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回来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2991字

    我摸了摸顾月的头,确实有点发烧的样子,我想着待会去上班,先带她上去。

    顾月很温柔的拉了拉我的手,说不用了,自己上楼去喝一点药就可以了,让我先去上班,今天警局的事情一定很多。

    我只好在小区门口目送着顾月上楼,顾月到了电梯口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我,见我还在门口,给我挥了挥手,送了我一个飞吻。

    我转过了身,走去了警局,心想找到办完这些案子,就有更多的时间来陪顾月。

    转身过去的时候,看见小区的刘杨从外面走了回来,左顾右盼鬼鬼祟祟的样子,刚好撞见了我。

    “哎哟,王警官啊,你怎么,怎么还没去上班啊!”刘杨看着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有些惊讶。

    刘杨这个人虽然长得有点胖,但是比较温和,每天我出门的时候都会对我笑笑。然而就算是这样,我上不上班跟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跟了师傅三年,师傅经常教导我,每一个人的细节、表情,甚至是今天的穿着打扮都要注意。此时刘杨的表情就十分的不自然,如果用师傅的眼睛看,他主动问我怎么还没去上班,一定是心虚。

    我给刘杨解释,刚才我在这里目送了我的女朋友,正准备走,说完,很自然的问了问他去哪里了。

    刘杨听见我问他去哪里了,神情就更加不自然,看了看身后,指着说:“来上班,来上班!”

    我点了点头,让他好好上班。

    刘杨说当然了,他很爱这份工作。

    一个接近三十岁的男人,在门卫当保安这份工作很多人都是无法接受的,现在正是一个人事业应该蒸蒸日上的时候。不过刘杨的眼神里面确实透露出来一种难得的高兴,我也管不了,万一别人真的是爱这份工作呢。

    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刘杨不是刚刚来上班。保安一般都是住在小区里面,而刘杨刚才从小区外来,如果要来上班的话,他的衣服应该换成制服才对,可他却穿着便装,一定是为了行动方便。

    离开了小区之后,我去了警局,想要将死亡高速的坐标第一时间告诉安安,却在门口撞见了老魏。

    安安在办公室里面查着死亡高速的坐标,老魏不经意间就看见了。

    我以为老魏会因为我透露这件事情而发火,没想到老魏摇了摇头说:“罢了,罢了!反正这个案子是你全权接手,你都相信她,我也随便了。”

    我点了微微一笑,老魏果然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这个案子确实帮了我不少的忙。

    安安在电脑上查着信息,我走了进去,问她在查什么。

    “要怎么才知道胡蝶怎么得到的这张纸条呢?”安安放下了手里的手机,抬起了头问道我。

    “这就必须要知道她之前去哪里了。”我和老魏从死亡高速回来了之后,胡蝶就不见了,听叶茂说是去了山上。

    “这个倒是有办法找到,只需要找一下路边的监控,就能找到她去向。”安安右手拿着手机,左右伸进薯片袋子里面拿出来的一块薯片,‘吧唧’的吃了起来。

    “不对!”我打断了自己的话,胡蝶应该是在去山上之前就得到了这个坐标,可她一个法医,是怎么得到这个坐标,为什么会擅自行动呢。

    “我先找找!”安安放下了手机,在电脑上忙活了起来。

    我耸了耸肩,心里想着昨晚上做的怪梦,怎么会梦见胡蝶,而且她挖了一个坑到底是在干什么,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梦。

    安安在电脑上找着胡蝶死之前的踪迹,我在她的旁边玩着她的司南。

    “安安,问你几个问题,你会不会老实回答。”玩着司南,我突然想起来,对安安说道。

    “这要看什么事。”安安转过身来注视着我。

    “你说,总部为什么会派五个特警去死亡高速?”总部的意思总让人难以猜测,就像派安安和雷雨枫来一样。

    安安看着我,久久没有回答,之后低着头说她不知道,不过她反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可是罗神通的徒弟,如果死亡高速和白衣红花案有关联的话,你觉得会是什么关联?”安安扭头过来问道我。

