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严重的惩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4字

    “怎么个严重法啊?”我一脸无所谓地问薛姐。

    “没有完成的任务,你们俩得加倍完成,然后再死。”薛姐冷冷地笑了笑,然后说:“一会儿我会取两个跟那红茶杯大小差不多的杯子来,让大家尿满,然后你和4号,一人一杯。你们要是不喝,那就强行灌。”

    薛姐不是跟我们开玩笑的,在说完了这话之后,她立马就进去拿了两个杯子出来。这两个杯子的容量,明显比化学老师那红茶杯要大。

    “挨着来,每个人都得撒尿进去。谁要是不撒,就算没完成任务,得接受死亡惩罚。”薛姐说。

    刘梦妍走过去从薛姐手里拿过了一个杯子,然后说:“女的跟我来。”

    然后,她便带着在现场的女生,去了一间小屋子里面。

    “咱们男的没那么多讲究,就在这里撒吧!”在刘梦妍她们进屋之后,俞飞去把剩下的那个杯子拿了过来。

    几分钟之后,两个杯子都被装满了。

    “你们大家一起执行,要是这两杯尿灌不进他们两个的嘴里,就算任务失败,你们全都得死!记住,一定要全部灌进他们的嘴里,一滴都不能洒!”薛姐说。

    “慢!”童姝站了出来,然后说:“我要一个人喝完这两杯。”

    薛姐用那种很吃惊的眼神看着童姝,然后问:“你确定?”

    “确定!”童姝不假思索地答道。

    “可以!”薛姐指了指那两个杯子,然后说:“那请喝吧!”

    童姝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然后说:“我要使用免任卡,免除我的这个任务。”

    “你居然有免任卡?哪儿来的?”薛姐有些激动,她大概是没有料到,童姝会来这招。

    我就说,童姝怎么会突然站出来说她要一个人完成这任务呢?原来搞了半天,她手里有卡牌啊!

    “这个我没有必要告诉你。”童姝说。

    “免任卡有效,喝尿的任务可以免除。但是,你们两个的死亡惩罚,免任卡是免除不了的。”薛姐说。

    “这个我知道,要想免去死亡惩罚,得用免死卡。”听童姝这语气,是不是她手里还有免死卡什么的啊?

    “你还有免死卡?”薛姐问。

    童姝给了薛姐一个微笑,没有说话。

    “大家跟我去凶案现场,执行4号和7号的死刑。”薛姐说。

    在大家对着那代表我和童姝的稻草人执行完了死刑之后,第三局游戏算是彻底结束了。

    4号楼这边的杀人游戏散场了,按道理来说,袁国忠此时应该给我打电话,然后用他的那辆破桑塔纳把我带到富源大厦那里,去参加那边的杀人游戏。可是今天晚上,袁国忠的电话居然没有打进来。

    “今晚我们必须得在一起。”童姝说。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问:“你那免任卡是谁给你的?”

    “一会儿他会来的,咱们去学校大门口等他。”

    童姝说完之后,我便和她一起去了学校大门口。刚一走到那里,我便看到了那辆熟悉的破桑塔纳。

    “你说的那人是袁国忠?”我虽然有些意外,但也并不是特别的吃惊。

    “嗯!”童姝点了点头。

    袁国忠摇下了车窗,探出了脑袋,然后说:“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车。”

    “你要带我们去哪儿?”我问。

    “富源大厦啊!那边快要开始了。”袁国忠说。

    “为什么要让童姝卷进去?”我有些生气的问。

    “她要不去,你们过不了今晚这一关。”袁国忠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然后说:“你现在最好把那唱戏女鬼跟你说的话告诉我,要不然我没法救你们。”

    “她让我在三日之内,让雪蝉死,要不然,我就得死。”袁国忠应该是可信的,所以我也懒得再隐瞒什么了,直接就跟他说了实话。

    “雪蝉不能死,她和你们是唇与齿的关系,唇亡齿寒的道理,我相信你肯定是知道的。”袁国忠说完这话之后,便发动了那辆破桑塔纳。

    直到桑塔纳来到了富源大厦门口,袁国忠都没有再说别的什么。

    “你没有什么可交待的吗?”下车之前,我问了袁国忠一句。

    “在富源大厦这里的杀人游戏中,雪蝉是你们唯一的依靠。”袁国忠一脸认真的对着我们说道。

    “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然后和童姝一起进了大门,坐上了4号电梯,来到了14楼。

