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临刑档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3015字

    “车,我的车呢?”吴优左右的看了又看,慌张的神情,似乎车上有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哈哈,丢了,爽。”李狗蛋看见车不见了,高兴得不得了。见我看了他一眼,他赶紧给我说道:“没有,我上山的时候,车还在这的。”

    开门问了小静的家里人,每一个都说没有看见车。小静的家人跟吴优顶多就算是金钱交易,她们不会故意帮吴优说话。而车上,那个白色的鬼脸面具,我正想好好的研究一番。

    周围很空旷,李狗蛋上山的时间没几分钟,如果车真的被开走了,应该还在视野之内才对。

    在小静父母新家的周围找了找,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行迹,只要摇头说算了。

    李狗蛋押着吴优高兴得不得了,就像是押了一个叛徒一样,跟他一起坐在了警车后面。

    车往警局开车,老魏自己开着车跟在后面,这次老魏真的让我意想不到,竟然提前在山上堵住了吴优的去路。

    抓住了吴优,开车回去的心情都好了许多,只是李狗蛋一直在后面得瑟个不停,让人觉得很烦。安安没有理他,自己吃着薯片,李狗蛋突然在车后吼了一声起来。

    我将目光转移到了后视镜上,看见后面的吴优此时表情很奇怪,有一点难受,嘴角却又有一种意想不到的冷笑。

    “笑什么笑,偷笑以为我没看见是吧,你是犯人,严肃点不知道吗。”李狗蛋拍打着吴优的肩。

    吴优没有说话,脸崩了起来,瞪了一眼李狗蛋。

    奇怪,他刚才的表情好奇怪。

    回到了警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警局外面新装了一个大大的射灯,特别的明亮。

    警局发生了命案,老魏的工作变得更加的繁杂,让他追查的记者还没有找到,不过西京的事态他在尽量的安抚,连新闻发布会都已经开过了几次。

    老魏说,他已经放出去话了,短期之内一定要找到凶手。

    然而,短期到底是多久,老魏回答不上来,他深情的看着说:“小王,你师傅也不明死活,这个案子就靠你了!”

    看着老魏深情的样子,我反而内心有些难受,这个案子拖得越久,死的人就越多。

    “不过你不用急,破案千万不要急,当初你师傅破这个案可用了不少的时间。”看着我内心有点煎熬,老魏在我身边对我说道。

    我微微点了点头,想1号档案上的案件,如果凶手真的要按照档案来杀人,那下次是在一周之后,在此之间我们有一段的准备时间。

    回到了警局,叶茂出来接走了吴优,说由他带去监狱。我点了点头,看着胡蝶死去的厕所,鼻子一酸,为了尽可能的减少死亡,我必须要尽快的找到凶手。

    而那个厕所,现在几乎都没有人去上,不知道是出于对胡蝶的祭奠,还是警局的人也害怕。

    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警局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报警电话,有人跳楼了。

    “怎么事这么多啊!”老魏刚回来,还在想要怎么抚平这几天的事态,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头疼不已。

    “怎么回事?”我问了问接电话的人,发现跳楼的小区就是我们的小区,听说里面闹鬼了,所有人都很恐慌。

    听到这里,我赶紧给顾月打了一个电话,她说她刚好到我家,发现整栋楼里的人都怪怪的,正准备问我是怎么回事呢。顾月的声音有点沙哑,甚至有一点儿颤抖,让我很担心,我跟老魏说这个案子刚好在我们小区,我顺便查看一下情况,让他最近安抚好西京的事态就行了。

    跟老魏交接的时候,叶茂正好在做这个案子的记录,老魏让他记做楼道凶案就行了。叶茂点了点头,看见我在身边,给我悄悄说了一声:“李警官,那天下午我也去上了一个厕所,听见了女厕所里面传来了唧唧的声音,我当时以为是幻听,就跑了出来。”

    叶茂趁老魏不注意,悄悄的告诉了我的这个事情。我记得那天看监控的时候,在胡蝶之前进去了几个男警察,其中一个就是叶茂,不过他才进了男厕所没几分钟就跑了出来,当时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

