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富源大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7本章字数:2505字

    富源大厦是一栋老楼,看上去有些破旧。大厅里的灯,大概因为接触不良,反正是一闪一闪的。

    我正对着的那面墙上,写得有楼层索引,可14楼那一层是空白的。

    富源大厦一共有6部电梯,还在运行的就只有一部,电梯门的正上方写着数字4,这应该就是4号电梯了。

    从显示屏上看,4号电梯此时就在一楼,我按了一下向上的那个键,电梯门“哗啦”一声就打开了。

    我进了电梯,点了一下14那个数字,键亮了,电梯开始向上运行了起来。出于好奇,我试着点了一下别的数字键,可一个都点不亮。

    电梯到了四十楼,门开了。

    电梯口站着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

    “请出示你的邀请卡!”黑裙女人对着我说道。

    邀请卡?该不会就是袁国忠给我的那张带着血迹的白色卡片吧?

    我把那张白色卡片递了过去,黑裙女人接过之后,很仔细地看了看,然后说:“请这边走。”

    我被带进了一个大厅,大厅里没有亮灯,不过点着一些白蜡烛。

    白蜡烛燃出的火焰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大厅里还回荡着那不知是音响放出来的,还是真人弄出来的呜呜声。

    “你是最后一个来的,所以没有选择了。”黑裙女人递了两张纸牌给我,一张写着数字“4”,一张写着“平民”二字。

    “跟我来吧!”

    黑裙女人把我带到了一间放着20口黑色棺材的屋子里,这些棺材,每一口上都有一个编号。现在,只有那个编号是4的棺材的棺材盖是打开的,别的都已经盖上了。

    “请躺进去。”黑裙女人指了指编号4的那口棺材,对着我说道。

    躺在棺材里玩杀人游戏?这真的好吗?我会不会被吓死在里面啊?

    “30秒钟之后,游戏就会开始。要到时候你还没躺进棺材里去,4号棺材的棺材盖还没合上,你就是蓄意破坏游戏规则,然后必须接受最残酷的惩罚。”黑裙女人说。

    听黑裙女人这么一说,我哪里还敢耽搁,赶紧就跳进了4号棺材,躺了下去。

    这棺材的底部,铺了一层黑色的软绵绵的垫子,躺着倒是挺舒服的。

    “天黑请闭眼。”

    这是那黑裙女人的声音,看来她是这里的杀人游戏的主持人。

    “杀手请出来!”

    “哗啦!”

    这是棺材盖被推开的声音,而且被推开的棺材盖,好像并不只一个。从声音上来判断,我觉得应该是有四口棺材的棺材盖被推开了。

    四口棺材,那就应该是四个杀手,这边杀人游戏的杀手的数量和4号楼那里看来是一样的。

    “杀手请杀人!”

    “哈哈哈……”

    有人在大笑,然后耳畔传来了“哗啦”的一声,又有一口棺材被推开了。

    “啊!”

    我的左边,发出了一声惨叫。

    “杀手请回去。”

    那四个杀手的脚步声没了,两边都有棺材盖合上的声音传来。

    “JC请出来。”

    又有材盖打开了,不过这一次,打开的棺材盖好像只有一个。难道,游戏里面只有一个JC?

    “JC请验人。”

    “JC请看手势。”

    “JC请回去。”

    过了一会儿,棺材盖全都一起滑开了。

    我明明就没有动这棺材盖,而且在棺材盖滑开之后,4号棺材附近也没有人,这棺材盖是怎么打开的啊?难道这玩意儿有机关,是全自动的。

    “6号out。”

    黑裙女人指了指6号棺材,说。

    棺材里面躺着一个长相有些丑陋的男人,他的嘴里插着一把刀。眼睛瞪得很大,脑袋是歪着的,嘴角还有血流出来。

    “他真死了?”我不敢相信地看向了黑裙女人,问。

    “这里的杀人游戏,是真杀,不是假杀。你今天是第一次来,所以在第一夜的时候,杀手不能杀你。不过下一夜,杀手就可以杀你了。”长裙女人说。

    袁国忠坑我,我就说他怎么自己不来,把那邀请卡给我,让我来呢?原来搞了半天,这里玩游戏杀手杀人是真杀,不是假杀啊!

    “那我怎么才能让杀手不杀我?”我问。

    “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杀手。不管是谁,只要能揪出一个杀手,就能获得一张免死卡。你要是获得了免死卡,在下一夜来临之前,你可以悄悄把免死卡交给我,说你要使用。这样,杀手就算是选择了杀你,那也杀不死你。不过,一张免死卡只能用一次,你要是用了,那夜杀手没有杀你,免死卡也会作废。”黑裙女人说。

    “游戏继续。”黑裙女人顿了顿,然后说:“下面是强行逮捕权时间。”

    18号亮出了自己的号牌,然后说:“我指正9号。”

    18号是一个看上去很猥琐的男人,而他指正的9号,是一个冷冰冰,不过长得确实还有几分姿色,而且穿得还比较性感的女人。

    在被18号猥琐男指正了之后,9号冷艳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冷的笑。

    黑裙女人拿了两张卡片出来,分别递给了猥琐男和冷艳女。这两位在拿到卡片之后,立马就用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写完之后,两人便把手里的卡片,递回给了黑裙女人。

    “9号,请翻转身份牌。”黑裙女人说。

    “我要使用调包卡。”说着,冷艳女便从兜里摸了一张黑乎乎的卡片出来,递给了黑裙女人。

    “调包卡有效,9号请选择你要调包的对象。”黑裙女人说。

    “我要跟18号调换身份牌。”9号说。

    黑裙女人从猥琐男的手里抽走了他的身份牌,把它递给了冷艳女,然后把冷艳女的身份牌换给了他。

    “你什么时候得到的调包卡?”猥琐男脸都给吓白了。

    “我有权不回答你这个问题。”说着,冷艳女把手上的那张原本是猥琐男的身份牌给翻了过来。

    “9号最终身份是平民,18号请接受惩罚。”

    黑裙女人拿出了冷艳女写的那张卡片,慢悠悠地念道:“请18号用小刀在3号的左边脸上刻一个‘贱’字,右边脸上刻一个‘人’字,两个字的长宽均不得小于5厘米,深度不能少于1厘米。”

    3号也是个女的,要论漂亮程度跟9号差不多,不过看起来要清纯一些。

    “9号,你别过分了!”3号清纯女指着9号的鼻子吼道。

    “你可以拒绝18号在你的脸上乱刻乱画,不过那样他就完不成任务了。完不成任务,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冷艳女说。

    从目前这局势来看,清纯女和猥琐男应该是一伙的,而那冷艳女和他们应该是对头。

    “18号,我让你刻!”

    猥琐男倒也不含糊,在清纯女同意让他刻之后,他立马就拿起了小刀,在那里刻了起来。

    “9号out,18号任务完成,游戏继续。”黑裙女人说。

    “新来的那个4号,你要是愿意跟我混,就使用强行逮捕权指正18号,我会帮你的。”冷艳女对着我说道。

    “9号可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敌人,很快你就会死,下一夜就得死!”猥琐男用那凶神恶煞的眼神瞪着我,说。

    猥琐男手里拿着的那张身份牌,是冷艳女抽到的,而且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张身份牌肯定是杀手。

    我要是指正了猥琐男,只要他没有调包卡,我的指正就是正确的,那我就可以得到一张免死卡。最重要的是,我初来乍到,没有朋友。冷艳女现在对我抛出了橄榄枝,我不能一点儿回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