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东山公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3092字

    老魏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那个人,有点不敢相信,眼神里透过的一丝丝诧异。

    “陈飞鹏?”接着,老魏一种不敢相信的语气看着这个人。

    眼前站着一个男人,身上穿着警服,警服很脏身上有泥土,甚至还有血斑。这是老魏手里的警察,老魏一向强调警服就是警察的脸,不论做什么事情警服一定要干净体面。

    “你怎么回来了?”老魏吼了一声,即使是同事,周围的警察现在也都还不敢接近这个人。

    就这样僵持的局面,持续了几分钟,男人眼睛挣得很大,站在了警局门口,瞪大的眼睛里很大一部分是眼白,一定是受了不少的惊吓。

    他是之前和我们一起去死亡高速的男警察之一,看他的样子,在几乎已经被吓得不像是一个人了。

    “陈宇鹏呢?”老魏又是厉声的问道,脸上虽然严厉,可心里关心的不得了。

    陈飞鹏是陈宇鹏的弟弟,两人一起上的警校,一起加入了西京警部,平时形影不离,连那天去死亡高速,陈宇鹏听说陈飞鹏要去,也跟了上去。

    然而,今天回来的人只有一个。

    “唔,呜呜……”陈飞鹏缓缓的张开了他干瘪的嘴,想要说话,可停了下来。

    嘴刚一张开,就开始流血,嘴唇顺着裂了开。

    “……”陈飞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里含着泪水,我已经猜出来陈宇鹏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一位女警察给陈飞鹏拿了水过去,让他喝一点,看他的样子已经几天没有喝过水了。

    陈飞鹏双手接住了水,喝了一口。女警察赶紧从他的身边走了开,捂着鼻子。

    警察一般都比别人的心里承受能力强,在警校的上课的时候,就有将学员鼻子放在腐烂的东西上,为了培养他们的耐力。

    然而,女警还是没忍住走了开,陈飞鹏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腐臭味。

    这个时候才发现,陈飞鹏竟然是跪在警局门口的,而不是站着的。可能,他从死亡高速回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老魏,先别问了,他这样你问不出来什么,给他补充一点体力,然后再问。”我对老魏说道,老魏才让两个身体好一点的男警察去将他带了进来。

    给陈飞鹏拿了一些干粮和矿泉水,足够三个人的分量,陈飞鹏狼吞虎咽的就吃了下来。

    吃完了之后,嘴里含着一口面包看着老魏。

    老魏没有办法,又去给陈飞鹏拿了一些吃的。

    看着陈飞鹏的样子,像是受了惊讶,甚至有一点傻傻的,去死亡高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他哥哥呢?他脸上的血是怎么回事,特别是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应该已经不止一天了。

    周围有人在议论着陈飞鹏现在的样子,脸上布满了血,这样子的情景无非让人想到一些恐怖的画面。

    再加上和他一起进去的陈宇鹏没有出来,这样的画面就更加让人咋舌。

    “不,不会是……”旁边有一个胆小的女警察悄悄的跟人议论道。

    我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她们想说什么:吃人。

    但这只是他们的猜测,根据我的观察,可能性并不大。

    “吃完了赶紧说,你们那天到底去哪里了,还有,陈宇鹏人呢?”老魏就是这个样子,嘴上不饶人,即使陈飞鹏现在的样子已经惨不忍睹了。

    “老魏,你别催他,他说不出来话了。”我之前看见陈飞鹏的样子就很奇怪,他很想说话,却张不开嘴,张开了嘴之后,支支吾吾,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从他脸上的血可以看出来,血是从嘴里出来的,他的舌头被人割了,所以一直说不出来话。

    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警局的人都惊呆了,看着陈飞鹏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陈飞鹏哽咽着面包,眼眶里含着眼泪,对我点了点头,意思他现在确实说不出来话。

    “妈的,谁干的,你给老子说,老子去灭了他!”老魏十分心疼自己的部下,当下手握成了拳头,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陈飞鹏听了之后,眼泪都崩了出来,拼命的想给老魏说了些什么,又说不出来什么,只好摇摇头。

    我拿给他了一张纸,让他在上面写,可陈飞鹏拿到了纸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给画了一幅图。

