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死亡前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0本章字数:3072字

    这种羽毛,我不只是第一次见,但这次是距离最近的见到。而安安似乎没有发现我现在奇怪的表情,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安安,你到底是什么人!

    等她收拾好东西之后,转身就拉着行李箱,说要回凉城,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去,当然是要去。

    离开凉城之后,有一阵子没有回去了。我没有开车回家,而是将车开到了安安的家门口,案子时间紧迫,家里也没有需要回去看的东西。

    安安的老家十分的落破,在凉城一个港口的渔村。是一个瓦房,里面已经积满了灰尘,好多瓦已经碎了,甚至从房檐上掉了下来,很久没有人住过。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从房子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挂在了木门的正中间。

    那是一件很大的白色衣服,正中间挂着红花,上面摆着一个黑色头发,像是假发。此情此景,没有人不会想到白衣红花案。

    “这个房子还真闹过鬼啊!”李狗蛋在身后看了看房子,将他的道具就搬了出来。

    要是以往的安安,李狗蛋乱说话,早就被揍了,然而安安并没有。她只是习惯性的将白色的衣服扔到了一旁。

    停车的声音惊动了周围的邻居。看见安安回来,忽然有好多家人将自己的门关上,窗子关上。有人在门口谩骂着,甚至有人直接扔出来了烂菜。

    邻居明显对安安就是厌恶的样子,这跟安安之前的描述完全不一样。如果是靠邻居的救济活下来的安安,那么安安应该是很受欢迎的样子。

    这个时候,更有人打开了窗子,暗暗的骂道一些什么。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似乎听见了他们在说:鬼女,你回来干什么,你个扫把星。

    安安没有说话,紧紧的咬着嘴,眼眶红了一圈,将白色的衣服扔在了附近。

    安安进门了之后,我在外面呆了一会儿,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竟然出现在了1号档案里。

    “进来吧,外面的人不怎么欢迎警察。”安安打开了房间的灯,示意我和李狗蛋进去。

    李狗蛋左右的看了看,还不怎么行进去的样子,被我活生生的拽了进去。

    “等等哥,重大发现。”李狗蛋拉在了门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远处一个穿着穿短裙的时髦女子说:“美女啊,感觉她亟待我去拯救啊。”

    我没有理他,活生生的拽进了屋,对安安说道:“是不欢迎你吧!”

    安安没有说话,给我指了指墙边唯一的书桌。

    有明显的灰尘分割的痕迹,之前这里应该放过东西,但这个房子根据安安说,已经好多年没有住过人。

    我靠近了桌子,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四四方方的样子,应该是电脑。

    “IP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我学电脑找到的第一个IP就是这里,一看见了坐标,我就知道在这。”安安继续给我说道。

    搬走的地方新的灰尘还没有结出来,显然是刚搬走不久。一定是知道我们要来,所以提前撤离了。

    “难道给我发消息的人,真的是安安的父亲?”可不对,房间的外面也布满了蛛丝,门应该是没有打开过,里面根本进来不了人。而外面挂着一个像是白衣红花的东西,看起来这里就不像是会住人的地方。

    桌子上摆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石头,仔细的看,看似乎有端倪,但也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如果曾经在这个房间的人,真的是给我发消息的骷髅头像,那么散落一桌子的石头代表什么呢,会不会是提示?

    “安安,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走访一下周围的人。”看着安安仔细的分析着桌子上的一切,我不想打扰她,这里或许有她的回忆。

    “别去!”安安突然紧张了起来,挥手想要拦住我,然而我已经走了开。出门之后,听见安安小声的在嘀咕着,说:“反正不会有人理你。”

    我自然是不信这个邪,在我心目中,警察查案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又特别是对受害者有关联的人,他们更想找到真凶绳之以法。

    然而,结果却出乎意料,走了及家人,看见我之后,砰的一声就将门关上了。我甚至听见了有人的谩骂声:“女鬼回来了,快把家里的女人都藏起来!真他妈的不吉利,死了这么多年,还阴魂不散。”

    这话,以及这些人的态度,让我感到十分的奇怪。

    “兄,兄弟,我可以说句话吗?”我正在忙活的时候,李狗蛋在我身后悄悄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别说,我忙活着呢。”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不通情达理,我的情绪很不好,一个头,两个大。

