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人肉血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2506字

    老魏听见我的声音,在暗示他身后有人,赶紧转过了身子。

    就在老魏转身的时候,门缝中的那一双眼睛慢慢就不见了。刚才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个人确实只有一只脚,而且是一只干枯的脚,要移动应该很慢。当然,不排除他抬起来了另外一只脚的可能。

    不过就算他走了开,人应该还在这个废弃工厂里面,不会走远。

    “好恶心,像尸体一样。”李狗蛋也看见了刚才的那个人,他本来已经算是瘦的人了,可眼前的人比他更瘦,李狗蛋说就像是棺材里面的干尸一样。

    雷雨枫尝试了几次要撞开门,可这毕竟是一个工厂的铁门,要想凭个人的力量撞开是不可能的。

    “老魏,包围这里!”我大声的对老魏说道,可老魏带的人马并不多,一个砖场的出口却有很多。

    最后,包围被改成了巡逻,让老魏带来的警察在四个角落巡逻,一旦发现人,马上鸣枪。

    我让老魏将车开过来,抵在了围墙上,我们先爬上车,然后再翻过围墙。

    刚才的那只眼睛,那干枯的脚已经不见了,废弃工厂里面一片寂静。

    “大家靠近一点,小心一点!”老魏在身边对周围的人说道,根据我的推测,老魏已经大致确定了陈飞鹏来了这个地方。

    如果他来这里是为了找人,那么凶险是不可知的。

    废弃工厂很大,后面有半边山,是以前砖场开山留下来的,不过那是一片断山,靠近断山的地方有很多的窑洞,以前是用来烧砖,后来是用来烧尸体。

    “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李狗蛋在我的身边动了动我的手,自己捂着鼻子闻到我。

    周围的人都点了点头,是有一股气味。

    而且很臭,是腐烂的味道。

    可废弃工厂里面很空旷,看进去一览无遗。只有一个房子在正中间,顶上有很多灰尘,进门的地方却很干净,这一定是在最近住过人的。

    进了这个房间之后,里面很暗淡,没有灯,在正中间的地方有一个大大的红蜡烛,烧了一半,蜡油还在往下面留着。

    “好阴森,阴气好重。”李狗蛋抖抖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对我说道。

    安安赶紧用手捂住了李狗蛋的嘴,附近,有人。

    李狗蛋被安安的手捂着嘴,老脸顿时一红,做了一个嬉皮的表情。

    房间里面有很多的砖,规规矩矩的摆成了一个个方块的形状,比人还要高。

    “什么东西!”老魏猛然叫了一声,踢了踢脚下的东西。

    地上,竟然有一只手。

    “这!”老魏惊讶的看着地上,虽说这里后来改建成了火葬场,可是随地出现一只手,也太不正常了,而且手已经没有了血色。

    我让老魏先不要惊讶,这里有人,而且在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

    朝工厂的正中间走,吴优口中描述的那一幅画面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里,挂了好多尸体,在屋顶上面。每一个,穿着白色的衣服,胸口挂着一口大红花,头低着,头长长的向下垂了下来。

    这和孙清风家挂着的木偶一样渗人,甚至更加的可怕,同时出现这么多尸体,即使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那种恐惧的感觉依然是挥之不去。

    这个时候,工厂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声幽幽的声音,听起来很尖,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怨恨似乎很重,让人毛骨悚然。

    “尸体,在动了!”老魏在我身边悄悄的对我说道,我也知道只要看见白衣红花的玩意,老魏内心的恐惧就会上来,更不要说刚才那声音,老魏冷汗又上了一头。

    老魏刚刚在说尸体在动了,这时候,一双手在我身后悄悄的拍了拍我。

    那一刻,我肩膀都要跳了起来。

    “谁!”我朝后面大声叫了一声。

    “是我,狗哥!”李狗蛋悄悄的在我身边捏着鼻子,对我说:“刚才那个怪人呢,好像还在这里面。”

    听到李狗蛋的声音,我就想起了工厂门口缝里的那个人。

    “长成那个样子,肯定有问题啊。”说完,李狗蛋又悄悄的对我说到,那声音,悠长悠长的。

    可废弃工厂太大,根本就找不到这个人。

    工厂里的臭味变得越来越重,安安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往前面走了一百米远的地方,那种臭味更加重,在臭味中间还夹杂了一种福尔马林的味道,应该是用来泡尸体的。

    吴优说过,废弃工厂里面应该还有一个很大的血池,有一股浓厚的血腥味,而现在,你股难闻的味道就在眼前。

    一个正正方方的池子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很大,至少有十米宽。

    那弥天的臭味就是从这里散发了出来。

    池子里面血红色的一片,虽然不能确定这里是不是全是血液,但是从味道上看,主要的成分就是人血不会有错了。

    “哪里来的这么多血,啧啧。”李狗蛋又在旁边啧啧了起来。

    这里以前是火葬场,死人很多可以理解,甚至顶棚上挂着那么多的尸体,我都可以将它理解为火葬场的人在火葬之前的一种方式。

    可这个血池,太过于血腥。

    “不会是把死的人血都给放在了这里吧。”老魏捂着鼻子也捂着鼻子朝前面慢慢的走着,那种难闻的味道实在有些无法承受。

    安安将手机收了起来,放在了兜里,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要认真起来了。

    她将捂着自己鼻子的手放了下来,大步的朝血池走了过去。

    我刚想叫住她,安安已经走到了血池的旁边,她在血池旁边走了不到半圈,忽然弯下了腰,肚子就像是翻江倒海一般,吐了出来。

    安安的自控力绝对不在一般人以下,珍珍死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识过了,安安搭着板凳,亲手去摸过珍珍的脸,甚至还捏了捏。

    “哇……”安安一直手靠在了池子边上,另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从她的声音上可以听出来,她其实很不想吐,想忍住,可是忍不住。

    我走了过去抚着安安,问她怎么了,过去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不需要问。连我自己的胃里面都有翻江倒海的感觉,一种强烈想吐的感觉,被我给咽了下去。

    “安安,你没事吧。”我抚着安安起来,安安给挥了挥手,背对着血池,摇了摇头。

    这不仅仅是一个血池,里面有很多让人无法直视的东西,一双翘起来的手,断裂的头,甚至还有很多被拆开的尸体。有些直接就被从中间剖了开,那样子,惨不忍睹。

    我让老魏他们先不要过来,这里的场景一般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加上那浓烈的臭味。

    最终老魏还是看了见,强忍着自己的动作,转过了头。

    李狗蛋还算好,竟然还能够在血池面前大大咧咧的样子。

    我忍住了自己情绪,捏着鼻子,来到了血池面前再看了一眼,这里面,不止是一个尸体,但都一一被肢解了开,一些内脏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不管是谁在这里做了什么事情,光是这个血池,就已经足以判刑。

    吴优说过,他被抓到这里的时候,好像有人在举行什么仪式。我看了看周围,血池里虽然很肮脏,但附近却十分干净。

    安安吐完了之后,自己一个人躲在了墙边,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血池的边上有一张桌子,很简陋,上面东西好像刚刚被收拾过,安安从上面拿起来了一张纸,看入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