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死人木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0本章字数:3004字

    本来准备去警局,可安安的倔脾气实在拿她没有办法,一定要掉头去一个地方。

    “你在一号档案上发现了什么?”看着安安不说,我自主的猜了起来。

    “聪明!”安安点了点头,拿出来了手机接着对我说道:“我在档案上找了一个人,带你去,你就知道了。”

    “陈年老案,你带我去,有什么用?”对于1号档案,我没有半点的疑惑,它是师傅的心血,是我超越的目标。

    “会有新发现!”安安说完,就开始玩着她的手机。我以为她不会在说话,她突然拿起了电话,给老魏打了一个电话,说急事,让老魏去了预定的地点。

    老魏那个时候刚刚起床,被她吵着让他先不去警局。

    我给安安说,自从总部派来两个人之后,他已经不想过问这个案子,现在全权交给了我们,不用叫上他。

    “可是,听说老魏很怕鬼,我想看看他害怕的样子。”安安说完,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回响在车里,真不是个好女人。

    “你在怀疑老魏?”我摇了摇头,她的小伎俩骗不过我的眼睛。

    安安耸耸肩,说:“这可是你说的!”

    老魏确实让人感觉很奇怪,特别是对于这桩案子,他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怕,而他却是西京的警长。

    “对了,你怎么知道有一颗会流血的树?”上次在庙子里见到的那棵树,虽然没有流血,但是异常的恐怖,不仅有眼睛,还有獠牙,关键还被拜祭着。

    “你还真见过?”安安突然放下了手机,一种不安的眼神看着我。

    这个时候,车开到了要停的位置,老魏在门口敲了两下门,问我们在聊什么。

    “魏大叔,你知道这个宅子是什么地方吗?”安安下车之后,对老魏笑了笑说道。

    老魏仔细的看了看,又凝视了片刻,摇了摇头,精神有点恍惚。

    他不会不知道,这个地方别人不知道,可老魏一定会清楚。只是,他现在的眼神在说,他不想知道。

    雷雨枫也跟着老魏一起来了宅子外面,就像是老魏的保镖一样。

    一座豪华的别墅,曾经应该非常的辉煌,而现在却布满了灰尘。这是上一任警长,老魏的前辈孙清风的宅子。老魏能够当上西京的警长,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老孙的提前下岗。

    看这个宅子,就知道孙清风并不像他人一样两袖清风。

    “老魏,十三年前,你怎么上任的警长,又是怎么被调到了西京来,你应该心里有数吧。”安安看着老魏面无表情的问道。

    “知道,当然知道,要不是孙警长辞职,我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的。”老魏低下了头,淡淡的说道,脸上开始冒着虚汗,这似乎是他死也不想提起的过去。

    安安想继续问,我拉住了她,这样问犯人的语气,首先很伤同事的感情,最重要的是问不出来什么。老魏还算是一个良心的警察,到现在为止,我还是相信他的。

    安安走进了这个周围堆满了垃圾的宅子,门前已经连上了一层层的蛛网,看起来孙清风应该是很久没有出过门了。

    宅子很阴暗,背着光,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要选这么奇怪的位置。

    门格叽格叽的打了开,连门闩都已经生锈了。里面就更加的灰暗了,好好的一间房子,黑黝黝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安安拿着手机打开了灯光,朝里面照了进去。

    从等级上看,十三年前,孙清风应该是师傅的上司,那个时候,师傅还没有插手这件案子,孙清风在查。查到了一半,孙清风的女儿,妻子,双双死在了家里。一夜之间,孙清风就崩溃了一般,从此以后就呆在了这个宅子,再也没有出去。

    房间里面穿啦了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家具都已经腐朽完了,里面的蛛网练成了一片,甚至还有蛇鼠虫蚁四处横行。真不知道,这样的破地方,孙清风是怎么一住就是十三年。

