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死亡高速上的新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3015字

    是顾月,刚才下车的人是她。那熟悉的背影,婀娜的身姿,我不会看错。

    想起她应该在宾馆,我回来竟然没有先去接她,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都忘了。

    刚才开车送顾月回来的人,是一个男人,看不清楚什么样子,不过车倒是挺好的。

    “嫂子呀,你不去看看!”李狗蛋在旁边推了一下我的手,对我说道。

    我并不是不知道是顾月,只是她突然出现在这里,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她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应该是之前带去的毛线球,要给我织毛衣。

    等我想要去叫顾月的时候,她已经进了电梯,我们躲在黑暗的地方,她也没看见。我对李狗蛋说了算了,她应该回家了,我们先上楼去看看,到时候回家一样可以看见顾月。

    李狗蛋神经兮兮的对我说:“你们城里人可会玩了,你丫的小心一点,别因为工作被人挖了墙角,嫂子这么漂亮的,你以后想找都难了。”

    “滚犊子。”我臭骂了李狗蛋一顿,可心里还是知道他是在关心我,而且最近顾月给我的感觉怪怪的,特别是在宾馆的时候,她第一次反对我的事业。

    我和李狗蛋走了电梯上了小区一楼平面,刚才那个人奇奇怪怪的样子,半夜拖着一个行李箱,肯定有问题。

    到了一楼小区的时候,外面吵吵嚷嚷的,听起来比广场舞还要热闹,而且发出这些声音的,好多都是大妈。

    我走了过去看见一群人在谩骂着一个人。

    仔细一看这个男人三十岁左右,身体看起来不错,就是头发有点乱蓬蓬,被一群大妈围在了一起,骂声十分难听。男人见自己走不出去大妈的包围圈,干脆坐在了地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我勒个去,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跟我李狗蛋一样不要脸的人。”李狗蛋在外面仔细打量着这个男人,问我,该不会是他的同门吧。

    我瞪了他一眼,说我怎么知道。

    刘杨见我过来了,慌忙的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道:“王警官,你总算是回来了。”

    “什么事?”我问到刘杨这是什么情况。

    刘杨将我拉到了他的保安亭,悄悄的对我说道:“这不,就是那个人啊!”

    说着,刘杨扬扬头示意我。

    这一简单的动作,加上刚才那些大妈的谩骂声,就让我想到了梨花的男人。

    而刘杨也正是这个意思。

    跟刘杨在保安亭里说了几句话,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气味。正准备问刘杨的时候,梨花的男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将烟头随地一扔,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大喊了我一声。

    “喂,那边那个,你是警察吗,没看见这群人不讲理在围堵我吗?”梨花的男人声音特别的粗狂,听起来就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据说,这个男人几年都没有回过家,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你们在哪里发现他的?”我没有理这个男人,问道身边的刘杨。

    “就在11楼啊,有住户经过的时候,发现这个男人鬼鬼祟祟的,在11楼走来走去,还带着刀。”刘杨对我说道,不仅如此,这个男人还蛮不讲理,问话也不说,一直往下跑。

    不少保安一起才将他围堵在了楼下,打了报警电话,之后居民楼里的人就下来对他进行谩骂,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就是杀害梨花的凶手。不仅如此,这个男人已经在楼道里面出现了几天了,只是今天碰巧被人给发现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案发确实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转身问到梨花的男人。

    “关你什么事?”梨花的男人瞪了我一眼。

    我拿出了自己的警牌,对他说道:“我是警察。”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不屑的眼神依旧没有改变,而是唾弃一般的对我说道:“警察了不起?”

    “卧槽!”李狗蛋在旁边拉起来了自己的袖子,对这个人谩骂道,要不是自己身体羸弱不如这个人,可能早就跟他火拼了起来。

    不仅是李狗蛋,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也没有见过人对警察这个头衔如此不屑的人。

    “没事我就先上去了,麻烦你叫这些人不要来烦我。”梨花的男人瞪了我一眼,要从人堆里面走开。

    当时我有点惊讶,正准备问这个男人事情,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桀骜不驯。

    “警察同志,就是他,他回来杀了梨花,还在楼道装神弄鬼,快将他抓起来啊!”看见了这个男人,周围的大妈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让我将他抓起来。

