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挠门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083字

    来了红灯区之后,看见外面的门死死的锁着。

    “啊!”我长叹了一声。

    好像白天是不营业的,竟然连这个都忘了,还是老魏老谋深算。

    “这边有小路,说不定能够找到人问问。”叶茂指着一条巷子对我说道。

    我看了看巷子,跟前面冠冕堂皇的门面十分的不搭。很脏,就像是下水道一般。

    “我们进去看看吧!”看完之后,我对叶茂说道。

    可是他去拉住了我。

    “干什么!”我问到叶茂。

    “王警官,我们可不能这样进去啊,不然什么都问不出来。”叶茂小声的对我说道。

    “那是当然,老魏不在,我们可以装装找乐子的人。”说着,我跟叶茂把警服脱下来放在了车上,穿着衬衣就进了去。

    巷子前面有一个小门,一个微胖的女人在这里抽着烟,脸上化了妆,可是却遮不住她的皱纹。

    跟小静她母亲差不多的年纪,看上去老了一圈,身上一种饱经岁月的沧桑感。

    “干嘛,现在不是营业时间。”看见我们两个人来了,女人狠狠抽了一口烟,瞪了我们一眼。

    “大白天的,开门不做生意么。”我假装好奇的问道,眼睛不停的往里面看了看。

    “不开门!”女人厉声厉气的对我们说到,巴不得我们滚出她的视线。

    叶茂拉着我到了一旁,小声的跟我说,这个女人,就是昨天来要尸体的女人。

    我顿了顿神,又仔细的打量了她。她的神情告诉我,她似乎知道我们是警察。

    “走吧,这里不会再开门了!”女人惆怅了起来。

    从门面上看,可以看出来,这里之前是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可是,今天却如此萧条。

    “没事,我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我给女人解释到,可她却静静的在看着我,没有说话。

    半刻之后,抽了女士香烟,对我说:“人都死了,你们走吧。”

    “你不是想要尸体吗,我们做一笔交易,我只想知道这件尸体的事情。”我对着女人说了之后,女人眼光突然变了,看着我。

    尸体在检验科,能检验出来的结果都已经差不多了,也不用在放在检验科,能有人领取,自然是好的。跟今天来领的那群女人比起来,至少这个中年女人看上去有那么几分关怀。

    那女人不说话,站了起来,慢慢的走进了房间。看着她一拐一拐的样子,我才惊奇的发现,她竟然是一个瘸子。

    我跟着女人进了破旧的房间,外面装修得很好的门面,里面的休息室却是一滩狼狈。

    “这就是她之前的房间了。”女人停在了这里,继续说:“你们破不了这个案子,还是让她就这样去吧。”

    我没搭理她,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这个房间,很乱,完全不像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她不住这里,只有在有服务的时候才会来这里,做完了就走,每次都很匆忙的样子。”瘸腿女人继续解释道。

    我发现瘸腿女人似乎已经不在乎我们是警察,说完也没有忌讳,干脆就直接问她:“她家在哪里,人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她让我在电话号码上存了一个七,每次来的时候,就叫她七号。”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有点吃惊。任何一个和七相关的数字,都会让我想到七号档案。

    “既然不熟,那你为什么要来取她尸体?”我更加的疑惑了,本以为她们的关系会很好。

    “不为什么,她前几天给我求我,如果她有一天死了,一定要把她的尸体拿回来,葬在树下。”

    什么!

    无名女尸事先就知道自己要死?

    瘸腿的女人点了点头,继续给我说道:“几天前,有一个刀疤的男人来找过他,做过一次服务,之后她就不正常了,每天都在念叨着,他要来了,要来了……”

    瘸腿女人的话,让我想起了小静的母亲,她不停的重复着,报应,报应,这其中似乎在暗示着一些不知道的事情。

    然而,对于无名尸体,瘸腿的女人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当我问起男人的长相的时候,她大致的给我描述了一下。她说看见男人的时候,是一个雨夜,他穿着很长的大衣,带着一个圆帽子,不怎么看得清脸,但能够看见脸上有一道很长的刀疤,从嘴角到耳边。