    “不是,我刚刚进门的时候,在门口贴了黄纸的。”李狗蛋拉着我指了指门口,说她看见了那白色的衣服就觉得渗人,就贴了黄纸。

    然而,并没有。

    李狗蛋虽然滑头,却不会撒谎,他说贴了,就一定贴了。

    “安安!”我猛然冲回了房间。

    昏暗的房间里面,上面多了一根长绳,本来坐在椅子上的安安,悬挂在了半空之中。安安的双脚不停的摇晃着,双手紧紧的拉在绳子上,脸色已经苍白了一阵。

    奇怪的是,她的眼睛发红,大大的睁着,死死看着我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房间里,蜘蛛缓慢的在爬着,绕过了正梁上的绳子,朝安安爬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安安身上竟然穿着白色的衣服,那衣服,就是之前门口摆着的衣服。她本应是短短的金发,这个头上却是长长的黑发。

    像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见绳子格叽格叽的声音。

    “安安小姐,你可不要想不开啊,你死了,狗蛋以后去哪里揩油啊!”李狗蛋苦着脸冲了进去,想要将安安救下来。

    这个时候,安安的脸上又泛起了一丝冰冷而又难堪的笑容。

    李狗蛋二话不说,摸着安安的屁股就抱了下来。

    “咳咳……”安安咳嗦了两声,喘了一口气,竟然没有追究李狗蛋揩油的事情。

    “安安小姐,这个房间有点诡异,我的黄条都不见了,这鬼一定有点厉害,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李狗蛋说着,掏出了自己的布袋,接着说:“当然,你要是还想接着破案,可以在我这里买一个护身符,我保证,在也不会有鬼可以接近你。”

    “你才鬼,你个大头鬼,滚开。”安安一把推开了李狗蛋。

    这个房间没有人进来过,安安现在淡然的样子,八成是自己上吊的。

    “王警官,你有没有想起什么事情。”果然,安安咳嗽完了之后,问道我。

    “当然!”我紧跟着点了点头。如果说刚进门的时候,看见的东西是偶然,那么此情此景我太熟悉不过。

    安安刚才的样子,甚至她整个人,跟1号档案第一出命案几乎是一模一样。直到她头上戴上了黑色的假发,我才发现,她几乎有一张跟1号档案第一位死者杨媚有着同一张脸。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禁仔细的打量了安安。

    “发现了就好,你没有听见,外面的人说我是女鬼吗?”安安突然站了起来,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奸笑。从她的脸色上可以看出,她并不想告诉我,或者说,她无法说出口来。

    “安安,你别吓我,你这么美,我可不敢收你啊,别过来啊,我要动手了!”李狗蛋从兜里掏出来了一张黄符往门口退着。

    我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说:“然而,这世界上并没有鬼。”

    安安逼近的脚步渐渐的停了下来,冷言冷语的说道:“不知道我是谁,那是因为你对1号档案还不够了解!”

    我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安安,要说了解,我对1号档案了解比她深千万倍。

    “我也觉得你不够了解,这明摆着白衣红花鬼回来了,不然平白无故的谁会杀那么多人。”李狗蛋也在身后起着哄。

    我冷冷的一笑,对安安说:“不告诉我,我依旧可以知道你是谁!”

    果然跟我猜想一样,总部不会无缘无故派来一个女人查这个案子,安安跟这个案子一定有莫大的关系。

    “真希望你能快点知道,那样,我们离凶手就更近了。”安安冷冷的说道,那种初次见我的不屑又洋溢在了脸上。就在这个时候,她转身看着身后的石头,眼睛呆住了。

    多了一张照片。

    “我就说了,这屋子有鬼吧,不然谁拿走了我的灵符,奇怪了。”李狗蛋还在门外四处的找着,喋喋不休的说道。

    “不是我放的。”安安慌张了起来,给我摇了摇头。

    我拿起来照片,慌了神,之前石头下面确实没有这张照片。左右看了看,只有窗台口的窗子有可能放进来这张照片。

    照片看起来像是合成的,一个女人,躺在一张大床上,周围铺满了红色的玫瑰,手中拿着一大束红花,在床的正上方,一根高高悬挂下来的麻绳。

    不仅如此,照片右下角还标了日期,我看了看时间,是明天晚上。这应该是骷髅头留下来的,上面的时间,似乎在说,这个点,这个人,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