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快跑,你会死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3059字

    老魏和其他的警察带着尸体下了楼,我出了门,门口一个女人靠在门边,穿着帆布鞋,腿很修长,身材很好,偷偷靠在了门边。

    我出门的时候她在外面站着,手里拿着一个简单的摄像机,腰上跨了一个包和纸笔。

    是张童,我记得她是记者。

    藏得过于隐蔽,老魏来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发现她。

    看见她的第一刻,我发现她的身体在抖,不过她马上收起来了手上的东西,瞪了我一眼说道:“看我干嘛啊,我可没有怕。”

    “噗……”李狗蛋在我身边笑出了声,说这还没有怕。

    本来就很不爽他的张童又白了他一眼。

    之前看见张童的时候,给人感觉是一个很勇敢的女孩子,别说其他的,敢来鬼楼找一手信息,那就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没想到她强硬的外表下,竟然还藏了一颗脆弱的心灵。

    老魏在楼下联系死者的家人,可周围的邻居说根本就没有家人,那间空房子就是她的住处。

    “什么!”我听到了自然感觉很奇怪。

    空房子里连一张床都没有,平时门都是大大的开着,怎么住人。

    可几乎所有的邻居都说这个女人叫梨花,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她的男人就跑了,女人一个人守在了空房子里。

    就是不久前,她的孩子丢了,女人就发了疯。

    邻居这么一说,似乎就整个房子就是梨花在搞鬼,甚至还在开始感谢开发商给他们找到了这个女人,房子可以安心住了。

    对于梨花的死,这些人几乎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在他们的心里梨花就是一个不应该活着的女人。

    我问了老魏,老魏说开发商并没有经过他同意,就擅自开了新闻发布会。

    如果我猜的不错,之前小区闹鬼,甚至有人莫名其妙的跳楼,这件事情对楼盘的影响一定很大,开发商发现了一个疯女人,赶紧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这个女人身上。

    但是,为什么梨花会死呢,开发商不会那么蠢,楼盘毁了可以重新建,但如果动手杀人,那后果就是无法估量的。

    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在居民中还流传了一种说法,梨花的男人回来过一次,发现了梨花独守空房的时候竟然有了外遇,所以将其杀害。

    不仅如此,刘杨还拉了我到他的保安亭给我说了一件事情。

    “王警官,这件事本来不应该给外人说,不过说了可能对你破案有帮助。”刘胖子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了,开始对我说道。

    前几天跳楼的男人叫王宗听,曾经是保卫科的,多次趁职务之便到11楼去,至于是什么原因,刘杨很隐晦的给我暗示了与又暗示。

    我能听出来,他的意思就是梨花和这个叫王宗听的男人有往来。

    不仅如此,张童也给我证实了这件事情。她来这里想要找新闻,多次在11楼遇见过王宗听,王宗听这个人很色,甚至还想过要对她动手。

    我问张童来了这个小区这么久了,有没有拍到什么东西,张童她胆子很小,基本上没有拍到过什么。

    可不像啊,一个胆子小的人怎么会天天在闹鬼的地方游荡。

    王宗听的尸体被家人带了回去,是要安葬还是要火葬也不清楚,而梨花的尸体却无处安放,她男人一直没有回来。让人感到头疼的时候,房产开放公司打来了电话,说尸体由他们带到殡仪馆,想办法通知她男人。

    老魏听到了这里赶紧点了点头,说那样就太好了,警局最近的事情太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让开放商带走了尸体,我感觉有点奇怪。

    挠门声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明仔。可他说他的家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珍珍。而这个叫梨花女人,也丢了孩子。

    以前和师傅一起破案的时候,也遇见过几个案件交叉在一起的情况,师傅的最高纪录曾经一起破过三个案子,三个案子的凶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找到凶手。

    然而,那只是三个普通的案子,我也并不觉得自己比师傅厉害,眼前白衣红花案是当年翻出来的大案子。

    回到家之后,给顾月打了一个电话,问她今天怎么没有过来。

    那个时候已经深夜了,顾月给我说她有事,好像还很急的样子,叫了一声亲爱的,然后说明天给我打。

    我刚想给她说现在西京很不安定,让她自己要小心一点,她还没有听完就挂掉了电话。

    我想顾月到底是在干什么,心里有很多的疑惑,作为演员闹点陪睡的绯闻也是常见的,过了片刻又给了自己一巴掌。我怎么能怀疑顾月呢,她连第一次都给了我,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个书呆子,她都愿意跟了我。

