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致命谎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30字

    “你不杀了他,你就得死!再说,他可是玷污了你的男人。”见黄倩拿着刀不敢动手,刘梦妍立马在那里煽风点火地催促了一句。

    黄倩突然向着夏超冲了过去,一刀扎进了他的心脏。在刀扎进去的那一瞬间,她把眼睛给闭上了。从夏超胸口喷出的鲜血,溅了她一身。

    夏超倒在了地上,死了。

    “我杀人了!哈哈!我杀人了!”黄倩就像是疯了一样,在那里乱喊乱叫了起来。

    “第三局游戏结束,杀手失败,获胜的平民和JC,每人将获得一张鬼脸卡。失败的杀手,9号将受到死亡惩罚。剩下的4号、7号和20号,其中有一个将完成固定任务,寻找新成员加入。另外两个,将随机抽取并完成JC和平民所写的任务。”

    “我来完成固定任务。”杜娟很认真地对着我和童姝说道。

    很快,获胜的JC和平民便把任务写完了。

    薛姐把那些纸条装进了塑料球里,然后将塑料球装进了纸箱子,哗啦哗啦的晃了几下。晃完了之后,她看了我和童姝一眼,然后问:“你们两个谁先来?”

    “我先来吧!”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我再怎么也不能让女人冲在前面啊!所以,我立马就把手伸进了箱子,随便乱抓了一个塑料球出来。

    薛姐打开了我抓出来的那个塑料球,拿出了那张纸条,然后念道:“请去化学老师办公室,找到他的茶杯,然后撒尿在里面。撒出的尿,必须得把那茶杯装满。一泡不够就两泡,两泡不够就三泡。撒满之后,把茶杯盖拧上,然后将那茶杯放回原处。”

    “这任务是谁写的?”喻晓晴问。

    没有人承认。

    不过,化学老师是大家最不喜欢的老师之一。他不仅喜欢拖堂,而且布置的课后作业也是最多的。

    任务上写的那个茶杯,应该就是指的化学老师每次上课都会带到教室里的那个。那个茶杯是红色的,被我们称为性感的红茶杯。

    在老师的茶杯里尿尿,写这任务的那家伙,还真是够损的。

    “7号请执行任务。”

    我看向了喻晓晴,等待她给我下指示。

    “去吧!”喻晓晴说。

    我飞快地跑到了化学老师的办公室门口,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不过这门的锁跟教室的门锁一样,只需要把饭卡那出来,伸到锁缝里,那么轻轻地一划,就能把门给打开。

    “咔嚓!”我没费什么力气,很轻松的就把办公室的门给打开了。

    化学老师的红茶杯,就静静地躺在他的办公桌上。我打开了茶杯的盖子,然后在那里一边吹口哨,一边尿尿。

    上了这么多年学,我这还是第一次在老师办公室尿尿,而且是尿在老师的茶杯里。这感觉,真特么刺激。

    化学老师的红茶杯是很能装的,一泡尿只装了三分之一的样子。于是,我去饮水机那里取了个纸杯子,然后在那里一杯一杯的接水喝。喝得越多,才能尿得越多嘛!

    我足足喝了十几杯水,终于是把那红茶杯给尿满了,然后盖好盖子,放回了办公桌上。

    “7号任务完成,下面请4号抽取将要执行的任务。”在我回到4号楼之后,薛姐问都没问我,直接就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我刚才抽到的任务是那么的轻松,童姝将要抽出的任务,能和我的一样轻松吗?

    在童姝把手伸进箱子的时候,我的心,是忐忑不安的。

    一个塑料球,被童姝从箱子里拿了出来。薛姐在打开了塑料球里的那张纸条之后,居然冷不丁的笑出了声。

    薛姐笑了?之前在宣布任务的时候,薛姐可从未笑过啊!这一次她居然笑了,是不是说明,这任务很难办到啊?

    “请去化学老师办公室,把他桌上那茶杯里的液体喝干净,一滴都洒。要洒了哪怕是一滴,也算任务未完成。此任务需在半个小时之内完成,超过时间,便算失败。”

    有假,这任务绝对有假!

