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死亡惩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2975字

    因为没有人再使用强行逮捕权,所以黑裙女人宣布了下一条指令。

    “下面进入JC权利时间。”

    这指令刚一宣布,16号便站了出来。

    “我要使用对赌卡。”16号拿出了一张卡片,说。

    对赌卡?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不仅我手里没有这卡,而且之前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对赌卡有效。”黑裙女人扫了所有人一眼,然后问16号:“请问你是选JC,还是选杀手。”

    “JC。”16号根本没有考虑,直接就从嘴里吐了这么两个字出来。

    “下面请JC在3分钟之内,指正出所有的杀手。要任务失败,JC集体out,把身上所有的卡片给还活着的杀手,然后接受惩罚,反之亦然。”黑裙女人说。

    我就说魏索南用调包卡把JC身份调换给我,肯定没安什么好心。这不,一进入JC权利,16号就跳出来使用对赌卡了。

    16号和魏索南他们肯定是一伙的,他此时使用对赌卡,目的就是为了要我的命。

    一共有四个杀手,现在已经out了两个,也就是说场上还剩下了两个杀手。在三分钟之内,把剩下的两个杀手找出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倒计时开始。”黑裙女人再一次拿出了她的那块怀表,在那里计起了时来。

    滴答!滴答!

    只要黑裙女人一开始倒计时,我就有一种催命的感觉。

    “时间已经过去1分钟了,还没有JC站出来吗?”黑裙女人在问这话的时候,脸是朝着我这边的。

    虽然黑裙女人没有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是站在魏索南他们那一边的。

    我举起了手中的号牌。

    “4号你要想指正,请先表明你的JC身份。只要身份一表明,调包卡对你将无效。”黑裙女人说。

    我的眼前摆着一个坑,我是跳,还是不跳?

    既然已经来了富源大厦,我还有什么好怕的?魏索南不就是想让我往他们挖的坑里跳吗?我跳就是了。

    我翻转了自己的身份牌。

    “4号身份JC,请找出最后的两个杀手,你还有两分钟时间。”黑裙女人说。

    我在兜里摸了一张卡片出来,然后说:“我要使用排除卡。”

    黑裙女人照例接过了我递过去的卡片,然后说:“排除卡有效。”

    “请4号指定一个排除对象。”黑裙女人说。

    “16号。”我说。

    16号留在场上对我始终是个威胁,因此我得先用排除卡把她弄出场去。

    “16号out,请亮明身份。”

    16号慢慢地翻转了身份牌,她果然不是杀手,只是个平民。还好之前我在指正杀手的时候,没有上她的当。

    我这JC的身份,本来是11号的,是魏索南用调包卡把我和11号的身份给对调了。然后,和魏索南一伙的16号使用了对赌卡,给还活着的4个JC挖了一个大坑。

    JC一共有4个,魏索南特意把11号的身份调换给了我,没有去动别的JC,这是不是说明,11号和他们是一伙的啊!

    这时候,12号站了出来,他拿出了一张卡片,说:“我要使用调包卡。”

    “你想调换哪两位的身份牌?”黑裙女人问。

    “我和11号的。”12号说。

    “陈海涛,你这是故意要跟我作对是吗?”魏索南用手指着12号的鼻子,来了这么一句。

    “是你们先惹我的。”陈海涛冷脸回道。

    陈海涛说是魏索南他们先惹他的,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身份是JC。

    “行!今天我先不跟你算账。”魏索南也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片出来,然后说:“我要使用调包卡,调换11号和15号的身份。”

