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4号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7本章字数:2532字

    在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即将拉响的时候,班上的微信群里突然弹出了一条消息。

    “我朋友在学校后门开了个超好玩的桌游吧,今晚是超刺激的杀人游戏专场,愿意去的赶紧报名,一共只有20个名额,男女各10人。”

    这消息是刘梦妍发的,她是我们班的班花,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人缘也很好。所以她这信息一发,立马就有好几个人报了名。班上有什么活动,我自然是不会错过的,因此我也赶紧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放学后,刘梦妍带着我们去了后门那废弃了的,被称为4号楼的学生宿舍。她说她朋友薛姐把4号楼整个给租了下来,办了一个超好玩的桌游吧。不过现在,只有四楼的杀人游戏专场装修好了。

    我们跟着刘梦妍上了四楼,四楼的楼梯口,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戴着白色面具的女人。

    这个女人,便是薛姐。

    “欢迎进入杀人游戏专场!赢了的人,除了免单奖励之外,还有意外惊喜。输了的人,除了替赢家买单之外,还有额外的惩罚。”

    说完之后,薛姐先拿出了一叠白色的卡片,让我们一人抽了一张。然后又拿出了一叠黑色的卡片,让我们一人抽了一张。

    白色卡片上印的是数字,我这张是“7”。黑色卡片上印的是我们游戏中的身份,我运气不太好,抽到了最没意思的平民。

    在大家都看完自己的卡片之后,薛姐把我们带到了一排小房间面前。每个房间的门上都贴得有编号,我们根据自己抽到的号码进了相应的房间,然后戴上了房间里的耳机。

    “天黑请闭眼。”

    耳机里发出了这么一个阴森的声音,配上那恐怖的背景乐,还真让人有些瘆得慌。

    “杀手请睁眼。”

    “杀手请出门。”

    呜呜……呜呜……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耳机里传来的都是这吓人的背景音乐。

    “JC请出门。”

    “JC请指认凶手。”

    “JC请看提示。”

    呜呜……呜呜……

    “天亮了,大家请出门,4号out。”

    在所有人都出来之后,薛姐带着我们去了最角落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面有一个稻草人,胸膛上贴着一张写着数字4的不干胶。那稻草人被五花大绑了,脖子被一条绳子紧紧地勒着。

    “这就是凶案现场,大家可以根据现场的情况,分析谁是杀手。为了增加游戏的趣味性,你们每个人都有一次强行逮捕杀手的权利,也就是说,不管是谁,如果敢肯定哪一个是杀手,可以举起你们的房号牌,使用强行逮捕权。要逮捕到的是真正的杀手,不仅可以除掉一个杀手,而且使用强行逮捕权的人,还可以对被揪出来的杀手实施惩戒;要逮捕到的不是杀手,那被逮捕之人也得out,你们不仅将失去一个队友,而且使用强行逮捕权的人,还得接受那被你冤枉的人对你实施的惩罚。”

    这个强行逮捕权的设定很好,有了这玩意儿,我这种抽到平民,本来只能打酱油的角色,也可以不再打酱油了嘛!

    张涛举起了他手中的8号房号牌,向薛姐表示他要使用强行逮捕权。

    “8号,你想强行逮捕几号?”

    “10号。”

    10号是李信,他和张涛的关系很铁。

    “你凭什么说我是杀手啊?”李信问。

    “先玩捆绑,然后再用绳子慢慢勒死,这种事只有你这种变态才干得出来。所以,你肯定是杀手。”张涛说。

    “使用强行逮捕权,不需要理由。这里有两张纸条,两支笔,你们分别写下想要给对方的惩罚,写完之后交给我。”薛姐分别把纸和笔递给了那两个家伙。

    “你别整我啊!”李信说。

    “你要不是杀手,还怕我整你吗?”

    那两个家伙很快就写完了,把纸条和笔都递给了薛姐。

    “10号,请翻牌。”

    李信翻开了手中的黑色卡片,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平民”两个字。

    “8号冤枉好人,请接受10号所写的惩罚。”

    薛姐打开了李信写的那张纸条,念道:“给喻晓晴发一条短信,内容是:喻晓晴你个傻逼,有本事给老子来一个抄《兰亭集序》100遍,明天早上交的套餐啊!要不敢,以后就别叫老子背课文了。”

    薛姐把字条上的内容一念完,我立马就给笑喷了出来。

    喻晓晴是谁?那可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是咱们五中出了名的母夜叉。张涛要敢给她发这短信,那绝对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李信,你个王八蛋!”张涛骂道。

    “玩了游戏,就得遵守规矩,8号请接受惩罚。”

    “要是我不发会怎么样?”张涛问。

    “不发你就是孙子,我瞧不起你。”这话是刘梦妍说的,张涛可暗恋她好久了。所以,她这话一说,张涛立马就掏出了手机,在那里按了起来。

    “不就骂一下喻晓晴那母夜叉吗?每天都罚我抄课文,老子早就看不惯她了。”

    为了不让刘梦妍看不起他,张涛居然真的按照李信写的,一字不差的把短信给喻晓晴发了过去。

    十来秒钟后,张涛的手机响了。我离他比较近,能很清楚的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是母夜叉。

    “喻老师,你听我解释,那短信不是我发的,是李信用我的手机发的……”

    张涛这边都还没解释完呢,喻晓晴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喻晓晴跟你说了些什么啊?”李信贱呼呼地问。

    “让老子抄《兰亭集序》100遍,还不许用复写纸,明天早上交。要完不成,她就打电话叫我爸来学校帮我抄。”

    张涛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喻晓晴找他爸。因为,每次喻晓晴在把他爸请到学校来之后,他不仅会挨一顿胖揍,而且接下来的一个月,他的生活费还得缩水一半。

    “惩罚已经完成,游戏继续。”

    薛姐扫了我们一眼,然后说:“下面进入JC权利时间,JC可以表明身份指正杀手。若指正对了,被揪出的杀手out,JC不仅可以对杀手提出惩罚,同时还可以获得下一夜的免死权。如果指正错了,被指正之人与JC一起out,被指正之人可以诬陷的名义对JC提出惩罚。如果JC不愿意现身,那么游戏将跳过这个环节,直接进入下一夜。”

    “我是JC,我要行使JC权利。”6号邓琦亮出了他的身份牌,说道。

    “6号请指正。”薛姐说。

    “16号白梦是杀手。”邓琦说。

    薛姐依旧像上次一样拿出了两张纸条,两支笔,分别递给了邓琦和白梦,让他们把想要对对方实施的惩罚写在上面。

    “请16号翻转身份牌。”薛姐说。

    白梦把身份牌翻了过来,她居然真的是杀手。

    “16号out,同时请接受6号所提之惩罚。”薛姐拿出了邓琦写的那张纸条,然后念道:“16号给6号一个法式湿吻,舌头接触的时间不得少于1分钟。”

    邓琦这个不要脸的,他追了白梦大半学期了,白梦都不搭理他。没想到他居然借着这个游戏,对白梦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真是贱得够可以的啊!

    不过,玩游戏嘛!越刺激,越有意思,我喜欢。

    “贱人,你不会得逞的,我死都不会亲你!”白梦狠狠地瞪了邓琦一眼,然后咬牙切齿地说。

    “只有死人,才能逃过惩罚。”薛姐说。

    “那就当我死了,我out了。”白梦肯定不可能为了一个游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她本就不喜欢的邓琦啊!

    “大家请跟我到凶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