    确实有关联,从我一踏进死亡高速开始,珍珍是从死亡高速走出来的女人,而翻案的当天,刚好是我从死亡高速出来的时间。

    不可能有关系的两件事情发生在同一时间,那就是碰巧,如果时间巧合到让人难以接受,那么可能就只有一种解释:这是早就设计好了的。

    “转移注意力!”我对安安肯定的说道,死亡高速的案子发生了半年,警方虽然一点头绪都没有,政府表面上不查,不过暗地里一定在调查。

    要能将这么大一桩案子的注意力转移开,恐怕所以案例里面,也就只有1号档案了。

    “聪明!”安安点了点头,说这个局很大,可能是早就设计好的阴谋。

    我对安安微微一笑,那就太好了,做得越多错得就越多,越大的网漏洞就越多。眼下只需要解决了白衣红花的案子,顺藤摸瓜就能能揭开死亡高速的面纱。

    “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希望这个决定没有错。”安安微微的笑了笑,脸颊露出了一个酒窝。

    安安回放了胡蝶之前的监控,在胡蝶进厕所的时候,老魏在对胡蝶说话,而胡蝶的一只手始终都放在了自己的兜里。在保护着什么,难道手里是纸条,进了厕所之后才放进了嘴里的?

    看来胡蝶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会出事了,那么凶手在事发之前一定对胡蝶动过什么手脚。

    仔细推敲了最开始大红花的录像,胡蝶从警局走了出去,回来之后并没有什么异常。而在胡蝶回来之后的监控上,又出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显然不是胡蝶。

    “找到了,胡蝶从这里上去的山。”安安将道路监控调了出来,用手指给我指着说。

    那是一条上山的路,这条路我经过过一次,但是不知道是哪里。叫来老魏看了看,老魏的表情很诧异,说是东山路。

    听见东山路,自然而然的就想起来了东山公墓,在西京的东边。

    “胡蝶在西京并没有亲人啊,她不是西京的人,去哪里干什么?”老魏在我身边疑惑的问道我。

    不知道。

    但是前几天杨媚的尸体失踪了,记得不错的话,那就是东山公墓发生的事情。

    “你们看!”安安将录像拉了很长,叫到我和老魏。

    “她上山了,一直都没有下来!”安安拖动了监控录像之后说道,然后切换了另外一条公路的录像,继续说道:“之后她又从另外一条路下来了。”

    两条路上,胡蝶出现的时间隔了有一天之久,根据我的了解,就算是在公墓去拜祭死人,也不会有过夜的这种情况,公墓每天六点之后就会清场。

    那胡蝶去公墓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一晚上她到底是怎么度过的。

    我打了东山公墓的电话,问了负责人,他说不是他在值夜班,不过公墓确实有规矩,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让人在公墓里面过夜。

    打完了电话之后,老魏在办公室里里面接了一个电话,是房地产开发商的电话,告诉老魏关于梨花下葬的事情,今天一天也没有联系到梨花的家人,可能要紧急处理了。

    老魏点了点头,表情很严肃。

    房地产开发商给老魏赔了一个不是,说之前的事情是他们太过于激动,找了一个不入流的侦探就想破案,也没经过老魏同意。说完了之后,常用的客套话就出来了,要请老魏吃饭,摆明了想贿赂他。

    老魏当即骂了一声,回绝了,责令开发商必须要重开新闻发布会澄清此事。

    由于老魏的臭脾气,最后和开发商聊了个不欢而散。老魏虽然有很多臭脾气,可他很有原则。

    今天的天气不错,我拉开了窗帘,让安安不要太累,享受一下阳光的温暖。

    安安点头对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表情就呆住了。

    顺着安安的眼光看过去,我发现今天的警局安静了不少。

    外面阳光正好,平时要有这么好的天气,警局的人一定闹腾得要死。而今天,刚从窗口走过去拿资料的人也跟着呆住了,站在走廊上看着警局的大厅。

    “出事了吗?”安安还在找资料,从办公桌旁边站了起来。

    “我出去看看,这群兔崽子,刚刚来上班就偷懒,看我不扣完你们的工资。”老魏说着从门口走了出去,一路谩骂的走到了大厅,之后声音就停了。

    刚开始我以为有人报案了,可能案件比较离奇,使这些警察看见了之后会比较惊讶。不过,这样冷清的警局实在是不正常。

    打开了门,我出了办公室。

    那一刻,我也呆了。

    警局的门口站着一个人,满脸的血。

    身上很乱,衣服很脏,看上去几天没吃过饭了。

    最重要的是,只有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