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珍珍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9本章字数:2996字

    而就在这个时候,警局又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检验科的人在换班的时候,惊奇的发现,躺着的两具尸体,竟然少了一具。

    少的那一具尸体,就是被明仔叫做姐姐的那一具。

    那个时候,警局的人开始有点恐慌,没人知道,昨天晚上夜里,女尸是怎么消失的,手法跟上次的一样,监控在那么几分钟之后,就没有了。

    老魏慌了,怕了,在心里不停的念着,珍珍就是那具尸体,甚至,他想告诉我,跟我去死亡高速的女人,只是一具尸体。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珍珍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但是也没有奇怪到这种地步。”我对老魏说道,自己淡定了一点情绪,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警长你放心,监控我会想办法恢复的,我不会像有些人一样!”这个时候,安安又划了划手机,继续的说到。

    老魏听了高兴了一番,没有想到总部派来的人还会这个。

    “监控的事情,我们回来再说,现在去珍珍家。”事不宜迟,我打开了车门,坐上了车。

    第二次开车去了珍珍家。

    那是一条悠长的巷子,很古老的一条巷子,从明仔花了的脸上就可以看出来,明仔从小就在吃苦。

    当我问到明仔,这里是不是他家的时候,明仔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说就自己和姐姐两个人住。

    破旧的宅子,看起来有一点诡异,从院子的围墙外面就可以看见里面一颗参天的大树,树上没有树叶,而树却长得苍劲有力。

    我问了明仔最后一次看见自己的姐姐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明仔眼睛转了两圈,想了想告诉我是前天晚上。

    那刚好是我送珍珍回家的时那天晚上,第二天,命案就发生了。

    这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而真正奇怪的事情是我问明仔他怎么会知道姐姐的尸体在警局的时候,明仔嘴咧开了笑着说:“姐姐回来告诉我的,我看见她了!”

    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在发麻。死人怎么会回去说话,明仔这个年纪应该连骗人都不会吧。

    明仔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王警官,你觉得这个案子,有没有可能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快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安安终于终于跟我说了第一句话。

    我微微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一切不为人知的背后,一定有人在操控着。

    安安看我不说话,也是冷冷的对我说了一句:“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合的原因。”

    “很简单,我们的破案方式不一样。”

    我又是一阵胡乱的笑,说真的,神探我见过很多,不过像安安这样,打扮的妖娆,不服从规矩的警察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咱们走着瞧吧。这个案子,我一定会追查到底,找出凶手。”说完,我带着明仔准备进院子。

    明仔说,姐姐死了之后,回来找过自己,可姐姐不在,自己连饭都没得吃。

    站在院子面前,我发现门口挂着白色的纸花,门前有刚刚烧过的纸钱,给人一种死过人的感觉。根据明仔说,他和姐姐相依为命,就算是珍珍就是他的姐姐,也不会有人来给她烧纸钱,而明仔这个小孩子更是不会懂这些了。

    我让雷雨枫在外面带着明仔,我自己一个人进去看看。

    明仔很乖,就跟雷雨枫两个人呆在了车里。安安这个女人真是不按规矩出牌,我还没有说完,她就已经做到了大门口,敲了两下门,没有人开。

    安安索性用高跟鞋一脚就踹了上去。

    门慢慢的松动了,可没有开。

    “有没有听见,里面有什么声音。”这个时候,安安总算是把她的手机给放了下。

    “有!”既然她都主动跟我谈案子的事情,我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破案,对于我来说,比什么事情都要重要。

    唢呐声,哀嚎声,就像是在给一个人送葬。

    “我看看!”安安将头凑近了门缝,仔细的看了看。

    片刻之后,回过了头,一种茫然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道她,她从门缝旁边让了开,让我看。

    我朝里面看了过去,什么都没有!对啊,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有唢呐的声音。更让我感到恐慌的是,里面有一张大红色的棺材,放在了院子的正中间,红色看起来十分的渗人,像是血红色,看得人十分可怕。

    就在我专心注视着里面的红色棺材的时候,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只恐怖的眼睛,从门缝里,死死的盯着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我下意识的往身后退了两步,转眼再看门缝里面的那双眼睛,已经消失不见了。

    “门锁着的!”安安又踢了两下门,依旧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反应。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上突然震动了起来。本以为是老魏的什么消息,我赶紧打开了手机,出现的字眼,又一次让我呆了。

    “王警官,你来了?不过迟了!”又是之前给我发消息的人,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有一种可怕的感觉。

    出事了!

