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明争暗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41字

    我的判断没错,这些该死的杀手,果然选择了我。

    我该怎么办?虽然我手里有不少卡片,但却没有任何一张是这个时候可以用的。

    奇怪!棺材盖都已经被推开一条缝了,照说这三个杀手应该继续推,把棺材盖彻底给推开啊!可是,时间已经过了这么多,棺材盖好像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

    走了,那三个杀手走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最终没有对我动手。

    “哗啦!”

    有一口与我隔得不远的棺材的棺材盖被推开了。

    “啊!”

    随即,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从那棺材里传了出来。

    “杀手请回去。”

    ……

    “天亮了,大家请睁眼。”

    伴着哗啦哗啦的声响,棺材盖全都滑开了。

    “1号out。”

    1号棺材里面,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这三个杀手还真是够狠的啊!不仅把1号给杀了,而且还把他的皮给剐了。太残忍了,这简直太残忍了。不过还好,刚才那三个杀手没有选择我下手。要不然,成这样子的就不是1号棺材里躺着的那位,而是我了。

    “下面是强行逮捕权时间。”黑裙女人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这时候,肖楚楚站了出来,她举起了她那写着数字3的号牌,然后说:“我要使用催命卡。”

    催命卡?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雪蝉给我的卡里,好像没有这种卡片。

    “你要对谁使用?”黑裙女人问肖楚楚。

    “4号。”在肖楚楚说完这两个字之后,我全身都不好了。

    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催命卡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肖楚楚跟我那绝对是不对路的,所以她对我使用的卡片,肯定不是什么好卡片。

    “催命卡有效。”黑裙女人把脸转向了我,然后慢悠悠地说道:“请4号在30秒钟之内指正杀手,如果失败,4号out,并接受死亡惩罚。”

    30秒?找不出杀手就得死?这催命卡还真是用来催命的啊!

    在这个时候,最有效的卡片,应该就是免疫卡了。但是,雪蝉给我的这些卡片里,一张免疫卡都没有。

    “慢!”我突然想到了一张卡片,于是赶紧摸了出来,递给了黑裙女人,然后说:“我要使用延时卡。”

    薛姐接过了我递过去的延时卡,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然后说:“延时卡有效,4号可获得10分钟的延时。”

    薛姐从兜里摸出了一块怀表,开始在那里计时了。

    滴答!滴答!

    谁都没有说话,屋子很安静,只有那怀表指针转动产生的,催命般的声音,在空气中来来回回的荡着。

    10分钟,这时间是很短的。要在10分钟之内准确的找出杀手,我能办到吗?

    1号死得这么惨,皮都给扒了,整个棺材都沾满了鲜血。因此,我相信杀手的身上,肯定是会留下一些血迹的。

    血迹,16号的袖口有血迹。在我用眼睛盯着她的袖口看的时候,16号立马就用手捏住了袖口。

    从16号袖口那血迹的颜色来看,好像那血和1号棺材里的差不多。难道,16号是杀手之一?

    我看了一下别的人,没有再看到谁的身上有血迹。

    在这里玩杀人游戏的,照说不会如此的大意,露出这么大的破绽来给我抓啊!所以,在发现了16号的异常之后,我并没有立马指正她。因为,我有些怀疑,16号故意露出袖口上的血迹让我看,就是为了诱骗我,让我指正她。

    “还有5分钟。”就在我正忙着寻找别的线索的时候,黑裙女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除了16号袖口上的血迹,我别的什么都没发现。

    “时间到,请指正。”黑裙女人说。

    “3号。”我心一横,把手指向了3号。

    一见我指正她,肖楚楚立马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虽然她脸上刻着“贱人”两个字,但这并不妨碍她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

    从肖楚楚笑的这样子来看,我基本上可以确定,她不是杀手。

    黑裙女人拿了两张卡片出来,一张递给了我,一张递给了肖楚楚,让我们写下要给彼此的惩罚。

    “3号请翻转身份牌。”黑裙女人说。

    “慢!”我摸出了一张卡牌,然后说:“我要使用调包卡。”

    就在我说这话的时候,20号给我递了一个眼神。

    雪蝉让我保护20号,现在20号又给我递了个眼神,是不是说明,20号跟雪蝉一样,抽到的也是杀手啊?

