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电梯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20字

    谁都看得出来,赵鹏肯定要出幺蛾子事。所以,大家都想早些结束今晚的游戏。因此,接下来的JC权利时间,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

    “今晚游戏结束,明晚继续!”在宣布这条指令的时候,薛姐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满满的不爽。

    之前死掉的四个人,全都是在学校后面那小树林里死的。因此,在从4号楼出来之后,李成和杜娟立马就向着那小树林奔去了。

    我也很想弄清楚小树林那里到底有没有出状况,因此小跑着跟了去。

    死了,赵鹏死了。他的脑袋、胳膊和腿,全都被扯了下来,胡乱的散落在地上。除此之外,他的身子也被撕烂了,东一块西一块的。

    “没有牙齿印,也没有任何的刀口,就像是被活活给撕成了这么多块。”杜娟在检查了一下这些尸体碎片之后,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一句。

    “脚印,又是这脚印。”凶案现场,除了赵鹏的尸体碎片之外,还留下了一串那红色绣花鞋踩出的脚印。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袁国忠。

    “富源大厦那边的游戏就快要开始了,还不赶紧过来,我在学校大门口等你。”

    小树林这边也没什么可看的了,还是富源大厦那边的事比较要紧。因此,我小跑着去了学校大门口,在到的时候,袁国忠的那辆破桑塔纳已经停在那里了。

    我上了车,袁国忠依旧是像昨晚一样,把桑塔纳停在了富源大厦的马路边,然后跟我说:“小心点儿,赶紧去吧!”

    “我一会儿还能活着出来吗?”我问。

    “不好说。”袁国忠居然给了我一个如此操蛋的答案。

    我给了袁国忠一个白眼,然后走进了大厅,上了4号电梯。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了进来,把我吓了一大跳。然后,电梯门“哗啦”的一声便打开了。

    在那电梯门打开之后,一张我最不想看到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是一张男人的脸,那脸的左边刻着一个“傻”字,右边脸上刻着一个“逼”字。

    魏索南!我怎么在电梯里遇到这家伙了啊?就算是冤家,这路也太窄了一点儿吧!

    “今晚会很有意思的。”魏索南主动跟我搭起了话。

    “什么叫有意思?”我问。

    魏索南给了我一个看上去很恶心的笑,然后就没有再搭理我了。

    电梯很快就到了14楼,魏索南抢先一步走了出去。

    就在这时候,轿厢门“哗啦”一声关了,电梯突然往下坠了一下,因为惯性的作用,害得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然后,电梯顶上的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闪了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我以为是电梯坏了,赶紧按下了那个报警键,然后在那里吼了起来。

    “今晚会很有意思的!会很有意思的!”魏索南的声音,从轿厢顶上传了下来。

    我抬头一看,滴答一声,一滴鲜血,不偏不倚,正好滴到了我的额头上。

    “滴答!滴答!”

    不断有鲜血,从电梯顶那破了一条缝的灯罩里滴下来。灯罩里那已经泛黄的灯是亮着的,不过因为灯罩底部积了不少鲜血,所以看上去很渗人,而且很诡异。

    昨天袁国忠就跟我说过,在这个杀人游戏场玩游戏的不是人。我知道整我的是魏索南,可他是个鬼啊!现在被困在了电梯里,我该怎么办啊?

    卡片!昨天雪蝉给了我不少卡片,其中好像有一张求救卡。

    我也不知道那求救卡有没有用,不过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就把求救卡拿了出来,然后在那里对着电梯轿厢里的摄像头晃了起来。

    “我要用求救卡!我要用求救卡!”我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吼道。

    “雪蝉居然还给了你求救卡,她对你还真是够大方的啊!”魏索南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电梯开始往上动了。

    从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来看,现在我好像又回到了14楼。

    “哗啦!”

    电梯门开了,黑裙女人就站在门口,她对着我伸出了手,然后说:“求救卡你已经使用,所以得交给我。”

    我把求救卡递了过去,黑裙女人接过之后,很随意地扫了一眼,然后跟我说:“出来吧!今天的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刚才我在电梯里的那一出也是游戏的一部分?”我问。

    “是!”黑裙女人点了下头,然后说:“18号对你使用了一张夺命卡,意思就是只要你进了富源大厦的地界,他就可以用他自己的手段,害你的性命。不过,你用了求救卡,所以他这夺命卡被抵消了。因此,在他对你使用别的卡片之前,你暂时是安全的。”

    还能这么玩?还好昨天雪蝉给了一大叠卡片给我。要不然,我就算像猫那样有九条命,那都是不够死的。

    富源大厦这里是袁国忠带我来的,昨天一来,雪蝉就给了我这么多牛逼的卡。该不会,雪蝉跟袁国忠有什么关系吧!

