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免死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7本章字数:2493字

    为了得到免死卡,我决定拼了,于是立马就把手中的号牌给举了起来。

    “4号你想指正谁?”黑裙女人问我。

    “18号。”我说。

    18号猥琐男很轻蔑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你会后悔的。”

    黑裙女人没有废话,而是直接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我,又递了一张给18号。

    来这里之前,袁国忠就跟我说过,在这里玩杀人游戏,一定要心狠手辣,不然我是玩不过他们的。因此,我在出任务的时候,必须得狠一点儿。

    之前冷艳女给猥琐男出的那个任务,虽然够狠,但却没有要猥琐男的性命。我第一次到这里来玩,在出任务的时候,有必要参考一下别人是怎么做的。

    “请18号让3号在自己的左边脸上刻一个‘傻’字,右边脸上刻一个‘逼’字。”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到底该出一个什么样的任务,我索性就照着冷艳女刚才出的,依葫芦画瓢来了一个。

    在我写完的时候,猥琐男也写完了。黑裙女人把我俩手里的卡片都给收了回去,然后对着猥琐男说:“18号请翻转身份牌。”

    猥琐男慢慢地把他的身份牌翻了过来,没有任何的意外,他果然是杀手。可是,在翻转身份牌的时候,猥琐男的脸上还挂着一丝阴笑,就好像即将要接受惩罚的不是他,而是我一样。

    “18号请接受惩罚。”

    黑裙女人拿出了我写的那张卡片,正准备开念,没想到猥琐男突然打断了她。

    “我要使用反弹卡。”猥琐男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片出来,说。

    “有反弹卡你刚才为什么不用?”清纯女一脸愤怒地瞪着猥琐男,质问道。

    “雪蝉既然能拿出调包卡,谁知道她手里还有别的什么卡啊?因此,我刚才不是不想用,而是不敢用。”猥琐男解释了一句。原来9号冷艳女叫雪蝉,这名倒是挺好听的。

    “反弹卡有什么用?”我问。

    “反弹卡就是把你给18号出的任务反弹到你的身上,由你来完成。”黑裙女人跟我解释了一句。

    我写的任务是叫3号在猥琐男脸上刻一个“傻逼”,现在他用了反弹卡,那“傻逼”不就得刻在我自己的脸上了吗?

    我真是傻,之前不知道有反弹卡这玩意儿,结果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了。

    “慢着!”就在我懊恼而又绝望的时候,雪蝉站了出来,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片,然后说:“我替4号用一张免疫卡。”

    “免疫卡又是个什么鬼?”我问雪蝉。

    “免疫卡就是在这一轮,不管是谁,不管用什么卡,对你都是无效的。”雪蝉说。

    “你居然有免疫卡,还拿出来给这新来的家伙用?”猥琐男一脸吃惊地看着雪蝉,用完全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道。

    “我乐意。”雪蝉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不过在说这话的同时,她对我抛了一个媚眼。

    “兄弟,我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冷美人雪蝉很可能是看上你了。同时,我还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凡是被雪蝉看上的男人,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死。”猥琐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免疫卡有效,游戏继续,请18号接受4号所提之惩罚。”黑裙女人拿出了我写的那张卡片,不紧不慢地把我写的任务念了出来。

    “呵呵呵!”黑裙女人刚一把任务念完,清纯女就笑了起来,一边笑,她还一边跟猥琐男说:“魏索南,你刚才怎么给我刻的,我就会怎么给你刻回来。”

    “肖楚楚,那任务上可没写字得刻多大,要多深,你只需要轻轻刻一下,任务就算完成了。”魏索南赶紧来了这么一句。

    原来猥琐男的名字真的叫魏索南啊!清纯女的名字叫肖楚楚,这名听着就挺纯的。

    “呵呵呵!你刚才对我的脸下刀的时候,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你觉得我会跟你客气吗?”肖楚楚笑呵呵地说道。

    说完之后,肖楚楚立马就拿起了那把小刀,在魏索南的脸上刻了起来。

    肖楚楚给魏索南刻的“傻逼”二字,远比魏索南给她刻的“贱人”二字要大,而且深度也要深一些。因此,在刻完了之后,魏索南的整张脸,都让鲜血给染红了。

    “任务完成,18号out,身份杀手,4号指正正确,获得免死卡一张。”

    黑裙女人拿了一张卡片出来,递给了我。这张卡片吗是白色的,上面用红色的像是血迹一样的东西,写着“免死”两个字。

    这玩意儿就是免死卡?看上去好像很好仿制嘛!也不知道我拿去照着这模板弄几张,能不能拿来用?

    没有人再出来指正了,在JC权利的时候,也没有JC站出来。

    富源大厦这边的杀人游戏跟4号楼那里一样,在JC权利完了之后,当晚的游戏就结束了,第二天同一时间进入第二夜。

    免死卡已经拿到了,任务也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拿着免死卡,先把童姝救了。

    在我走到电梯口,正准备坐电梯下楼的时候,雪蝉找到了我。

    “干得不错,我很欣赏你。只要你愿意听我的,你无论是需要什么帮助,我都可以帮你。”说完之后,雪蝉从包里摸了一叠卡片出来,递给了我。

    “这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咱们明天不见不散。”

    雪蝉拿给我的这些卡片,种类很多,但每种只有一张,不过没有免死卡和退出卡。

    我坐电梯下了楼,袁国忠还在,正躺在那辆破桑塔纳的驾驶室里,悠闲地吐着烟圈。

    “居然能活着走出来,我没看错人。”袁国忠递了一支烟给我,然后说:“要不抽一支压压惊,我是不会告诉你们老师的。”

    “不抽!”我瞪了袁国忠一眼,然后说:“这里的杀人游戏,杀手杀人是真杀!”

    “是真杀啊!”袁国忠一脸无所谓地看着我,说。

    “既然你知道是真杀,那还让我来,你这是故意想要坑我吗?”我问。

    “你来之前我不就说了吗?这里的杀人游戏比4号楼的更残酷,更危险!不过,你要是不来这里,4号楼所有参与游戏的人,包括你,都会被活活玩死。”袁国忠说。

    “我来这里就不会被玩死了吗?”我问。

    “这得看你的本事。”袁国忠笑了笑,然后说:“这里虽然很凶险,可以说每一个环节都是拿命在玩。但是,玩得大赢得也多啊!再说,你今天能活着从里面出来,至少说明,你在富源大厦的杀人游戏场里面,已经交到朋友了。”

    “雪蝉是什么来路?”我问。

    “不知道。”

    “那她为什么要帮我?”

    “我也不知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跟我说?”

    “要想在游戏中活下去,要想救你的那些同学,你得学会自己寻找答案,而不是管我要答案。”

    袁国忠在说完这屁话之后,便叫我上车,说送我回家去。

    为了防止童姝做傻事,我赶紧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拿到了免死卡,她不用去执行赵鹏提出的那个任务了。不过,我拿到免死卡这事,暂时还不想声张,因此我让童姝暂时不要跟别人说。

    第二天一大早,赵鹏就在薛姐那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问童姝有没有想好,还说要是在中午12点之前,童姝不把第一次给他,他就不会再碰她了。如此一来,童姝就完不成任务,就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