    “调包卡有效,4号你想调包几号的身份牌?”黑裙女人问。

    “我要20号和3号对调身份牌。”我说。

    我这话一说完,肖楚楚的眉头立马就皱到了一起。从肖楚楚这反应来看,好像她知道20号是杀手似的。

    黑裙女人抽过了20号和肖楚楚的身份牌,然后对调了一下。

    “下面,请3号翻转身份牌。”

    我本来还以为在这个时候,肖楚楚会拿出别的什么卡牌来呢!不过,她没有。但是,在翻转身份牌的时候,她看了魏索南一眼,然后她那原本是皱着的眉头,一下子就舒展开了。

    刚才肖楚楚在看魏索南的时候,魏索南好像给了她一个眼神。

    肖楚楚的手里,很可能已经没有可以使用的卡牌了。但是,从魏索南的表态来看,他的手里应该还有卡牌。

    杀手!我的判断没错。肖楚楚手里的这张身份牌上写着的,果然是“杀手”二字。

    “3号out,身份杀手,请接受4号所提之惩罚。”黑裙女人说。

    “慢着!”魏索南果然是站了出来,他拿出了一张卡片,慢悠悠的说:“我要替3号使用反弹卡。”

    反弹卡?魏索南要使用的居然是反弹卡?用这玩意儿,那不就把我给肖楚楚写的任务,反弹到我身上来了吗?

    黑裙女人接过了魏索南递给她的反弹卡,在看了看之后,黑裙女人说:“反弹卡有效。”

    我兜里本来是有卡片可以用的,不过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使用卡片有那么一些浪费。因此,在想了想之后,我还是决定,不使用我兜里的那些卡片了。

    “雪蝉不是给了你很多卡片吗?你怎么不用了啊?”魏索南得意洋洋的问我。

    “我也想用啊!可是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要不,你借一张嫁祸卡什么的给我用用?”我说。

    “你觉得这有可能吗?”魏索南在来了这么一句之后,便不再跟我说话了。

    这时候,黑裙女人已经拿出了我写的那张卡片,然后开口念了起来。

    “请学狗叫,公狗叫三声,母狗叫三声,小狗叫三声。”

    在写任务的时候,我其实就想过,万一有人使用了反弹卡,原本是给肖楚楚做的任务,很可能会落到我自己的头上。因此,为了不坑到自己,我就手下留了个情,写了这么一个很容易完成的任务。

    “这就是你写的任务?”魏索南一脸吃惊的看着我,就好像黑裙女人念错了似的。

    “是啊!”我笑了笑,然后说:“这任务挺好的啊!”

    “你是不是算到了我会用反弹卡,所以才故意把任务出这么简单的?”魏索南问。

    “我之前还以为你很笨呢?不过现在看来,你好像也不是那么的笨嘛!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虽然笨得不是那么的厉害,但多少还是有些笨的。要不然,你早就应该想到,我会猜到你会使用反弹卡,所以出的任务肯定很简单。这样,你不就可以节约一张反弹卡了吗?”我笑呵呵的说。

    “我卡多,任性!”魏索南有些急了。他越急就越能证明,浪费了一张反弹卡,他是很心痛的。

    “4号请完成任务。”

    本来我还想跟魏索南多扯几句的呢!没想到黑裙女人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来了这么一句。

    “汪!汪!汪!”

    “汪汪汪。”

    “嗷……嗷……嗷……”

    不就是公狗、母狗和小狗的叫吗?分分钟我就搞定了。

    “学得还挺像的嘛!”魏索南用那带着怨恨的眼神看着我,说。

    “游戏继续!”

    在黑裙女人发出了这条指令之后,魏索南居然又站了出来。

    这家伙,一站出来准没有好事。而且,就凭他刚才看我的那眼神,我就知道,他站出来肯定是想要针对我的。

    “我要使用调包卡!”

    魏索南要使用调包卡,虽然他还没有说要调换谁的身份牌,但我已经预料到了,他多半会把杀手牌换到我的手上。

    “调包卡有效。”黑裙女人说。

    “我要让4号和11号调换身份牌。”魏索南说。

    黑裙女人抽走了我的身份牌,然后把11号的身份牌给了我。

    最开始我还以为,11号的身份牌是杀手呢!可是,在我拿到之后,吃惊的发现,11号居然是JC。

    魏索南调换一张JC的身份牌给我干什么?

    从昨晚的游戏过程来看,JC好像是没什么危险的啊!魏索南使用调包卡,调换我的身份牌,绝对是想要害我。要他直接调换杀手牌给我,我还能想明白他接下来要做什么。现在,他弄了一张JC的身份牌给我,倒让我有些看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