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临刑档案(2)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3028字

    顾月还在我旁边死死的睡着,我起床,想将今天得到的线索整理一遍。

    血树,奇怪的庙子,死亡高速上那颗奇怪的树,废弃工厂……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将所有的线索写下来之后,我参照1号档案看了看。将在1号档案上出现的线索和没有出现的线索对比了一下。

    我微微一笑,线索更加的明了了。

    “我靠,快脱啊,这么大晚上了,还不脱!”等我整理完线索,发现李狗蛋竟然还在客厅里面,还在看那个主播。

    “兄弟,你说着女人怎么的,还不脱,是不是我长得太帅她紧张啊。”看我走了过去,李狗蛋拉着我紧急的问道。

    虽然,我没有逛过这种地方,但是我发现,李狗蛋看的主播没有开摄像头,只是放了一张图片。李狗蛋也是智商感人,对着摄像头看了一晚上。

    “不是吧,人心这么险恶,我这么单纯她都好意思骗!”等我给李狗蛋说了之后,李狗蛋长大了嘴巴。

    果然他这几年在茅山上什么世面都没有见过。

    我摇头叹息了一声,李狗蛋也不是什么单纯的人,怎么有的时候傻起来一点下限都没有。

    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水,叫李狗蛋早点睡。李狗蛋点了点头,哭丧着脸给我说再也不相信这些胸大的女人了,都是骗子,自己还是接着玩游戏好了。

    我没有管他,准备回去睡觉,刚走开两步,突然停了下来。

    “狗哥,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我停下了脚步问到李狗蛋。

    李狗蛋打着游戏正激烈,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仔仔细细的听着,慎重的给我点了点头。

    “我都说了,你家有问题,问题很大。”李狗蛋从板凳上站了起来。

    “我来给你找,让你知道茅山传人的厉害!”李狗蛋游戏都不玩了,在房间里面跳来跳去,走到了厕所看了一遍又一遍,摇了摇头,谁也没什么问题啊。

    我走到了门口,只是有人敲门而已。

    从猫眼里面看了出去,外面站着的人是安安。这么大晚上了,她才来找我,是什么意思,而且,安安今天打扮得奇奇怪怪的,穿着一声红色的衣服,红色的裙子,连口红都抹得红透了。

    “安安,你干嘛啊!”我打开了门,看着门口的安安。

    “很重要的事。”安安从容的走进了房间。

    我让安安说是什么事,安安放下了一个u盘,在我的桌子上。

    “你要的东西,来了!”安安指着桌子上的东西对我说道。

    “这么大晚上,你来找我就为了这事?”虽然我很想看这份档案,可安安来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

    安安在饮水机上接了口水,喝了下去对我说:“不止是!”

    她的语气很恳切,可当我问她还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安安却是给我摇摇头,她只是不停的在重复,让我最近要小心。

    顺便她还问了问我,我们这栋楼是不是有人报警,我对安安点了点头说有,安安说她上楼来的时候,听见了一层楼有人在跳舞,声音异常的鬼怪。

    安安让我赶紧看,这是一份不可多得的资料,她刚刚到手还没有来得及看,就拿过来给我了。

    我点了点头,让李狗蛋让了开,在电脑上打开了这份档案。

    是1号档案被执死刑的犯人临刑时的录像,录像很模糊,甚至还有雪花点,从摄影的技术上看,确实应该是十年前左右的技术。

    录像打了开,从监狱出来开始,摄像师似乎就一直跟在了跟在了身后。

    从1号档案上对这个凶手有不少的了解,不过这个时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脸。

    一个男人,比较瘦,但肌肉很结实,看起来应该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人。奇怪的是他的脸,有点阴阳怪气的感觉,瓜子脸,很白。

    “如果是一个女人的话,应该很好看,就是没有胸!”李狗蛋在我身边说道,看这个录像,他就像是在看岛国片一样。

    凶手被带到了刑场,一切都很正常,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转身对着摄像头,裂开了嘴,咧咧的笑着。