    一幅图,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是山,坟山,仔细一看,那就是东山公墓。

    接着,陈飞鹏在上面写了两个字:胡蝶。

    “什么,她带你们进去的?”老魏看着上面的两个字吃惊不已。

    我让老魏别急,好让陈飞鹏接着写。

    这个时候陈飞鹏在图纸上画了一个箭头,箭头指向了一条公路。

    是死亡高速,不会有错。

    从纸上可以读出来一个信息,胡蝶从东山公墓上下了来,然后去了死亡高速。

    他们应该是在见到胡蝶之后才消失不见。想想之前我们回来的时候,胡蝶确实已经不在警局了。

    可胡蝶在警局呆了这么多年,她应该不会有想要杀害警局里人的可能。

    老魏很急,拉着陈飞鹏的肩膀拼命的摇了摇,让他说清楚,胡蝶怎么了,他哥哥又怎么没有回来。

    可陈飞鹏失去了语言能力,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让他休息休息吧。”我拍了拍老魏的肩膀,让他不要着急,只要陈飞鹏在这里,迟早都会知道真相的。

    老魏听我一说才淡定了不少,让医护人员给陈飞鹏处理一下伤口,他身上不同大小的伤口,淤青分布得很凌乱,如果他没有经历过警部的特殊培训,恐怕这些伤已经足以让他成死人了。

    我转身叫了雷雨枫,他这几天好像不在状态,我让他务必要保护好陈飞鹏。

    雷雨枫过来之后说,他的任务现在是保护我。我给他说没事,虽然知道我自己处于危险之中,不过陈飞鹏比我更加的危险。

    “那有什么危险的,死亡高速他都跑出来了,哪里还有危险。”老魏虽然心疼自己的部下,可眼下警局的人马确实有限,说陈飞鹏在警局,应该很安全的。

    “那就不一定了。”我马上否定了老魏的话,警局不是没有死过人,而且,陈飞鹏有危险的原因,跟我应该差不多——因为我们都是从死亡高速出来的人。

    从看到假人头下面的纸条那一刻,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牵涉的案子目前就两起,如果白衣红花案是为了来转移我的注意力,那么凶手是不会对我动手,我有危险的可能只有一种,有人不想让我接近死亡高速。

    听了我的解释,老魏觉得有道理,让雷雨枫务必要保护好他。

    之后给陈飞鹏安排去了医院,让他先回复身体,我让老魏跟我一起去东山公墓,胡蝶死之前去了那里,陈飞鹏在纸上画了那里。

    走出了警局,老魏很担心的问我,陈宇鹏会不会有事,这两兄弟要是有一个人死了,那怎么给别人父母交代啊。

    虽然这是老魏不想面对的结果,但根据我的猜测,陈宇鹏已经凶多吉少了。原因很简单,从陈飞鹏满身的血液都已经能看出来,他能从死亡高速逃出来,中间经过的过程一定是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至于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又是怎么从里面逃了出来,这都要等陈飞鹏将整个过程写出来了之后才能推论。

    车还没开走,陈飞鹏支支吾吾的从警局走了出去,用手不停的比着动作,要跟着一起去。

    本来他的身体极端不适合去这种地方,可是他一再要求,我只好让老魏将他放在了车上,也许他重要的信息。

    到了公墓之后,门口的大爷在来回的扫着地,很悠闲的样子。

    我们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向大爷询问了胡蝶来这里的情况,大爷说他不知道,只有这里管理的人才知道,他只是一个清洁工。

    说完,给我们指了指管理的去向,说去了公墓里面有事。

    我对他点了点头,说我现在就去找他。这个时候来从公墓前的斜坡下上来了一个灵车,周围跟了几个人,看起来阵势很大的样子。

    车开到了山前的时候,司机下了来,跟扫地的大爷交流了一下,扫地的大爷拉开了大门,让他们进去。

    从车后面抬出来了一个架子,上面盖着一床白布,下面四个人一人抬着一个角。

    在公墓前,死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有新摆放的花圈。

    不过这辆车开来的时候,我看见了车上一个人,本来要出来,看见了外面站着的是警察,头马上龟缩了回去。

    几个人抬着尸体很快就走到了我们的前面,几不一会儿,在前面选好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公墓管理员也过了来,看样子应该是要下葬,连地方都提前选好了。

    我正准备跟管理员询问之前胡蝶来公墓的事情,管理员刚开始跟我讲,我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遮尸体的布上,好像,少了些什么。

    抬尸体的人本来应该胆子很大,然而今天这四个人腿却在发抖。

    时不时的还看了看我,是心虚,因为我们是警察。

    在他们下葬之前,我猛然冲过去掀开了尸体上的白布。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