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奖励与惩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7本章字数:2536字

    “游戏继续,下面大家可以行使自己的强制逮捕权,揪出杀手。”薛姐说。

    5号俞飞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号牌,然后说:“我指正20号。”

    20号是鲁若涵,俞飞指正她,多半是在赌运气。毕竟,要是赌对了,5000块的现金就到手了。就算是赌错了,按照我们来之前商量的,他只会受到一点儿微不足道的惩罚。

    “有意思,这样才有意思嘛!”薛姐乐呵呵的笑了笑,然后说:“为了让游戏更加的刺激,薛姐我决定多拿点钱出来,让大家乐呵乐呵。不管是谁写下的惩罚,只要对方未能完成,便可获得2000元的现金奖励。”

    刚才俞飞在说出20这个号码的时候,鲁若涵有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钱这东西,谁不喜欢啊?鲁若涵不管是不是杀手,被俞飞这么一指正,她都出局了。如此一来,她就失去获得奖金的机会了。

    就在她正因此不爽的时候,薛姐突然提出,只要对方未完成自己提出的惩罚,就可获得2000元的奖金。一听到这个,鲁若涵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一些欣喜的神色。

    从这细节来看,鲁若涵不是杀手,她肯定是想出难题,难倒俞飞,然后获得那2000元的奖励。

    “20号请翻牌。”

    鲁若涵将自己的身份牌翻了过来,她的身份是平民。

    “5号冤枉好人,请接受20号提出之惩罚。”薛姐慢慢地打开了鲁若涵写的那张纸条,然后念道:“5号请当众脱光3号的衣服,并用手机给3号照三张没穿任何衣物的全身照,正面一张,背面一张,分开腿的特写一张。照完之后,把这三张照片,发在班上的微信群里。”

    3号是吕思思,俞飞从高一就开始追她了,不过还没追到手。吕思思和鲁若涵,关系一直有些僵,加上她又是俞飞喜欢的女人,所以鲁若涵才提出了如此过分的要求。

    “鲁若涵,你个臭婊子!”薛姐一念完,吕思思便指着鲁若涵的鼻子骂了起来。

    “臭婊子总比你这个绿茶婊好,某些绿茶婊可要光着身子,拿给全班看了,而且还会分开腿,让大家仔细看看,清新可人的绿茶婊,到底有多黑?”

    “要撕逼别在游戏中撕,这是会死人的。大家都闭上眼睛,不许看,微信里的照片,也不许看。俞飞你也是,为了5000块钱,要把命给玩掉了,我看你对不对得起你爸妈?”

    我不能让局面再这么混乱下去,便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说了这么一句。

    大家还是很配合我的,全都跟着我一起闭上了眼睛。

    吕思思其实对俞飞也有那么一点儿意思,只是她为了保持自己清纯的形象,一直没答应俞飞的追求。

    “咔擦!咔擦!咔擦!”

    三张照片照完了,过了一会儿,薛姐开口了。

    “5号任务已完成,游戏继续。”

    吕思思的衣服已经穿好了,大家都睁开了眼睛。

    “还有谁要行使强制逮捕权?”薛姐问。

    有了俞飞刚才的那一出,在场的人,再没有为了5000块钱把命拿来玩的了。

    “进入JC权利时间。”薛姐说。

    4号童姝亮出了JC的身份,然后说:“我指正11号。”

    11号是钱勇,他确实是是杀手,童姝给他出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学三声狗叫。

    薛姐数了50张百元大钞给童姝,然后说:“游戏结束。获胜的JC和平民,每人可获得100元的奖励。输掉的杀手,将受到惩罚。”

    “游戏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杀手还要受到惩罚?”我问。

    到目前为止,一共死了两个人,白梦和唐宇,他们两个恰好都是杀手。现在活着的杀手还有两个,一个是黄倩,一个是钱勇。难道他们两个会像白梦和唐宇一样,受到死亡的惩罚?

