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滴血人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0本章字数:3044字

    房间虽然很暗,但是可以看清楚,是一个人头,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人头很苍白,已经被割下来不久了,然而,脖子上的部分却还在滴着血,脸上十分的狰狞,眼睛挣得很开,就像是不想死一般。

    发现这个人头的警察,十分的怕,腿都在抖。而且,这个人头被挂在了一根麻绳上,摇摇晃晃,眼睛似乎在注视着我们。死不瞑目一般的眼神。

    当我看见这个人头的时候,惊讶不已。

    这不是楚辉的人头吗,珍珍一直在找的人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应该在死亡高速附近的断崖下才对!

    更奇怪的是,楚辉头被割下来了那么久,怎么还在滴血,这一定是凶手搞的鬼,想要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不要分散注意力,人还在里面,大家继续早,门堵死了,不要让她出去!”我厉声厉气的对周围的人说道,现在不是怕的时候。

    “刚才出去那个女人怪怪的啊!”本来应该守着安安的李狗蛋,突然朝我走了过来,在我旁边说道。

    “哪个女人?”我问到李狗蛋。

    他给我指了指刚才被警察抱出去的女人,说的还有哪个女人。

    “有什么奇怪的?”叶语,还是刚才的叶语,没有什么问题。

    “这女人,多半是被鬼附身了,之前我来的时候,就发现她不对,你想有人要杀她,她怎么会呆在屋里不出来。”李狗蛋给我解释到。

    然而,他的解释在我的心中根本就站不住脚,没有一点科学依据。

    李狗蛋见我不听,摇了摇头说:“不然,这里怎么找不见刚才你看见的那个鬼。”

    我没有理李狗蛋,集中了注意力起来,听见了一声微微的声音:“在哪,在哪!”

    我转头回去看着安安,她手护着自己的枪,左右的不停的看着,注意力十分集中。

    “怎么了?”安安紧张的样子,让我感到不安,我赶到了她的身边,问她发现了什么。

    “呼吸声,在哪里!”安安继续听着,依旧是没有发现。

    “不在这里,在外面!”一个男人粗犷的呼吸声,从仓库另外一侧的巷子上发了出来,这种声音听起来很紧张,似乎在偷听着里面的动静。另外的一侧有一个和前面一样的窗户,可是钢筋却被取了掉,凶手一定是从这里逃了出去。

    “雷雨枫,看看巷子里!”我朝雷雨枫大吼了一声,雷雨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

    “没人!”雷雨枫摇了摇头,说连一个影子都没有看见。

    我的声音传到雷雨枫的耳朵里面几乎不需要时间,而以雷雨枫的速度,冲到巷子里面,里面的人应该没有机会逃脱才对。

    有点不对。

    我从窗户外面看见的人影,穿着长长的袍子,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女人,而刚才那声音,显然是一个男人。

    “没有,都找过了!”这个时候,在仓库里面找的警察,也到了门口,对我摇了摇头,能找的他们都找过了。

    “妈的!”让她跑了!我的心如同刀割一般。

    “慢慢来,叶语没事就好了,凶手可以慢慢查。”安安在旁边说着,继续查看有没有异常。

    我点了点头,让其他的警察带楚辉的头回警局,楚辉也算是总部派来的人,查死亡高速的案子,他又是一个牺牲者。

    虽然我不知道他的人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他的人头本来应该在死亡高速才对,刚才的作案者,跟死亡高速一定有莫大的联系。

    如果下次去死亡高速,希望能带回来楚辉的遗体,至少给他一个全尸,毕竟他为了案子付出了那么多。

    凶手一定是想将楚辉的人头挂在这挫伤我们的士气,然而他太小看警察了,为了保护人民的安全,总有人会前仆后继。

    “先去看看叶语怎么样。”几个警察又一次排查了这里,依旧没有结果之后,我让他们先回去吧,作案者多半是从窗户逃走了。

    回到了叶语的住处,其他去追白脸面具人的警察也刚好回来,摇摇头说没追到,那人对这一带似乎很熟悉。

    这已经是我意料之中的结果,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来看叶语并没有在这边,守在这里的警察也说,没有看见人。

    我看了看脚下,没有血迹过来,叶语确实应该没有回这里,刚才那个警察把叶语带到了哪里去?

