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神秘卡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04字

    “卡牌多有什么用?你得用出来才有效啊!”我笑呵呵地看了魏索南一眼,然后说:“刚才7号已经用了调包卡,把身份牌调换回来了。你到底用不用你手上那些调包卡,直接给个痛快话。”

    “谁说我不用?”魏索南又拿了一张调包卡出来,然后说:“我再使用一张调包卡,重新调换我和7号的身份牌。”

    我笑呵呵的从自己的卡牌里抽了一张出来,然后说:“我对1号使用一张免疫卡,从现在开始,本轮所有的卡牌,对你都将无效。所以,你这张调包卡,算是白瞎了。”

    杀人游戏里的这些卡牌,是可以相互制衡的。要是单拼数量,我肯定拼不过魏索南。因此,我就想了这么一招,用来对付他。

    免疫卡一用,这一轮不管是谁,不管用什么样的卡牌,对魏索南都会无效。因此,魏索南无论如何都调换不了他手上的这张杀手牌了。

    “干得漂亮!”魏索南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冷冷的说道。

    “免疫卡有效。”

    黑裙女人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魏索南,把另一张递给了童姝,让他们两个把要给对方的惩罚写在了卡片上。

    在两人都写好之后,黑裙女人收回了卡片,对魏索南说:“请1号翻转身份牌。”

    魏索南慢悠悠地把身份牌翻了过来。

    黑裙女人看了他一眼,然后说:“1号out,身份杀手。7号指正正确,除了可以获得一张免死卡之外,还可以抽取额外奖励。”

    黑裙女人先是拿了一张免死卡给童姝,然后又拿出了一大叠卡片,让童姝抽了一张。

    “你抽取的这张卡牌,在使用之前,不能让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否则,卡牌将会自动失效。”

    我正准备凑过去看看童姝抽的是一张什么卡,没想到黑裙女人对着她来了这么一句。

    “下面请1号接受7号所提之惩罚。”黑裙女人把童姝写的那张卡牌拿了出来,慢慢的念道:“请1号将身上除号牌与身份牌以外的所有卡牌交给8号。”

    8号不就是我吗?虽然童姝写的这个任务是抄的刘梦妍的,但确实写得很漂亮。

    “算你狠!”魏索南瞪了童姝一眼,然后极其不舍的把身上的卡牌全都拿了出来,递给了我。

    魏索南身上的卡牌,真是够多的,我大致数了一下,足足有四五十张。不过,他这些卡牌,都是调包卡、嫁祸卡之类的普通卡牌,分量稍微重一点儿的免疫卡和免死卡,一张都没有。

    “游戏继续。”黑裙女人扫了我们一眼,然后问:“还有谁要使用强行逮捕权?”

    不出我所料,在黑裙女人问完这话之后,肖楚楚立马就站了出来。

    “我指正8号。”肖楚楚把手指向了我。

    我其实已经预料到了,肖楚楚在指正的时候,肯定会从我和雪蝉中选一个。只是,我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干脆的把手指向我。

    “指我?你确定?”我笑了笑,把刚从魏索南那里拿的调包卡抽了一张出来,说:“我要用调包卡,调换我和你的身份牌。”

    “我要对你使用免疫卡。”肖楚楚用出了刚才我对付魏索南的那招。

    “免疫卡有效。”黑裙女人顿了顿,然后说:“本轮所有卡牌,对8号都将失去效用。”

    一直没有说话的雪蝉,终于是站了出来,她拿了一张看上去很特别的卡片出来,然后说:“我对8号使用一张反免卡,让刚才的那张免疫卡失效。”

    “你居然有反免卡?”从肖楚楚这口气来看,好像反免卡很金贵似的。不过,雪蝉都给了我和童姝这么多卡片了,但反免卡,确实一张都没有。刚才我从魏索南手里收缴的这一大叠卡片里,也没有反免卡。

    黑裙女人接过了雪蝉递过去的反免卡,很认真的检查了一番,然后说:“反免卡有效。”

    肖楚楚没有再做任何的反应,她也没有再拿别的卡牌出来。这样一来,我刚才用的那调包卡就有效了,所以我和她的身份牌,来了个对调。

    然后,黑裙女人拿了两张卡片给我们,让我们写下了要给对方的惩罚。

    “请8号翻转身份牌。”黑裙女人说出了下一条指令。

    我慢慢地把身份牌给翻了过来,本来我还以为肖楚楚的身份只是个平民呢,没想到她居然是个JC。

    “8号out,身份JC,11号指正失败,请接受8号所提之惩罚。”

    黑裙女人拿出了我写的那张卡片,缓缓念道:“请11号把身上除号牌与身份牌之外的所有卡牌,全都交给7号。”

    雪蝉今天给我和童姝的任务就是让我们保护好自己,安全的结束今晚的游戏。所以,我在写任务的时候没想着要伤害谁,于是便写下了这个。

    肖楚楚手里的卡牌不少,本来她是可以拿出来使用的。比如用用嫁祸卡、免任卡什么的,但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十分爽快的把手里的卡牌,全都拿给了童姝。

    这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肖楚楚会如此的爽快呢?