    “游戏开始前我就说过,赢了的有奖励,输了的有惩罚。”薛姐说。

    “他们会死吗?”我问。

    “这得看他们能不能完成任务。”薛姐说。

    “既然我们是赢家,他们俩的任务,就应该由我们来设定。”我说。

    “是这样的。”薛姐点了点头,说:“为了公平起见,你们赢了的人,每个人写一条任务,然后放进这个箱子里,由他们自己抽。不过,还活着的失败者现在有两个。他们中的其中一个是完成你们设定的任务,另一个需要完成固定任务,固定任务就是这一局游戏死掉了多少个人,他就得去找多少个人来补缺,和你们一起进入下一局游戏。”

    “下一局我们不玩了。”我说。

    “只有死人才能强行退出。”薛姐说。

    “那怎么才能活着退出?”我问。

    “每一局游戏获胜的平民和JC,可以获得一张鬼脸卡,杀手可获得两张鬼脸卡。6张鬼脸卡可以置换一张免死卡,免死卡可以给自己用,也可以给别人用。10张鬼脸卡可以置换一张退出卡,退出卡跟免死卡一样,可以给自己用,也可以给别人用。”

    薛姐说完之后,拿出了一叠图案看上去有些吓人的卡片,给我们这16个赢了的人一人发了一张。

    按照薛姐定的这规则,就算每一局都抽到杀手,而且每一局都能赢,那也至少得连赢五局才能获得退出卡。

    发完了鬼脸卡,薛姐拿了16张纸条出来,给了我们一人一张,让我们写任务。

    这16个人中,除了刘梦妍之外,我谁都不担心。不过十六分之一的几率,我不相信钱勇或者黄倩的运气能有那么背,谁的纸条都没抽到,偏偏把刘梦妍的给抽到了。

    让我觉得难办的,反而是那个找人来补缺的固定任务。

    “你们俩,谁选固定任务,谁抽这箱子里的任务?是用抓阄来决定,还是你们猜拳来决定?”薛姐问。

    “我选固定任务。”钱勇站了出来,说。

    钱勇是条汉子,把难办的接了,把相对比较容易的留给了黄倩。只要黄倩的运气没有差到极点,偏偏把刘梦妍的那张纸条给抽到了,那今晚,会迎来第一个平安夜。

    “2号,请从箱子里抽出你的任务。”

    薛姐刚才把我们写的纸条分别放进了16个黑色的塑料球,在拿给黄倩抽的时候,她还把那箱子摇了几下。

    箱子里的16个塑料球,是一模一样的,所以黄倩这次,靠的全是运气。

    黄倩知道至少有15个球的任务都不会有什么难度,所以很轻松的从箱子里摸了一个塑料球出来。

    在摸出来之后,她把那塑料球递给了薛姐。

    薛姐慢慢地拧开了那塑料球,然后把那卷着的纸条给拿了出来。

    “还有一条规则我忘了跟你们说,那就是3张鬼脸卡可以换1张免除任务卡。免除任务卡可以免除你们自己设定的任务,不过需要在任务宣布之前使用。而且,你们还有集卡权,集卡权就是你们可以集合两个以上的人,把鬼脸卡合到一起使用,不过这样,5张鬼脸卡只能当成1张用。你们手里现在一共有16张鬼脸卡,若使用集卡权,能集15张出来,按照5:1的比例,刚好可以换一张免除任务卡。”

    “用15张鬼脸卡的代价,免除一个明显很容易办到的任务,当我们傻还差不多。”薛姐的话刚一说完,邓琦便接了这么一句。

    “确实,我们还是把鬼脸卡留到最需要的时候再使用吧!”张涛同意了邓琦的这个说法。

    虽然一共有16张鬼脸卡,但刘梦妍那张肯定是不会拿出来的。现在,邓琦与张涛都表明了态度不愿意贡献出来了,所以我们是凑不齐15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