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空房,死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3015字

    又是他!每次看见这个头像的时候,心中就会有莫名的不安感。

    从一开始,他似乎还在劝着我,后来几次的消息,就变成了威胁,甚至更严重。

    “王警官!”打开了消息,弹出了三个字。

    “你想干嘛!”对于他,我自然是不会再有好脸色。

    “西京的事态安抚得很好,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事,不错!”没有想到,骷髅头像竟然在夸着我。

    这让我十分意外,但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夸奖,还好有老魏,虽然他办案不怎么行,但为人很亲和,在西京也算是有声望,事态才会这么快控制了下来。

    果然,他接着又发了一条消息。

    “那么,你记住了,下次死的人,是你亲手杀的!”

    看着他再次发过来的消息,我握紧了拳头。果然是这样,要制造恐慌,就是他的目的,所以会用曾经轰动一时的1号档案来制造案件无非是最好的选择。

    “你到底想要怎样?”我赶紧回复了他,不是怕,而是他说得越多,破绽就越多。

    “报仇!”

    报仇,什么意思?他真是1号档案里误杀的人?不对,不可能。

    我紧紧的拽着拳头,不管凶手是谁,这个家伙是一个变态杀人狂魔不会有错。

    “不用找我,我就在你身后,一直默默的注视着你!”骷髅头像发了这条消息之后,头像就黑了。

    看到在我身后两个字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寒颤,一种冰冷的感觉从神经末梢传了上来。身体不自然的往后面转了转,没人。我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将和骷髅头像的聊天记录备份了下来。

    果然没有错,只要事态控制下来了,他就会继续杀人。而下一次案发,一定会跟1号档案有莫大的关系。

    这个时候警局有人给我打来了电话,这么晚打来电话,我想一定是有重要的事。

    打给我的是叶茂,他说老魏不在的时候有人报案,起初我以为是我们小区的案子,没想到叶茂竟然告诉我,报警的是公墓。

    有尸体被盗了。

    这本来不是一件特别离奇的事情,奇怪的是,被盗的墓是杨媚的。

    当时我有点呆住了,片刻之后淡定了下来,告诉他我知道了,就挂掉了电话。

    我再看了看1号档案上的时间和地点,琢磨了片刻。

    也许,他说得对,如果下一个人再死了,那几乎相当于是我杀了的,那我必须在这之前救下来人。

    “扯淡,他要杀人,还是要杀,这是在嫁祸你啊!”李狗蛋看我在电脑旁边有点紧张,过来二话不说就偷看了聊天记录。

    不管怎么说,下一次案发,就是我必须要抓住他的最好时机。

    骷髅头像消失了之后,拿出了师傅的档案袋,在上面将线索记录了下来。

    现在有几个方面可以入手:首先,骷髅头像还得让安安查,虽然上次失败了,他很可能对我们的防范多了几分,不过这是一条线索必须要追;其次,吴优说的废弃工厂,很可能就是犯罪分子的根据地,西京市正在开发之中,废弃掉的工厂不多,可以一一排查;最后一点,也就是胡蝶留下来的线索,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胡蝶死于白衣红花案,可她嘴里的坐标,为什么会是死亡高速。

    带着疑惑,我在电脑上查了废弃工厂的位置,近几年关闭的工厂并不多,我将它记录了下来,再一次仔细的排查,对照吴优所说,从他被抓走的位置以及到那里的时间,就能初步估算出废弃工厂的位置。

    从地图上看,符合这个位置的有三个。

    “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我告诉你,要找凶手,你就得找我李狗蛋,现在就可以带你去找凶手。”李狗蛋拍拍我的肩,继续对我说道:“再说了,吴优那逼,比我还会吹牛,他说是哪里可不一定了。”

    说完,李狗蛋从自己腰包里掏出来了一张纸片,对我说道:“这是茅山秘术,一般人我都不会给他看的,看你是兄弟,就给我打一个折。”

    李狗蛋将一块有棱角的纸片放在了手上,对我说纸片会有灵异感应。噼里啪啦的在那里念了半天,吹了一口气,纸片就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沙发上。

    可沙发上什么人都没有。

    “不会有错啊!”李狗蛋看了看沙发,说奇怪了,难道是学艺不精。

    据说今天小区已经安宁了很多,原因是因为前几天的楼道闹鬼案已经找到了凶手。房地产开放商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一个很出名的侦探,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查出来了这桩案子。