    挂了电话之后,我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一会儿就入了梦,梦里我拿着一张发臭的纸条,在到处找着东西,周围一片雾,我想肯定是死亡高速。

    看着手里的坐标,一路走到了坐标的位置,从树林背后看见了一个人就在坐标的位置。

    是胡蝶,她拿着一个铁锹在前面挖着什么,树林很黑,看不见胡蝶的脸。片刻之后,她挖了一坑,放了什么东西下去。

    等她走了,我过去看了看,是一棵树。

    这么晚了,她来这里种一棵树干嘛。不对,这根本就是梦,胡蝶早就已经死了。

    等我恍然醒来的时候,额头上冒着汗。

    我擦了擦汗,来客厅接了一点热水喝了一点。

    忽然身体就像是站不稳一般,水杯都掉落在了地上。

    那个人头,怎么会又在桌子上。之前我把他仍在了垃圾袋里面,将垃圾袋拧了起来,就没有管过他。

    不过他应该是被我随着垃圾一起扔掉了才对。

    怎么还在这里,而且那眼睛炯炯有神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个假人头。

    想了起来,安安之前在巷子里面看见这个人头的时候,她叫我快走,我问过她什么原因她也没有给我说过。

    之后人头又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客厅,那次,安安在呆呆的看着人头,说像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

    现在,它怎么会又出现在了我的家里面。

    跟上次一样,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阳台上有人,可出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家的楼层很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后消失在我眼中,这样的高手不是没有,跟师傅办案的时候各式各样的人都见过。不过少之又少,而且这人心思如此的缜密。

    等我关上了窗子的时候,感觉身后就像是有人一样在看着我一般,那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我走到了沙发旁坐了下来,手里拿着人头,捏了捏。这次我不再把他当做晦气的东西,而是将他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小孩子玩玩具一样的观察了起来。

    将人头从桌子上拿了起来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纸条,被压在了人头的下面,所以刚才我没有发现。这应该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我看了纸条上的信息,惊讶万分。

    “快跑,你会死的!”

    我的手抖了抖,纸条从我的手里滑落了下去。

    赶紧转了身,再看了看窗户外面,好像这种被监视的感觉已经很久了。

    是谁,放了这张纸条?

    我的叫声打断了狗哥打呼噜的声音,狗哥似乎醒了过来,我听见了他房门缓缓打开的声音。

    难道是他?他放的纸条在这里,那又是谁要杀我呢?

    如果真的是他,那他为什么不给我直接说。

    “这是什么啊。”李狗蛋缓缓打开了门,朝客厅走了过来,看见我手里呆呆的拿着一张纸条,拿了过去看了看。

    还没看完,就看见了我手里的人头,大叫了一声:“我x,什么鬼啊!大晚上,你拿着这个东西干嘛!”

    看着李狗蛋慌张的样子,我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他,亏他还是茅山下来的人,见到一个假人头就害怕成这样子了。

    如果,这纸条上真的是劝告的话,那么放纸条在这的人,已经不第一次要救我了。

    还有,一直在我房间外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他放的。

    “啧啧,你仇家可多了,如果凶手把你杀了,那就没人查案了,还不叫你们警局那什么‘疯’还保护你。”李狗蛋在我身边说着。

    在西京,至少目前为止我认识的人里面,身手最好的人就雷雨枫了。

    当初在救叶语的时候,我就有一个疑问,在撞门的时候,雷雨枫并不是第一时间出现在门前。

    难道阳台上的人是他?不大可能。

    阳台上的人是敌是友目前我还分不清楚,不过多半是对立面的人。如果是敌人的话,谁会给我放这张纸条呢。

    “人生在世,还是逍遥快活比较好!”李狗蛋对我一阵怪笑,说不要那么紧张,反正早晚都要死。说完,自己就玩起来了游戏。

    确实如此,凶手要是杀了我,老魏是不敢管这个案子的,甚至总部也不会管这个案子。

    然而,这么简单的问题,凶手不可能没有想过。

    可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对我动手,还是说已经动过了?

    早上去警局的时候,在小区门口遇见了顾月,她很困的样子,说自己夜拍了一晚上回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