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真假珍珍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3023字

    老魏在我旁边,我给他说这不知道是哪家人丢孩子,让他帮忙找一找。

    这个小男孩坚决说自己不是丢掉的,说自己的姐姐就在这里。

    老魏说这是一个熊孩子,让其他警察带走了,之后来给他找父母。小男孩挣扎着,还是被带走了。

    “结果出来了,你看了吗。”

    “废话!”我急冲冲的朝警局里面走了去,这个纸条给了我很多的提示,上面的一切内容,无不指向了一个人——珍珍。

    老魏急急忙忙的给我说了一件事:“昨天都忘告诉你了,你说我是不是老糊涂了,你受伤的时候,我跟珍珍是不在一起的!”

    “什么!”我大吃了一惊,不知道怎么说老魏,这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才告诉我。

    “哎呀,老糊涂了,这事都忘了。”老魏狠狠的拍拍自己的脑袋。

    之前我遇事的时候,大黑没有叫过,证明这个人大黑是熟悉的,如果不是老魏,那就是珍珍。

    除此之外,当时没有第三个人。

    刚开始那天,珍珍给我的感觉就很怪,正常人看见自己很怕的东西,第一反应,不应该是坐在那里发抖,而应该是跑。

    “那就是她了!”老魏一口咬定了珍珍。

    “她怎么了?”我反问道老魏。

    “说不清楚,她肯定有问题,我现在就去抓她。”老魏摩擦着拳头对说道。

    我摇了摇头:“先不要去。”

    证据并不明显,即使老魏没有跟珍珍在一起,可珍珍过来的时候,身上没有血,也没有清洗过的痕迹。没有证据,就算是有天大的嫌疑,警察也没有办法抓一个人。

    “开什么玩笑,三番两次要去死亡高速的是她,要去断崖的人是她,要不是她引我们走开,楚辉的尸体,怎么会这么消失?”老魏的情绪激动了起来。

    我不再跟老魏讨论这件事情,仔细在自己的脑海中琢磨了起来,一点一滴的线索,逐渐汇成了一条条的线。

    这个时候,警局传来了吵闹声,听上去就知道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是我之前带回来的小男孩的哭声。

    果然,没一会儿,叶茂跑了过来,说小男孩吵吵闹闹,根本就停不下来。

    我让老魏赶紧去给他找他的家人,老魏过去看了一眼,又跑了回来,身边还带着那个小男孩。

    “怎么了?”我看着小男孩鼻子都要哭青了,心想他肯定有什么难过的事情。

    “姐姐,我姐姐死了……”小男孩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老魏在旁边安慰了一下小男孩,说就带他去找家人,可小男孩依旧是不停的哭。

    我把老魏拉了过来,小声的给老魏说,他说自己的姐姐死了,就在我们警局,而现在警局的里面正好有一具无名女尸。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终于意识到了有什么问题,细心的问起了小男孩。

    “明仔!”小男孩天真散漫的回答到我。

    “那你姐姐又叫什么名字呢?”我摸摸他的头,说他真乖。

    “珍珍!”

    小男孩的一句话,警局里面的所有人都吓呆了。

    如果他说是小静,我们还不会这个样子。老魏简直是吓傻了,晃了晃头,对小家伙说道:“不要乱说话啊,你姐姐到底叫什么名字。”

    在老魏的心里,他宁愿听见说的是小静,即使小静是独生子女。

    “哇哇……”小男孩不再说话,哭了起来。

    我和老魏都傻眼了,可是六七岁的孩子根本就不会说谎,而且看他饿成那个样子,一定是一个苦命的孩子。

    不得已,本来不应该让一个小孩子看尸体的,警局几个人讨论了之后,只好带了一张无名女尸死亡时的现场照片给他看。

    之前瘸腿的女人说过死的女人叫七号,我在没弄清楚她到底是谁的时候,姑且称呼她七号好了。

    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小男孩拿着遗照突然就不哭了,抱着遗照喊了一声姐姐,竟然开始笑了。

    这种笑容,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可是,这女人已经死了几天了。

    “姐姐,我要见姐姐。”小男孩看完了照片之后,突然就在警局闹了起来。

    国家法律对未成年人有保护,更别说是儿童了,他一哭闹起来,没有任何人拿他有办法。

    “你放心,如果你姐姐还在的话,叔叔一定会给你找到的。”我摸摸明仔的头,让他不要哭了。

    明仔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怪小子,可我说完了之后,他摇了摇头,又开始哭:“我姐姐死了。”

    如果他不认识珍珍的话,那他就不会知道珍珍的名字,可是他刚才抱着女尸的照片亲热的样子,显然他是在说,这具尸体的名字就叫珍珍。

    那,我在死亡高速带回来的女人是谁,昨天跟我们去的女人,又是谁?