    本想让老魏带着大黑顺着血迹去找,可是即使现在回来的老魏依旧是有点不省人事,甚至神情有一丝丝的模糊。没办法,我只好让雷雨枫带着大黑去找血迹。从仓库那边走过来,顺着血迹,果然在来叶语家之前的路上,血迹九十度的转了弯,到了叶语家的另一面,接着,走到了叶语的后面。

    这让感到奇怪,老魏手下的警察,应该都是兢兢业业的才对,而且,白衣红花案不是一般的案子,他怎么会敢在路上逗留,而且还去了别的地方。

    “汪,汪!”雷雨枫手里的大黑突然停了下来,朝着前面的草坪狂吠了几声。

    我仔细的看了过去,草坪上躺着两个人。

    “对对对,就是这边,可邪门了,这片草坪我之前看见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到处跑,就是这里!”李狗蛋指着草坪,激动不已,双脚都要跳起来一般。

    “神经病!”安安死死的瞪了她一眼,走到了草坪前。

    躺着的两个人是叶语,和之前背着她的警察。

    叶语的血并没有找到医护人员,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个男警察的肚子上,也在流血。有一个明显洞,血在朝外面流着,而且竟然跟叶语肚子上的洞如出一辙。这个洞,不像是什么利器造成的。

    “我的如来佛祖啊!”李狗蛋看了一眼,赶紧转过来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男警察不是应该带着叶语回去治疗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伤口又是谁干的。

    还好,两个人都还活着。

    “救人,赶紧救人,叫救护车,送医院!”这样的伤势,已经不是老魏带来的医护人员可以解决的了。

    还好,送到医院的时候,两个人并没有生命危险,医生给两个人都输了血,缝好伤口,说等恢复就行了。

    一晚上,我坐在了走廊上久久没有合上眼睛,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于奇怪,楚辉的人头,怎么会从高速公路上回来。不过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那个时候我也是看见一个女人,穿着白衣服,一手提着砍柴的刀,一手提着楚辉血淋淋的人头。

    不过当时我并不认为这是真的,应该是幻觉。如果是幻觉,那今天这个女人跟我看见的太过一样,谁又会知道我幻觉里面到底看见了什么呢。

    还有同样伤口的叶语和男警察,这种伤口像一个洞,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果是凶手造成的,凶手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这两个人。男警察就算了,我可没有听说过白衣红花案还有活下来的女人。

    那是,时间不到?

    也不对,如果今晚他不准备行凶,就不会这么大费周章。

    夜太深,人毕竟还是要困的,这里也是医院,我就跟着打了一个盹。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医院寂静的要死,忽然听见了一声声的脚步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

    还有一声声的滴水的声音,滴答,滴答。我想,一定是医院的水龙头不严实,浪费点水也正常。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脑后一阵发麻,这声音这两天听得太多,那不是血滴下来的声音吗。

    “做噩梦了吗?”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安安看着我脸上的汗,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让安安给我一张纸巾擦一擦。

    安安摸出来了一张纸巾,直接给我擦了起来。

    “安安小姐,我,我也做噩梦了,我好怕怕,我要抱抱。”李狗蛋看见安安给我擦脸,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做了拥抱状。

    “来啊,让你体验一下母亲般的温暖。”安安揉了揉自己的双拳,骨头间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李狗蛋听见了全身打颤,缩了回去:“真是抠门,让我占一下便宜又不会怀孕。”

    安安微微笑了笑,说李狗蛋有色心没色胆。我才发现,见到安安以来,她几乎没笑过。

    这个时候,天已经要亮了,护士在走廊上走来走去。我竟然睡到了天亮,病房里面的两个人几乎在这会同时醒了。

    老魏说,男警察叫左飞,是警局比较老的警察,看起来四十多岁,比老魏小不了多少。

    左飞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竟然不是看自己的伤口,而是慌慌张张的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嘴里慢慢的念着:“鬼,鬼……”

    转身,他忽然看见了刚刚醒来的叶语,声音突然变成了尖叫,手颤抖着指着叶语,说道:“鬼,白衣红花鬼,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左飞的样子十分的可怕,从病床上摔了下来,连吊针都被他扯断,护士看见了,赶紧冲进去想要给他重新包扎。

    而此时的叶语,睁开迷糊的眼,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似乎在疼,莫名其妙的看着左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