    嘴咧开很大,连嗓门都可以看见。这种笑容,让人感到诡异,甚至是害怕。而这种笑容,我似曾相识一般。

    按理说就算是再厉害的凶手,在死亡前都会有一种恐惧感,而这个人,完全没有。

    当到了刑场的时候,这人的行为更加的怪异,身体乱颤了起来,诡异的笑着,发出一阵阵‘嘤嘤’的声音。

    就在大白天的刑场,连刑场的警察都害怕了起来,我似乎终于是明白为什么老魏他们这一代的警察对这个声音如此的可怕,他们被这个声音笼罩在阴影下,太久。

    我正在想,既然当初的警察都如此的惧怕这个人,就算是抓到了凶手会是谁来行刑。

    “我记得总部有说过,抓到凶手的时候,老魏申请过无数次要亲手处决这个凶手,可是都被总部给反驳了。原因是,老魏没有处决权。”安安看到了这里,很懂我一样的对我解释到。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画面。

    凶手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处死,突然脸上,手上,脚上开始剧烈的腐蚀了起来。特别是脸上,开始血肉模糊了起来,身上似乎还在冒着烟,情景十分的恐怖。

    周围的警察恐慌了起来,而凶手明明身体在加速腐烂,竟然在刑场笑了起来,咧咧的朝天大笑,似乎感觉不到痛。

    “哈哈哈,你们都会死,你们都会死,我会回来的!”凶手仰天大笑了起来。

    腐蚀过程还在继续,从衣服,到皮肤,接着可以看见一个只有血和肉的躯体,眼睛也开始慢慢的腐蚀了起来,血不停的往下面流着,慢慢的骨头都显露了出来。

    “这……”安安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十分不敢相信。

    只要是警察,都知道当初凶手是被执行的枪决,然而录像显示的画面竟然是这样。

    “我靠,这么惊悚的鬼片,果然是禁播的啊!”李狗蛋在我的身后看着,突然又不说话,抢过去了我的鼠标,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

    李狗蛋脱了脱录像,从前脱到后面。

    “你看!这人身后有鬼啊!”李狗蛋暂停了录像,放大了给我看。

    一个白色的东西,很模糊,从凶手一出来似乎就在他的身边,身影很模糊,没有动,看起来很诡异。

    “是视频的问题吧?”刚开始,我怀疑这是视频放得太久,所以出现了问题,以前办案的时候也遇见过这种问题,镜头前会出现莫名的影子,传到网上就会有人觉得是鬼魂。

    然而,这个影子身前带着一朵红色的花。

    再仔细看了看发现不对,影子不是跟着凶手在动,而是跟着摄像机在动,这应该是摄像机的问题。

    可李狗蛋坚持说这是鬼魂,说茅山第一门功课就是识别鬼魂,开阴阳眼,他不会看错。

    我摇了摇头,继续看着录像,在凶手身上开始腐蚀的时候,那白色的影子就不见了。

    凶手腐蚀的样子就像是将尸体放在了王水中一样,过程很短暂,而之所以在到了刑场才开始腐蚀,似乎有人已经准备好了。

    “有人要灭口!”安安看到凶手还没有执行的时候,就要死了,第一反应就是要灭口。

    可凶手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怕死,这个过程似乎也是他预料之中,不是一个即将被灭口的人正常的反应。

    突然凶手在死之前竟然开了口。

    我的神经绷紧了起来,凶手在死之前要开口说的事情,那一定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会回来的,十年后,我会回来的,你等着,我会亲手报复你……”凶手朝天一声声的吼道,声音回荡在了整个刑场。

    午夜没有了李狗蛋的吵闹声,家里面十分的安静,听见了这声音,竟然让人感觉到害怕。

    “我,我就说吧,凶手的鬼魂回来作案了,都叫你不要管这个案子了。”李狗蛋在我的身边说道,声音有一点颤抖。

    我看了看录像,刚到一半,我没有理李狗蛋,继续看着后面的一半。

    凶手的说话了刚才一席像是恐怖的话之后,长大了嘴,缓缓的说着几个字,看嘴型,似乎是名字。

    可为什么突然就没有声音了。

    我调了一下电脑的声音,是正常的,怎么就没有了。

    “完了!”安安看着录像的样子,紧张了起来,在我身边敲了敲键盘,没有反应。

    接着,电脑屏幕上的录像模糊了起来,出现了雪花点,几秒钟之后雪花点也跟着消失了,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皮头散发,突然眼眶里面开始流血,将身下的整件衣服都染红了。

    “被黑了!”

    安安一把拉开了我,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然而,屏幕上的女人仍在不停的流血。

    “靠!”安安狠狠的砸在下键盘,非常的生气。

    头疼,他刚才的口型到底说的谁的名字。转身,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月已经起来了,在卧室门口前的那面镜子前站着,默默的注视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