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这不可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7本章字数:2518字

    接下来,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刘队那里去了。对着喻晓晴的胸口捅三刀,每次的刺入深度不得少于10cm,这不直接捅到心脏了吗?要刘队真的这样做了,喻晓晴必死无疑。

    吕思思够狠的,她这个任务,刘队要完成了,喻晓晴得死,要不完成,刘队就得死。

    “荒谬!”刘队肯定是不可能执行这个任务的。

    “16号不肯接受任务,大家请跟我到凶案现场。”薛姐说。

    薛姐还是像之前一样,把一张印着数字16的不干胶贴到了一个稻草人身上,然后让大家一起执行死刑。

    刘梦妍第一个走了过去,她用一根绳子缠住了稻草人的颈子,勒了一下。

    除了喻晓晴,我们每个人都动了手。

    “喻老师,去吧,要不然你会死的。”见喻晓晴站着不愿意去,我跟她说了一声。

    “就一个稻草人,没事的,你去吧!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队劝了喻晓晴一下。

    喻晓晴拿了一把小刀,很随意地在刘队的身上刺了一刀。

    “游戏继续,下面是JC权利时间。”薛姐说。

    俞飞站了出来,亮出了他的JC身份,然后说:“我指正20号。”

    20号不就是鲁若涵吗?吕思思的那三张照片,就是鲁若涵给俞飞下达的命令让他照的。俞飞以JC身份指正鲁若涵,必是已经验出了她的杀手身份,然后想借机报仇。

    在两人都写完了给彼此的惩罚之后,薛姐让鲁若涵把身份牌给翻了过来。

    没有意外发生,鲁若涵的身份牌上,果然写着“杀手”二字。

    “20号out,请接受惩罚。”薛姐打开了俞飞写的那张纸条,不紧不慢地念道:“请20号当着众人的面,跟10个男人发生关系。”

    10个男人?这里一共就10个男人。俞飞看来把他自己也给算进去了的。

    “我宁愿死,也不做这种婊子做的事。”鲁若涵吼道。

    “今晚我会保护你的,我倒要看看,之前死的那两个学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队对着鲁若涵说道。

    刘队也没有完成任务,鲁若涵也不愿意接受这任务。按照之前的游戏规则,他们两个都得死。

    刘队毕竟是这么多年的老JC了,之前害白梦和唐宇性命的要是人,那凶手肯定伤不到刘队。因此,到明天游戏开始的时候,刘队要还活着的,那就证明这杀人游戏是人在操作。如此,之前的那两宗命案,多半就是凶杀案。

    “20号不接受任务,大家请跟我去凶案现场。”

    薛姐带着我们去了那个放着稻草人的房间,让我们对那标着数字“20”的稻草人执行了死刑。

    “今晚游戏结束,明晚继续。”

    从4号楼出来之后,刘队让鲁若涵跟他一起回了局里。

    本来我还以为,刘队都把鲁若涵带回局里了,那里面有那么多的JC,而且戒备森严,是绝对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事的。

    可是,我错了。第二天一大早,又有人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两具尸体。一具是鲁若涵的,一具是刘队的。

    从现场来看,刘队像是被什么东西用一根绳子活活勒死的,就跟昨晚那稻草人一样。而鲁若涵,死的样子也跟昨晚那稻草人差不多。

    在两具尸体的旁边,留下了几个十公分长的小脚印。

    十公分?又是那三寸金莲!难道,刘队跟鲁若涵的死,也跟那红色绣花鞋有关?

    一个被称为老队长的,据说原本已经退了休,就是因为5中最近发生的这几起命案被请回来的老JC找到了我。

    老JC名叫袁国忠,他问了问我那双红色绣花鞋的事,然后又让我带着他到4号楼去找那放着棺材的屋子。

    我带着袁国忠把3楼的每一个房间都找了个遍,但上次那放着红色绣花鞋的棺材,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袁国忠把我们昨晚参加了游戏,现在还活着的,除了刘梦妍之外的17个人叫到了一起,跟我们说晚上必须继续去玩游戏,不过不管是谁,都不能再提那种过分的要求,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一个都不死。

    至于刘梦妍,JC已经去调查了,她还在医院的,仍处于昏迷之中,一直没有醒来。所以,跟我们玩杀人游戏的这个刘梦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暂时还不清楚。

    一夜之间,又死了两个人,要是再在游戏中这么相互整来整去,我们17个人,估计全都会被整死。因此,在袁国忠交待完之后,至少在表面上,大家都选择了赞同。

    下了晚自习,我们在喻晓晴的带领下,去了四号楼的四楼。

    薛姐依旧是穿着那白色连衣裙,戴着白色面具,站在四楼的楼梯口迎接我们。

    “天黑请闭眼。”

    ……

    “8号out,请选择是否使用遗言。”薛姐对着张涛说道。

    “我指正9号。”张涛说。

    为了快些结束这场游戏,来之前喻晓晴就让我们大家把身份都亮了,现在游戏中还活着的杀手有两个,一个是她,还有一个是4号童姝。

    薛姐拿了两张纸条出来,分别递给了张涛和喻晓晴。

    “9号请翻转身份牌。”

    喻晓晴把身份牌翻了过来,没有任何的意外,她确实是杀手。

    “9号请接受8号所提之惩罚。”薛姐慢慢地打开了张涛写的那张纸条,念道:“9号不许再让8号抄课文,也不许再打电话把8号他爸叫学校来。”

    “没问题。”喻晓晴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然后说:“我以后保证只让你抄自己的名字一万遍,决不让你抄课文。而且保证不打电话叫你爸来学校,因为喊你妈来效果是一样的。”

    “不许叫我抄名字,我妈也不许叫,我得重新把任务写一下。”张涛伸过了手,想让薛姐把那纸条拿给他,让他重新写写。

    “纸条一交到我手上,就算是定了,不能再改了。”薛姐说。

    “跟我玩,你小子还嫩了点儿。”喻晓晴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张涛的脑袋,说。

    “哎!”刘梦妍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张涛你还真是傻得可以,不想让喻晓晴罚你抄课文,不想让她请你的家长,最好的办法就是出一个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她死。这样,她以后不就永远都整不了你了吗?”

    “我虽然不喜欢喻老师罚我抄课文,请我的家长,但我也知道,她那么做都是为了我好。我是贪玩了一点儿,但我并不会连是非都不分,人性都不要了。害自己老师的性命,只有畜生才做得出来。”张涛气呼呼地指着刘梦妍的鼻子说道。

    “加入了这杀人游戏,就没有老师,也没有学生,只有你死我活。你对别人的仁慈,就是对你自己的残忍。你这一次放过了9号,难道你真天真的以为,下次你在落到9号手上的时候,她也会这么仁慈的对你吗?”刘梦妍说。

    “喻老师是不可能害我们的,她出的任务肯定很简单。”张涛说。

    “真的吗?你要是觉得很简单,完全可以把那任务给接下来啊!你要是不敢接,那你就是不信任你的喻老师。”刘梦妍说。

    “我接。”在场的,就算每个人都不值得相信了,喻晓晴那是绝对值得信的。

    薛倩打开了喻晓晴写的那张纸条,慢悠悠地念道:“请8号咬断自己的舌头。”

    怎么可能?喻晓晴怎么可能让张涛咬断他自己的舌头?

    “你还信你们的喻老师吗?赶紧咬断自己的舌头,完成任务吧!”刘梦妍一脸得意地对着张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