    是一个女人,因为自己的孩子丢了,精神失常,所以经常在楼道装神弄鬼,小区里面的人经常听见半夜一个女人哀嚎的声音,到处找自己的孩子,甚至还吓死了人。

    这个声音顾月一个人在的时候也听见过,不过在我眼中装神弄鬼的恐怖不是这个女人,而是房地产开放商。

    半天要找一个案子的线索都很难,更不要说是结案。还没有经过警局的同意,房地产开放商就擅自开了新闻发布会。短短的一天,他们爆出来的那个女人就成了舆论的焦点,社会吐槽的败类。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来了一阵阵的声音,什么东西在挠着门。

    开了门,楼道又没有灯,难怪物业会被住户批判,也是有原因的。

    前面一个白色的影子,在动着。

    “对对,就是他,你看我的纸片。”李狗蛋在身后,用手转了转纸片,强行对我说道。

    我没有在意这些,看着这个身影朝楼梯走了下去,我也毫不犹豫的就跟了上去。

    可下了楼,白色的身影就已经不见了。

    “这边!”李狗蛋给我指着方向,看不见人的时候,我也只好姑且相信了他。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上次的房间里去。一间空房子,门大大的开着,小区的人老说楼道喧哗闹鬼,可这间房子里寂静得可怕。

    又是那个空大的房间,拜祭的物品还放在那里,书也摆着桌上,不过我看了看页码,有被翻过的痕迹。

    夜里,风很冷,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血腥味。

    这个房间里弥漫着血腥味。

    打开了灯光,一个女人倒在了墙角,身上一丝不挂,全身是血,身上有绳子绑着,眼睛挣得很大。

    死了。

    女人披头散发,面目狰狞,死之前很可能是跟凶手搏斗过。

    身上的衣服很凌乱,看来不止是搏斗这么简单,她极有可能遭受过其他方面的侵害。

    “好好的一朵花啊,怎么这么就被糟蹋了啊!”李狗蛋在旁边啧啧的说道。

    我骂了他一顿,这是对死者的极大不尊敬。

    李狗蛋嘿嘿的笑了笑,突然神情又僵住了,悄悄给我指了指外面的门口。

    等李狗蛋安静了下来,我听见了门外急促的呼吸声。

    “什么人!”我快步跑了出去,门口的人突然尖叫了一声。

    “啊!”一个胖子跌倒在了地上。

    是门口的保安,刘杨。

    “你在这里干什么?”看着刘杨慌张的样子,他刚才一定是在外面偷看这里面。

    “我,我……”刘杨身体颤抖了起来,吞吞吐吐的给我解释他是上来查看情况的,因为老有居民说楼道在闹鬼。

    李狗蛋过来指着他说:“就是他,他就是凶手呗,杀了人还来不及跑。”

    我看了看刘杨的身上,衣服和工整,没有血也没有清洗过的痕迹,死者死亡的时间还不久,鲜血都还在往外流,如果是刘杨,他根本就没有时间换衣服。

    不过小区的案子今天都已经发了新闻发布会,刘杨又怎么会来这里查看,而且,这么鬼鬼祟祟。

    刘杨说他胆子小,所以只敢靠着墙走,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他不敢靠近。

    我打电话叫了警局的人来,将现场做一个处理。

    老魏半夜三更来到了小区,说最近这十几天是他这辈子最忙的了,案子一个接一个的不停,而且都那么棘手。

    我对老魏笑了笑,说不用急,白衣红花案就要浮出水面了。

    老魏听见了这句话,平淡的对我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警察将遗体抬出门的时候,刘杨悄悄的自言自语道:“这就是今天被批斗的女人,是不是受不了舆论才自杀。”

    可女人抬出去的时候是遮住的脸,刘杨怎么知道是谁。

    我给他礼貌的摇摇头,说不大可能,因为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很明显是有打斗过的痕迹。

    刘杨也给我摇摇头,说这个女人本来就精神分裂,自从她孩子死了之后,每晚上装成鬼到处乱窜,前几天跳楼的人就是被她吓死的。

    是吗。

    老魏收拾好了这个女人之后,问我白衣红花案的线索怎么样了。

    我拍了拍老魏的肩膀,让他早点休息,到时候就知道了。

    三个废弃工厂,如果我是凶手,我肯定会选离城市近的一个。吴优还说过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尸体,一般的工厂怎么会有尸体。

    除非,那根本就不是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