    袁国忠这人,其实还不错,是个好人。要雪蝉跟他是一伙的,是不是说明,雪蝉也是个好人啊!

    就在这时候,雪蝉出现了,她把我叫到了一边,又拿了好几张卡片给我,然后跟我说,我今晚的任务是保住20号,同时我自己还不能出局。当然,我要是能在今晚的游戏中,赢几张卡片什么的,那自然是更好不过的了。

    在进游戏场之前,我仔细的看了看雪蝉给我的卡片。结果悲剧的发现,她给我的卡片虽然不少,但最重要的免死卡,居然一张都没有。

    没有免死卡,我身份又是平民。也就是说,杀手要是今晚选择杀我,那我岂不是直接就嗝儿屁了吗?

    “要使用免死卡的,一会儿在躺进自己的棺材里之后,可以把免死卡从棺材和棺材盖的缝隙里递出来。”在游戏开始之前,黑裙女人跟我们说了这么一句。

    在所有人都躺进棺材里之后,哗啦哗啦的,棺材盖全都合上了。

    “天黑请闭眼!”

    在黑裙女人说完这话之后,我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她在走动,难道有人使用了免死卡?

    调包卡和免死卡长得有些像,我这里恰好有一张。因此,为了试探一下黑裙女人的走动是不是跟免死卡有关,我把调包卡从棺材盖和棺材之间的缝里伸了出去。

    过来了,果然过来了,黑裙女人的脚步声正在向我这边靠近。

    谁使用了免死卡,黑裙女人就会向着谁那边走去。因此,杀手只要耳朵不是太背,肯定能通过黑裙女人的脚步声,判断出到底有哪些人,使用过免死卡。

    黑裙女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感觉还有两三步,她就要走到我这4号棺材的边上了。要让黑裙女人看到我塞出去的不是免死卡,而是调包卡,那我可就算是破坏了游戏的规矩,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做了一个超明智的决定,那就是赶紧把调包卡收了回来。

    “咳!”

    黑裙女人咳嗽了一声,从她这反应来看,好像对于我刚才的行为,她有那么一些不满。不过,只要能保命,只要能让杀手误以为我是用了免死卡的,黑裙女人不满就不满吧!

    “杀手请出来!”

    黑裙女人的脚步声停了,她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昨晚,雪蝉使用调包卡把自己的杀手牌换给了魏索南,后来魏索南又被我指正了出来,out了,所以现在还剩三个杀手。

    “哗啦!哗啦!哗啦!”

    有三口棺材的棺材盖打开了,虽然我很认真的在听,但还是没有听出来,这声音到底是那几口棺材发出来的?

    “杀手请杀人!”

    有脚步声出现,一共是有四个人的脚步声,有三个是杀手的,一个是黑裙女人的。不过,四人的脚步声,在四个不同的方向。

    三个杀手的意见好像没有统一,因为他们的脚步声至今都还没有合在一起。

    不对!脚步声好像越来越大了。四个人都在向着我这边靠近,难道那三个杀手,是想要把我干掉!

    这里的杀人游戏,杀手在杀人的时候那可是真杀啊!要是三个杀手统一了意见,要把我干掉,我的小命,不就得交待在这里了吗?

    脚步声没了,不过我能感觉到,我躺着的这4号棺材旁边,站着三个杀手。而且,他们现在已经做了决定,要把我干掉。

    我甚至有些怀疑,三个杀手杀我,很可能是黑裙女人的授意。因为,刚才我自作聪明的,用调包卡冒充免死卡,忽悠了她一下,把她给忽悠到了我这里来。

    “咚!”

    我感觉有一只大手,在棺材盖上拍了一下。然后,棺材盖上的尘灰,立马就洒了一些下来,弄了我一脸。我的眼睛没来得及闭,所以有些该死的沙子,钻进了我的眼睛。搞得我的眼睛,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很不舒服,还火辣辣的痛。

    “哗啦!”

    棺材盖已经被推开了一条小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