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乌鸦羽毛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0本章字数:3014字

    没有想到,被绑在了柜子里面的人竟然是安安。她脸上苍白,静静的躺在了里面,但并不是死亡的症状,感觉她迷迷糊糊的样子。

    安安是一个十分机警的人,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她放倒的人一定不简单。

    “啧啧。”李狗蛋摸了摸安安的气息,发现没有死,整个人就兴奋了起来,开始欣赏着安安的身材。

    这个时候安安微微的动了动,眼睛慢慢的睁开,似乎醒了。

    “安安,什么情况,谁干的?”我看她醒了,赶紧问道她。

    来这里的时候,周围没有人,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的动静都没有,只能证明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发生了。

    安安在柜子里面挣扎了两下,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还有绳子。

    “哎呀,哎呀,原来是同道中人啊,早说你也好这口啊,早说啊,咱们还可以做个伴。”狗蛋看着安安被捆绑的样子,心里就邪恶了起来,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来啊,你过来,我分分钟让你知道我们是同道中人。”安安狠狠的瞪了李狗蛋一眼,挣扎了两下,绳子好像被绑住很紧。

    李狗蛋听安安一说,赶紧朝后面退了两步,即使现在安安全身上下都被束缚了起来,他仍然不敢靠近,甚至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脸上,似乎那个巴掌印都还在痛。

    我在旁边看着两个人吵着,一边乐呵了起来,安安又瞪了我一眼,对我说。

    “很好看吗,还不给我松开!”

    “来来来,我给你解开,助人为乐吗,小明你愣着干嘛。”李狗蛋笑笑的说着,谁不知道他是想去揩油。

    “你怎么在这里的?”看着李狗蛋给安安松绑,我又问了她。

    “妈的,当老娘好欺负了!”安安被松了绑之后,一把扔掉了绳子,破骂了起来。

    李狗蛋以为是在骂他,吓得腿都站不稳。

    安安看了看床上的衣服,散落着的少女色内衣、内裤,脸涨得通红,说:“我在收拾衣服,准备等你来了,一起去找骷髅头像的IP,不知道怎么的,头就开始晕了起来。”

    “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的听见了脚步声,接着两个人在谈话,一男一女。”安安刚说完,马上反驳到:“不,应该是两个男的,有一个男的生意你十分的娘炮,我晕了,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听见娘炮两个字的时候,我跟李狗蛋互相对视了一样,我们两个想到了一起去了。

    “安安小姐,你看看,你有没有被劫色什么的,看看衣服整齐不,内裤什么还在不,要是不方便,我可以给你瞧瞧。”李狗蛋又花痴的笑了起来。

    安安没有回答她,而是揉了揉她的拳头,李狗蛋自然而然的就没有再说话。

    之后安安来到了床边,准备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看看有有没有丢掉的东西。

    “我的电脑呢?”安安惊讶了一声,在箱子里面翻找着自己的东西。又对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见了。

    “什么!”我跟着问了一声,电脑不见了,那安安岂不是白查了。

    “不会啊,我电脑里面什么都没有了,资料我也查过了,为什么丢的是我的电脑。”安安双手护在了自己的胸前,仔细的思考着。

    “床照呢,是不是有备份啊。”李狗蛋探过来了头,仅仅是问了问安安,房间里面就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就像是打铁。

    之后就看见李狗蛋捂着自己的头,朝外面走了出去,说再也不跟我查案了。

    “到底是什么人?”我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人会让安安如此的激动。当然,我跟她几天的同事,对她的背景根本就不了解。

    “我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这个地址在什么地方。”安安淡淡的说道,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

    一个地址,至于这么激动?

    “你觉得什么地方,我可以一看坐标就知道是哪里?”安安一动不动的看着我,问道。

    如果说有什么地方,能够让一个人看到第一眼就情不自禁的想到,就像是鸟飞出了森林,看见了一片树叶就知道这是哪里。那么,那个地方一定就是家了。

    “你家里有人?”我更是不会想到,安安竟然会说这个IP是从自己家里出来的。

    安安看着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我不太懂安安的意思。

    安安坐在了床边,似乎要提起了自己不想提起的伤心事。没想到安安这样活泼的姑娘,竟然有不堪回首的过去,三岁就成了孤儿,被自己的爹抛弃,爹走了之后,她母亲也跟着去了世,自己一个人留在了老房子里面,几乎是靠邻居的救济活了下去。

