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十字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2本章字数:3062字

    “什么事?”听见安安那沙哑的声音,我莫名的不安感就涌了上来。

    “我想好了!”安安情绪平静了很多,对我说道。

    我有点不懂她的意思。

    “你应该知道的,他一定要在和1号档案第四位死者一样的情况下再犯案,这是抓住他的最好机会。”安安的情绪变化了起来。

    之前平静得像是一片死寂的湖,现在湖水泛起了波澜。

    “迟早都会有一个人来充当这个角色,不如,就我吧。”安安接着说道。

    那种感觉,就像一只赴死的鸟,直冲向大海。

    “我想看看,十三年前,亲手杀掉我母亲的人,如今还有没有人性。”安安说完,在电话那头叹息了一声。

    “不行!”我果断的回复了她。

    如果凶手真的是那个人,能够亲手杀死杨媚,制造如此事态的变态杀人狂魔,已经到了那种无法用人性来解释的地步。

    安安要去扮演第四位死者的身份,无异于是赴死。

    “那么,你想谁成为下一位死者呢?”安安给我解释道,她至少接受过总部的训练,去了不一定会有事,如果让凶手自己找目标,那凶手的活动空间就太大了。

    她是要做诱饵,而且,她有足够的筹码。

    因为1号档案就是从杨媚开始,她和杨媚的关系我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她的确有一张和杨媚神似的脸。

    一般人,根本认不出来,甚至有人第一眼看见的时候,还会怀疑她就是那白衣红花鬼。

    “这也是我的心愿!”安安用祈求的语气对我说道,她来西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白衣红花案的凶手。

    她说过,一定要亲手抓住白衣红花案的凶手。

    “不行!”我又摇了摇头,说我自己会处理,不会在让悲剧在重演。

    “不会?你知道凶手有多厉害吗?你知道当初要不是因为姓罗的像你一样拖沓,会少死多少人吗?办案要的不只是头脑,有的时候更需要手段!”安安见我说不通,突然声贝加大了起来。

    “是吗?”当年的案子,我只看过1号档案,上面记得很细,不过只有和案子相关的事情,其他的事,几乎没怎么提。

    安安忽然停顿了起来,我也知道,她是做了很久心里准备,才做了这个决定。

    连声音都沙哑了,她心里有多难过,我是无法感受。

    “希望你能把握这次机会!”安安淡淡的说道。

    我挂掉了电话,给安安说不行,这是原则上的问题。即使她这样做了,自己没事并且抓到了凶手,那也是钓鱼执法,法律上来讲不是正规渠道。

    不过,要在第四个人死的时候抓住凶手,方法,我早就已经想好了。

    挂掉电话后,我问老魏新闻的事情调查了没有。

    “调查了,新闻社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新闻,说罗神通要从死亡高速回来,而且还会带着死亡高速整个案件的消息。”老魏对我说了说,我让他把新闻社的信息给我。

    老魏给了我之后,心中总是忐忑不安,感觉不对。

    师傅要回来的方式,绝对不会是这种,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人在作怪。

    老魏押走了刘杨,我让他一并通知小区的物业和房地产公司,案子不仅仅关系到了刘杨。

    等老魏走了之后,我坐着电梯上了楼。

    电梯里面冷冷清清,就像这几天的小区一样,好多人都不敢在这住。

    开到了11楼,突然停了下来。

    又是11楼,虽然说着案子有了眉目,不过11楼整体给人的感觉都很奇怪。

    还有身后这阴森的电梯,那晚上一群人从里面跑出去的场景,我记忆犹新。

    电梯开了,我以为是有人在这里按了电梯,要上楼,可并没有。

    出门,看了两眼,也没有人。

    转身正准备要走的时候,那双眼睛,黑暗处悄悄的看着我。

    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

    “是你?”我看着梨花的男人,他贴在了墙上,一动不动。

    他没有说话,递给了我一根烟,然后自己点了上,狠狠的抽了两口。

    我看见他身上的那个纹身,越看越熟悉。

    “今天,谢谢你了,王警官!”男人吐了一口烟圈,终于还是开了口。

    “没事。”我笑了笑,点上了他给的烟,说抓犯人是我应该做的。

    “现在的好警察,已经不多了!”男人又抽了一口烟,接着说道。

    原来,他说起话来,也不是那么冷清。

    “今天你帮了我,这个恩情,我会还的。”说完,他从墙边立了起来,缓缓的走进去了那一间空房子。

    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对梨花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可我不懂既然感情深,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回来。

    据说,一次都没有。

    而这么多年的时间,梨花也没有一句抱怨。

    我在楼道抽完了烟,上了楼。

    回到家的时候,李狗蛋还在玩着电脑,对着电脑大喊到:“哈哈,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我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水,问道李狗蛋:“狗哥,今天你怎么没有跟我一起去查案啊!”

