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袁国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7本章字数:2510字

    薛姐找出了赵鹏写的那张纸条,打开念道:“请4号答应17号赵鹏的追求,做他的女朋友。并在明天第三局游戏开始之前和赵鹏发生关系,以正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

    “这真是你写的?”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了赵鹏,然后对着他问道。

    “这杀人游戏都已经进行了两局了,大家心里都应该很明白,不管是谁,都是不可能活着退出的。反正都不能活着退出去,还不如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做。我喜欢童姝,所以我一定要得到她。”赵鹏说。

    “赵鹏,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吴轩。所以,我宁愿死,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童姝说。

    “4号既然不愿意接受惩罚,那请大家跟我一起去凶案现场。”薛姐说。

    “等等!”我把童姝拉到了一边,然后说:“赵鹏是真心喜欢你的,要不你考虑考虑?再说,现在这情况下,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是吗?”童姝对着我冷哼了一声,然后说:“要我执行任务也可以,不过我喜欢的人是你,所以我得先把自己得第一次给你。我倒要看看,在碰了我的身子之后,你还愿不愿意让别的男人碰我?”

    童姝这是在赌气,她这是在对我赌气。

    “童姝,我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吗?”赵鹏在那里吼了起来。

    “你既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我,我自然不可能称你的意。你要想强占我的身体可以,不过我得先把第一次给我喜欢的男人。”童姝说。

    “行!行!”赵鹏用那满是恨意的眼神瞪了童姝一眼,然后说:“你够狠。”

    “没你狠!”童姝一脸不屑地回道。

    “4号的任务需在明天下午六点之前完成,现在请大家跟我一起去凶案现场,预先执行4号的死刑。”

    薛姐刚一把那写着数字4的不干胶贴在稻草人上,赵鹏便直接冲了过去。

    “臭婊子!不要脸!”他一边说,一边拿着小刀对着那稻草人就是一通乱捅。

    “赵鹏,只要这游戏还在继续,你总有一天会落到我的手里。”在赵鹏用小刀对着稻草人乱通乱刺的时候,童姝咬牙切齿地说了这么一句。

    “杀人游戏就是要这样玩,才会有意思嘛!”刘梦妍乐呵呵的笑了笑,然后说:“只有足够自私的人,才能活得更久;只有足够残忍的人,才能得到自己内心里渴望得到的。就拿赵鹏来说,刚才在写任务的时候,他要是再多那么一点儿自私,写清楚童姝必须把第一次给他,不就可以免去捡破鞋的烦恼了吗?所以,赵鹏你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在出任务的时候,差了一些猜忌,对童姝太过信任,没有防到她的这一招。”

    “刘梦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喻晓晴指着刘梦妍的鼻子吼道。

    “我只想让这个游戏更加的有趣,然后让大家把自己的本性都释放出来。明明就是自己想要做的事,却因为什么狗屁的法律道德,而不敢去做,这活着得有多累啊!在玩了两局游戏之后,你们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了,在死亡面前,道德是个屁,法律连屁都不是啊?要想活着,你们得学会好好地利用游戏规则。”刘梦妍说。

    “你别太过分了!”喻晓晴除了生气,拿刘梦妍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招。

    “喻老师你要是不满,可以带着大家一起离开,让他们都不要再玩这个游戏啊!不过,我相信他们都不会听你的。因为,一旦听了你的,他们都得死!”刘梦妍说。

    “今晚游戏结束,明晚继续。”薛姐打断了二人的争吵,来了这么一句。

    从4号楼出来之后,喻晓晴把我、赵鹏和童姝叫了过去,在那里教育了我们半天。不过,她说的那些并没有什么用。因为,童姝只要明天下午六点之前没完成任务,那就得死。而童姝本人,又非要把第一次给我。赵鹏就更狠了,他说只要童姝跟我发生了关系,那他绝对不会碰童姝,如此童姝就完不成任务,只能死。

    这件事,喻晓晴确实也不好调解,因此她让我们都回去好好想想,明天早上,给她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反正,她是绝不允许再死人的。

    喻晓晴说她要送童姝回家,我和赵鹏之前的关系本来挺好的,不过现在,变得跟仇人差不多了。所以在喻晓晴带着童姝走后,我们选择了各走各的,没有一起走。

    “吴轩,等等。”

    突然有个人,在身后喊了我一声。我转过头一看,发现那人居然是袁国忠。

    “今晚游戏中是不是又出事了?”袁国忠快步跑了过来,对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把大致情况跟袁国忠说了一下。

    “我这里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掉这个问题,不过得由你去,还有就是,你可能会承担很大的风险。”袁国忠说。

    “只要能解决问题,就算是风险再大,都没问题。”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保证童姝不死。

    “玩杀人游戏的不止4号楼一个地方,我知道另一个玩杀人游戏的场所,那里的赌注大一些,你只要能在那里赢一次,就能得到一张免死卡。那里的免死卡,在4号楼这里也是可以用的。”袁国忠说。

    “怎么才算赢一次?”我问。

    “就是你若抽到的身份牌是平民或JC,揪出一个杀手就算是赢了一次。你要抽到的身份牌是杀手,杀掉一个JC就算是赢了一次。不过,那里的杀人游戏,可不像4号楼这里的这么温柔。那里每个玩家出的任务,都是很难完成的。所以,你得自己想好。要是你有把握,能保证只赢不输,我就带你去。”袁国忠说。

    “为什么是带我去?”我问。袁国忠既然知道那地方,那他完全可以自己去把那免死卡给赢回来啊!他跑来说要带我去,这让我有些不可理解。

    “我进不了那地方。”

    “为什么?”我问。

    “这个你暂时没必要知道,去还是不去,赶紧给我一个答案。还有半个小时,那游戏就开始了,咱们没时间等了。”袁国忠说。

    “我去。”反正都被卷进这杀人游戏里了,换个地方再玩两场,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没什么。

    最主要的是,那个场子直接就能赢到免死卡,我完全可以去多赢几张回来嘛!这样,我就可以多救几条命了啊!

    “够爽快,我没看错人。”袁国忠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在那边玩,一定要放开些,因为你不是在跟人玩。所以,你得释放出所有的本性,一定要狠,要残忍,不然你是赢不了的。”

    说完之后,袁国忠拿了一张白色的卡片给我,卡片上有些血迹,看上去不像是印的,而是真正的鲜血洒上去的。除了血迹之外,卡片上没有文字,也没有别的图案。

    “这卡片是干什么的?”我问。

    “拿着这卡片,你才进得去。”

    袁国忠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我上了一辆有些破的桑塔纳。

    十几分钟后,桑塔纳在富源大厦那里停了下来。

    “坐4号电梯,上14楼。到了之后亮一下你手中的卡片,就有人带你进去了。记住,心一定要狠,手一定要辣。最重要的是,你得聪明的利用游戏规则。你一会儿面对的都不是人,若跟他们讲人性,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明白了吗?”

    袁国忠这番话,说得我背脊发凉,心里咯噔咯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