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女鬼对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2字

    雪蝉看了我一眼,然后十分无语的对着我摇了摇头。

    15号没有拿卡牌出来用,这倒是说得过去。但是,10号居然也没有拿卡牌出来。

    “15号请执行任务。”黑裙女人发出了指令。

    萧峰去拿了一把看上去很锋利的小刀,朝着10号杜龙走了过去。在走到杜龙跟前之后,他用手一把掐住了杜龙的下巴,然后杜龙的舌头吐了出来。萧峰手腕一转,杜龙的舌头便被一刀割成了两半,掉落到了地上。

    紧接着,萧峰按照任务的要求,把杜龙的鼻子、眼睛和耳朵也给割了,最后,他还把杜龙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杜龙居然没有倒下,他仍是站着的,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脑袋。

    而他那落在地上的舌头、眼睛、鼻子和耳朵,非但没有一滴鲜血,而且还变成纸做的了。萧峰提着的杜龙的脑袋,也变成了一颗纸人头。

    “你毁了我的身子,得赔我一个新的。”没有脑袋的杜龙用身子对着萧峰说道。

    “没问题。”

    萧峰这话刚一说完,杜龙的身子立马就变成了纸做的,然后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我还得把这脑袋挂到公安局的大门口去。”说着,萧峰便提着那纸脑袋出门去了。

    杜龙的身子居然是纸人做的?这是不是说明,之前死的那些家伙,也是纸人之类的玩意儿啊?

    杜龙是个鬼,所以毁掉他这纸人做的身子,根本就伤不到他的命。他只需要重新弄个纸人身子,就又可以活过来了。所以,在这杀人游戏场里,虽然是真杀,但因为杀的都是鬼,所以那些鬼根本就没有死。

    他们都是鬼,但我和童姝都是人啊!因此,要被杀的是我们两个,那我们就得死啊!一想到这个,我的背脊立马就冒起了冷汗。

    过了一会儿,萧峰回来了。

    “15号任务完成,今晚游戏结束,明晚继续。”黑裙女人说。

    结束了,今晚的游戏就这么就结束了?

    雪蝉走了过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有什么本事?还敢站出来保护一只鬼?真是自不量力!”

    在说完我之后,雪蝉便走了,她没有再搭理我和童姝。

    富源大厦这边的事倒不怎么要紧,现在最要紧的是4号楼那边。现在我、童姝和喻晓晴的死亡惩罚都还没有解除,童姝手上只有一张免死卡,我手上一张都没有。因此,就算她把免死卡拿出来用了,我们也只能救一个人。

    带着沉重的心情,我和童姝下了楼。

    “你们赢到了几张免死卡?”袁国忠问我们。

    “就只有一张。”我说。

    “哎!”袁国忠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先把那张免死卡用了吧!能救一个算一个。”

    童姝看向了我,然后说:“我们先用这免死卡救喻老师吧!我们两个,只要在一起,肯定是能挺过去的。”

    童姝的手里还有一张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神秘卡牌,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在关键时刻能不能救命。不过,从童姝现在说的这话来看,她多少还是有些把握的。

    “行!听你的。”我说。

    童姝立马掏出了手机,在薛姐建的那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4号替9号喻晓晴使用一张免死卡。”

    除了文字信息之外,童姝还拍了一张免死卡的照片传上去。

    “9号死亡惩罚暂停,明晚游戏开始之前,我将验证4号所使用的免死卡是否真实有效。如果4号不能亲自携带免死卡到4号楼的杀人游戏场来,9号的死亡惩罚将继续执行。”薛姐很快在群里回了这么一条信息。

    薛姐这是个什么意思?她是在说,只要童姝子活不到明天游戏开始,喻晓晴也得死吗?看来,薛姐是铁了心,要让我们三个一起死啊!

    我把微信群里的信息拿给袁国忠看了,在看完了之后,他郑重其事地对着我问道:“你信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要我不信你,能跟着你跑到这里来吗?”我说。

    “你要是信我,今晚就完全按照我说的做,只有这样,或许能争得一线生机。”袁国忠说。

    “一线生机?真的只有一线?”我问。

    “我说一线,都是以很乐观的心态说的了。本来,当时你们两个要不自作聪明,而是直接把你自己撒的那杯尿喝了,然后用在富源大厦赢的这张免死卡把喻晓晴给救了,就没什么事儿了。”袁国忠说。