    再看看今天的保安团队,好像比平时小区里面的保安多几倍,可能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原因。

    “哼!”男人转身,上了楼。

    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怨气,不过这个男人有点反常,一般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妻子被害了,那应该激动不已,甚至哭哭啼啼。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是凶手,那他也应该有掩饰,而他好像完全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就是他,这逼绝对是凶手,还是脑残,不把你放在眼里,哥代表你去抓了他好了。”李狗蛋在我旁边煽风点火的说道。

    “大家回去休息吧,如果他真的是凶手,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会还小区一个安宁,请大家放心。”我转身对自己身边的大妈们解释到,俗话说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大家似乎都信了。

    “什么警察啊,你没看见他的身上还带着刀吗,大白天的带着一把刀,这不是凶手是什么。”男人走了,我没有拦住他,小区的居民开始谩骂道我。

    没有证据,我不能抓人,在别人口中他就算是再怎么可疑,也不能只用口来说。我知道这是秀才遇见兵,只给小区的人说我一定会抓住凶手,小区的人都开始将口水战转移到我的身上。

    “什么警察!”

    “拿着人民的钱,不给人民办事,要你有什么用!”

    “……”

    各式各样的谩骂声开始了,听到了这些人的话,我甚至有点佩服刚才那个男人,竟然可以坐在这里淡定的抽烟。

    “都他妈别哔哔了,罗神通的徒弟,是你们可以哔哔的吗?”狗哥在关键的时候用他当年行走十里八乡的大嗓门吼了一声。

    听见了这句话,周围的人开始议论了起来,但声音变小了起来。果然师傅的形象在这一带人的心中已经根深蒂固,听见了罗神通的大名的时候,大家对我的敬畏又多了几分,甚至就连刚才不屑走上楼的男人,都停了停脚步。

    不过,片刻之后,他挪开了脚步,继续向前。

    人群散开之后,我问到问刘杨,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刘杨听我一问,马上就告诉我说:“不知道,今天才发现的,不过我今天看监控的时候,发现他的身影已经出现了有一两天了,你说他要是心里没鬼,大家在满世界的找他,他不出来,干嘛偷偷摸摸的啊。”

    听完刘杨说了之后,我让他给我也看看监控。

    刘杨给我看了一段昨天的,可今天的他告诉我因为之前停了一会儿电,所以看不到。

    我点了点头,打了一个喷嚏,从刘杨的保安室里走了出来。

    从保安室,到电梯的时候,李狗蛋拍拍自己的胸口:“我勒个去,还好刚才没有跟那个男人杠上,那个家伙身上不仅有刀,而且身上还有一个纹身,妈的,肯定是黑社会的大哥,是不是该去给他道个歉啊,狗哥我还不想死啊!”

    梨花的男人身上确实是有纹身,在胸口,刚才他起身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他好像在故意遮掩。这个纹身好像在哪里见过,不像是黑社会组织的纹身。

    这个男人也是很奇怪,一出去几年不回就算了,自己的女人死了,他也毫无表情。

    回到了家之后,顾月在阳台上收拾衣服,我走到了她的身边,从后面抱着她,道歉的说道:“月儿,对不起,今晚忘来接你了。”

    顾月好像并不领我的情,拉开了我的环抱着的双手,继续收了起来衣服。

    “嫂子,嫂子,给你说个惊天大新闻,今天在车库看见了一个女人,跟你长得好像啊!”李狗蛋看见了顾月,走了过来,旁推测敲的对顾月说道。

    说完,李狗蛋给我眨了眨眼睛,示意我不用感谢他了,好兄弟就应该这样。

    顾月听见了这句话更加的不高兴了,转身过来没好气的看着我说:“同事送我回来的,你不用让他来质问我!”

    顿时,我垭口无言起来。

    顾月说完了拿着衣服走到了房间里面去,有点不高兴。

    “花花世界,还是要小心的好!”李狗蛋在我旁边说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怪他还是不怪,摇了摇头,在我的心中无论如何都是相信顾月的,这么多年,顾月就像我亲人一样。

    顾月进房间后,电视还开着,里面放着新闻,一个滚动的新闻标题让我和李狗蛋都震惊了:警界神探罗神通载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