    按照道理来说,每次办案来说,狗哥都会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去。

    “没看见正忙着吗?”李狗蛋坐在了客厅,对我说道。

    我拿出了老魏给我新闻社的联系方式,主动联系了他们的编辑,要问一问师傅回来的事情。

    当然,我并不相信这件事情。

    果然,编辑社的负责人告诉我,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也不是自己的新闻记者爆料出来的。只是昨天突然收到了一份莫名的包裹,拆开之后写着这个新闻,上面还有照片。

    编辑看照片上确实是罗神通本人,查了也没有发现有电脑处理过的痕迹,关系到这个新闻影响重大,所以他们就发了。

    “妈的!”我将烟头按在了烟灰缸里,臭骂了编辑一顿。知道这新闻关系重大,他们竟然没有经过警局的同意就将它发了出去,分明是为了赚钱。

    我让他们将照片给发了过来,再将之前的新闻统统删除了,这次新闻的负面影响他们要负全责。

    照片发过来之后,我仔细的看了看,果然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

    照片上确实是师傅,穿着黑色的风衣,很长,很帅,带着一顶绅士的帽子,即使已经中年的他,男人味依旧不减。

    从脸和身体上看,确实是师傅,不会错。不过唯一一点不对劲的,就是衣服。

    师傅走的那天穿的是西服,而我在死亡高速上发现那件西服的时候,上面还有味道,证明师傅不久前还穿过。

    可照片上是风衣。

    珍珍死了之后,就只有我和老魏知道师傅走的那天穿的是西服。

    而制造这个新闻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照片上的穿着只是根据传闻中罗神通的样子制造出来的。

    制造这个新闻的人,到底要干什么?

    仔细看了看照片后面,拍摄的场景竟然就在死亡高速外面。这点马脚只要有一点心思的人都可以看出来,但如果新闻发送出去的话,普通百姓根本就不会对此怀疑,只会兴高采烈的说罗神通要回来了。

    “这个人有问题!”我突然想到了这张照片的用途,心慌了起来。

    给老魏打了电话,让老魏准备好警力,去死亡高速外面,封杀了所有的媒体,不能他们靠近死亡高速。

    顾月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说毛线用完了,换一个毛线接着给我打,问我好不好看。

    我点了点头说好看,说好看,然后继续忙了。

    顾月看了看我,从身边走了过去,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忙完了之后,顾月已经在床上睡着了。我在衣柜里面找了一下明天要穿的衣服,平时都是顾月帮我找,只是今天她已经睡了。

    找衣服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个东西,很硬。

    好奇怪。

    衣柜里面竟然有一个笔记本。

    不仅如此,还上了锁。顾月有的一切东西,我都了解的清清楚楚,而柜子里竟然出现了一个我没有见过的笔记本。

    黑色的封面,中间有一个凹槽,凹槽的位置很深,有点吃手,应该是用刀划出来的痕迹。

    仔细摸了下,应该是一个十字架的形状。

    顾月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本子,我觉得有点奇怪。

    正当我奇怪的时候,忽然身体不自在的抖了抖,感觉我身后站着人。

    房间里面只有我和顾月两个人,那一种寂静让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后面站着的人一言不发,死死的盯着我。

    是顾月。

    她穿着拖鞋,身体微微往前倾,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在身后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顾月站在我的身后我竟然也会有一种寒彻骨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手里的这个笔记本。

    “月,月儿!”我缓缓的转过身,顾月的头就在我的肩上。

    她瞪大了眼睛,缓缓的转了过来,看着我,慢声的发问到:“你,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这个笔记本,我怎么没有见过。”我出了一身冷汗,站在我身后一言不发,确实吓到了我。

    顾月没有说话,从我手中抢过去了笔记本,放在了自己的手里,走回去了床上。

    躺下。

    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