    “我,我都给你说了,这个珍珍很古怪了吧!”老魏被明仔的一席话给吓得不轻,想着昨天跟我们一起去死亡高速的女人,他就后怕。

    “你等着,哥哥下午就带你去找珍珍,看看她是不是你的姐姐!”我摸了摸明仔的头,让不要吵了。

    明仔还算听话,我说了之后,就自己玩着。

    “我都说了吧,这个女人有问题,大问题。”老魏又在我的耳边重复了起来,这是我这两天以来听见的最多的话。

    我又看了一遍胡蝶翻译出来的字条,楚辉他们在进去之前,遇见了珍珍。如果说那五个人都是要去死亡高速的特警,那他们是不可能发帖在网上。那珍珍也不可能在网上发帖遇见他们,难道说……

    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种想法:珍珍发帖故意引起我的注意?

    那五个特警也是她故意引进去的?

    可是不可能啊,明仔说这个死了的女人,叫珍珍。那,那个珍珍,又是谁?

    想着这个问题,我的头就莫名的痛。

    这个时候,警局外面来了一辆警车,上面下来了两个人。

    一个很结实的男人,和一个穿的十分的妩媚的女人。两个人穿着便服,却都是警察,有那么一瞬间,我无法接受心里的落差。

    总部竟然派来了这么两个人,男人很结实,看起来像是一个打手,叫雷雨枫。看见他的时候我冷哼了一声,对总部很是失望,我要的是破案,不是打架,我不需要打手。而这个叫安安的女人,就更不懂总部是什么意思,穿着超短的裙子,从车上下来,到警局门口,一直都在不停的化妆,照照镜子,玩玩手机。

    出于礼貌,我对两个人打了招呼,介绍了自己。男的还好,女的几乎是在无视我,连握手的机会都没有给。

    “欢迎,欢迎。”这个时候,是老魏来打了圆场,以警长的名义跟两个人分别我了握手。

    叫安安的女人,握手完了,又接着玩她的手机。看她的样子很年轻,跟我刚开始跟师傅一起办案的年纪差不多,总部应该不会接受这么年轻的警察才对。

    而且,看样子还是个很傲慢的女人,亦或是从看到我的时候就对我有偏见。

    我看她的身上背了一个箱子,好像很沉,可是从头到尾都在她的身前,寸步不离。

    “王警官,你好,总部说死亡高速很危险,以后我会尽量保证你安全的。”雷雨枫跟老魏打了招呼之后,赶紧跟我打了招呼,看得出出来,他对我也有不少的了解。

    看着雷雨枫打了招呼,安安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划了划手机,不屑的对我说:“姓王的,总部说死亡高速这个案子,你破不了,让我来!”

    说完,还用余光瞟了我一眼。

    我不知道这女人有什么本事,但是她在挑衅我,故意的挑衅。

    明仔在警局等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毕竟是一个小孩子,耐心是有限的。又开始在警局吵了起来。

    “我要见姐姐,我要见姐姐。”他不停的闹了起来,警局的人拿一个小孩子毫无办法。

    “我带你去!”珍珍的家我送过她一次,正好,我可以带明仔去看看,珍珍到底是不是他的姐姐。

    明仔听见我一说,马上就不说话了,愉快的点了点头。小孩子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有什么说什么,也不会有忌讳。

    老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再去了,给我一种他不想再插手这个案子的感觉,找了一堆的事情自己忙了起来,说他跟我去查案,警局的事情有几天没有处理了,正好今天来了其他的人帮我,他就先不去了。

    虽然感觉老魏是在逃避着什么,但是他不去,我也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安安在旁边修整着她的指甲,无所事事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悠闲,好像案子根本没有人任何的关系。

    直到我要去珍珍家的时候,她突然站了起来护着身旁的箱子,对雷雨枫说:“快点,要出人命了。”

    我不以为然,对这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好感,直到雷雨枫突然拉了拉我让我赶紧,还说了一句:“快走,安安对命案的嗅觉十分的灵敏。”

    不知道为什么,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