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死亡捆绑游戏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0本章字数:3026字

    “安安,你还好吗?”虽然跟安安接触的时间还不太久,但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特别活泼的女孩子,虽然平时不将警局的事情放在心上,可内心充满了对案子的狂热。

    而此时此刻的安安,趴在了办公桌上,心里几乎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看着电脑上一连串的代码,我是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而安安现在却也不说。

    低沉了几分钟之后,安安缓缓的从板凳上站了起来,眼眶中没有了那一抹湿润。

    “到底,是什么?”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安安,可她依旧没有说话,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

    走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安安缓缓的转过身,对我轻声说道:“我先回去休息,晚上的时候,你来这里找我。”

    说完,给了我一个地址,是宾馆的地址。

    我没有继续追问她查到的是什么,既然叫我晚上去,那晚上一定会给我讲。

    只是这个点已经都要下班了,离晚上也没多久,我想安安也没那么大必要。

    耸了耸肩,没有办法,女人嘛,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正常,晚上说就晚上说吧。

    下班之后,我回到了家,本想自己煮一碗面打发了晚饭,再休息休息去找安安,回到家却发现,有两个人已经都吃了起来。

    顾月穿着围裙在桌子旁边,另外一个像是干柴一样的家伙满脸都是油,手里还拿着鸡腿。

    “亲爱的,你回来了啊!”看见我进来了,顾月欢快的跑了过来。

    我没有注意她,反而是看着桌上的李狗蛋:“你怎么来了?”

    虽然我跟他是好兄弟,可我也没有邀请他来过这里。

    “啥,你给我留了地址,不是要请我吃饭的意思?”李狗蛋一边吃着鸡腿,哽咽着饭对我说道。

    说完,还垮夸了夸顾月:“嫂子的厨艺真是好,人也漂亮,可惜栽在你这坨牛粪上了。”

    我瞪了他一眼,这哪是在夸顾月,这是在损我。倒是顾月十分的贤妻良母,说我们兄弟很久不见,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和好酒,拉着我坐在桌子旁边,自己去奔去了厨房。

    坐在桌子上,看着李狗蛋满脸的油,胃口也算不错,怎么长得就跟一根枯柴一样。

    “哎,你不懂,这是咱们茅山道士的标准,入门大法之一,就是瘦。”李狗蛋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笑笑的说道。

    我呸,分明是没钱吃不饱,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不吹牛。

    “兄弟,这饭也不能白吃你的,给你说件事!”李狗蛋回头看了看顾月,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什么事?”我拿了一双筷子,自己跟着吃了起来。

    “这嫂子啊!”李狗蛋说着,转过身去就盯着顾月的屁股,啧啧两声又说:“有问题啊!”

    “滚你妈的,有什么问题?”我摩拳擦手的问着他。

    李狗蛋是我的好兄弟,我们从小玩到大,我会的脏话,十句就有十句就是他教的。他这个人别的不会,就是滑头,一路自称自己是茅山第二百五十代传人。我已经大概猜到他会说顾月什么问题了,无非就是鬼鬼怪怪的。然而,我并不信这些。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看着我要揍他,李狗蛋马上就改口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放在家里,是一种祸害啊!还有啊,嫂子脸上最近有斑,多半是宫寒,我给你开个方子,对了,叫她穿条红内裤辟邪。”

    听到这里,我已经忍不住想揍她,可顾月走来过来,噗嗤一笑,对我说:“你兄弟真逗啊。”

    李狗蛋看见有人夸他,他几乎是要飞上了天。

    吃完了饭,喝了两口小酒,李狗蛋的尿性就又上来了,从自己的麻衣布袋里拿出了一张张黄色的字条,不用问,就是他行走江湖坑蒙拐骗的法宝。

    “我给你时候,这个我一般都不给人的,这次你的屋子有些邪门,我给你贴点上。”说着,李狗蛋就在我的屋里晃过来晃过去。

    “这镜子,晚上千万不能看。”说着,李狗蛋黄条贴了一个大钢叉。我全当他是喝多了,在耍酒疯。

    “然后是这个阳台,千万不要开。”说着,他又在玻璃门上贴上了黄字。

    “最后,你的卧室!”李狗蛋双脚打窜的走到了我卧室门口,突然像是惊醒了一般:“我操,这还能住人吗?”

    我本以为李狗蛋就是喝多了随便说说,可他竟然在我的房门前一本正经的样子。再看看他刚才封的那面镜子,想起之前安安上完了厕所,突然发出了凄凉的尖叫,心中顿时就毛骨悚然了起来。

    我摇了摇头,妈蛋,什么时候我也开始信这些了。

    倒是顾月,她似乎信了,甚至紧张的问李狗蛋的话,问道他:“那,这要怎么办啊?”

