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谁要杀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047字

    “的确有个糟老头。”珍珍在旁边,不屑的说道。

    那个身影,我不会有半点差错,几年前,带我走上警察这条道路的男人,几年中,待我如同父子的人,他的背影我是那么的熟悉。

    “师傅……”我轻声的叫了一声,想要往前面走。

    老魏突然伸手拉住了我。

    “王警官,你先别冲动。”

    老魏的意思我懂,在死亡高速附近,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就像刚才莫名头就没有了的楚辉。可前面草丛前的这个人,是我师傅,没错,连他抖烟的动作,我都是那么的熟悉。

    可我没有理老魏,他的劝告,没有能够让我抵制住前面的诱惑。师傅在这里失踪,如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怎么可能不去。

    “王明!”

    老魏在我身后又大声的叫了一声,可依旧没有能够让我停下来,身体就像是不自主一般,走了过去。

    我身上带了刀,老魏身边牵着大黑,并不是完全的没有防备。

    往前面走了几步,大黑在后面就狂吠了起来,就跟刚刚从死亡高速的围栏旁边下来一样,老魏拉都拉不住,它不停的叫。

    感觉不对,我又大声叫了两声师傅,那个人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就像是听不见我说话一样。

    我加快了脚步,越走越远,和老魏他们分了开。可是前面的人影竟然还在前面,明明感觉触手可及,却那么遥远。

    我顿时想了起来,这跟我刚刚进死亡高速那一次的感觉一样,明明感觉珍珍他们六个人留我是那么的近,却始终追不上。

    可眼前的人,给我的感觉很真实,不像是幻觉,他靠在树边抽烟,只有背影没有脸,可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就是师傅的一举一动。如果是幻觉的话,那么老魏是不会看见的,他看见了,证明这不是幻觉那么简单。

    周围的雾在我思考的片刻就开始变浓了起来,眼前的一切在我不经意间就模糊了起来。

    我内心警惕了起来,想要将老魏给我准备好的瑞士军刀拿出来。可我惊奇的发现,我的力气,竟然连一把瑞士军刀都拿不出来,而我的脚,还在快步的走着。

    身体,不受控制了!

    我听见了老魏、珍珍的呼喊声,大黑的叫声,可我却看不见他们在什么地方。

    手开始发麻,这个雾,不是普通的雾,它能麻痹神经。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可除了我的大脑是清醒的意外,身体似乎不那么听我的使唤。

    不过,让我感到高兴的一点,师傅的踪影终于开始离我近了,虽然他依旧不回头。

    师傅!

    我在心底窃喜了一声,终于找到你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死。

    “可是,师傅,你怎么不回头?”我的脚步突然顿住了,我感觉到了不对,一丝丝的血腥味,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这个人不是师傅,他给我一种冰冷得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师傅应该有的。不,他甚至可能根本就不是人。

    果然,我的脚步停下之后,面前的人开始有了变化。师傅常年穿着的黑色西装竟然慢慢的开始变白,变长,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自己在梦境里见到的那个可怕女人。

    “你是什么东西!”我大喝了一声,可根本没有声音,我的喉咙像是被扼杀住了一样。

    ‘师傅’的身体慢慢的转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右眼开始不停的跳。

    眼前的人没有回答我,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能回答我,等他转过来,我惊讶的看见他那惨白的脸。

    我顿时往后退了两步,不对,差点甩在了草地上。

    不是人让我感觉到害怕,明明是师傅的背景,竟然是一个女人的脸,而这张脸,竟然跟师傅长得如此的相似。不一样的是,她有明显的女性特征,额头上没有师傅的皱纹。

    她转了身过来,对咧咧一笑,那种笑容,格外的恐怖,渗透了我的头皮。

    “你是什么人?”很多的时候,人看见陌生人,有特别是让人恐惧的陌生人,第一反应都是这句话,我也如此。

    虽然不敢肯定,但上次梦见里见到的白衣女人,引我到什么地方去的女人,多半就是这个女人了。

    我忽然回想了起来,上次的在这里遇见这个东西的时候,她带我去了一个断崖,想想今天这里,也有一个断崖,只是没有看见那颗奇怪的树。

    想到上次她将鲜血流在我脸上的画面,我的心里就一阵阵的发颤。

    果然,她又一步一步的朝我的身边走了过来,每一步,都让我感觉到恐怖,让我的呼吸凌乱,每一跟毛发都在冒着汗。

    不过,这次,我早就有准备。有了上次来死亡高速遇见了镜子里面的女人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这雾,会让人产生幻觉,甚至不只是幻觉。