    “怎么会这么巧?”我对着薛姐质疑道。

    “是挺巧的,4号赶紧去完成任务吧!”薛姐说。

    “童姝,要不我帮你一下吧!我这里有张分担卡,用了之后,你可以找一个愿意帮你分担的人,和你一起去完成这个任务。”说完之后,刘梦妍便把那分担卡递给了薛姐。

    “分担卡有效,4号可寻找一个愿意跟你一起分担任务的人。”薛姐说。

    这样的任务,是没有人愿意分担的。这不,薛姐这话刚一说完,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我愿意帮你分担。”我说。

    童姝没有说话,而是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嘴唇。

    “7号愿意为你分担,请问4号是否同意?”薛姐问童姝。

    “赶紧同意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我说。

    童姝在犹豫了一阵之后,最终还是点了头。

    “请4号和7号一起去完成任务,你们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薛姐说。

    我带着童姝返回了化学老师的办公室,那红茶杯仍旧是在办公桌上静静的躺着。

    童姝走了过去,拿起了红茶杯,拧开了盖子。

    “你真尿满了,好臭,恶心。”童姝把红茶杯放回了办公桌上。

    “我这是童子尿,要是放在以前,那可是金贵得很的东西。”我跟童姝开了句玩笑。

    “你还是童子啊?”童姝白了我一眼,说。

    “必须是啊!不过我就是年龄大了一点儿,只能算老童子。”我说。

    “恶心死了!”童姝很生气的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然后说:“别贫嘴了,赶紧想办法,咱们总不可能真的把这么恶心的玩意儿给喝了吧?”

    “你这是在嫌弃我吗?”我说。

    “恶心!正经点儿。”童姝用那种要杀人的眼神瞪着我,就好像我要是不赶紧把办法想出来,她就会用眼神瞪死我一样。

    “要不把这玩意儿倒了,就跟薛姐说是我们喝完了的。”我说。

    “薛姐有那么好骗吗?”童姝问我。

    “好不好骗,得骗了才知道啊!”我说。

    “行吧!我听你的。”童姝露出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用手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端起了那红茶杯,把里面的尿倒进了办公室门口的那盆花里,然后和童姝一起回了4号楼。

    “你们完成任务了?”我俩刚一到,薛姐就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们。

    “肯定啊!”我笑了笑,然后说:“喝尿和小命比起来,肯定是小命要重要一些啊!再说,那尿是我自己撒的,也算是自产自销嘛!”

    “没有完成任务和欺骗的处罚是不一样的,要仅仅只是没有完成任务,你们只需要接受死亡处罚。要明明没有完成,却说完成了,那可就不只是死亡惩罚这么简单了。”

    薛姐这好像是在诈我的话啊!

    “完成了就是完成了,我骗你干吗?再说,谁不知道,骗谁都不能骗你薛姐啊!要是骗你薛姐,那后果是很严重的。”我笑呵呵的说起了奉承话。

    “既然你知道骗了我的后果很严重,那干吗还骗我啊?”薛姐笑呵呵地问我。

    “骗你?我哪有骗你啊?”薛姐这一关,能不能骗过去,最重要得就是演技。所以,在装这个蒜的时候,我可是把我那些表演天赋,全都施展了出来的。

    “最后问你们一次,那一杯尿,真是被你们喝了吗?”搞了半天,薛姐还是不信任我。

    “肯定啊!我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薛姐你啊!”我说。

    “你也是这个答案吗?”薛姐把脸转到了童姝那边,对着她问道。

    “是!”童姝干脆利落地答道。

    “你们俩的心理素质都很好,而且演技也很到位。要是换了别人,很可能就给你们糊弄过去了。不过,我薛姐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薛姐说。

    “薛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问。

    “那一杯尿,你们不是自己喝了,而是拿给办公室外面那花盆里的花喝了,是这样的吧?”薛姐冷冷地说。

    “空口说瞎话,谁不会说啊!薛姐你既然怀疑我们没有完成任务,至少得拿出点儿证据来啊!”我说。

    “你想要证据?我就给你证据!”薛姐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你说你们两个喝了那尿,怎么口气里一点儿尿骚味都没有啊?”

    “我那是童子尿,不臭,就跟纯净水一样,无色无味。”我顺口扯了一句淡。

    “还童子尿?”薛姐拿了一个ipad出来,点开了一个视频,然后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们自己看!”

    偷拍?薛姐居然在偷拍我和童姝。我们在办公室里说的话,还有把那红茶杯里的尿倒进花盆里的整个过程,全都被拍了下来。

    我记得,当时在做这些的时候,没看到有什么人跟着我们啊!

    “在这铁证面前,你们两个还有什么好说的?”薛姐把ipad收了起来,问。

    “没什么好说的,没完成任务不就是死吗?死就死!”我说。

    “没完成任务确实只需要死,但你们居然敢骗我,所以惩罚会比死严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