了之后,无头尸体才开始慢慢的到了下来,从车门的位置栽在了地上。

    珍珍的情绪开始异常了起来,可能接受不了这么惨烈的现场,和如此大的打击。

    “你先别急着哭,这个人可能不是你叫的那个人。”我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尸体,才对珍珍说道。

    本来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的珍珍,听见我的话,很果断的就否决说:“是他!”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珍珍继续说道。

    我指了指之前珍珍站在那里找人的空旷处,解释到:“我们跟过来了之后,你站在那里,周围看了最多也不过就一分钟。而从刚刚发现车的位置,车离我们有几百米,甚至更远,这么短的时间,你的朋友不可能走到那里去。而你的朋友跟你一起来了这里,事情过去已经有两天,这里没有生长食物,他的体能一定会极大的下降。”

    “说不定,这是早就准备好的人,等我们来了这里之后,车就发动了,而现在,人头已经不见了,你确定这样就可以知道是他?”我接着给珍珍说道。

    可是珍珍的冷冷的笑了一声,说:“王警官,我知道,你觉得这事肯定是人为,那你给我解释下,到底是谁能够让他呆站在车上这么久。是人的话,光这么快的车速,他就应该知道这是在找死。”

    珍珍的一句反驳的话,让我顿时哑口无言。

    确实,我没有办法解释,车上的人就像是钉子被钉在了车上一样。至少现在没有办法解释。

    “就像我上次给你说的,我看见的白衣红花鬼,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至于信不信,那就是你的事了。”珍珍根本就没有确认这个无头尸体到底是不是楚辉,便死死的咬住不放。

    珍珍不在埋着头不停的流眼泪,慢慢的挪起来了身子,擦了擦眼泪,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尸体,他的肚子很干瘪,看上去这两天吃了点东西,但没有吃饱,身上没有其他的伤痕,倒是他手臂上的静脉异常的突起,几乎都要从皮肤上面冒了出来。这种情况一般只有在长时间劳动的老年人身上显现出来,人越是老,静脉越是突起得高,另外一点就是男人比女人的静脉突起更加明显。

    然而,从尸体上看,他仅仅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周围的树林很寂静,看不出来哪里有人的踪迹,如同刀片割肉一般的手法,我能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在车高速疾驰的情况下,却遇见了异常锋利的东西,就在那么瞬间,如同斩头一样,连脊椎都被切了开。

    而那样锋利而人眼看不见的东西,我以前听师傅说过,一种独特的蚕丝。叫什么名字,我却忘了。

    因为起了雾,我更难以看见树上到底有没有这种看不见但是却很致命的东西。正当我想要去确认的时候,身后想起来了‘沙沙’的声音。

    珍珍拖着她沉重的步伐,往前面走着。鞋子摩擦着地上的树叶,发出的声音难听的要死。

    我想她可能是因为发现自己的同伴死了,整个人就压抑了起来,不过她走路的样子,很奇怪。

    “你要到哪里去啊,别乱跑。”老魏厉声厉气的对珍珍说道,身边的大黑也跟着叫了两声。

    “总要留给他一具全尸吧。”珍珍没有回头,只是停顿了一下脚步,说了这句话,接着又默默地往前面走了开。

    可这个时候起雾了,珍珍竟然一个人走了开,而且样子似乎不听劝,叫她别去,她就是不听。

    前面,可是断崖啊!

    “老魏,我们跟上她。”我一边继续检查尸体,一边对老魏说道。

    “开什么玩笑,这里不是什么安宁的地方,你看这尸体。”老魏指了指尸体,对我接着说:“而且,这个女人古怪得要死,这里又起雾了,到处乱跑不是找死吗?”

    老魏虽然说得有点过,但并不是没有道理,办案将就循序渐进,有一点线索,整理一点线索,千万不能贪功图利,不然就会中了凶手留下的套。而身边的这具尸体,不论是从死亡的情况,还是凶手作案的动机手法,甚至周围的环境对我破案都是一件值得研究的事情。

    可有的时候,光有道理是行不通的,这些种种的线索,都没有办法跟珍珍这一条人命相比。

    老魏很固执,说不去,要去我一个人去,从言语间,我就看出他对珍珍有一种反感。

    “老魏,你老说人说鬼,我问你,珍珍是活人还是鬼。”我瞪了一眼老魏,老魏这尿性,真不知道如何说他好。

    这么简单的问题,老魏竟然想了片刻,才迫不得已的说:“大概,是人吧。”

    “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我拍拍老魏的胸口,继续问。

    “废你妈的话,当然是警服啊。”老魏这个人,别人骂他孙子都可以,就是不能说他的警服,说了火就上头。

    “那警察到底是破死人的案重要,还是救活人的命重要?”

    老魏听我这么一说,懵了,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微微点了点头,说那必须是人命啊。

    “那我们走吧,珍珍这么胡来,一定有她的原因。”我看完了尸体,给老魏说走。

    老魏牵着大黑,大黑往前面的路嗅了嗅,又转身靠近了身边的无头尸体,又嗅了嗅。

    大黑奇怪的回头,让我又多看了两眼尸体。发现他的口兜里落出来了什么东西。

    我赶紧拿过来看了看。

    一张纸。上面还写着字。

    这一定不是一张普通的纸。我大致用眼睛瞟了一眼,发现上面竟然记录着事。

    这张纸有点不正常,对折着,下面写着字,上面却被血迹给染红了,看不见写的什么。

    没有时间管这事哪里来的血迹,我看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的字。字很小,字迹很乱,可以看出写这字的人,在写字字的时候,手一定在不停的颤抖。

    上面写着:来这里的第一天,我们走丢了一个人。晚上,森林里面鬼哭狼嚎的声音,十分可怕,我们五个人紧紧的团在了一起,生怕走散,不敢点火,怕被发现。半夜尿急,起来方便,不敢离大家太远,然而,就在我走开几步的时间,漆黑的森林起了白雾,我很害怕,一个白影朝我走了过来。

    前面的字只是歪歪斜斜,后面的一行字,越来越乱,潦草到几乎看不清他在些什么。

    楚辉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所以情绪失控了,而自己手里还在不停的写着。纸被他揉成了一团,揉得很小,死死的拽在手里放在裤兜。他故意要将这个纸条留下来,似乎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

    而那一行看不清的字,应该才是他最想写的,可却看不清,那到底是写的什么。

    还有一点我也不明白,如果这个尸体真的像珍珍说的一样是楚辉,那么,他写这张纸的时间应该是那天晚上。

    而珍珍,为何会如此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