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不祥的预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7本章字数:3017字

    “下面进入强行逮捕权时间。”薛姐站了出来,打断了我和赵鹏之间的谈话,重新把游戏引回了正轨。

    童姝玩第二局游戏的时候抽到的就是杀手,这一局抽到的还是杀手。

    我不相信这纯粹是运气,有些怀疑是薛姐动了手脚。而且,薛姐动手脚和赵鹏今晚的异常表现,绝对是有关系的。

    我用免死卡救了童姝,虽然是按照游戏规则来的,但却因此冒犯了薛姐。所以,薛姐为了收拾我,找到了因为童姝跟我结下梁子的赵鹏,让他在游戏中对童姝和我下手。

    因而,今晚在发身份牌的时候,薛姐是一个人一个人地发的,根本就没有让我们抽。这样,她可以控制每个人的身份。

    薛姐让童姝再一次拿到了杀手牌,那是可以理解的。但让人不明白的是,既然薛姐要整我,干吗不直接发一张杀手牌给我啊?这样,已经受她控制的赵鹏,很轻松地就可以对我动手了嘛!

    童姝是杀手,她已经出局了。现在还剩三个杀手,剩下的三个杀手,会是谁呢?

    赵鹏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号牌,然后说:“我指正16号。”

    16号是李成,新加入的那个JC。赵鹏站出来指正他,那就证明,他肯定是杀手。

    我明白了,薛姐是不想让JC参合进这杀人游戏里来,所以要先把他们搞掉。李成是杀手,杜娟肯定也是杀手,加上已经出局的童姝,有三个杀手的身份都已经确定了。最后一个杀手,会是谁呢?

    在游戏里面,最不受控制的除了JC之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喻晓晴。难道,最后一个杀手身份,薛姐给了喻晓晴?

    薛姐照例拿了两张纸条出来,给了赵鹏一张,然后又给了李成一张。在他们两个都写完了之后,薛姐便让李成把身份牌翻了过来。

    李成肯定是杀手,而且赵鹏给他出的任务绝对很难,他多半都办不到。参加这局游戏的人,除了童姝之外,能让我完全放心的就是喻晓晴和这两个新加入的JC了。他们四个,肯定是不会害人的,所以我必须帮他们,不能让他们遭薛姐的毒手。

    “慢!”就在李成正准备翻牌的时候,我很果断地站了出来。

    “慢什么?”薛姐不知道我这是玩的哪一出,因此很有些不解地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有卡牌要用。”我说。

    “卡牌?你身上还有什么卡牌?”薛姐用那冷冰冰的语气问我。

    “调!包!卡!”我一字一顿,无比装逼地说道。

    “调包卡是个什么东西?”在我亮出调包卡之后,赵鹏的脸刷的一下就给吓白了。

    “这个问题,需要薛姐来做专业的解答。”我乐呵呵的说。

    “你要对谁用?”薛姐问。

    “16号和17号,让他们互换一下身份牌。”我说。

    “调包卡有效,请16号和17号互换身份牌。”薛姐虽然很不想说出这条指令,但这是游戏规矩,她不念不行。

    李成和赵鹏互换了身份牌,然后薛姐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请16号翻转身份牌。”

    李成把身份牌翻了过来,因为他和赵鹏调换了身份牌的,所以他手里拿着的这张,上面写的是平民。

    “16号out,身份平民。17号指正错误,请接受16号所提之惩罚。”薛姐慢慢地打开了李成写的那张纸条,然后念道:“17号在接下来玩游戏的整个过程中,不许再提任何过分的惩罚。”

    “之前说过惩罚必须得有50个字的,16号写的这个字数肯定没达标。”李成出的惩罚这么的温柔,没想到赵鹏居然还这么的不识抬举。

    “因为所写的任务少于50个字,16号违反了游戏规则。因此,17号不用完成16号写下的任务。在游戏中违反规则,都得接受惩罚。因此,请16号完成17号所写之任务。”薛姐顺着赵鹏说的话,来了这么一句。

    “作为主持人,随便乱改游戏规则,这游戏还怎么玩?”我站了出来,说。

    “我没有乱改规则,只要有人违反了既有的游戏规则,我就可以因地制宜,增添新的规则。所写的任务不能少于50个字,这是之前就已经拟定好的规则。16号自己要违反,这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他。只是,你之前用的那张调包卡,算是白白给浪费了。”

    说完之后,薛姐慢慢地打开了赵鹏写的那张纸条,然后念道:“请16号当着大家的面,把全身脱光,先与7号吴轩来一个不少于6分钟的法式湿吻,然后再和他发生关系,整个过程不得少于两个小时。”

    “赵鹏,你无耻!”薛姐一念完,童姝立马就火了。

    “我无耻?我本来就无耻!”赵鹏冷冷地笑了笑,然后说:“我刚才受的侮辱与折磨,我得加倍还回来!”