    “雷雨枫,门能不能撞开!”我慌了神,问了问车里的雷雨枫,他明显的比我要结实几个档次。

    雷雨枫还没有回答,安安拉了拉我的手:“你当他是什么,门锁得死死的。”

    “后面,有一个小门,可以从后院进去。”这个时候明仔在车上对我说道,让我赶紧去帮他找姐姐。

    我想都没有想,朝后院跑了过去。这里,果然有一道门在微微的开着。

    没锁!

    我赶紧进了去,院子里面像是四合院的建筑,看起来很像是清朝时期遗留下来的建筑,还有柴房,从柴房进去,前面的院子,就是正院。

    走到了正院,那口大红色的棺材还放在那里,只是刚才在门口看得我头皮都发麻的那只眼睛,不在了,院子里面,除了一口大红色的棺材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红色的棺材刚刷的漆,还在往下面滴着漆,就像是在滴血一般,让人看了难以释怀。

    身后传来了高跟鞋咚咚的声音。

    “你说,这棺材里面,装的是什么?”安安有很多地方我让我感觉到反感,比如她这不合时宜的装着,比如她无视警察的一些规矩,做些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她有一点,就在刚刚我开始认可她。她比我先看院子里面,比我先看见那只可怕的眼睛,而现在,她问我话的时候,人几乎是伏在了棺材上。

    她的胆子,比老魏的胆子大多了。

    “打开不就知道了。”安安微微的挪动了一下棺材板。

    应该没有人,棺材都没有封上,可这么一大口新棺材,是给谁准备好的呢?

    “你记不记得刚才的那只眼睛!”棺材打开了,里面什么都没有,安安摇了摇头,问到我刚才的事情。

    “当然记得。”我点了点头,刚才那只眼睛,特别的可怕。

    “你也发现了异常?”安安看着我继续问道。

    “嗯,不然我为什么会往后退。”我继续点点头,我的胆子也不小,刚才之所有被吓了一跳,不是因为那双眼睛,而是因为那张脸上,只有一只眼睛。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那具女尸。

    而今天,就在明仔要来找他姐姐的时候,尸体就那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不错,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差劲!”安安点了点头,对我说道,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认可我。

    “你的话,也没有那么准嘛!”我依稀记得,从警局来这里的时候,雷雨枫让我赶紧了,他说安安的话很准的。

    然而,这里并没有命案。

    “你也没有看见活人啊!”安安捂着自己身旁的那个箱子,突然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了后院的柴房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晃动着。

    当时,我又被吓傻了一般,看着那个影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一个熟悉的画面,再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个身穿白色的女人,吊死在了柴房绳子上,她的脚直直的朝下面垂着,身体还在不住的晃动着。

    怎么会!刚才我从柴房经过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来到正院,也没有几分钟的时间,柴房竟然就死了人。

    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安安也是惊住了,手里一直在玩的手机也放了下来。

    不过跟老魏的反应不一样,她飞快的就跑了过去,跑到了尸体前面,左右看了又看。

    我看了看身边的折扣棺材,确实是给死人准备的,只是,这个要死的人。

    进来之前确实没有发现整个院子里哪里有人了,这么短的时间,人是怎么死的。

    “刚死的!”安安比我先过去,等我过来的时候,她做出了这个结论。

    我看着吊死在横梁上的女人,惊呆了!

    竟然是珍珍!

    而她的眼睛,也有一只像是被挖了,或者说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吃掉了,血还从眼眶里面往外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