    我和李狗蛋回到了家,安安重新去找了住处,说之前的宾馆可能被盯上了,不在之前的宾馆住。

    李狗蛋留着安安,说反正我家有空房子,可以去我家住,如果晚上怕了,他还可以暖床。其实我也正有此意,安安虽然是警察,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住在外面危险,在我们家可以一起探讨案情,顺便也有个照应。

    可安安坚持要自己一个人住,不知道因为什么。

    回到了小区,顾月早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她双手抱在胸前,样子看起来有一点儿害怕,眼睛有一点红。

    “你总算回来了!”看见我回来,顾月扑的一下就扑到我的身上。

    我进小区,看了看情况,里面的人很喧哗,在小区的正中间就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血飞溅了开,脸上已经血肉模糊,应该是从很高的楼上跳下来的。保安刘杨看我过来了,给周围的人说警察来了,人群渐渐散了开。

    从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起跳楼案件,可死者的家人跟物业差点打了起来,甚至牵连出了房子开发方。原因就是闹鬼,而这栋楼就像是没人管一样。

    死者的家人看见我来了,不停的给我重复着说死者在楼道上遇见了鬼,追了他几层楼,最后受不了跳了下来。

    我看着死者,死得确实很惨,头着地,脑袋里流出的血夹杂着一丝白色。

    周围的人都不敢太靠近。

    我让他们家人先处理好死者的后事,安慰了一下他们,死者为大。现在我已经看过了,没有什么异常,这确确实实跳楼自杀。

    不过已经有太多的人反应这栋楼有问题,我答应了小区的人,会找出究竟有没有问题。

    完事之后,已经十一点过,我们三个人坐上了电梯。仅仅只有我们三个人,突然感觉电梯里面好冷清。

    “今天总不会再在11楼遇见那个娘们了吧!”李狗蛋一身晦气的说道。

    到十一楼的时候,电梯突然就停了下来,李狗蛋哑口无声的看了看我。

    可打开了电梯之后,外面并没有人。

    我们正在奇怪电梯是谁按的,电梯里面的顾月身子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我抱住她的肩。

    顾月双手脸色有点难堪,看着我和李狗蛋,小声问道:“你们,没有听见哪里有人在说话吗?”

    她这么一说,我和李狗蛋身子都抖了一下。我是没有听见,不过李狗蛋仔细听了听,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问他们听见了什么,顾月缓缓的指着我的身后说:“孩,孩子……”

    等她说完,我和李狗蛋都恍然转过了身子,看了看身后。

    明明刚刚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就不见了。

    “没事,没事,有俺老道在这里,谁都伤不了咱们。”李狗蛋咧咧的笑着,笑完了马上拉我进了电梯。

    上了楼,下面的来了车,隔得太远,不知道他们叫的殡仪馆的车还是哪里的,整个小区一夜都不安宁。

    “妈的,西京这狗屁地方,还不如咱们茅山呢。”李狗蛋翻开了自己干瘪的钱包无奈的说道,说完想了想,突然又笑了:“还是可以啊,做回老本行岂不是要发了。”

    我洗了澡,吃了点夜宵,已经快要十二点,李狗蛋还在电脑旁边玩。好像在听某主播唱歌,不停的在刷回复,一边说道:“你快脱啊,哥哥裤子都脱了,等了你一晚上,你到底脱不脱啊!”

    等了半天,他心焦急了起来,对着屏幕说到:“不脱,差评,看我举报你的房间。”

    我在他身后看着他,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个陌生的头像,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头像上是一个哭泣的小女孩,现在我见到陌生的头像,就感觉很头疼。

    点开之后,看了看消息。

    “档案找到了,很重要,我可能有危险。”看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不知道发消息的人是谁。

    想了想,最有可能的是就是安安,大晚上的,她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这几天我的神经绷得太紧,想想安安又是一个女人,就更加容易出问题了。

    “什么事,你在哪里?”我赶紧回复了她,这个人应该是安安不会有错,我是有让她给我找一个东西,而且,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见面的时候说,你最近也要小心一点。”安安紧接着回复了我,并没有告诉我什么事情。

    我看了看手机,想着难道凶手盯上了安安?

    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

    我看了看安安莫名其妙的消息,有一点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

    危险和找到档案之间,有什么联系?还有安安的这个头像,我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晚上刚刚睡下去,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