    “喝尿?那么恶心。”我说。

    “恶心与死亡,哪个轻,哪个重,你掂量不出来吗?富源大厦这里,一次能赢一张免死卡,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了。自从富源大厦这杀人游戏场开了以来,就没有人一晚在这里赢到过三张免死卡。赢一张的人,倒是有很多,少说也有几十个。”袁国忠说。

    “你自己不早说,我之前还以为免死卡很好赢呢?再说,我以为雪蝉手里有免死卡,所以当时才对那任务这么不在乎的。”我说。

    “雪蝉手里要是有免死卡,能不给你们吗?她都给过你这么多次卡牌了,每次你拿到的是些什么卡牌,你不知道吗?”袁国忠说。

    破桑塔纳扑哧扑哧的向着5中的方向去了,最后,车停在了学校后山那小树林的边上。

    “你们俩进去吧!就在这小树林里等着。那要害你们性命的东西,肯定会到这里来索你们的命。”袁国忠说。

    “你不是要帮我们吗?把我们送到这小树林里来是什么意思?这是让我们主动上门等死吗?”我问。

    “你们要信我,就照着我说的做,要是不信,就爱干吗干吗!”

    说完这句屁话之后,袁国忠回到了他的破桑塔纳上,像逃命似的发动了车,一溜烟儿跑了。

    “咱们进去吧!”童姝拉了拉我的手,说。

    “也只能照着袁国忠说的做了,死马当成活马医。”

    我牵着童姝的手,慢悠悠地走进了小树林。本来,和女生牵着手进小树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但是,这小树林里面,可是死了好几个人的。所以,在牵着童姝的手走进去之后,我没有感受到浪漫,只感觉到了阴森。

    因为我和童姝都没有说话,所以小树林里很安静,只有微风吹着树叶,发出的那沙沙的响声。偶尔会有几片树叶被吹落下来,落到我们的身上。

    “好冷。”也不知道童姝是真冷还是假冷,反正在说完这话之后,她紧紧地抱住了我。

    第一次被女孩子拥抱,我这小心脏,跳得扑通扑通的。

    “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

    唱戏声?身后传来了唱戏声!这是唱的窦娥冤,跟富源大厦1404号房里那唱戏声很像。难道,来索我们命的,是那唱戏女鬼?

    我往唱戏声传来的那方向看了看,但却什么都没看到。

    “啊!”

    童姝发出了一声尖叫,差点儿把我魂都给吓掉了。

    “怎么了?”我问童姝。

    “红色绣花鞋,我看到红色绣花鞋了。”童姝往左边那棵洋槐树那儿指了指。

    “没有啊!”我用眼睛把那洋槐树周围看了个遍,也没看到那红色绣花鞋的影子。

    “刚才明明有。”童姝把脑袋埋进了我的怀里,颤抖着身子说。

    脚印,洋槐树那里有几个小脚印。从那脚印的大小来看,确实像是绣花鞋踩出来的。

    “你道是暑气暄,不是那下雪天,岂不闻飞霜六月因邹衍?”

    唱戏声又来了,伴着这唱戏的声音,一张一张的纸钱,从天空中飘了下来。戏文里唱的不是飞霜吗?怎么飞起纸钱来了啊?

    “咱们跑吧?”

    童姝都已经给吓得全身瘫软了,自然是没法跑了。至于我,双腿也给吓得打起颤来了。不过,我还是咬着牙,直接把童姝背到了背上,然后往着那唱戏声的反方向跑了起来。

    “哐!哐!哐!”

    三声啰响之后,那唱戏的声音再一次传了出来。

    “行动些,行动些,监斩官去法场上多时了。”

    监斩官去法场上多时了?那唱戏女鬼是在告诉我们,我们马上就得嗝儿屁了吗?

    “则被这枷纽的我左侧右偏,人拥的我前合后偃,我窦娥向哥哥行有句言。”

    这一句是从我背后发出来的,难道是童姝唱的?我扭过头往后看了一眼,童姝的手正比划着那唱戏的手势。

    凉,童姝的身子突然变得好凉,我就像背着一个刚从冰棺里拿出来的尸体一样。

    童姝这是被鬼上身了?

    我吓得想把她给扔下,可她是童姝啊!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你有甚么话说?”

    那唱戏女鬼居然和上童姝身的这女鬼对起了戏,这是在搞什么啊?

    “前街里去心怀恨,后街里去死无冤,休推辞路远。”

    童姝又开始唱了,这一次她不仅在比手势,而且那寒冷刺骨的身子还扭了起来。吓得我双腿一颤,一个跟斗摔在了地上。

    童姝落在了我的身边,她脸色卡白,眼神木讷,嘴角还挂着一丝让我背脊发凉的笑。