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断头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1本章字数:3026字

    看见标题的时候,我有些瞠目结舌,心中万千情绪,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表达。

    电视上的新闻转瞬即逝,我赶紧打开了电脑,查看一下今天的新闻。

    短短的几分钟,这条新闻似乎已经轰炸了整个互联网。

    “警界神探罗神通载誉归来!”

    半年了,师傅终于从死亡高速回来了?

    这个时候老魏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赶紧看新闻,我给老魏说我已经看了,今天的新闻确实很轰动。

    “太好了,老罗要回来了,恐怕这次要连死亡高速的案子一起给结了。”老魏喜出望外的对我说道。

    我顿了顿神,让他先不要这么激动。

    师傅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而且回来的时候也不给我通知一声。

    我让老魏好好去发布新闻的网站打听一下消息,这消息不一定是真的,很可能是炒作。

    我是师傅的爱徒,师傅回来第一时间肯定先给我说。而且,从新闻上看得出来,说的这件事情是罗神通要回来了,不是回来了。

    众所周知,死亡高速上没有信号,师傅是没有办法与外界交流的。

    老魏像是被我泼了冷水一样,‘哦’了一声说他查一查。

    面对这个新闻,我本应是最激动的人,可如果有人用这条新闻做事,过于激动只会陷入敌人的圈套。

    关掉了新闻,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去了半年,师傅要是活着,真的应该回来了。

    上次那件西服,的确让我感觉师傅可能还活着,那上面还有师傅的烟味。

    看完了新闻之后,我回到房间看了看顾月,她坐在床边织着毛衣,背对着我,心情好像很不好。

    我轻轻的敲了敲门,叫道:“月儿。”

    顾月不高兴的情绪依旧,听见了我的声音之后,干脆放下了手里的毛衣,自己蜷缩在了床上,拉上了被子,背对着我要睡觉了。

    跟顾月在一起了这么多年,除开容貌,顾月还有一点是别的女人绝对无法比拟,那就是脾气。

    这么多年,不管我做错什么事,甚至在警校的时候忙着案子很久没有理过她,她也没有生过气。

    而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好了,月儿,那不是我让狗哥说的,不要生气了。”我躺在床上,靠在顾月身边说道。

    顾月没有理我,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躺着。

    其实我知道,按照顾月的脾气不会因为这点事情生我的气。

    良久自后,顾月终于开了口:“王明,这个案子对你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听见了顾月质问的语气,我咽了口水,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只是在她身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破这个案子,关系到我的前途,关系到师傅的荣誉,当然,最重要的是西京的安稳,匡扶正义。

    “那我呢!”顾月再次问到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束手无策。

    “当然,也很重要!”进警校,和认识顾月都是我人生最开心的事情。我曾经也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做师傅一样的神探,另外一个,就是娶顾月。

    “你不要当警察了,我们结婚吧!”顾月突然转过了身子,对我说道。

    她,不想我继续参与这个案子,她只想过平淡的生活,家人平平安安就可以了。

    听见结婚两个字的时候,我身体有一点颤抖,不知道是不是激动。

    曾经,在追顾月之前,我幻想过无数次跟顾月在一起的情景。在一起之后,我发现我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我想一辈子都守护在她身边,她一定要成为我的新娘。

    可当她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顾月从来没有如此认真跟我讨论过这件事情,她曾经说过,要娶她必须要一场让她感动到哭的意外求婚。那时候,她会轻轻点头,让我抱着她走进洞房。

    然而,今天她却像是交换条件一样对我说道。

    “等这个案子完了,我们就结婚,好吗。”我紧紧的抱着顾月,嗅着她的体香。

    只要完了这个案子,或者找到师傅能接手这个案子,我都可以放下一切跟她在一起。

    听到这里,顾月不再说话。

    “月儿,你听话啊,我知道你好!”我紧紧的贴在了顾月的身上,她平常不会生气,要是生气肯定很难收拾。

    “那个,真的是我同事,我看你没回来,他路过顺路就带我回来了。”顾月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了,顾月如果喜欢有钱有势的人,当初就不会那么铁心的跟着我。

    听到顾月跟我说话的语气,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果然顾月是难得一见的好女人,我将她紧紧的抱着,让她转过身来,亲吻着她的额头。

