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优先指正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4字

    “抽签多没意思啊!”13号侏儒男站了出来,然后说道:“要不我出个任务,她们两个谁先完成,谁就可以获得先指正的权利。”

    “这主意不错。”魏索南站了出来,说:“既然第一个指正对了杀手的人,除了获得免死卡之外,还能抽大奖。那么,想成为第一个站出来指正的人,必须得付出一点儿代价啊!”

    魏索南站出来支持侏儒男的提议,难道他们两个是一伙的?

    “这个提议很好,可以采纳。”黑裙女人拿了一张卡片出来,递给了侏儒男,然后说:“请写下你要出的任务。”

    既然侏儒男和魏索南是一伙的,那他出的任务对于肖楚楚来说,肯定是很容易完成的,对于童姝来说,则很难完成。

    侏儒男很快就写完了任务,然后把那张卡片交给了黑裙女人。

    黑裙女人看了那卡片一眼,然后念道:“去公安局停车场,把那些停着的警车给烧了,谁烧掉的警车多,就算谁赢。赢了的人,可以第一个进行指正。”

    烧警车?侏儒男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最开始我还以为他会出一个特别难的难题呢,没想到他写的任务,居然是这玩意儿。

    “朱建,你这可是公报私仇啊!当年你犯了命案,被JC抓了,然后给枪毙了。这事儿都过去好几年了,你还不忘报复JC啊!”魏索南跟侏儒男开了句玩笑,原来这侏儒男的真名叫朱建。

    “烧他们警车,这还是轻的。现在我出来了,以后有的是手段,收拾那些狗娘养的。你是不知道,在我被枪毙之前,那些狗娘养的是怎么折磨我的。他们当时要直接给我个痛快,我或许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恨他们。”朱建说。

    “你要是连恨都没有,还能留在这里吗?没有怨恨,死了是成不了鬼的。”魏索南说。

    我就说,朱建都已经被枪毙了,怎么还能出现在这里。原来搞了半天,他不是人,是鬼啊!

    朱建是鬼,魏索南应该也是鬼,所以他们才成了一伙的。

    不过,从朱建目前的表现来看,他好像没兴趣针对我们,他只是在忙着报他自己的仇。

    “7号和11号,请执行任务,你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之后,谁烧的警车多,就算谁获胜。获胜的可以获得首先指正的权利,输了的将接受惩罚。”黑裙女人说。

    “输了的会接受什么惩罚?”我问。

    “现在我也不知道,因为到时候那惩罚得由在场的你们来出。至于具体是谁来出,我还没想好。”黑裙女人说。

    我就知道任务不可能这么简单,果不其然,这赢了虽然能占得先机,但要输了,那可是得接受惩罚的。

    朱建出的这个任务,多半跟我之前在4号楼接受的那撒尿的任务一样。第一个任务看上去很简单,很容易完成。但是紧接着的第二个任务,就会变得很难了。

    烧警车这种事,童姝一个这么单纯的女生,恐怕连敢都不敢,怎么可能是肖楚楚这种坏事都已经做尽了的女鬼的对手。

    所以,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这一次任务,童姝多半都会输。

    “我要使用分担卡。”童姝从她的那一叠卡片里,拿了一张出来递给了黑裙女人,说。

    “分担卡有效,你可以邀请一位愿意跟你一起完成任务的人与你同去。不过,要是输了,不仅你会受到惩罚,和你一起分担任务的人也会受到惩罚。”黑裙女人说。

    “我去!”在这地方,童姝没有别的朋友,所以我必须站出来替她分担。至于雪蝉,她一直没有表态,所以我就不指望她了。

    黑裙女人拿出了怀表,然后说:“倒计时开始。”

    我和童姝赶紧下了楼,然后跑向了袁国忠的那辆破桑塔纳。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袁国忠问。

    “我们要完成任务,输了会受到惩罚,所以不能输。”我说。

    “什么任务?”袁国忠问。

    “烧警车。”我说。

    “什么?”袁国忠吃惊的瞪大了眼,然后说:“警车是随随便便能烧的吗?”