    瘸腿女人说完了之后,让我们赶紧走,这里不欢迎我们。

    我叹了一口气,让叶茂跟着我走,这里能探到的消息也就只有这样了。初步判断,两次行凶的人应该是一个人。

    回到了警局,老魏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凶手的作案动机有那么一点线索了,跟了师傅这么多年,这种作案动机还是很好判断。小静的母亲说是报应,无名女尸在死之前,总是在嘴里默默的念着那个男人,她是在恐惧,而她也知道自己躲不掉,或者说她没有想过要躲。这个凶手,似乎在很多年前就跟这些人有关系。

    在警局整理完了资料,本以为可以拿到胡蝶的化验报告,结果胡蝶今天没有来上班,老魏说她打电话说她要去山上做一件事情。

    我也没有问是什么事情,看看警局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就给老魏说我先回去一下,让他和其他警察要防放高警惕,我有一种感觉,命案又要发生了。

    回到了家,打开了门,发现顾月竟然在房间里面,房间被她翻的很乱。

    “顾月,你没上班,在这里干嘛?”我站在门口问到顾月。

    顾月说我的房间太乱了,自己实在看不下去,今天下班早就用休息时间给我整理一下。说完还瞪了我一眼,接着骂道:“你这样一天只知道忙工作,当你女朋友只好累点了!”

    我当时鼻子一酸,感动得不行。我平日里东西哪拿哪放,很少收拾。

    本想帮顾月收拾东西,却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身上盖着被子,天还很黑,看了看表,已经凌晨四点了。

    不知不觉,又感觉到了一阵‘嗤嗤’的挠门声,让我的浑身都在发麻。睡太久了,头感觉昏昏沉沉,起来一看。

    桌上一张纸条,是顾月留给我的,明天要上班,她晚上回了剧组宿舍,看我睡得香就没叫我。

    我揉了揉头,感觉头很疼,耳旁‘嗤嗤’的声音还是没有停下来。

    打开了灯,我决定看看究竟什么东西,每天晚上都在我的家的门口。

    我从猫眼里面看了过去,外面什么都没有,可我好多次,开了门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我,而这个时候,我依旧能感觉到有人外面。

    打开了门,我缓缓的朝外面扫视了一圈,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个时候突然感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身体不由的抖了一下。

    在我下面,腰部的位置,有一个人,在盯着我。

    当时,我不由自主的朝后面退了两步。

    一个小孩子,在黑暗的走廊上,让人看了有一点可怕,他转了转自己的头,依旧在盯着我。

    我看了几眼,他的脸特别的脏,在夜里看上去很恐怖,不过可以确定是人。

    “你是谁家的孩子,老在我家门外发出这种声音干嘛。”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吓到。

    他在我家附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昨天晚上,那可怕的声音,应该也是他发出来的。

    “我,我找人……”小孩子看见我也很怕,往后面退了两步。

    “找人,谁?”我下意识的问着他。他看上去很脏,脸上就像是唱戏的一样,黑成了一团,看起来像是一个经常乞讨的苦孩子。

    “死,死了……”小孩子吞吞吐吐的说道。

    什么?死了,来我家找干什么?

    小孩子被我一问,突然就哭了起来,哇哇的大哭,声音格外的响亮。

    看他的样子好像很久没有吃过饭了,我让他先进来,来厨房里面给他煮了几个蛋,看他身上很脏,问他要不要洗澡,他看了看浴室,拼命的摇头。

    我想,可能是哪家人走丢的孩子,之后让老魏去给他找家,我对处理这些市民的问题毫无经验。

    他看着鸡蛋,就像几辈子没吃过一样,吃了两口哽咽在了嘴里,还在拼命的吃。

    这时候,我打开手机,看到昨晚收到胡蝶的短信,上面写着一段话,是楚辉写的字条的完整版:

    我们五个人准备好了一切来到了西京的死亡高速,这次任务是秘密任务,我们不能透露身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路上,我们遇见了一个女人,她说自己是珍珍,要跟我一起进去,为了不透露身份,我们选择带她一起进去,可才进去,她就悄悄的跑了开。

    看到这里我又愣了愣,之前珍珍可不是这样告诉我的,她说她和这些人走散了。

    而字条上写的却是珍珍悄悄的跑了开,现在关键上就在于,到底要相信谁说的了。这张纸条是特警用生命换来的,可信度明显比珍珍大,但不排除一种可能,死亡高速上确实有可以让人神经麻痹的东西存在。

    我让小孩子带上鸡蛋和牛奶,我带他去警局。

    到了警局,小男孩突然对我说:“我姐姐死了,在你们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