    “哼。”顾月嘟着嘴,哼了一声,白了我一眼,耍起了小女人脾气。

    “哦,对了,我今天坐电梯上来的时候,在一楼遇见了一个人,好奇怪。”顾月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我问顾月怎么奇怪了,顾月说那人明明按了电梯,看见了里面有人,赶紧就跑了,像是逃命一样。

    说完,还看着我问自己有那么可怕么。

    我摇了摇头,说月儿像天仙一般,怎么会可怕。顾月说我现在变得滑头了,不像以前的阿呆了。

    我笑了,说只要她开心就好了,说完,问了问顾月那个人有什么特征没有。

    顾月说跑得太快,她没看见,不过听声音,好像拖了一个箱子。

    听见了箱子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从床上站了起来,穿上了衣服。顾月看了我一眼,我算是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这样工作了。

    可发现了线索,我的心中澎湃起来,自己根本就管不住。

    出了卧室门,李狗蛋在外面玩着电脑。

    “王炸!”他好像没有注意到我出门,大吼了一声。

    我没有理他,几乎是一路冲到了11楼。

    那个空房间。

    11楼比之前更加的黑暗,因为发现了梨花的男人回来,周围的住户都不敢住在这里。

    下午在楼下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说要是不抓捕他,他们会将房产开发商告上法庭,要求退款。

    楼道比以前更加的寂静,甚至寂静得可怕。

    停住了脚步,发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女人,很寂静,在喘息着。

    她好像很紧张。

    “王警官,我,我是童童,我来找新闻的。”童童在我身后害怕的说道。

    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走进了那个房间,气氛比之前更加的恐怖,桌台上已经换了新鲜的水果,上了香,房间里面多了花圈。

    这让我很奇怪,房地产公司不会给梨花送花圈,而周围的住户对她更是恨之入骨。

    “啊,这什么呀……”童童走在了我的身后,突然尖叫了起来。

    她的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小。

    房间里面有人,从我们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就有人在盯着我们。

    这个房间,被整个小区的人誉为鬼屋,甚至连11楼都不怎么有人敢来,里面怎么会有人。

    他的眼神很冰冷,在黑暗的地方看着我们。

    均匀而微弱的喘息声,显然不想让我们发现。

    “出去!”一声粗犷的声音从房间的角落发了出来。

    一双瞪大的眼睛看着我,就像是要吃了我一般。

    “是你?”我看着角落的那双眼睛,那声音,我回来的时候还听过。

    “叫你出去,听不懂吗?”那声音回复到我,显然是不待见我。

    这个男人的性格真的是有那么一些奇怪,说话也不怎么让人待见。

    “我是警察,说不定可以帮你!”我尝试着跟这个人交流。

    可没想到,回应我的只是一声冷笑。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男人旁边有一个箱子,那个箱子,就是我之前在车库看见一个人拖出来的箱子。

    “怎么会在你这里?这里面是什么?”我疑惑的问到他。

    “人头,我也想问,为什么在这。”男人直截了当的对我说道。

    我真的是吃惊万分,我是警察,他竟然对我说箱子里面就是人头。

    而且表情还那么淡定。

    “你别想过来,这里面是我妻子的人头。”男人的眼中有一种杀气,似乎我要敢靠近,就不会客气。

    “你,你不会就是杀人凶手吧!”童童在我身后颤抖了起来,说话上句不接下句。作为一个记者,还是凶杀案记者,心里素质还这么差,我真的是万万没想到。

    男人给我的感觉,跟传闻中并不一样,他守在了这间房子里,甚至连警察查都不怕。那个人头将在箱子里面,他说他不知道怎么出现在这里,可自己却在这里守着。

    他如此沉重的样子,对梨花的感情很深。

    “好,只要你不做犯法的事情!”我拉着童童让她跟我走出来。

    这个男人不能来硬的。

    童童很奇怪的说,他不就是凶手么,自己还要写报道呢。

    我让她不要急,是凶手就逃不掉。

    男人没有跟我说话,坐在箱子旁边,看着自己手里的刀。

    走出了房间,我并没有马上上楼,停顿在了走廊上,悄悄的给老魏打了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杀害梨花的凶手,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