    “不烧我们就得死,你不是老队长吗?公安局哪个地方停的警车多,烧起来比较方便,你肯定是知道的,赶紧带我们去吧!”我说。

    “行吧!局里的警车也都用了十多年了,清一色的破桑塔纳,确实该换了。作为一个老JC,带着你们两个小家伙去烧警车,要让领导知道了,我的退休金估计都没得领了。”袁国忠发动了破桑塔纳,一边开,一边说道。

    “这不是为了保命吗?再说,我们会替你保密的。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是您带我们去烧警车的。”我说。

    袁国忠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小张,把局里的监控全给我关了,还有就是,找个借口把在停车场值班的同志给我调走。”

    “老队长就是老队长,一个电话就搞定了,牛逼!”我对着袁国忠竖起了大拇指。

    “牛逼个屁!警车烧了,老子还得想明天该怎么跟领导交差。”袁国忠回头瞪了我一眼,然后说:“只许烧桑塔纳,不许烧别的。要是胆敢把领导的A6烧了,我以后就再也不管你们了。还有,烧的时候,千万别把别的东西给点着了。”

    说着,袁国忠已经把车开到了公安局的停车场。

    在我们到的时候,肖楚楚居然还没有到。

    “赶紧烧,那边有汽油,先泼一点儿在车上面,这样烧起来会快一些。”袁国忠指了指停车场边上的那个大油桶。

    这一桶汽油,是袁国忠给那小张打电话的时候让他准备的。

    汽油桶的旁边有一根管子,我把它插进了油桶里,这样汽油就能自己流出来了。我拉着油管,把离得近的几辆破桑塔纳浇了一下,然后从袁国忠那里借来了打火机,把车给点燃了。

    火这玩意儿,一旦燃起来,那绝对是控制不了的。这不,在第一辆警车燃起来之后,伴着那嘭的一声爆炸,周围的几辆警车也给引燃了。

    “差不多了,咱们赶紧走,一会儿消防车该来了。”袁国忠说。

    “才烧了这么十几辆,咱们能赢吗?”我问。

    “局里一共就二十几台车,你都烧了一大半了,肯定能赢。”

    袁国忠拉着我和童姝上了他的破桑塔纳,直到我们离开,肖楚楚都没有出现。

    回到富源大厦之后,我们立马就坐4号电梯上了14楼。让我意外的是,在我们到的时候,肖楚楚居然就在游戏场里。

    “让当年抓你的老JC带着人去把警车烧了,你一定很爽吧?”肖楚楚笑呵呵的问朱建。

    “确实很爽!我从来就没这么爽过!”朱建一脸得意的说。

    我明白了,肖楚楚和朱建这是合伙在耍我们。肖楚楚根本就没有去公安局烧警车,因此,我们只需要烧一台警车,就可以赢的。但是,我们却一口气烧了十多台。

    “半小时时间已到,7号赢了,可获得首先指正的权利。”黑裙女人说。

    “在执行这任务之前,你不是说输了的会有惩罚吗?”我问。

    黑裙女人拿了一叠卡片出来,给我们一人发了一张,然后说:“你们每人都写一个惩罚,然后让11号抽。”

    在黑裙女人把发出来的卡片全都收回去之后,11号毫无压力的抽了一张。

    “11号在本轮游戏中,不得主动使用任何卡牌。”黑裙女人念道。

    不得使用任何卡牌?这任务对肖楚楚绝对是非常不利的。这不,在黑裙女人说完这任务之后,肖楚楚的脸色,立马就变得有那么一些难看了。

    “游戏进入下一个环节,7号请指正杀手。”黑裙女人说出了下一条指令。

    “我指正1号。”童姝果然知道谁是杀手,要不然她不可能指正得这么准的。

    “指正我?”魏索南很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说:“难道你不知道,我手里有调包卡吗?”

    说着,魏索南便拿了一张卡牌出来,递给了黑裙女人,然后说:“我要使用调包卡,调换我和7号的手牌。”

    “调包卡有效。”

    黑裙女人话还没说完,童姝也摸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也要使用调包卡,把我和你的身份牌重新调换回来。”

    “哈哈哈!”魏索南很得意的笑了起来,然后说:“跟我比卡多,我这里有一大叠调包卡,你先把你的拿出来数数,看有没有我的多?”

    魏索南从兜里摸了一大叠调包卡出来,但从数量上来看,他拿出来的这些调包卡,至少有十几张。

    雪蝉给童姝的卡片,一共才十几张,而且是不同的,并不全是调包卡。我这里的调包卡,一共只有三张。因此,就算我和雪蝉把所有的调包卡都打出来,也没魏索南拿出来的多。

    童姝知道拼数量我们是拼不过魏索南的,因此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雪蝉。但是,雪蝉在这个时候,居然选择了置之不理,没有做任何形式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