    我有些疑惑,便往着雪蝉那边看了一眼。可是,雪蝉依旧没有任何的表示。

    见没有人再站出来行使强行逮捕权,黑裙女人立马就宣布了下一道指令。

    “下面是JC权利时间。”

    现在场上还有三个杀手,除了陈海涛和雪蝉之外,还有一个杀手便是被我调换了身份牌的肖楚楚。

    15号站了出来,亮明了他的JC身份。

    “萧峰,要指正错了,那可是要付出大代价的。”魏索南冷冷地对着15号来了这么一句,由此可见,这个萧峰和魏索南不是一伙的。

    萧峰回了魏索南一个冷笑,然后说:“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15号你要指正谁?”黑裙女人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对着萧峰问道。

    “5号。”萧峰把手指向了陈海涛。

    “呵呵!”陈海涛冷笑了两声,然后说:“我就知道你会指正我,不过你觉得,你真的赢得了我吗?”

    “废什么话?有卡牌你就打出来啊!打不出来就请把身份牌翻转过来。”萧峰说。

    本来我只是个打酱油的,可在这时候,陈海涛突然把脑袋转到了我这边,然后说:“8号刚才你收了那么多的卡牌,要不送几张给我用用,就当是我欠了你一个人情。”

    陈海涛居然让我帮他出卡牌,他这是个什么意思?

    雪蝉在把卡牌给我和童姝的时候就已经说了,那些卡牌是拿给我们两个保命的,不能拿给别人用。现在陈海涛找我要,我能给吗?

    我有些想赌一把,那就是拿张卡牌给陈海涛用。不过,我不会拿雪蝉给我的卡牌,而是用从魏索南手里收来的那些卡牌。反正那堆卡牌里,有一大堆都是调包卡。用一张不值价的调包卡换陈海涛一个人情,应该不亏。

    我拿了一张调包卡出来,然后说:“我使用一张调包卡,调换5号和10号的身份牌。”

    雪蝉很吃惊的看向了我,被我拖下水的10号则对着我微微笑了笑。

    “杜龙,8号这可是在主动挑衅你啊!你这也能忍?”魏索南是不会放过任何煽风点火的机会的。

    原来10号叫杜龙,我之所以掉他的包,那是因为在上局游戏中,他是11号,跟魏索南他们是一伙的。

    杜龙没有说话,也没有打出任何的卡牌,而是十分爽快的和陈海涛把身份牌给换了。

    黑裙女人依旧是拿出了两张卡片,给了陈海涛和萧峰一人一张。

    萧峰大概知道自己这次是凶多吉少,因此在写那卡片的时候,他是一副极其不在意的样子,只是随便写了写。

    陈海涛就不一样了,他拿着笔在那里写了好半天。

    在两个人都写完了之后,黑裙女人把两张卡片全都收了回去。

    “请5号翻转身份牌。”

    陈海涛本来是杀手,不过他已经和杜龙调换了身份牌,现在他的身份肯定就不是杀手了。所以,他毫无压力地把身份牌给翻了过来。

    “5号out,身份平民,15号指正错误,因身份是JC,所以需要跟5号一起out。同时,15号还得接受5号所提之惩罚。”

    黑裙女人拿出了陈海涛写的那个任务,然后念道:“请15号把10号的舌头割了,并把他的两只眼珠子挖出来,然后再割掉他的鼻子和两只耳朵。最后,再把10号的脑袋砍下来,用绳子穿着,挂到公安局的大门口去。”

    我很吃惊的看向了陈海涛,我不知道他和10号到底是有什么仇什么怨,居然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对待他。

    “你帮了我,我就会帮你。你把10号的卡牌换了,他要是不死,肯定是会把你害死的。所以,我就借着这个任务,把你的心腹之患给除了。”

    陈海涛一脸真诚地对着我说道,就好像他是真的在帮我一样。但是,我不傻。我很清楚,程海涛像这样做,那绝对不是在帮我,而是在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