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1404号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04字

    长裙女人拿了一大叠卡片出来,递给了我,然后说:“请抽一张,不管你抽到的是哪一张,那张卡片都将属于你。”

    抽卡?没想到在行刑完了之后,还能得到这样的奖赏。

    到底抽哪一张呢?

    长裙女人递给我的这些卡片,从背面上来看,长得都一样。所以,我也懒得选了,直接把手伸了过去,随便抽了一张。

    免死卡!我抽到的居然是张免死卡!我这运气,简直太好了。

    “抽了个什么啊?”长裙女人见我眉开眼笑的,立马就很好奇地问了我一句。

    “免死卡。”我说。

    “抽了一张最差的,都把你高兴成了这样?”长裙女人这话里,透着一些无语。

    免死卡是最差的?难道长裙女人拿的这一叠卡,全都是很牛逼的?从她刚才说话的这语气来看,她不像是忽悠我的。

    “游戏继续!”长裙女人不准备跟我继续扯淡了,而是拿出了2号抽到的那张写着惩罚的卡片,念道:“请去1404号房,把那女人身上穿着的红色戏服脱下来,穿在自己身上。”

    “这任务是谁出的啊?”2号问。

    “5号。”我以为长裙女人不会回答2号的这个问题呢?没想到她居然回答了。

    “5号?”2号呵呵的笑了笑,然后说:“这任务出得很好,很不错!够狠,够毒,够刺激!”

    2号直接给了三个够的评价,足可见5号出的这个任务,那绝对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而且,从2号这说话的语气来看,他手里肯定是有什么卡要打出来。也就是说,这个任务,最后肯定不是由他来做。

    “2号请完成任务。”长裙女人见2号废话了半天,也没有把卡牌给亮出来,因此便对着他来了这么一句。

    “这个任务不应该由我来完成。”2号说。

    “为什么?”长裙女人问。

    “因为我要使用嫁祸卡。”2号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长裙女人,然后说:“我要嫁祸给4号。”

    明明是5号出的这任务,2号却选择了嫁祸给我。看来,2号跟魏索南他们应该是一伙的,是故意针在对我啊!

    去1404号房,把那女人身上穿着的红色戏服脱下来,穿在自己身上。这个任务,听上去好像并不是太难啊!之前在4号楼那里,我完成过从棺材里拿出红色绣花鞋穿在脚上这样的任务的。直觉告诉我,4号楼的红色绣花鞋,可能和这红色戏服有关系。

    现在我的手里,是有那种可以拿出来用的卡片的。不过,我要是把卡片拿出来用了,魏索南他们那一伙的,肯定会再拿卡片出来回击。

    这个任务我本来就有些好奇,所以没必要在这上面浪费卡片。

    “嫁祸卡有效。”长裙女人看向了我,意思是在等我使用卡片。

    “4号请执行任务。”见我半天没有吭声,长裙女人便对我下达了下一条指令。

    “1404号房在哪儿啊?”我问。

    “你真敢去?”雪蝉用那种不可思议,就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问。

    “有问题吗?”我问。

    “本来你可以用一张别的卡片逃过这一关的,不过现在,你只能浪费一张免死卡了。”雪蝉这意思,是让我不要去完成这任务,直接把免死卡给用了。

    雪蝉是不会害我的,但我总觉得那红色戏服和红色绣花鞋有关联,毕竟两样东西都是红色的嘛!所以,我还是想去1404号房看看。

    “我得去试试,1404号房在哪里?”我问雪蝉。

    “出门往右一直走。”雪蝉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去,不就一张免死卡吗?浪费了就浪费了。”

    毕竟我现在和雪蝉是一伙的,因此她还在那里拼命留我。

    “这些卡片在1404号房有用吗?”我问。

    “没用。”雪蝉说。

    我把兜里那厚厚的一叠卡片全都摸了出来,递给了雪蝉,然后说:“这些都给你。”

    “我先替你保管着,你要是能从里面活着出来,我加倍还你。”雪蝉说。

    我出了门,然后往右走了差不多十来米。前面出现了一扇白色的门,在这漆黑的走廊里,看上去挺扎眼的。门上用鲜血写了四个数字——1404。

    这就是1404号房吗?我都还没进去,就感觉这房间里,好像有些阴森森的啊!

