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瓮中捉鳖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2969字

    几个抬着担架的人看见我的动作,紧张了起来,甚至往后面退了几步。那种动作,显然是在做贼心虚。

    揭开了担架上的白布,出现了一具尸体,这本来不足为奇,关键这具尸体竟然没有头。

    无头尸体。

    从手上的皮肤和身形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女人。

    仔细看了看死者脖子上的位置就发现了端倪,头应该是被锯下来的。

    几个抬架的人似乎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看见警察出现在公墓前,他们的神情很紧张。

    “不,不是我们,我们只是帮人抬上来的。”几人看见我瞪过去的眼神,紧张得不得了。

    这也难怪我刚才看见车上那人的时候,他本来要从车上下来,结果看见了我,马上就龟缩了回去。

    “雷雨枫,去追车上的人。”我赶紧对雷雨枫说道,车上的那人或许应该已经在跑路了。

    雷雨枫的速度非常快,像风一样就朝公墓外面跑了去。

    我仔细检查了死者的身上,除了脖子以外,衣服很凌乱,有伤痕,还有捆绑过的痕迹。

    从伤痕上很像一个人,我们小区的梨花。

    “怎么会这样?”我自言自语道,房地产开放商不是将她的尸体带走了么,头怎么会被锯了下来。

    老魏看见我掀开了白布的场景,整个人都不好了,往后面退了几步,说怎么下葬的是无头尸体。

    陈飞鹏就更加的害怕了,支支吾吾的在说着什么,却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雷雨枫竟然将车上的人追了回来,刚好他开车想要逃下山,雷雨枫狂追了几条街将他逼停了带过来。

    “不,不是……”男人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解释起。

    他说他只是开放商叫来的负责人,这具尸体确实是梨花的,昨晚放在了小区的一个空车库里,今天早上去看的时候,就成了一具无头尸体。

    开发商担心将事情闹大了,就让他尽快将尸体处理掉,没有想到在这里就遇见了警察。

    担心事情暴露,他就开始跑路。

    “妈的,这么大的事情,不上报警局!”老魏顿时就急了起来,拿着手铐就要抓这个人。

    我看着梨花的尸体,谁这么残忍,到底是有多大仇,梨花死的时候已经很惨,用七窍流血来说不足为过,没想到这还不算完,凶手竟然连尸体都不放过。

    “不是我,跟我们没有关系,昨晚我们已经派了两个人在那里看守,只是打了一个盹的时间,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头已经被人割了!”开放商的负责人说起话来怕极了。

    “妈的,以为警察都是傻的吗,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有人能割掉头。”老魏一手紧紧的抓住男人的袖子。

    确实,我看了梨花的伤口,不是被直接砍掉的,而是慢慢被割下来的感觉,这种手法极其的残忍。

    脖子上的肉泛着白色,没有一丝的血色,应该是有清洗过的痕迹。被隔开的地方本来应该血肉模糊才对,整个人的身上都没有一点血迹。

    应该是他们要下葬她,但为了不被人怀疑,在上山之前就进行了清理。

    “不是我们,我们昨晚有好好的看守这具尸体,还给她男人打了电话,可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负责人跪在了地上,担心自己丢饭碗祈求着说道。

    “真他妈多事。”老魏揉着拳头,心里烦躁了起来。

    我让雷雨枫先带着这个人回警局,之后再来审问他。老魏谩骂道说这逼房产公司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自己的业绩不惜拿别人的生命来开玩笑。

    我让老魏先不要激动,带着尸体先回去了再说。不过房产公司确实没有把警局放在眼里,擅自开新闻发布会不说,尸体出了事连警都不报。

    转身看着旁边的公墓管理员,他的表情先是很惊讶,后来变淡定多了。

    我猜房产公司在上山之前一定给他通报过的,甚至还给过好处,不然管理员这一关是过不了的。

    跟管理员提起了胡蝶这个人,他点了点头,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印象,主要的印象还是来自于我身上这身警服。他说有一个跟我穿着一样警服的女人来过这里,不过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公墓是公共场所,在这种地方,每一个角落都是有监控在的。