    我慌忙的将手伸进自己的裤兜,拿起一根绣花针的力气,我还是有的。

    手心里面,不停的冒着汗,这种慌张的感觉好久没有体验到了。

    悬梁刺股的道理,大家都懂,在自己意识模糊的时候,只有疼痛才能唤醒自己的神经系统。我用针狠狠的扎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疼痛的感觉从大腿的神经末梢一路传了上来。

    我咬着牙,告诉自己,只要清醒过来,就能看清这一切。

    而这个时候,我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发生了,面前惨白的脸,竟然在缓缓的向我摇头。她,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身边阴冷的风,不停的吹着,我看着面前的人,没有表情的脸,感觉身边有什么不对的事情要发生了。

    心,砰砰砰的直跳个不停。

    绣花针并没有我想的那种好效果,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痛苦,可我也清楚的感觉到了,这张脸,我摆不脱。我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怕这个东西再靠近我。

    就在这个时候,什么东西‘嚓’的一声,从我的脸庞飞了过去。

    脸部上的疼痛,让我的大脑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是血!

    警察的直觉告诉我,刚才从我脸庞擦过去的声音,是刀刃的声音,而且,是非常锋利的刀刃。

    脸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血不停的朝外面流。刚才的一刀,下手特别的准,出刀特别的狠,如果我没有猜错,本来是瞄准我的脖子划过来的,要是我刚才不动一下,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是死人了。

    我擦了擦脸上的血,意识清醒了许多,赶紧看了看周围,竟然没有一个人。身边的草丛声传来了‘嚓嚓’的脚步声,行凶的人没有一击杀掉我,选择了逃跑,跑得十分的仓促。

    凶手明显就在附近,可他行凶之后,就那么一瞬间,就消失了。

    等我转过身来,刚才在这里的白影已经不在了,她并没有马上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而是缓缓的在走着,朝远处走了去。

    我没有选择追,在我没有弄清楚情况的时候,我不会再追。好多次,即使在眼前,却怎么都追不上,这里显然比我想象的怪。

    而这个时候,我看见了她的手上,竟然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头。

    周围的雾明明很浓,她离我更远了,我却依旧能看见那颗人头。如果不错,那就是楚辉的人头。她提在了手里,一路走,一路滴着血。

    想到她刚才这样默默的站在我的面前,我的腿就软了。

    耳边传来了老魏的呼喊声,过了一两分钟,珍珍也在叫我,两个人的声音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怎么样,是老罗吗?”老魏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脚步声缓缓的过来。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只是一件衣服而已,都叫你不要这么激动了。”老魏从前方的草丛中捡起来了一件黑色的西服,拿在了我的眼前晃了晃。

    是师傅的衣服!

    “刚才你没有看见什么吗?”我拿着衣服看了看,问了老魏。

    “你也看见了什么?”老魏说完话之后,下意识的看了看之前停车的空地,显然,他说的地方,跟我说的不一样。

    “有人想杀我!”

    刚才穿着大白袍的女人是什么情况我弄不清楚,但我敢肯定一件事情。有人把师傅的西服故意的放在了这里,目的就是为了引我过来。不过我无法知晓,师傅抽烟时的动作,别人怎么可能模仿得了。难道也是我产生的幻觉?不是,老魏也看见了。

    “什么,我们根本就没看见有人啊。”老魏惊奇的说,又说了大黑一直在他身边,也没有看见有人啊。

    那就更加奇怪了,如果说之前我在奇怪的庙子里面看见的那人,她的速度极其的快,身手很好,要杀我很容易,却没杀我。但刚才要杀我的人,显然不是之前的那人,原因很简单,已经决定好了要杀我,发现我躲开了一点,就仓皇的逃跑了开。

    从犯罪的心里,就能推断出这个人事先觉得不一定能杀我,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而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

    “老魏,你的刀呢?”我转身问到牵着大黑的老魏。

    “在呢,这不是……”老魏话说完,要拿给我看,在身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