    我把手贴到了那白色房门上,顿时就有一股子阴冷的气息,通过我的手掌,传到了我的身上,然后打了一个寒颤。

    “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

    房门里面,依稀有唱戏的声音传出来。我侧着耳朵在那里听了好半天,才听清楚了这么一句。

    这句戏文,应该是《窦娥冤》里的。

    从声音上来判断,唱戏的应该是个女人。任务是让我去脱1404号房里那女人身上穿着的红色戏服,屋里这女人正好又在唱戏,于是我大着胆子,把那白色的房门,“嘎吱”一声推开了。

    唱戏声没了,屋子里黑黢黢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唱戏的女人了。

    是不是我刚才开门的时候动作太大,把那唱戏的女人给吓了,所以她就躲起来了啊!

    我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的功能,然后走了1404号房里。

    冷!一进这屋子,就有一股子刺骨的冷气向我扑来。

    这屋里该不会开了空调的吧?我用手机四处照了照,没照到空调的出风口。

    “你道是暑气暄,不是那下雪天,岂不闻飞霜六月因邹衍……”

    唱戏?那女人又在唱戏了!她唱的还是《窦娥冤》。

    “你是有什么冤屈吗?”那女人在唱这些句子的时候,那是情真意切,句句揪心。我能听出来,她肯定是有什么冤情,所以才这么问了一句。

    唱戏声又没了。就在我用手机照着,四处寻找那女人的下落的时候,突然有一张很吓人的,但我却没看清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女人的脸,在我的眼前晃了一下,然后就消失了。

    “你要干什么?”

    刚才出现的那张脸,绝对不是人的。

    我虽然胆子还算是比较大,但此时也已经吓得,开始往后退了起来。

    我退到了门那里,然后伸出了手,想把门给打开。但是,那门不知道是被反锁了还是怎么的,我不管怎么拉,都拉不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一边叫喊着,一边用手在那里啪啪的拍着门。

    这屋子里的那女人,肯定是一只厉鬼,怪不得刚才雪蝉那么阻止我呢!早知道,我就听她的,不到这该死的1404号房来,直接把免死卡拿出来用了。

    “死!死!死!”

    那女人用唱戏的腔调,一连说了三个死字。

    “你就算是想要我死,也不用重复三遍那么多啊!”我两条腿都已经软了,吓得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我手机闪光灯射出来的光,不经意的射到了那白色房门上。

    门上写着一个黑色的数字“9”,然后那数字被画了一把红色的叉。

    “让她死!”

    就在那光恰好照到那被画了一把红色的叉的黑色数字“9”的时候,那女人用唱戏的腔调,来了这么一句。

    “你是想让9号死吗?”我问。

    “她死你活!她活你死!三日为期!”

    在那唱戏女鬼说完了这话之后,白色的房门,“嘎吱”一声便打开了。

    虽然我还没看到那唱戏女鬼长什么样,但此时的我已经被吓得全身都瘫软了。白色房门都已经打开了,我哪里还敢继续在这1404号房里待。于是,我赶紧屁滚尿流的滚了出去。

    唱戏女鬼跟我说三日为期,这不就是说,要我在三日之内没有让雪蝉死,那我就得死吗?

    魏索南他们和雪蝉是对头,唱戏女鬼也想让雪蝉死,难道唱戏女鬼和魏索南他们是一伙的?

    我也懒得管这么多了,赶紧跑向了玩杀人游戏的那个屋子。在我跑到屋门口的时候,雪蝉拦住了我。

    “你没事儿吧?”雪蝉虽然脸上还是冷冰冰的,但我能感觉到,她是真的在关心我。

    “没事儿。”我说。

    “红色戏服你是不可能拿到的,不过你能活着出来,已经很不错了。”从雪蝉这语气来看,好像她并没有意识到,那唱戏女鬼对我提了要害她命的要求。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说:“还好我刚才反应快,在打开那白色房门,感觉里面不对之后,立马就连滚带爬的跑了。”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有进那屋子?”雪蝉问我。

    “没进,一走到那屋门口,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子阴冷阴冷的气息,然后就不敢进去了。”我说。

    雪蝉笑了,她这是第一次对我笑。不过,她这笑容里面,好像带着一些轻蔑。难道,雪蝉知道我进了1404号房的,知道我刚才说的那话是在骗她?

    “你的卡还给你,从此以后,咱们再无任何瓜葛!”

    雪蝉一巴掌将我之前给她的那些卡片,全都拍到了我的手上。然后,她转身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