    从陈海涛和魏索南的对话来看,他和魏索南他们肯定不是一伙的。而且,魏索南现在应该不会动陈海涛,要不然刚才在用调包卡的时候,他完全可以把那JC的身份给陈海涛调回去。

    现在,原本是属于陈海涛的那张JC的身份卡,已经到了15号手上。

    我本来以为15号会有所动作呢,可是他没有。

    15号和我是JC,11号和12陈海涛应该是平民,再除去已经out了的6个人,玩游戏的20个人,还剩下了10个。剩下的两个杀手,就藏在这10个人里面。

    “JC都把身份亮出来吧!要不然我任务失败了,大家都得完蛋。”我说。

    15号翻过了他的身份牌,5号也慢慢地翻过了他的身份牌。

    在等了十来秒钟之后,17号也把身份牌给翻了出来。

    5号、15号和17号跟我一样,手上的身份牌都是JC。

    其实,在翻牌之前,他们手里要是有调包卡,是可以把自己的身份牌调换给别人的。但是,他们都没有使用调包卡,可见他们三个的手里,应该都没有什么可用的卡片。

    这三个家伙,虽然已经把身份牌给翻转了过来,把目标范围给我缩小了。但是,他们好像帮不上我别的忙,一个个的,全都把那绝望的眼神投向了我。

    我怎么这么傻啊?20号跟我是一边的啊!她原本的身份是杀手,只是后来她的身份牌被调换给肖楚楚了。但在这之前,她已经当了两夜的杀手了啊!肯定知道剩下的那两个杀手是谁啊!

    于是,我赶紧看向了20号。

    20号在跟我的眼神对接了之后,用手指悄悄的给我比了一个10,还有一个2。从她给我的手势来看,剩下的两个杀手,肯定就是10号和2号了。

    “剩下的两个杀手,一个是10号,一个是2号。”我说。

    黑裙女人拿了6张卡片出来,给了2号和10号一人一张,然后把剩下的4张分给了我们四个JC。

    在我们都写好惩罚之后,她把卡片收了回去。

    “请10号和2号翻转身份牌。”

    那两个家伙,一脸轻松的把身份牌翻了过来。

    一个都没错,10号和2号都是杀手。

    “4号指正正确,10号和2号皆是杀手。”说着,黑裙女人把我们四个JC写的四张卡片递了过去,让那两个家伙一人抽了一张。

    “10号抽到的惩罚是……”黑裙女人刚念了这么几个字,10号就把她打断了。

    “别忙!我要使用反弹卡。”10号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黑裙女人,说。

    “反弹卡有效。”黑裙女人看了看卡片上的编号,然后说:“此任务是17号出的,因此反弹到17号身上,由17号自己完成。”

    17号一听到这个,直接就给吓晕了过去。

    “装晕是免除不了任务的,只有死才可以。”黑裙女人冷冷地对着已经晕倒在地上的17号喊道。

    可是,不管她怎么喊,17号都没有醒来的意思。

    “10秒钟之后,如果17号你还没站起来,就等于任务没完成,就得接受死亡惩罚。”长裙女人说。

    我也不知道17号是出了个什么任务,反正长裙女人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但他还是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时间已到,17号任务未完成,请接受死亡惩罚。”长裙女人说。

    “有意思,这样才有意思嘛!”魏索南再一次站了出来,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卡片,然后说:“我这里有一张指定卡,我要指定4号来执行17号的死刑。至于执行的方式,就是用那好久已经没有被使用过的开花梨。”

    开花梨?这玩意儿我听说过,是古时候的一种刑具。这玩意儿本来是闭合的,在塞进受刑者的后庭花之后,行刑的人转动顶上的转子,那玩意儿就会慢慢地打开。

    “指定卡有效,请4号对17号行刑。”就在长裙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肖楚楚已经把开花梨给找来,递到我手上了。

    “4号,请行刑!”

    见我拿着开花梨,愣在那里没动,长裙女人立马就催促了我这么一句。

    “10秒钟之后,4号你若不行刑,那么你将代替17号死,你的死刑由17号来执行,行刑方式也是开花梨。”长裙女人说。

    我要不行刑我就得死,我不能再犹豫了。

    开花梨除了可以在后庭花那里用之外,好像也可以对着嘴用。在嘴这里用,至少不会那么恶心。

    于是,我直接把开花梨塞进了17号的嘴里,然后在那里转了起来。开花梨一点一点的变大了,17号的嘴都被撕裂了。他想叫,但因为嘴被堵住了,所以根本就叫不出来。不过,在整个过程中,他一直用那布满了血丝,充满了怨恨的眼神瞪着我。就好像是我害死了他,在死了之后,他会来找我索命一样。

    “咔嚓!”

    伴着一声脆响,17号的下颌骨断了,他的整个下巴都掉了下去。然后,有一股股的鲜血,不断地从他嘴里流出来。

    17号没有再动弹了,看上去他好像是死了一样。

    长裙女人走了过来,用手指头在17号的鼻子上探了探。在探完了之后,她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说:“17号的死刑已执行完毕,4号成功完成行刑任务,可获得一次抽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