    顾月站在李狗蛋旁边,李狗蛋突然就不说话,他这种活泼到死的人,不说话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思考问题的时候自己不想说。

    “没事,我就是开开玩笑。”李狗蛋突然嘿嘿的笑,挥了挥手,说自己只是学到了点皮毛,不算什么,也不会破局。

    可刚才李狗蛋认真的样子,我这辈子也没见过几次。那,不像是在开玩笑。

    “嘿嘿,其实我只是一个妇科医生!”李狗蛋一阵傻笑的给顾月解释到,这解释让我更加的不解,李狗蛋以前逢人必吹他是茅山道士。

    “奇怪!”顾月嘟着嘴,继续回了厨房。

    看着李狗蛋身上的布袋,续着的长发,我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那个给小静家人做法事的阴阳先生,虽然没见过正面,但感觉跟李狗蛋的装束十分相似。

    等我给李狗蛋讲了之后,李狗蛋笑了笑说:“哦,你说那个娘炮啊,还不是学的他爹我,到处招摇撞骗。”

    “说人话,他是谁,怎么能找到他。”时隔这么多年,要跟李狗蛋沟通竟然还是这么难。

    “他是我师兄,这娘炮叫吴优,被逐出师门,现在应该在西京骗吃骗喝。”李狗蛋是无忌惮的说道,即使是他师兄,他也丝毫不犹豫的就开始黑了。

    李狗蛋邪恶的笑笑,接着说:“找他的话,很简单,做了法事一般还会等头七,只要头七那天,在小静家里等着他,他肯定会再去。”

    虽然李狗蛋在我的身边说了一天的废话,但这一句,对我来说特别的有用。头七还有一两天,我得先去找安安。

    “成。”我顿时心情舒畅了好多,吃了饭之后去找安安,感觉凶手就快要在我的掌握之中。

    顾月收拾着桌子上,让我有忙的事就自己赶紧去,她洗碗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在顾月的额头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亲,给她告别走去了宾馆找安安。

    “好好的一个嫂子,只是可惜了呀……”出了门,李狗蛋又恢复了他之前的样子,不住的摇摇头。

    这些,我都没有放在心上。

    “你可以回去了!下次有时间来喝酒吧。”下了楼,我对李狗蛋说道。

    “别啊,你不是要去破案么,我跟你一起去啊。”李狗蛋突然精神抖擞的在我面前跳来跳去。

    我摇了摇头:“破案又不是去干嘛,你一个妇科医生去干嘛。”

    “谁说我妇科医生了,我可是茅山下来的,你看我这肌肉,你看我这强壮的身体,我要让中华武术展现用武之地!”李狗蛋在我面前展现了一下他干枯如柴的手臂,强行有肉,接着给我说:“还有,我得给嫂子盯着你啊,大晚上的去宾馆,谁知道你是开房还是办案啊。”

    我无助的叹息到,对他我还真是毫无办法。

    到了安安住的宾馆,前台带我们找到了安安的房间。介于我是安安的同事,又是警察,服务员给我们打开了房门。

    进门之后,我叫了两声安安,没有人回应。

    往前面走了两步,看见了宾馆的大床,安安不在这里。床上有一个旅行箱,周围乱七八糟的散落着衣服,应该是安安的。

    李狗蛋走到床边,拿起了粉红色的内衣,竟然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嗯,好香,应该最近才穿过,好大的杯。”接着,他兽性不灭连内裤也不放过,嗅了嗅说:“从一个专业医生的角度看,她应该很多年没接触过男人了,亟待拯救啊。”

    我瞪了他一眼,带他来是我当警察以来最大的错误。

    安安看来应该是在收拾东西,要准备去哪里,可她人呢,为什么会不在这里。

    房门关上了之后,房间里只能听见滴滴的滴水声,除此之外,外面书上发出了沙沙的声音。那种感觉,我似乎已经经历过了好多次。

    李狗蛋拿着安安的内衣像是捡到了宝,在房间里跳来跳去,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不当道士要去当医生了。

    “看看衣柜里面还有没有什么新鲜的玩意儿。”李狗蛋兴奋的走了过去,打开了衣柜。

    “我操。”开打衣柜那一瞬间,李狗蛋往后退了两步,瘦如干柴的他倒在了地上,东西散落一地。

    衣柜里绑着一个女人,静静的躺着,竟然是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