    我和童姝刚一走出电梯,就碰到了雪蝉。

    “你们俩跟我来。”雪蝉把我们带到了角落里,然后问我:“你是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的?”雪蝉这话问得很突然,我一时没转过弯。

    “唱戏女鬼不是跟你说,要不能在三日之内害死我,你就得死吗?”雪蝉问。

    “害死了你,我还能活着从这游戏场走出来吗?”我说。

    “看来你不傻,今晚你们俩的任务就是,保证自己不死。至于唱戏女鬼那边的事,我这边会想办法的。”雪蝉说。

    “上次你不是让我保护20号吗?今天还需要保护她吗?”我问。

    “你说柳婷吗?今天不用了。上次要保护她,是因为她跟我谈了条件。我们和她之间是利益关系,没有利益,就不用去管对方。”雪蝉说。

    “那我们三个之间呢?”我问。

    “人情。”雪蝉说完之后,拿了两叠卡牌出来,其中一叠给了我,一叠给了童姝。

    “这些卡牌,拿给你们是让你们自己保命的。因此,不要随便拿来救别的人。”在说完这最后一句之后,雪蝉便进游戏场去了。

    “咱们也进去吧!”我说。

    童姝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然后和我一起走进了游戏场。

    “人到齐了,今天有不少老成员离去,也有不少新成员加入。所以,我决定让大家重新抽取自己的号牌。”黑裙女人说。

    我扫了一眼,除了雪蝉、陈海涛和魏索南那一伙的之外,今天来参加杀人游戏的,我上次都没见过。

    黑裙女人拿着一叠号牌,让我们一人抽了一张,我抽到的是8号,童姝抽到的是7号,雪蝉抽到的是3号。

    在抽完了号牌之后,我们便开始抽身份牌了。

    杀手?我抽到的身份牌居然是杀手?

    在看到身份牌之后,我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抽到了杀手,那么在晚上的时候,我肯定就不会被杀手杀了。但是,在指正的环节,杀手无疑是最危险的。

    我们全都躺进了自己编号所对应的棺材里。

    “天黑请闭眼。”

    “杀手请出来。”

    哗啦一声,棺材盖打开了,我小心翼翼的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除了我之外,另外还有三个杀手,一个是1号魏索南,一个是3号雪蝉,还有一个是5号陈海涛。

    魏索南把手指向了7号棺材,7号是童姝,看来魏索南想直接把童姝干掉。陈海涛在看了魏索南一眼之后,也跟着他把手指向了7号棺材。

    雪蝉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跟着她,然后她把手指向了11号棺材。

    11号棺材里的是肖楚楚。

    魏索南对我们的人下手,我们自然也得对他的人下手啊!所以,雪蝉的这个决定,是很明智的。

    还好我和雪蝉都抽到了杀手,要不然童姝可就危险了。

    在上一局的时候,我记得陈海涛和魏索南并不是一伙的,没想到这么快,他们俩就搅到一起去了。

    “杀手请统一意见。”

    见我们四个分成了两派,黑裙女人立马发出了一条提示。

    雪蝉和魏索南用眼睛瞪着对方,就像是在对峙。

    最后,魏索南选择了服软,他把手指向了6号。

    6号是新来的,在魏索南指了他之后,雪蝉也把手指头转了过去,指向了6号。

    他们两个都统一意见了,我和陈海涛,肯定只能选择跟随啊!所以,我们四个杀手,终于是统一了意见,同时指向了6号。

    “哗啦!”

    6号棺材的棺材盖,慢慢地滑开了。

    黑裙女人指了指墙角,那地方放着刀、绳子之类的,意思是让我们去那里拿称手的工具。

    魏索南率先走了过去,拿起了一把榔头。走过来对着6号的脑袋就是一下,直接把他脑袋敲开了花。

    6号都还没来得及惨叫,就一命呜呼了。

    既然6号都已经被魏索南给杀死了,那我们接下来就只需要补补刀什么的了。在补完了刀之后,我们四个杀手回到了自己的棺材里。

    “JC请出来。”

    ……

    “天亮了,6号out。”

    在大家都看过6号棺材里的凶案现场之后,黑裙女人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下面是强行逮捕权时间,第一个抓出杀手的人,除了获得一张免死卡之外,还可以抽取额外奖励。”黑裙女人说。

    她这话刚一说完,童姝和肖楚楚同时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号牌。看来,她们两个心里都应该很清楚,杀手是谁?

    “你们两个几乎是同时举的号牌,为了公平起见,我决定让你们用抽签来决定谁先指正。”我怎么感觉黑裙女人好像是要给童姝设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