    我让管理员带我去看监控,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将我带到了监控室。

    安安很熟练的调了调监控之后,画面上出现了胡蝶的身影。胡蝶从公墓进去了之后,左顾右盼在找什么东西,每个墓碑前都有看看,好像在找墓碑前的东西。

    走了几分钟之后,她停了下来。这个时候管理员悄悄的拉了拉我的衣袖,我能感觉到他颤抖的手,人悄悄的贴了过来,对我说道:“这,这是杨媚的坟墓。”

    “什么?”听到这里我也吃了一惊,胡蝶跟杨媚的生活应该没有任何的交集才对,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啊,唔唔……”看见胡蝶的瞬间,陈飞鹏紧张了起来,手指指的指着监控上胡蝶的影子,想要说什么,可依旧说不出来。

    不过从他手舞足蹈的样子上我可以看出来,他想说,就是胡蝶带他们进的死亡高速。

    监控上的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胡蝶干脆就坐在了杨媚的墓前,似乎在等着什么。

    之后出现了一个黑衣人,从杨媚的墓前走了过去,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的样子。

    人走了之后,胡蝶从墓前站了起来,走去了后山。她应该就是从后山出去,然后去了死亡高速。

    虽然看不见,但那一瞬间,他们一定交流过。

    我以警局的名义带走了监控,没有留备份,为了不让其他的人看见。安安在旁边玩着手机,假装没有看见,其实我猜她跟我一样,已经猜出了那人的身份。所以这份录像更加不能外泄,知道的人越少对破案越有利。

    陈飞鹏看着我收起来了监控录像,左右晃晃脑袋,样子有点怪,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看着录像。

    回到了警局,老魏开始在陈飞鹏身上套话,要知道他在死亡高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件事迫在眉睫。

    陈飞鹏在纸上写了陈宇鹏两个字,然后在自己的脖子上抹了抹,又在纸上写了胡蝶的名字。

    “什么,你说胡蝶杀了陈宇鹏?”老魏异常的激动了起来,手上的青筋暴起。

    要说之前老魏对胡蝶确实有各种不满,甚至有要抓她的冲动,不过胡蝶死了之后,老魏的那些情绪便跟着烟消云散,这个时候,他的情绪又上了来。

    没想到陈飞鹏竟然点了点头,对老魏说是,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的舌头。

    听到了这里的时候,老魏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骂了一声:“果然养了一条别人的狗!”

    按照陈飞鹏的意思,胡蝶带他们进了死亡高速,然后将他哥哥杀害,然后将他的舌头割了。

    之后,陈飞鹏站起来给我比了一个动作,双手抱在胸前,往下一戳。

    这个动作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可他让我想起了梦见胡蝶的时候,她好像在种树。不过陈飞鹏这么一提醒,好像根本就不是在种树,而是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行为。

    老魏很激动,这种时候往往看不到事情的真相。胡蝶虽然警校出来,不过相对于这两兄弟来说,是一个弱女子。就算胡蝶隐藏了自己的身手,如果要杀,胡蝶不会放一个人回来,而陈飞鹏的舌头被割了,这就更难解释了,从格斗厮杀的角度上看,要在一个人有意识的时候割一个人的舌头,比要杀一个人困难太多,而且是陈飞鹏这样训练有素的警察。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一种了,陈飞鹏从死亡高速回来在撒谎,而且是有目的在撒谎。

    老魏在旁边表扬着陈飞鹏,说他从死亡高速冒死回来是警局的光荣,陈飞鹏点了点头。安安在旁边玩着手机,没有看陈飞鹏一眼。

    我让陈飞鹏回家好好休息休息,之前一定受了惊吓。说完,我还对雷雨枫说一定要保护好陈飞鹏,说到保护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对雷雨枫眨了眨眼睛。

    雷雨枫听到了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说总部既然派他来帮我,他就一定会尽力。

    陈飞鹏听见了我的话,紧张了起来,头低着,眼睛左右的看着。

    整个房间,就只有老魏一个人蒙在鼓里。他还不知道陈飞鹏到底为什么会回来,不知道他伤明明很重,为什么还要跟我们一起一起去公墓上。

    原因,只有一个。

    等陈飞鹏走了之后,安安站在我身边玩着手机,悄悄的问道我:“你这样,就不怕打草惊蛇吗?”

    我对安安微微的笑了笑,说怕,怕他不知道我在怀疑他。

    只要他一慌,回来的目的就会提前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