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内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0本章字数:3010字

    左飞竟然指着叶语说出了这番话,让人感到很意外。

    “说什么啊,臭男人!”叶语又揉了揉头,白了左飞一眼,继续躺在了床上。

    “不错啊,这妞不错啊,就是胸小了点,你看咱们家安安。”李狗蛋在门口啧啧的说道。

    “你他妈再说一遍!”没有想到,叶语看起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脾气竟然还不小。

    李狗蛋耸了耸肩,对叶语淫笑道:“你别说,胸小也有胸小的好处,你平胸你骄傲,你为祖国省布料啊。”

    “臭男人!”叶语喋喋不休的骂着李狗蛋,要不是她身上还有吊针,早就下来打李狗蛋了。

    李狗蛋也真是招仇恨,只要是女人,不论老少美丑都要调戏一番。

    不仅如此,他还洋洋得意,认为这是自己的魅力所在。我小声问他,昨晚不是还一个劲的说这个女人有问题吗,李狗蛋摇了摇头,说现在没有问题了,就是不知道她有男朋友没有,有的话,他男朋友问题就大了。

    “老魏,就是这个女人,是她。”左飞躺在了地上,又一次的指着叶语。

    老魏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现在都还在头痛,看着左飞奇怪的动作,黯然神伤。

    “什么,臭男人,你给老娘说清楚点,想占老娘便宜,你竟然还反咬一口。”叶语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干脆就在医院对左飞大骂了起来。

    我分开了两个有吵架的人,让护士给他们换了不同的病房,一一了解情况。

    左飞说,昨晚他背着叶语要回去找医护人员,然而,走到了广场的时候,女人突然醒了过来。本来他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继续背着她,接着,叶语就发出了一阵嘤嘤的笑声,那笑声像极了白衣红花女鬼,当时左飞就被吓傻了,倒在了地上。

    转身,左飞看见了这个女人狰狞的脸,往他的脸上蹭,突然肚子上就一阵阵的疼痛,让他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左飞的这一段说的十分的玄乎,说完了指了指自己的伤口,对老魏不停的说:“就是她,我肚子上就是她咬了的……”

    似乎,他觉得只有老魏才会相信他的话一般。

    他肚子上的伤口确实很奇怪,办了这么多年的案子,我也没有见过这种伤口。

    问完了左飞,我走到了叶语转过去的病房,还没有开口问她,她就哭哭啼啼了起来。

    “你们警察跟城管一个样,都不是什么好人,看我长得漂亮就想强奸我,我反抗就打晕我,你们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叶语说着说着,滔滔不绝的骂了起来。

    “老魏,你要给我做主啊,我左飞从来不会骗人,昨天的情况你也知道。”当我再进去左飞的房间的时候,左飞对老魏深情的说道。

    老魏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个说的不同的版本,到底谁是真的?”安安依靠在病房门口,问着我。接着,安安给我分析到:“左飞说的应该是假话,叶语昨晚受了伤,流了很多血,应该是没有力气动了才对。如果左飞真的是被叶语袭击,那他们应该在去找医护人员的路上,而不是去了其他的地方。”

    听着安安的分析,我点了点头,左飞确实转了很远,没有直接去找医护人员。

    “卧槽,这个警察也太变态了吧,伤员也想强奸,真他妈的没素质,这种好事怎么不叫上我啊!”李狗蛋一副亏大了的样子。

    “但是叶语的话也很难相信,左飞是一个警察,更何况昨晚的情况那样的紧急,左飞就算是色心再大,也不会想着要去强奸她。”安安接着给我分析到。

    可我之前问过左飞,他为什么不直接回原来的路,左飞摇了摇头,坚持说他就是走的原来的路。

    这就怪了。

    我又问了一遍叶语,关于昨晚报警的事情。

    叶语的脸突然就阴沉了下来,说她昨天下午在广场树旁看见了一个白色衣服的女人,一只手提着流血的刀,一只手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而她周围的人都看不见这个人,一会儿之后,这个人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不停的说她要死,所以叶语就报了警。

    报了警之后,女人走进了房间的黑暗中,叶语说自己很害怕,后面的事情她都记不得了。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肚子上一阵疼痛,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掀开了裙子正在脱自己的内裤,她很怕,叫了起来,却被男人打晕在了地上。