    我就说怎么法式湿吻的时间从3分钟变成了6分钟,发生关系的整个过程从一个小时变成了两个小时,原来赵鹏是为了加倍还回来啊!

    “赵鹏,有句话叫回头是岸。刚才你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难道这么快你就忘了痛了?”我笑呵呵地说道。

    一边说,我还一边把手伸进了兜里,在那里装模作样地摸了起来。

    “你身上还有卡片?”赵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因此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的手,用那种快要哭了的表情看着我。

    “你要是把你写的这任务收回去,重新写一个,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不使用兜里的卡片。”我笑呵呵的说。

    “任务只要一交到我的手上,就不能更改。16号,请执行你的任务。”薛姐用那冰冷的语气,阻断了赵鹏的退路。

    “薛姐,这可是你逼我的。”我笑呵呵的说。

    “你还有什么卡?”薛姐问。

    “嫁祸卡。”我把嫁祸卡摸了出来,然后说:“所谓的嫁祸卡,就是执行的任务不变,但使用嫁祸卡之人,可以随便更换对象。”

    “你要把对象换成谁?”薛姐问。

    “我把16号换成17号,然后把我换成薛姐你。这样任务就成了,请17号赵鹏当着大家的面,把全身脱光,先与薛姐来一个不少于6分钟的法式湿吻,然后再和她发生关系,整个过程不得少于两个小时。”

    说完之后,我拍了拍赵鹏的肩膀,然后说:“我这是见你刚才有所悔意,才拿这么一个大便宜给你占。”

    “17号,你敢吗?”薛姐这声音,冷飕飕的,听着让人有些害怕。

    “不敢!我不敢!”赵鹏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17号任务失败,大家跟我一起去凶案现场,执行他的死刑!”薛姐说。

    “赵鹏,反正都是死,你还不如拼一把,先把薛姐给那什么了再说。”这局一直很安静的张涛,冷不丁地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赵鹏,不要怕!薛姐都玩了咱们这么久了,你玩玩她,就当是给我们报仇了。”李信也站了出来。

    “薛姐,我要完成任务。”说着,赵鹏便朝着薛姐扑了过去。

    “呵呵!”薛姐对着赵鹏冷笑了两声,然后他立马就愣住了,就像是丢了魂一样,傻傻地立在了那里。

    “跟我去凶案现场!不然你们都得死!都得死!”薛姐用那低沉的声音,冷冷地低吼道。

    赵鹏好好的一个人,在薛姐对着他笑了两声之后,立马就像丢了魂一样,傻掉了。看了这画面之后,在场的不管是谁都很清楚,要生硬的去违逆薛姐的意思,那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赵鹏变成这样,不能说全怪他,但他确实是有一部分责任的。

    “走吧!为了活着。”我有些无奈地来了这么一句。

    赵鹏之前的表现,让很多人对他都有所不满。所以,在收拾那个贴着17号编号的稻草人的时候,大家下手都有些重。

    那个稻草人的脑袋被拧了下来,胳膊和腿也给扯断了,甚至,稻草人的身子,都被分成了几大块。

    “他们是怎么做的,你都看清楚了?”就在大家正热火朝天地蹂躏那稻草人的时候,薛姐突然对着我们身后来了这么一句。

    我转过头一看,发现赵鹏居然站在了门口。他用那满是怨恨的眼神把我们挨个扫了一眼,然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你这是要干什么?”我问薛姐。

    “不干什么啊!你们要害死17号,我至少得让他知道,他是怎么被害死的嘛!”薛姐说。

    直觉告诉我,这事儿好像有些不妙。虽然之前在执行别的死刑的时候,被执行人也是亲眼看到我们是怎么对待那贴着他们所对应编号的稻草人的。但是,他们和赵鹏不一样。赵鹏眼神里透出来的怨恨,让我在看了之后,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就在这时,赵鹏突然像疯了一样,掉头跑了。

    李成拔腿要去追。

    “今晚游戏还没结束,谁要是离开,就是违反了规矩,就得死!”就在李成刚跑到门口那里的时候,薛姐冷冷地来了这么一句,吓得李成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