    “知道老家房子的人,现在只有一个。那个房子曾经闹过鬼,现在没人敢进去。”安安直直的看着我说。

    “你的意思是他?”我疑惑的问道安安,只知道这个人是他的父亲,其他的并不知道。

    “他曾经是一个程序高手,我受他的影响,七岁就开始学程序。”直到安安说出了这句话,让半信半疑的我产生了怀疑。

    我的电脑,房间里面的摄像头,以及周围的一切都是师傅之前装置的,就从网络上来说,要越过防火墙给我发消息,那就是一件一般人办不到的事情。

    可安安给我的感觉不是这个样子的,给我一种感觉,她在选择性的给我说着事情。

    之前进房间,就能闻出来一股淡淡的气味,这种味道,像是一种迷药,难怪之前安安会晕倒。

    安安还算是一个美女,两个大男人进来,却没有对她动手动脚,一定是有目的的。

    如果真的是安安的父亲干的这件事情,安安还能给我说出来?将心比心,如果是顾月犯了事,我会将她爆出来?

    我摇了摇头,虽然我是一个尽心尽职的警察,但我不会在证据不完全确凿的时候说这种事情。

    安安如果从小就是孤儿,那么正常人对这个父亲不会有多少的感情。

    “我想回一趟老宅子,那里面一定会有线索。”安安赶紧收拾了收拾衣服,重新装在了箱子里面,刚才被绑的事情,她已经没有放在心上,一心想要回宅子,情绪甚至有点激动。

    我细细的看这安安,总部怎么会派女人来参与这个案子。总部不会这么傻,或是挑衅凶手,当年参与过这个案子没有一个女警活了下来,还是说,安安对这个案子有特殊的意义,所以有必须要来的必要?

    “小明,小明,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李狗蛋出去不到两分钟,蹦蹦跳跳的进了来。

    “你不能好好的走路么,还茅山道士,蹦蹦跳跳的一点都不严肃。”我正在思考的节骨眼上,李狗蛋又像是捣乱一般进了来。

    “我这不是换位思考吗?”李狗蛋笑了笑。

    “换哪门子的位。”我瞪了他一眼,摇头叹息。

    “僵尸啊,想想他们平时怎么走路,怎么思考,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我现在之所以能够站在茅山之巅,全靠我机智的头脑和不怕死的精神啊!”李狗蛋说着,拍拍他的胸口笑了起来。

    我没理他,看着安安在旁边收拾东西,李狗蛋看着安安在收起了内衣,眼睛都要掉了出来,啧啧的说着真大。

    “哦,都忘了正事你,你猜我为什么那么慌忙的跑进来!”李狗蛋看的时候,拍拍自己的脑袋说道。

    “不想。”他每天都神经兮兮的,我怎么知道他现在是在闹哪一出。

    “刚才,我在外面看见了一个神秘人,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吓人得要死!”果然,我的拒绝挡不住李狗蛋的嘴,他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我赶紧飞奔出了门,左右慌张的看了又看。

    可是,什么都没有。

    “刚才还在这里,跑得真快!”李狗蛋看我没有发现,左右的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人。

    “只有一个人吗?”我问到李狗蛋,安安说她听见了两个人的声音,还有一个是娘炮。

    “对啊,只看到了一个人,带着白色的面具,像鬼一样,死死的盯着这边。”李狗蛋摊摊手,说没了就没了哦。

    已经走了,刚才应该一直在监视我们。

    “那个娘炮会不会就是你师兄?”转过身来,我看着李狗蛋,问道。

    “多半,刚才那个人身形看起来和他很像,而且看见我之后,他就变得奇怪了些。”李狗蛋点点头接着说道:“你放心,道门规矩,头七他一定会再回去做法事,不然没送走的鬼会找他。所以你要找他很容易,只需要守株待兔。”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觉得李狗蛋有那么一丝丝的靠谱,可是他来找安安干嘛。李狗蛋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按理说道门中人应该都和他一样的好色,没想到他师兄下山之后就开始吃素了。

    回头看了看安安,她还在收拾自己的衣服,有些慌忙的样子。透过她的行李箱,我看见了一片黑色的东西。

    是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