    “后来呢,后来呢,他脱了你裤子后来呢,感觉怎么样!”李狗蛋突然激动了起来,就像是在看岛国片一样,兴奋不已。

    叶语连自己差点被杀了的事情都忘了?还是她睡过去了没有醒来,不像,左飞刚抱着她出去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她缓缓睁开眼睛。我转身离开了房间,去找老魏。

    “老魏,他们两人醒了之后,都带到警局审问室去,看好了,别出事。”我对老魏吩咐到,自己走出了医院。

    安安跟了上来,在后面拉了拉我的袖子:“还没有问出结果,怎么就不问了。”

    我对安安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你已经知道谁在说谎了吗?”安安跟上了我,朝医院大门走了去。

    我依旧是没有回答安安,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两个人,都在说谎。

    这个时候,手机上又震动了起来,现在每有一次手机震动,我就会感觉有一种不安。

    果然,是骷髅头像的人发来的消息。

    “王警官,不愧是罗神通的徒弟,能救下这个人,很精彩,然而,这场游戏,并没有这么简单。”骷髅头像闪动了一下。

    我仔仔细细的看着屏幕上的每一个字,握紧了手机。

    “你想干什么?”我按着屏幕下方的键盘,回应到了他。

    “跟你玩点心跳,杀一个你身边的人好了。”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手跟着抖了抖。

    看了我看我的身边,安安,李狗蛋。

    除此之外,我十米之内,病房门口还有老魏,左飞,叶语。甚至,身边这个词,能包含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你敢动他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停住了脚步,看着手机上的消息,火气顿时上了来。

    “不用着急,这次,我们换一个玩法,我不出手。”骷髅头回复了我这条消息之后,头像又一次的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意思?”安安看着屏幕,惊奇的问道我。

    我仔细的看了几遍他发的消息,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有内鬼!他说了他不出手,那么我身边的人,一定有一个是他的帮手。

    “会是谁呢?”安安跟着我迟疑的问道。

    “不管了,先跟我回去警局,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上了车,让安安赶紧上来,李狗蛋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躺在了车后面。

    我的身边有内鬼,就算他不这么说,我也会怀疑。太多次,我就像是活在一本连环画里面,而凶手却在翻着这本连环画,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回到警局,胡蝶已经回来了,老魏还不在,要是在的话,一定会破骂她不请假就擅自离职。

    不过胡蝶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在检验科化验着楚辉的人头。

    安安在电脑上继续给我查着IP,不过这次她没有那么效率,不住的摇摇头:“对方有防范了,不停在变IP。”

    将近中午,有警察开着车带回来了叶语和左飞,可老魏这个时候竟然没有在车上。

    左飞对我摇摇头,说昨天晚上老魏受了惊吓,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回家休息了,走的时候很慌张。

    我听着左飞的话,觉得这种解释过于牵强,老魏早上的时候已经好多了。

    警局的警察将左飞和叶语都带进了审问室,等着我去审问。我朝审问室走了进去,安安却拉住了我朝外面走。

    李狗蛋看见安安走了,就像是护花使者一样,屁颠屁颠跟了上来。

    “安安,这家伙有女人的,你不要破坏别人家庭,有什么欲望找狗哥啊,狗哥很温柔的。要是不行,全套给你打个九折啊。”李狗蛋一边追,一边说道。

    “干嘛?”我疑惑的问到安安,我约摸已经知道了左飞和叶语为什么在说谎,剩下的,只需要问问就行了。

    安安拉住了我,走到了警局外面,悄悄对我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我现在要审问人,不想跟安安去任何的地方。

    “你不是想知道谁是内鬼么,我带你去看,这是我在一号档案上发现的大秘密。”安安悄悄的对我说道,神情很慌张。

    安安拉着我,让我悄悄的跟着她走,不要被警局的人发现了,连车都没有开,而是到了十字路口打了一个出租车。

    “别装神弄鬼,先说什么事情!”坐在车上,我有点无奈的问道安安。

    “你有没有发现,老魏中午从来都不在警局?”本来要到了目的地再告诉我的安安,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