    “老孙,你在家吗?”老魏在身后低着腰,缓缓的朝前面挪动着,还不时的喊了喊老孙,声音微微的在颤抖。

    滴答,滴答。滴水的声音越来越明显,房梁上什么东西在往下滴着。

    “王警官,这里不对劲啊!”果然和安安说的一样,老魏进了宅子之后,没有到几分钟就开始打退堂鼓了。

    “有什么不对劲的,这里不是老孙的别墅吗,只是太久不住人而已。”我给老魏解释到。

    “不是,你,你有没有感觉哪里有人在盯着我们啊!”老魏用手擦了擦自己身上的虚汗。

    被老魏一说,雷雨枫也跟着抖了抖身子,说冷。

    “哪里在滴水啊,真是烦!”我伸出了手,去擦擦自己的脸。一股粘稠的感觉,让我神经顿时紧张了起来。

    “啊!血,你脸上,血!”老魏在旁边叫了起来。

    安安听见了声音,也转过了身来,看着我。然后她的眼睛不自主的就朝上面看了上去,紧接着,身后两个人的眼睛也不自主的就朝上面看了上去。

    “白,白衣……”老魏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我没来得及擦自己脸上的血,就看见了空中悬挂着两个白色的东西,从阁楼的横梁上,高高的垂了下来。

    “啊……”老魏几乎是在尖叫,就要朝外面跑了去。

    我让雷雨枫拉住了他,发生凶案的现场,独自一个人离开才是最可怕的事情。血是从上面滴下来的,房间太暗,看不见地上的一滩东西,可能够听见滴滴答答的声音。

    我伸手闻了闻,的确是血,但根本不是人血。

    “灯给我!”我伸手问安安要了她的手机,将灯光对准了两个高高悬挂着的‘尸体’。

    “咯咯咯……”尸体突然响了起来,像是一阵阵的怪笑,这次不仅仅是老魏,连我和安安都向后退了两步。

    甚至,四只腿脚还在颤抖着。

    “快走,我们快出去!”老魏拼命的拉住了我的手,就要往外面拖。他的害怕,超出了我和安安的想象。

    “等等!”我拉住了老魏的手,仔细的看着空中挂着的两具尸体,刚才腿颤抖的样子很奇怪,异常的灵活,超出了一个人的肢体应该有的范围。

    “这,应该是假的!”仔细分辨了一下,我才对老魏说道,让他不要这么怕。

    “这还有假?”老魏额头上的汗,止不住的往下面流着。

    “恩,应该是木偶,不然怎么发出咯咯的声音。”我转过来了身子,正面对着两具木偶,从体型和穿着上看,应该是女人,但脸异常的难看,甚至像是厉鬼一般的脸,木头的脸上竟然还有无数被刀划伤的痕迹。

    为什么会被挂在这里?难道是孙清风自己挂的?也不像。

    “这,这是老孙的妻子和女儿!”老魏的汗水都还没有擦完,一声惊恐声再次响了起来。

    老魏以前和师傅同是孙清风手下的警察,对孙清风妻子和女儿的样子多少是有一点了解的。

    “挂在这里干嘛,变态吗?”安安都觉得很奇怪,甚至说是很害怕,这两句木偶比尸体更加的渗人。

    不仅如此,木偶上被虐待过的痕迹比比皆是。

    在看看我身上的血,应该是从木偶头上流下来的,不,更准确的说是眼睛上流出来的。一只稍微大一点的木偶,应该是孙清风的妻子,她的眼睛竟然少了一直,而血,就是从她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变得警惕了起来,来之前从来没有想到,孙清风堂堂的一届局长,如今竟然会变成这样子。

    “这个房子,不是人能住的!”老魏斩钉截铁的说道。

    “咯咯,咯咯……”木偶又想了起来,明明脖子被吊在了横梁上,可手脚还在不停的抖动着。

    “不是,好像真的有人在看我们啊!”安安下意识的朝我看尽了一点,用手挽着我的手,灯光四处晃晃了。

    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安安表面上不怕,可她手上的鸡皮疙瘩已经出卖了她。

    不知道为什么,手中拿着安安的手机,突然灯光就熄灭了,像是没电了。

    房间里开始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声音,除此之外,老鼠在墙角唧唧的叫个不停,似乎要朝什么地方跑。

    “有,有人在看我们!”老魏在我旁边颤抖的声音说着,两条腿靠在我的身边,似乎已经快站不稳了。

    的确有人,连我都已经感觉到了,从进这个宅子的时候,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黑暗中窥视着我们。

    偏偏在这个时候,安安怎么打也打不开她的手机,慌张的时候,手机啪的一下就从手里滑落了下去。

    “当”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整个房间异常的安静,手机落在地上的声音,如同钢管相撞的声音一般响彻。

    就在这个时候,阁楼上的那双眼睛透彻了起来,眼珠微微的转动了片刻,朝下看了看,又重新盯着我们。

    “呵呵呵……”之后,他发出了一阵怪异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